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难以解除的婚约

父亲的下巴也微微抖动,目光中有我从没见过的一种情绪,看样子他也很震惊。虽然他一直看不上我,觉得我低人一等,可是毕竟我从小到大,学习就业没有让他挑出过毛病来。

他是老师,吃的是公家饭,认为有正式工作的就专指事业单位,学校,银行,这些地方上班的人。大姐和姐夫都是公务员,一个系统的同事,姐夫是家在农村的凤凰男,其实就是入赘到了我们家。大姐每天对他指手画脚,可继母却真拿他当亲儿子对待。而苏紫涵父亲本管不了,也管不着人家。只有我当初大学一毕业,他就恨不得我赶快结婚,哪知我一干就是3年,往家交的钱越来越多,继母唠叨的也渐渐少了,仿佛我做家务,往家里交钱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

“是啊,我没工作了,以后就得呆在家里,生活费也不能按时交了,要是不想我吃闲饭,就干脆把我赶出去得了!”

懒得多看这些人一眼,我胡乱把地上散落的东西装进箱子里,回到自己屋,关门落锁!

我上网用了半宿的时间投简历找工作,没几个小时就醒来再也睡不着,没有预料中的有人砸门,竟然一夜相安无事。

挨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听见外面还没有动静,这个时间家里的人应该都去上班了,我打开门准备去洗漱,然后出门走人。打开洗手间的门,一抬头,我‘啊’的一声尖叫,扭头又跑了出来!

姐夫好像正准备洗澡,脱得只剩下一件平角内裤。

“对不起茜茜,我不知道家里还有别人!”姐夫尴尬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利民!”苏紫妍挺着肚子站在我面前,这时姐夫也穿戴整齐从浴室里走出来。“你们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苏紫妍怒视着我,露出防贼一样的表情。

“没事,没事!”老实巴交的姐夫,脸也涨的通红,扶着苏紫妍就往屋里走。

“没什么事,你脸红什么啊?你不是要洗澡吗,拉我干什么啊?”

我关上门,听见苏紫妍在外面气愤的数落姐夫,“我知道我现在变丑变胖了,你要是敢被人勾引了去,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她怎么回事?”

“紫妍,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让小妹听见像什么,唉,这以后怎么见面啊…”

“我没她那样的妹妹,没工作,没人要,以后天天腻在家里…..我告诉你王利民,你给我离她远一点。”

我气得浑身发抖,抓起桌上的玻璃杯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干脆拿了衣服直接出门去,就听见屋外父亲和继母开门说话,不仅是他们,期中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我的心一下子拧成一团。

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门上,我听见徐斌谦虚谨慎的对爸爸说,“伯父,先前是我不好,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今后我会好好对茜茜的。”

“唉,别这么说,年青人搞对象,哪有不吵吵闹闹的,我们家茜茜那个臭脾气,你以后也多但带着点。”是继母在说话,听口气,貌似心情不错,完全不像昨晚寻死觅活是的声调。

“嗯,今天我跟你阿姨还有你的父母既然已经都谈定了,你们尽快把下个月婚礼参加酒席的名单定一下吧,我们家这边没多少人,最多也就2桌,也不准备办回门礼了。你们那边,我也建议一切从简……”

这回是父亲的声音,不辨喜怒,却着我立刻火冒三丈。

“砰!”我打开门,冲到了徐斌的面前,冲着他吼:“你来干什么,赶快给我滚蛋,你和卢晓倩还嫌害的我不够惨吗?我已经和你分手了,你怎么就能不能放过我,这么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想干什么?”

一脚踢飞他放在地上的好几盒色彩斑斓的保健品,又狠狠的踹了最靠外的那价格不菲的五粮液礼盒,还觉得不解恨,直接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向这个死男人砍过去。

“茜茜,你发什么疯,都要结婚的人了,还这么没轻没重!”

“谁要和他结婚,我这辈子嫁给谁也不会嫁给他,他和别的女人鬼混,害我丢了工作,我都要恨死他了,要嫁你自己嫁吧…..”

