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一场暗杀

慕容锦本想拒绝,可听到慕容世提到了慕容凌后,他神色一顿,面上显出了一份犹豫。

也是在慕容锦犹豫间,慕容世干脆利落的起了身,丢下一句他还有事要处理,然后便进了屋子,独留慕容锦与许颜两人在院中面面相觑。

瞧着慕容世的身影逐渐消失,许颜撇了撇嘴,喃喃道,“反正我就要去。”

她的确没有出过远门,但她想着,凡事总该有第一次,而且容淮现在在牧游族的手里,就让她在这里干耗着等消息,她也实在是安不下心。

她想的是,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看情况不对,就先躲起来不给他们添麻烦便是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慕容锦抬眸看向许颜。

许颜摇头,边推脱边起身道,“没说什么,你瞧,这夜色也深了,我们还是各自回去吧。”说着,许颜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慕容锦看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

这丫头,八成是在打算明天如何偷偷跟着去了……

今晚的天空只有零星的几点星光,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云彩,悄悄的将银白色的月色蒙上了一声白纱,更衬的夜色深沉。

街角的酒肆旁,三五个醉醺醺的人搭在一桌,还在不停的喝酒。

“诶,王哥,待会咱去哪儿?”

“王哥,去醉香楼吧,我听说那玉儿今儿个在上面表演呢,你不是钟意她许久了吗?”

坐在中间的王轩放下酒碗,摆了摆手,“不去了,今儿就不去了。”

“别呀,王哥,你放心,我已想到了一法子,保管那玉儿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他旁边的人开口劝道。

王轩哼笑了几声,“她现在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看不上她了,不过是个被千人睡的玩意儿,真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情就上天了?”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爷不想陪你玩了,下贱的东西。”王轩呸了一声,说的很是不屑。

这玉儿是醉香楼新来的美娇娘,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奈何家里糟了难,无奈之下便流落了风尘。

她长的有几分模样,所以在醉香楼很是吃香,再加上还是没开过苞的,所以那妈妈也暂且宠着她,只等着她名声打响了,卖个好价钱。

可那姑娘也是个没眼色的,这一来二去的还心高气傲起来了,你说吧,不过就是个……有什么可傲的,可偏偏啊,就是有很多人吃她这一口。

这其中就有王轩,他对那玉儿可是献殷勤许久了,甚至还有几分维护,所以王轩这会儿吐出的这番话,让桌上其他人都面面相觑,颇有些不敢相信。

“咳咳……”王轩身旁的人咳嗽了一声,拍了拍王轩的胳膊,“王哥说不去就不去,咱去那百花苑吧,王哥也许久未见春娘了吧?她怕是很想王哥了。”

王轩看了他一眼,拉下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摇了摇头,沉着声道,“不去了。”

“王哥,你就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你这醉香楼不去,百花苑不去的,你不会是想改邪归正了吧?那公主不是,哎呦,你他妈……”

那人说到一半,他旁边的人忽然踹了他一脚,他吃痛了一声,转头刚想骂他,却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醉意顿时间便驱散了。

他连忙转头,急急赔罪道,“王哥,王哥,我喝多了,有些晕乎,刚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提起了嘴角,伸手带了些力道的拍了几下他的后脑勺,“今儿个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王轩一字一顿道,“以后说话长点记性,脑子要带出门。”

都知道他这几日和公主有些纠葛,他却偏偏要提起公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是放在往常,他绝对饶不了他。

可今日嘛……他想着他即将得到的美人儿,想着那清冷的人儿屈服于他的模样,他便松了那口怒气。

公主是娶不到了,可这不是还有个号称第一美人的娇娘子吗?失了公主,得了个姿容出色的大小姐,他其实也没亏什么。

他娶嘛自然是不会娶她的,按着他家的传统,他若是娶了那丞相家的小姐,那以后怕是一丁点自由都没有了。

但是,就她那姿色,玩玩还是可以的嘛。

有了她,那些什么醉香楼,百花苑的,那个可以比上她,那玉儿不过是个假小姐,那沈飞燕可是名符其实的大家闺秀,名符其实的美人。

可王轩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大家闺秀,若是被他玷污了,那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想过,但是从未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沈飞燕就算死,也不会将她做的事公之于众,毕竟这事若是暴露出来,她的罪名可实在不小。

噢,不,沈飞燕绝对不会让自己死。

王轩是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可他生在将军府,也还是有几分识人的能力,从沈飞燕做的那事他便看的出,这是个有野心的女子。

这是他多次试探后得出来的结果,也是他敢用她做的事来威胁她的缘由,他敢断定,她把命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王轩看人的眼光挺准,沈飞燕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他忘了一句话。

最毒妇人心,逼急了,她会做出什么,实在是难以预料。

“成了,不跟你们闹了,你们去吧,那些个胭脂俗粉,爷已经瞧不上了。”王轩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碗随手一扔,人便起了身。

“这就走了?”

