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难以解除的婚约

父亲的下巴也微微抖动,目光中有我从没见过的一种情绪,看样子他也很震惊。虽然他一直看不上我,觉得我低人一等,可是毕竟我从小到大,学习就业没有让他挑出过毛病来。

他是老师,吃的是公家饭,认为有正式工作的就专指事业单位,学校,银行,这些地方上班的人。大姐和姐夫都是公务员,一个系统的同事,姐夫是家在农村的凤凰男,其实就是入赘到了我们家。大姐每天对他指手画脚,可继母却真拿他当亲儿子对待。而苏紫涵父亲本管不了,也管不着人家。只有我当初大学一毕业,他就恨不得我赶快结婚,哪知我一干就是3年,往家交的钱越来越多,继母唠叨的也渐渐少了,仿佛我做家务,往家里交钱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

“是啊,我没工作了,以后就得呆在家里,生活费也不能按时交了,要是不想我吃闲饭,就干脆把我赶出去得了!”

懒得多看这些人一眼,我胡乱把地上散落的东西装进箱子里,回到自己屋,关门落锁!

我上网用了半宿的时间投简历找工作,没几个小时就醒来再也睡不着,没有预料中的有人砸门,竟然一夜相安无事。

挨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听见外面还没有动静,这个时间家里的人应该都去上班了,我打开门准备去洗漱,然后出门走人。打开洗手间的门,一抬头,我‘啊’的一声尖叫,扭头又跑了出来!

姐夫好像正准备洗澡,脱得只剩下一件平角内裤。

“对不起茜茜,我不知道家里还有别人!”姐夫尴尬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利民!”苏紫妍挺着肚子站在我面前,这时姐夫也穿戴整齐从浴室里走出来。“你们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苏紫妍怒视着我,露出防贼一样的表情。

“没事,没事!”老实巴交的姐夫,脸也涨的通红,扶着苏紫妍就往屋里走。

“没什么事,你脸红什么啊?你不是要洗澡吗,拉我干什么啊?”

我关上门,听见苏紫妍在外面气愤的数落姐夫,“我知道我现在变丑变胖了,你要是敢被人勾引了去,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她怎么回事?”

“紫妍,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让小妹听见像什么,唉,这以后怎么见面啊…”

“我没她那样的妹妹,没工作,没人要,以后天天腻在家里…..我告诉你王利民,你给我离她远一点。”

我气得浑身发抖,抓起桌上的玻璃杯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干脆拿了衣服直接出门去,就听见屋外父亲和继母开门说话,不仅是他们,期中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我的心一下子拧成一团。

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门上,我听见徐斌谦虚谨慎的对爸爸说,“伯父,先前是我不好,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今后我会好好对茜茜的。”

“唉,别这么说,年青人搞对象,哪有不吵吵闹闹的,我们家茜茜那个臭脾气,你以后也多但带着点。”是继母在说话,听口气,貌似心情不错,完全不像昨晚寻死觅活是的声调。

“嗯,今天我跟你阿姨还有你的父母既然已经都谈定了,你们尽快把下个月婚礼参加酒席的名单定一下吧,我们家这边没多少人,最多也就2桌,也不准备办回门礼了。你们那边,我也建议一切从简……”

这回是父亲的声音,不辨喜怒,却着我立刻火冒三丈。

“砰!”我打开门,冲到了徐斌的面前,冲着他吼:“你来干什么,赶快给我滚蛋,你和卢晓倩还嫌害的我不够惨吗?我已经和你分手了,你怎么就能不能放过我,这么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想干什么?”

一脚踢飞他放在地上的好几盒色彩斑斓的保健品,又狠狠的踹了最靠外的那价格不菲的五粮液礼盒,还觉得不解恨,直接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向这个死男人砍过去。

“茜茜,你发什么疯,都要结婚的人了,还这么没轻没重!”

“谁要和他结婚,我这辈子嫁给谁也不会嫁给他,他和别的女人鬼混,害我丢了工作,我都要恨死他了,要嫁你自己嫁吧…..”

看着继母恶心吧啦的嘴脸,我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她的表情,躲躲藏藏的目光,甚至还有些讨好我的样子,如此反常,越发令我怀疑……

“你收了他什么东西?”

继母的脸上一阵尴尬,轻咳了一声,站到了父亲的身后。这种举动更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我把目光移到父亲的脸上,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

父亲叹了口气,并没有与我对视,把徐斌让进了客厅里,才隔着好远的距离对我说,“你妈说的对,年轻人谈恋爱,哪有不闹矛盾的!

这些年,我们两家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以前的事情,你们各大五十大板,以后结了婚更得好好过日子,这种动不动就分手的话,更不许再提。好好的未婚夫,你不守好。偏要在外面乱来,幸好人徐斌不嫌弃你。还愿和你结婚…….”

放弃了从父亲身上寻找亲情,我抹干泪水,“红姨,现在可不是旧社会,包办婚姻是违法的,你收了他多少钱,马上还给他,要卖,卖你自己亲生女儿去,打我的主意可别怪我不认账!”

