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9章 :一辈子去爱17

疯狂的跑着,那摧心剖肝的痛让邢津原本就涨红的眼变得更红……

八个月后!

“啊!很痛……”

“不要……”

“痛……啊……”

一阵阵的尖叫声从凤宫内传出,一阵比一阵更用力,一阵比一阵叫得更大声。

寝宫内的人看来是很痛苦,从这些叫声可以听出……

只是寝宫之外的人也不见得有多自在,只见那穿着龙袍的男人还没有来得及换掉下朝的早服,站在寒风中无声的久候着里面将要传出来的消息。

他就听说生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有这么难吗?

他的霜儿都已经痛了很多个时辰了,由开始一阵一阵带叹息的痛叫声,到现在如此疯狂的尖叫声,他都快要忍不住冲进去了……

“该死的,到底还有多久,你们谁能告诉朕?”看向排成一列的太医,邢津不耐烦的怒吼。

“皇上,这个很难说的,皇后娘娘这是第一胎,当然会久一点,阵痛也会久一点,请皇上耐心的等待,孩子很快就会出来了。”其中一个太医见无人敢出声,只好自己先无奈的回答。

“久一点?现在都已经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哪里只有久一点这么简单?”不安的在凤宫的寝宫前来回的走来走去,邢津双手紧紧的交握在背后,脸色一下比一下难看。

面对他的不安,一众太医虽觉得他们的皇后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就是生个孩子罢了。

可是此时却也无法放轻松了,只能一起陪着紧张……

记得八个月前,皇后娘娘被刀所刺时,皇上同样的紧张,竟然还哭出眼泪了……当然,这事他们眼看着却不敢说出去。

经过那次之后,他们更肯定这个帝王真的爱惨了里面的那个皇后。

“啊……很痛……”

“皇上……很痛……”

“啊…….”

“为什么朕不能进去里面陪着呢?”走了一会儿,邢津终于是按耐不住了,回头看向那一群太医不悦的问。

“皇上,你就先别急,女人生孩子男人是不能在里面看着的,听说会不吉利的,皇上你就乖乖的等一会儿,很快娘娘就会生出来了,到时候就不会再喊痛了。”福临公公看不下去了,心疼这一群无奈的太医,只好替他们嘻笑着说话。

“哼!”而他的说话只是换来邢津不悦的冷哼一声,然后继续的在皇后的寝宫外来回的走来走去……

卧在温暖的怀中,享受着这种被人取暖的感觉,聂霜儿舒服的弯起了唇,将头轻轻的靠在那人的怀中,不想动,也懒得动……

有人疼爱真好,在这样的冷天气里,也不会感到太冷……

“霜儿,你在偷笑什么?”抱着怀中的女人,盯着手上的奏节,虽然这样好像有点累,可是他却乐此不彼。

只有能感觉到她无时无刻都在身边,这一切比什么都好……

原来,她不用当他的贴身宫婢,做皇后的也可以无时无刻的留在身边的。

现在的他们就像过去一样,除了早朝的时候,她几乎都在他的身边,与他随时的粘在一起,只要他抬头去看,便能随时的看到她的存在。

而这种存在,他从来没有感到生厌,而且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了……

这种依赖,让他连将她的时间分一点给孩子都会感到不愿意……

“没有笑什么。”反身抱着他的腰,聂霜儿轻轻的摇着头,笑得坏坏的。

其实她真的没有笑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而已……

一年前,她因为心急救他而受下了王嫔的那一刀,本以为那一刀会让她失去全命或至少会失去腹中的孩子,还好最后她都撑过去了。

太医说,还好那一刀并没有刺到子宫内,并没有伤及孩子。

于是她的命跟孩子的命都保留下来的,只不过要比往日更小心的去休养而已。

然后,在十月怀胎后,她给他顺利的生下一个儿子,便是现在的大皇子了。

可最让她感动的不是他在那几个月里如何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而是他竟然为了护她往后的周全,竟真的如他之前所说的那个祖先一样,废除了后宫,只要她一个皇后。

他说,他要的女人不多,一个就够了。

所以,不管当朝的大臣如何反对,他都按那个叫邢睿的祖先的办法,如他一般的废了后宫,将后宫的女人都作了最妥善的安排……

当然,她不知道那叫不叫妥善,可是她知道那是邢津爱她的一种表现……

他说,不愿意让她再有第二次遇险的机会,于是他要将后宫里所有有可能会让她遇险的机会都除去。

他说,只要霜儿能一直平安的在他身边,其他人的什么想法都不重要。

这废后宫的行为有点像不可思议,可是时间就这样便过去了一年,而他的后宫却始终只有她一人。

这不知是不是叫不可思议,可是他是真的为她办到了……

而现在,她很幸福的,她的幸福是因为有他如此的疼爱……

其实她有跟他说过,他不必这样做的,她可以好好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也会很努力的去调节在他身边的心情。

可是他很坚持,他说他的后宫由他决定。

呵呵,他决定就好,只要他觉得那是他决定的事,她便没有负担。

只要他爱她,她什么都不怕,更不怕外面的人说她独裁,要他废立后宫制。

“还说没有笑什么?朕看你的笑越来越坏。”邢津干脆放下手上的奏节,抱着怀中的女人滚到床的最里面。

“霜儿没有笑得坏,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有这么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在疼爱着自己。”