看着继母恶心吧啦的嘴脸,我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她的表情,躲躲藏藏的目光,甚至还有些讨好我的样子,如此反常,越发令我怀疑……

“你收了他什么东西?”

继母的脸上一阵尴尬,轻咳了一声,站到了父亲的身后。这种举动更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我把目光移到父亲的脸上,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

父亲叹了口气,并没有与我对视,把徐斌让进了客厅里,才隔着好远的距离对我说,“你妈说的对,年轻人谈恋爱,哪有不闹矛盾的!

这些年,我们两家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以前的事情,你们各大五十大板,以后结了婚更得好好过日子,这种动不动就分手的话,更不许再提。好好的未婚夫,你不守好。偏要在外面乱来,幸好人徐斌不嫌弃你。还愿和你结婚…….”

放弃了从父亲身上寻找亲情,我抹干泪水,“红姨,现在可不是旧社会,包办婚姻是违法的,你收了他多少钱,马上还给他,要卖,卖你自己亲生女儿去,打我的主意可别怪我不认账!”

继母一听气得跳了起来,“你这孩子越长越混蛋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眼看就快25了,连个工作都没有,以前还有那样的名声,你爸一个月就那点薪水,又没多少陪嫁配送你,难道要窝在家里当一辈子老姑娘?徐斌现在这么上进,既然肯回头,你还混闹什么,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等人家不要你了,看你上哪后悔去。”

我气得浑身哆嗦,瞪着眼只问她,“说,你究竟拿了他多少钱?”

大概是我的样子太过骇人,继母底气不足的退后一步,口气有点结巴,“现在聘礼都是10万,连你上大学四年的费用都不够……”

“10万?”徐斌果然有钱了,那个曾经为了装修省钱和我一起跑遍装饰城每一个角落的男人,现在出手就是10万,果然阔绰了。

我知道,父亲和继母在这个时候正害怕我以后呆在家里嫁不出去,根本不会拒绝徐斌,在他们心中,有钱并回头的徐斌就是我这辈子捡到最大的便宜。

“茜茜,是我求伯父伯母的,你别怪他们,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谈好不好?”

还没有来得及洗脸的我和徐斌坐在一家高档西餐厅的包厢里,身上穿着风衣,可还是感觉到冷,耳边响起的是优雅的钢琴曲,可是能体味到的只是凄凉。

“你这何苦呢,明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望向窗外正午的艳阳,久了所有的景物都像是被渡上了一层金色,我淡淡的开口,“我没有和许靖轩在一起,所以你也不用因为得不到就是最好的那种虚荣心在作祟。我还当初那个没有陪嫁,没有亲人,一个人孤零零在社会打拼讨生活的苏茜茜。更糟的是,我现在拜你所赐,连工作也丢了…..

就像卢晓倩说的,街上随便一个女人也许都会比我好几十倍…..”

“茜茜,别说了!”徐斌过来就要拉我的手,被我用巧劲儿甩开,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的告诉他,“可即便是这样的我,也绝对不会再回头和你在一起……今后我就算讨饭也不会讨到你的身上…..”

他叹着气燃起一支烟,相处四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抽烟的样子,淡淡的烟雾,从他的口中泄出,所到之处,都染上了无尽的悲哀。

我讽刺的看着他笑,“你做什么梦呢,我以后一定会活得更好,只是从今以后,我的人生不需要你喝彩,更不需要你的参与…..”

“茜茜,我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这么恨我,晓倩的出现是个意外…..我会彻底解决,但我需要和你一起面对,我是真的爱你,不要离开我….”

把只吸了几口的香烟狠狠的捻烬,徐斌用手狠狠的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表情很痛苦。

“那就是说明,你和卢晓倩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有人说男人只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流露脆弱。那时觉得很幸福,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句废话。

这种男人是把脆弱展示给了爱人,却把自己最光鲜的一面留给了别的女人;有了困难找你一起面对,快乐舒心时,却是和另一个女人相依相伴….

“茜茜,和小倩在一起的时候,很疯狂很兴奋,可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才能感到踏实,昨晚我一夜没睡,等不及天亮就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只能往你的家里打,和你父母谈过话,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你,虽然你打我,唾弃我,可是只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安心了…..”