继母一听气得跳了起来,“你这孩子越长越混蛋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眼看就快25了,连个工作都没有,以前还有那样的名声,你爸一个月就那点薪水,又没多少陪嫁配送你,难道要窝在家里当一辈子老姑娘?徐斌现在这么上进,既然肯回头,你还混闹什么,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等人家不要你了,看你上哪后悔去。”

我气得浑身哆嗦,瞪着眼只问她,“说,你究竟拿了他多少钱?”

大概是我的样子太过骇人,继母底气不足的退后一步,口气有点结巴,“现在聘礼都是10万,连你上大学四年的费用都不够……”

“10万?”徐斌果然有钱了,那个曾经为了装修省钱和我一起跑遍装饰城每一个角落的男人,现在出手就是10万,果然阔绰了。

我知道,父亲和继母在这个时候正害怕我以后呆在家里嫁不出去,根本不会拒绝徐斌,在他们心中,有钱并回头的徐斌就是我这辈子捡到最大的便宜。

“茜茜,是我求伯父伯母的,你别怪他们,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谈好不好?”

还没有来得及洗脸的我和徐斌坐在一家高档西餐厅的包厢里,身上穿着风衣,可还是感觉到冷,耳边响起的是优雅的钢琴曲,可是能体味到的只是凄凉。

“你这何苦呢,明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望向窗外正午的艳阳,久了所有的景物都像是被渡上了一层金色,我淡淡的开口,“我没有和许靖轩在一起,所以你也不用因为得不到就是最好的那种虚荣心在作祟。我还当初那个没有陪嫁,没有亲人,一个人孤零零在社会打拼讨生活的苏茜茜。更糟的是,我现在拜你所赐,连工作也丢了…..

就像卢晓倩说的,街上随便一个女人也许都会比我好几十倍…..”

“茜茜,别说了!”徐斌过来就要拉我的手,被我用巧劲儿甩开,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的告诉他,“可即便是这样的我,也绝对不会再回头和你在一起……今后我就算讨饭也不会讨到你的身上…..”

他叹着气燃起一支烟,相处四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抽烟的样子,淡淡的烟雾,从他的口中泄出,所到之处,都染上了无尽的悲哀。

我讽刺的看着他笑,“你做什么梦呢,我以后一定会活得更好,只是从今以后,我的人生不需要你喝彩,更不需要你的参与…..”

“茜茜,我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这么恨我,晓倩的出现是个意外…..我会彻底解决,但我需要和你一起面对,我是真的爱你,不要离开我….”

把只吸了几口的香烟狠狠的捻烬,徐斌用手狠狠的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表情很痛苦。

“那就是说明,你和卢晓倩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有人说男人只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流露脆弱。那时觉得很幸福,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句废话。

这种男人是把脆弱展示给了爱人,却把自己最光鲜的一面留给了别的女人;有了困难找你一起面对,快乐舒心时,却是和另一个女人相依相伴….

“茜茜,和小倩在一起的时候,很疯狂很兴奋,可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才能感到踏实,昨晚我一夜没睡,等不及天亮就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只能往你的家里打,和你父母谈过话,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你,虽然你打我,唾弃我,可是只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安心了…..”

“茜茜,我爱你,我们就当做了一个噩梦好不好…..我和你父母已经定好了婚期,就在下个月初八,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的。”