“王哥,再喝一坛吧。”王轩起身后,桌上的人也跟着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

王轩挥了挥手,走的路有些弯扭,看着已喝了不少,“你们有兴致的话继续喝吧,我已经差不多了。”他边说边继续向前走去。

剩下的人两两对视的看了几眼后,也没继续在酒肆停留了,都各自起身准备换个场子了。

“诶,你们还……”酒肆里追出个小厮,刚想说什么,那几人转头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他便顿时将未说玩的话咽了下去。

这时,酒肆的老板刚好出来了,一见这个场景连忙道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送走。

他们离开后,老板拍了那小厮一下,“有点眼力见儿,什么人都敢追,别招惹他们了!”

“可是他们没付钱!”

“嘘!别说了,以后遇上他们就认栽吧。”老板边说边将那小厮赶了回去。

前面的那些人听到老板与那小厮的对话,都是一阵的哈哈大笑,很是嚣张,走在他们前头的王轩也是如此。

醉醺醺的一行人,再加上嚣张的笑声,这让街上零星的走着的几人见到他们就赶忙走远了些,甚至有些本要往他们这个方向走的,一瞅见他们就赶忙往回走了去。

走出了一段路,王轩挥手与他们告了别,他们这几人要走旁边的那条路去醉香楼,他则要走小道回将军府。

此处到将军府有条小路,路很窄,也很是偏僻,王轩一向都是走这条路过的。

今夜或许是月亮被云层挡了,这条路格外的黑,从未怕过黑的王轩,也不知这的,就觉得自己心内有些虚。

这一虚,他便发觉了一事,他似是酒喝多了,竟有些尿急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吹了几声口哨,见还是没人,干脆便在墙角方便了。

他背身站在墙角,正解决的舒畅之际,忽觉后方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他心中一跳,赶忙收拾了妥当,然后迅速转过了身。

可转过身后,却发现后面那条一眼可以看穿的小道上并没有什么人,王轩松了口气,只当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他松了松眉,转过了头,还未看清眼前有什么,就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后下一秒,他便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

黑衣着身的人站在王轩面前,见他到倒下后,伸手试了试他的呼吸,确定没有呼吸后,他拿出了一张白帕子,擦了擦飞刀上的血迹,然后将那帕子扔在了王轩身上。

他再也没看他一眼,只一闪身便离开了这条小巷。

一切事情的发生不过于几秒,迅速的让人难以反应。

这条小巷,又似那黑衣人没来过似的,完全的沉在了黑暗中,只是融入这黑暗的,多了一具尸体……

春梅此时正在异阁内迫切的等着那杀手的结果,她有些害怕,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激动,所幸那杀手没让春梅等多久,没过一会儿,人便回来了。

依旧是黑纱遮面的他从窗户飞入,忽然出现在春梅面前,让春梅吓了一跳。

“怎,怎么样了?”春梅反握着自己哆嗦的手,抖着双唇问道。

“成。”那杀手缓缓启唇,声音略有些沙哑。

春梅点了点头,打着哆嗦从袖中递给了他剩下的一半银子,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不敢抬头一分。