“茜茜,我爱你,我们就当做了一个噩梦好不好…..我和你父母已经定好了婚期,就在下个月初八,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的。”

说着,他这个人已经凑过来,低头就要吻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溺爱成婚:娇妻太撩人溺爱成婚:娇妻太撩人不语|现言"凌一念被劈腿了,劈了也就劈了,对方还是个中年大妈!打击气愤之下,跑去“相亲”了,结果一不小心把人家的“相亲”搅黄了。开溜之际被人一把拎住:“赶跑了我的女朋友,你是不是该赔我一个?”凌一念就这么把自己搭进去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梦里桃花格外红梦里桃花格外红全月|现言青春的故事被好多人诉说,欢笑、疼痛,从没有停止过。一件衣服穿旧,一头染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又完全重新长出黑发,一条路走完……抬头,才发现那片桃花是如此的暗淡。
  • 总裁大人轻点宠总裁大人轻点宠啾咪|现言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狂欢派对之爱情逆着光狂欢派对之爱情逆着光红尘|现言爱情就像一场游戏,曾多个开始和结局、清晨和日落,这无数次的轮回中,他和他最终还是相遇了…那些甜蜜,辛酸,苦涩,难堪全部带至眼前…他和她相爱的实事,像是手中握不住的流沙,奄奄之间,就葬送了两人稚嫩而最美的年华,一场被青春戏虐的爱情游戏,世事的沉沦,待到光阴渐渐消逝,韶华倾负,他们在也回不到最初的明艳和单纯…
  • 非依不可非依不可润心无声|现言丁依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毁就毁在了实在看不了杨逍疼的那个小样儿上。他轻轻一声,“依依……疼。”心就软了。可是,丁依没想到,一直以来,软的只是她的心,而他,会在上面插上一刀。插得很准,好刀法。
  • 王俊凯,我们一直在王俊凯,我们一直在解忧伤郁|现言王俊凯一直是她男神,为她男神。她坚持。最后,会怎么样呢?她坚持的梦想能实现吗?
  • 一吻定情:墨帝的全民女神一吻定情:墨帝的全民女神木子京|现言“老公,我要最时尚的礼服,最精美的鞋子,最耀眼的首饰”,“好”男子薄唇轻启不假思索,“哎呀,老公你真好!”沐暮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但你怎么不问问我要来干什么?”男子微微挑眉示意她说下去,“因为我要在典礼上完胜她们!”凌墨侧脸盯着巧笑倩兮的人儿,妖治的脸庞勾起一个魅惑的笑容“咱们在颜值上足以碾压任何人了......”
  • 盛宠难拒:寡头的囚爱萌妻盛宠难拒:寡头的囚爱萌妻笑儿|现言他是美国有名的华人首富,更是温氏集团的整整总裁。传闻,他还有一个神秘的身份,某组织的头目……这样一个牛逼的男人,却被爆对女人不感兴趣。她是温氏千金,端庄美丽,梦想有一个完美婚礼,可是那人出现后,却将她狠狠将她的猛打碎,将她推至地狱……
  • 帝少撩人:闷骚老公太心急帝少撩人:闷骚老公太心急暖微|现言婚礼上,她豪气放话,“在场的,谁敢娶,我就敢嫁。”秦少璟当众应声,她却欲哭无泪的表示,先生,剧本不是这样走的啊……白天,他是不近女色的冷面阎王,晚上,他是食髓知味的撩妹高手。“买,孩子跟你保你,我妈会游泳,睡觉不打呼噜,眼里只有你一个。现在,能嫁了吗?席凌颜不依不饶,“这就是求婚吗。哼,一点都不浪漫。”秦少璟干脆扑倒,“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用遍所有姿势。”
  • 总裁爱不爱总裁爱不爱糍饭团子|现言平凡无奇的她无意间闯入了土豪们的世界,从此注定了人生的不平凡。在校园无知懵懂的时候她爱的义无反顾却被深深的伤害。当她振作起来努力生活时候却发现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当她决定忘记过去退出他的世界重新开始时候,他却赖着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