说着,他这个人已经凑过来,低头就要吻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错过的天堂错过的天堂苏兮妍|现言【经典文学】今日风行,明日经典【流光飛舞】编辑旗下出品作品曾用名:《执子之手,赠你一世深情》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题记舒浅浅怎么也没想到,一不小心,她竟然成了人神共愤的“小三”。于是,一个转身。她以为,他就此沉入心的湖底,再也掀不起一丝波澜。然而……点点滴滴已悄然凝聚,就像缓缓流淌的指间沙,早已沙积成塔。——————————————————————————————林皓宇:浅浅,夕阳美则美矣,但太迟了,太悲凉了。你该画日出,朝气蓬勃的日出啊!长长的黑夜过后,黎明总会到来。苦难不止是消极的过去,美丽的人生会因你的信心而积极重建。浅浅,可记得我们的约定?——————————————————————————————尹若风:舒浅浅,我恨。我恨自己老是卑躬屈膝,却又乐此不疲。我恨自己老是摆脱不开,却又常招致“自取其辱”。我努力了那么久,挣扎了那么久,却始终挣不开这结果。浅浅,如果我在他之前出现,一切是不是都会不同?——————————————————————————————尹若尘:浅浅,每次牵着你的手,我都觉得幸福。我就想,这样一双手,我要一直牵到老,一直牵到死。只是,无论我怎样表白,对你,都是一种伤害。如果,你早一点出现,如果,当初我坚持,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我不相信上帝,可是,应该是有一个天堂的吧。在那里,我将等到我的天使,上帝将还给我一个错过的天堂。******推荐我的新文《滚滚红尘舞天涯》http://novel.hongxiu.com/a/584897/推荐友友的文,希望亲们喜欢:寂静处《赠尔一曲兰若》http://novel.hongxiu.com/a/434194/小椏《狐狸先森莫轻狂》http://novel.hongxiu.com/a/486465/
  • 误入豪门:霸宠小天后误入豪门:霸宠小天后碧袖掩红妆|现言请你去死好吗!回心转意是个什么鬼?待虐的意思?金主先生,咱们说好的卖身不卖艺,请不要拿钱侮辱我的人格。一朝家变,事业爱情皆低谷。那绝境里伸来的唯一稻草,不管是不是救赎,慕夕夕都会毫不犹豫地握住。她从满身的伤痕里长出锋利的尖刺,自此所向披靡。可有人却宁愿被她扎地浑身血,也要拥她入怀,送她从回巅峰。金光灿灿的颁奖礼上,被误会隔在两端的人。他以为终于要失去她。她却说,这首歌送给陈先生。男人低声问:不是只卖身不卖艺,嗯?她娇笑的回:买一送一,再搭上全部的人格真心,要不要?
  • 独宠撩人,淡定老公快躺好独宠撩人,淡定老公快躺好sun先生|现言一路过关斩将林陆白终于把顾义铭给娶回家,呸,是骗回家,但是为毛结婚后跟她想的不一样?“老公,我饿。”“厨房里有蛋糕。”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亲爱的你想吃什么,老公去给你做吗?“老公,我困。”“床就在你屁股底下,躺下睡。”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扑上来,说:老婆,我陪你一块睡吗?林陆白彪了,收拾行李打包回家:“老公,离婚吧。”顾义铭丢下电脑丢下工作直接飞到林陆白身边,丢给林陆白一堆卡:“身份证,工资卡,银行卡,护照,门禁卡……”林陆白一脸懵逼:“嘎?”顾义铭一脸淡定:“老婆求包养。”
  • 河东河西全集河东河西全集水之湄heyin|现言故事讲述的是乡下一个小女孩樱桃的成长经历和曲折的爱情故事,扣人心弦,曲折跌宕......
  • 甜妻太可口:BOSS,别玩火甜妻太可口:BOSS,别玩火巫小优|现言遭男友背叛,去酒吧买醉,睡了一个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牛郎”,我们的池大小姐甩下100块直接走人。5天后,“牛郎”找上门来,伏在她耳边,说,“你还没付钱”池晚呆呆的眨了眨眼睛,“付.....付了啊!”男人掏出一百块,看了眼,轻笑,不要脸的说,“一百块太多,不仅可以暖床陪睡,还可以附送小包子一个!”之后,不要脸的男人抱起池晚,走向卧室......
  • 豪门唇情:总裁罪爱豪门唇情:总裁罪爱叶子|现言一场交易她被父亲卖给了一个嗜血的男人,金钱样貌权势样样俱全,唯一没有的就是人性,传说中那个男人玩死了两个老婆,是能让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她真正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只具有暖床功能的奴隶,当一切阴谋揭开时,从头到尾她都是一场场阴谋中的棋子……
  • 原来我还惦记你原来我还惦记你三月三十.CS|现言郑茜一直存在这轻微的忧郁症,在连续几年的时光里都活在记忆里,时有时无的产生幻想…
  • 老公的秘密老公的秘密瑛子|现言顾家爱妻、堪称优秀的好男人魏春风不幸车祸身亡,事发前两天他借的二十万元神秘巨款也随着他的死亡去向不明。为了查明这笔款项最终流向何处,妻子陈惜惜精心调查,却在蛛丝马迹背后,发现老公生前隐藏的惊人秘密。一笔二十万元的巨款,三个家庭的悲欢离合,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线索,各色人物粉墨登场,惊讶、痛心、迷惑……越探寻下去心越痛,而真相,似乎不只一个。尊敬的书友,本书选载最精华部分供您阅读。留足悬念,同样精彩!
  • 苏三霸唱苏三霸唱青江禾苗|现言前世“那是你亲姐夫,你有没有羞耻?”“羞耻这东西,在锦衣玉食面前,值个屁?”“啪”一巴掌扇过,“告诉你死丫头,识相的马上离婚给你妹妹腾位置,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姐姐,说了让你主动让位,既然你不肯,妹妹我只要亲自帮你一把了,到了下面你可别怪我啊。”今生“BOSS:夫人将鼎豪的总裁夫人给打了。鼎豪总裁约您见面。”“自己老婆无能,他还有意思出面,召开会议,全面收购鼎豪集团”“老公,我手疼”“乖,以后记得别用手,老公心疼”“老公你不是给我揉手吗?你的手揉哪里去了?”“老婆,老公的手也疼……”
  • 好孕成双:总裁别高冷好孕成双:总裁别高冷梦初心|现言为了救母亲,佳音一纸合同卖了自己的肚皮。萌宝出世,她却不知道父亲是谁,直到有一天……“女人,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她和我的基因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男人目光十分冷冽。佳音低头不语。“你违约了,所以,请退钱!”男人又说。“多少钱?”“五十万!”“我到哪里拿出五十万来啊!”佳音要抓狂。男人扯唇微笑:“没钱就人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