杀手接过银子,一闪身又离开了此处。

春梅感觉的到自己手中的银子被他拿了去,可却还是不敢抬头,等过了许久,她前面那处彻底没有声响了,她才敢试探着抬头,这一抬头才发现他早已离开。

这异阁的房间有些阴气森森的,春梅朝四周看了一眼,而后便不敢多待,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她离开后,异阁门口的某处闪过了一个着黑衣却又与刚才黑衣不同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李唯一重生之李唯一顾安心|古言美男?她免疫!温柔霸气才是王道作诗?她不会!满嘴胡诌是她专长手段?她不屑!小小聪明却一大堆且看吃货李唯一的重生搞笑之路!
  • 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月斜影清|古言离经叛道的庶族穷女子蓝熙之突然闯入了众多士族贵公子的世界!病弱太子萧卷为了逃离风云突变的宫廷争斗,隐居读书台著书立说。不过,最终他还是一朝登基。浊世翩翩公子石良玉,因为家遭巨变,不得不背井离乡投奔异族,继而明珠蒙尘成为野心勃勃的后赵国太子。她,亲眼目睹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如何从太子之位登上帝座,同时,也经历了这两个男人如何把凤印送到自己的手上。且看一代庶族之女如何翻转乾坤成为九天之凤!
  • 侍妾翻身宝典侍妾翻身宝典百媚千娇|古言同时迎娶三位新娘进门,竞争上位,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荒唐事,也只有他恶名昭彰的百里九才能干得出来。一言不合,将自己夫君打包卖到青楼做男倌儿,携银私逃,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也只有她林诺雅才有这般胆量。百里九暗里咬牙切齿,却依然笑得媚态横生,格外风骚:“娘子,你这部《侍妾翻身宝典》可是为夫被勾引拐卖的一部血泪史!你果真打算作为我百里府传家之宝流传后世,这让夫君颜面何在?”林诺雅做贼不心虚,妖娆浅笑,分外得意:“九爷,您想多了,蹲在咱将军府墙根下等着吃红杏的人多了去了,这部《宝典》传给谁家还有待斟酌呢。”一部宝典在手,宅斗路上无敌手!吵架斗嘴耍心眼,拐个美男卖大钱儿!
  • 倾尽红城,梨花落倾尽红城,梨花落沫落尤雪|古言一树梨花几人情,她穿越架空时代,寄身古人之体。她隔世红尘,以为自己死了,却一眼醒来,竟穿越倾慕灵国。她无情无心,却被古人之母所感动,古人之母一死注定一场血的灾难他,一身白衣却扔掩盖不了的帝王贵气,流传不进女身,有断袖之谣。一场惨落的相遇,终究画布出完美的爱情圆圈,终有一日,宠她有加,护她可以丧命,然而她却一心想要复仇。当梨花再次盛开,终究是负了谁?是劫还是缘,带走的又是谁的思念?
  • 李家嫡长女李倾渃李家嫡长女李倾渃莉心引丽|古言是恨还是怨,是劫还是缘的重逢,命运的无奈。。。但愿今生平安喜乐,重生我便是你也成了你,为你活为我活,只求幸福一生
  • 代代凰歌代代凰歌云端上的姑娘|古言又是一朝君子一朝臣,后宫三千佳丽回眸笑,念尔情深,得君眷宠,再奏音倾皇,代代响凰歌!
  • 萌宝的辣手娘亲萌宝的辣手娘亲沐昕|古言新婚夜过后就被扔进猪圈!王爷美名曰:王妃丑的天下无双,让猪欣赏欣赏!气得她直接跳脚,突然,一声娘亲从肚里传来!她一个趔蹶直扑在地!我勒个去,她竟然怀了个未成形就会说话的千年灵胎?!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外加空间携带油盐酱醋!?哈哈哈,这是要火的节奏啊!走,儿子,老娘带你揍人去,把那些看不顺眼的全部拍飞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王挚爱女王挚爱梓梨|古言你说,我是你的唯一,可是我不是那个曾经你爱的她,我只是一个未知的灵魂,当我又一次的爱上你,你的心里是否爱的依旧,还是已经做好了遗忘的准备,而坐拥你身边的彩虹,放弃我这一抹余光………
  • 性别若相同,如何相守到白头性别若相同,如何相守到白头连若妃|古言恋爱的方法有很多种,他却选择了最难的那一种,苏流云很苦恼,因为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好兄弟,这样的爱,他要如何去表达?他要如何去接受?不管了,一咬牙一心狠,下定决心去表白,爱一个人就要大胆的说出来,可是,就在苏流云表白的当天,事情却来了个峰回路转,天呐,原来……
  • 倾世妖娆:绝色王妃太惹火倾世妖娆:绝色王妃太惹火锦希月|古言她是一代名医,救人却看心情作孽太多,竟然被无辜牵连,被流弹击中一朝醒来,竟然成为草包女,还被皇帝下旨嫁给宁王做王妃她只能说,拒绝王爷,游遍天下却没想到,一路上,遇到了他们别国的太子:你治好了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一代鬼医:女人,我们来交流医术吧魔宫宫主:看到了本宫却没有癫狂的,只有你了痴情丞相:无论你是谁,我只爱你,爱你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