她越来越喜欢与他如此亲近,就怎么都不会厌。

幸福的笑闹声大白天依旧从帝王的寝宫中传出来,守在门外的侍婢们像习惯为常了,依旧一脸的平静,静静的守候着……

这么冷的天,他们的皇宫内却是暖流不断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灵物之千年等待一灵物之千年等待一咖拉丝丽|古言她是地狱女王,他是修罗皇子。她挑起战争,他为她着迷,缘分注定如此,总要布满荆棘,她留下了地狱和极寒之冰。月圆之夜,他独自站在天台,为那一声承诺等待千年。被父亲控制,是只会杀人的傀儡,想做自由的凤凰,含泪坠崖,然而当她睁开眼瞳时命运的红线就在那一刹那交接在了一起......你的仇,我为你化解,你的愿,我为你了结,从废柴弱女变成凤凰,只需要一步便可。可是,她发现这个身体牵扯上的东西还不少,只有她来收拾烂摊子了......收集十大神器,遇见神秘男子,本是杀手但却为何心痛?我不认识你,你别来烦我,不然我就...就...跑!《灵物》书友群463574748欢迎加入。
  • 汉朝风云起汉朝风云起凌梦雪mom|古言“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一个八岁的孩童,在众人面前丝毫不紧张的背出了《陈涉世家》。
  • 重瞳传重瞳传是蚕|古言一目重瞳子,在乱世,被给予盛望的帝王之相,多少人希望,多少人憎恨。他带着传奇一步一步走向权利之巅。可是,若无风景如画,君临天下也罢。他只愿求懂得他的人生知己,谁能真正懂他?开辟鸿蒙,此为情种。倔强丈夫的金错刀,是他的字,凡度曲莫不奇绝,是他的音律,气势不凡,有霸者之略,是他的画,蓬头垢面不掩国色,是他的词。做个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李煜,你这一生,已是传奇。
  • 面纱:戴面具的将军夫人面纱:戴面具的将军夫人秦風初始|古言三十年前,一场联姻结束了五国之乱;三十年后,平静之下的各国,内斗不断。喧嚣尘上,传说早已消失的巫族灵儿却带着一抹面具敲开了故人的心......当一切争斗歇止,面纱揭开,真相是否会清晰......(起点笔名:秦风初始)
  • 我是妻主我怕谁我是妻主我怕谁绝尘魅影|古言娇弱如柳的纯纯美男;浪荡如他的花花美男;俊逸非凡的绝色神偷;神秘、俊美,又绝情的琉苑主人;紫发紫眸的冷情杀手。哇咔咔,她离家出走,穿越时空为的就是为了这些个美男,不把他们骗回家誓不罢休!
  • 木讷女帝有点狂木讷女帝有点狂猊肆|古言她是世人认为已死的二皇女,不过七岁隐于世,性情变得深沉木讷。登上皇位后,且看她如何让朝臣臣服,让自己的国家成为大陆独霸?然,本无意的她,竟引得江山美男尽折腰。那么她是就这么无意下去还是为他们融半世冰霜呢?
  • 蠢蠢惹人爱蠢蠢惹人爱某年月的回忆|古言吕竹珏总是幻想自己能够穿越,所以不停地在网上追着穿越小说,突然有一天她真的穿越了,穿的还是一本穿越小说里面。面对着穿越而来的女主角,吕竹珏感觉自己心好累不会爱了。
  • 绝世盛宠:劫个妖孽当夫君绝世盛宠:劫个妖孽当夫君妖千魅|古言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手一挥,一切都不在话下!她冷眼旁观世间冷暖,从不隐藏自己的欲求,世间的奇珍异宝与她,要么得到,要么毁掉!片段一,某女强悍的将他扑倒∶躺在我床上的人是谁?现在抱着我的又是谁?皇浦翊你给我听着,我风璃沫允许你喜欢我,我愿意等你,等你站到那个可以让我仰望崇拜的高度听清楚了么,嗯?”某人愣住,心里却波涛汹涌。片段二,“世人爱江山爱美人,我皇浦翊江山与美人从来都只选择后者,江山没有可以打拼,可你风璃沬唯有一个,如有一人敢欺你我便杀他一家,如有一国敢欺你我便灭他一国,如有众人敢欺你我便颠覆全世界!”风漓沫整个天下我只为你而袖,打下一片天下只为做她的聘礼,给她一个绝世盛宠!
  • 王爷等着瞧王爷等着瞧唐言乐|古言她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却因为“小三'的介入而使得她被老公遗弃,只因她无法生育,,,好吧,,,世界这么大,既然男人靠不住,看来只有靠自己了,事与愿违,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生命,还莫名奇妙的穿越了,,,种种的种种,难道真的是上天注定?
  • 狂宠双妃:邪王,别纠缠狂宠双妃:邪王,别纠缠半汐梦蝶|古言她,是阴阳家的五大长老之一,其身世却是一颗晶石所化而成。他,是枫叶国神秘的皇子,每逢圆月,白丝黑发交昼,变成一名杀戮为狂的鬼神。*一场宫宴,冒牌嫡女的她,被意外赐下圣婚,送入狼窝。初见,她逢场作戏,刺杀他。再逢,她冷落新郎,让他独自承受媚毒之苦。“娘子,我为何觉得身上好炙热?好难受。”他魅惑姿态,求她怜悯。她却若无其事,任他自生自灭,还让他与‘它’共度了一夜。*圆月之夜,他强忍痛苦,只为不想失去理智,伤到她,她却持起剑锋,无情刺入他跳动的心。“你该死。”她冰冷道。“呵……”他苍凉一笑,不言不语,任由疲惫的身躯倒下,跌入深谷。*他爱她一世,以生命守护,以温情感化,可最终,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