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一场暗杀

慕容锦本想拒绝,可听到慕容世提到了慕容凌后,他神色一顿,面上显出了一份犹豫。

也是在慕容锦犹豫间,慕容世干脆利落的起了身,丢下一句他还有事要处理,然后便进了屋子,独留慕容锦与许颜两人在院中面面相觑。

瞧着慕容世的身影逐渐消失,许颜撇了撇嘴,喃喃道,“反正我就要去。”

她的确没有出过远门,但她想着,凡事总该有第一次,而且容淮现在在牧游族的手里,就让她在这里干耗着等消息,她也实在是安不下心。

她想的是,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看情况不对,就先躲起来不给他们添麻烦便是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慕容锦抬眸看向许颜。

许颜摇头,边推脱边起身道,“没说什么,你瞧,这夜色也深了,我们还是各自回去吧。”说着,许颜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慕容锦看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

这丫头,八成是在打算明天如何偷偷跟着去了……

今晚的天空只有零星的几点星光,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云彩,悄悄的将银白色的月色蒙上了一声白纱,更衬的夜色深沉。

街角的酒肆旁,三五个醉醺醺的人搭在一桌,还在不停的喝酒。

“诶,王哥,待会咱去哪儿?”

“王哥,去醉香楼吧,我听说那玉儿今儿个在上面表演呢,你不是钟意她许久了吗?”

坐在中间的王轩放下酒碗,摆了摆手,“不去了,今儿就不去了。”

“别呀,王哥,你放心,我已想到了一法子,保管那玉儿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他旁边的人开口劝道。

王轩哼笑了几声,“她现在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看不上她了,不过是个被千人睡的玩意儿,真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情就上天了?”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爷不想陪你玩了,下贱的东西。”王轩呸了一声,说的很是不屑。

这玉儿是醉香楼新来的美娇娘,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奈何家里糟了难,无奈之下便流落了风尘。

她长的有几分模样,所以在醉香楼很是吃香,再加上还是没开过苞的,所以那妈妈也暂且宠着她,只等着她名声打响了,卖个好价钱。

可那姑娘也是个没眼色的,这一来二去的还心高气傲起来了,你说吧,不过就是个……有什么可傲的,可偏偏啊,就是有很多人吃她这一口。

这其中就有王轩,他对那玉儿可是献殷勤许久了,甚至还有几分维护,所以王轩这会儿吐出的这番话,让桌上其他人都面面相觑,颇有些不敢相信。

“咳咳……”王轩身旁的人咳嗽了一声,拍了拍王轩的胳膊,“王哥说不去就不去,咱去那百花苑吧,王哥也许久未见春娘了吧?她怕是很想王哥了。”

王轩看了他一眼,拉下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摇了摇头,沉着声道,“不去了。”

“王哥,你就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你这醉香楼不去,百花苑不去的,你不会是想改邪归正了吧?那公主不是,哎呦,你他妈……”

那人说到一半,他旁边的人忽然踹了他一脚,他吃痛了一声,转头刚想骂他,却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醉意顿时间便驱散了。

他连忙转头,急急赔罪道,“王哥,王哥,我喝多了,有些晕乎,刚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提起了嘴角,伸手带了些力道的拍了几下他的后脑勺,“今儿个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王轩一字一顿道,“以后说话长点记性,脑子要带出门。”

都知道他这几日和公主有些纠葛,他却偏偏要提起公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是放在往常,他绝对饶不了他。

可今日嘛……他想着他即将得到的美人儿,想着那清冷的人儿屈服于他的模样,他便松了那口怒气。

公主是娶不到了,可这不是还有个号称第一美人的娇娘子吗?失了公主,得了个姿容出色的大小姐,他其实也没亏什么。

他娶嘛自然是不会娶她的,按着他家的传统,他若是娶了那丞相家的小姐,那以后怕是一丁点自由都没有了。

但是,就她那姿色,玩玩还是可以的嘛。

有了她,那些什么醉香楼,百花苑的,那个可以比上她,那玉儿不过是个假小姐,那沈飞燕可是名符其实的大家闺秀,名符其实的美人。

可王轩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大家闺秀,若是被他玷污了,那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想过,但是从未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沈飞燕就算死,也不会将她做的事公之于众,毕竟这事若是暴露出来,她的罪名可实在不小。

噢,不,沈飞燕绝对不会让自己死。

王轩是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可他生在将军府,也还是有几分识人的能力,从沈飞燕做的那事他便看的出,这是个有野心的女子。

这是他多次试探后得出来的结果,也是他敢用她做的事来威胁她的缘由,他敢断定,她把命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王轩看人的眼光挺准,沈飞燕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他忘了一句话。

最毒妇人心,逼急了,她会做出什么,实在是难以预料。

“成了,不跟你们闹了,你们去吧,那些个胭脂俗粉,爷已经瞧不上了。”王轩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碗随手一扔,人便起了身。

“这就走了?”

“王哥,再喝一坛吧。”王轩起身后,桌上的人也跟着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

王轩挥了挥手,走的路有些弯扭,看着已喝了不少,“你们有兴致的话继续喝吧,我已经差不多了。”他边说边继续向前走去。

剩下的人两两对视的看了几眼后,也没继续在酒肆停留了,都各自起身准备换个场子了。

“诶,你们还……”酒肆里追出个小厮,刚想说什么,那几人转头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他便顿时将未说玩的话咽了下去。

这时,酒肆的老板刚好出来了,一见这个场景连忙道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送走。

他们离开后,老板拍了那小厮一下,“有点眼力见儿,什么人都敢追,别招惹他们了!”

“可是他们没付钱!”

“嘘!别说了,以后遇上他们就认栽吧。”老板边说边将那小厮赶了回去。

前面的那些人听到老板与那小厮的对话,都是一阵的哈哈大笑,很是嚣张,走在他们前头的王轩也是如此。

醉醺醺的一行人,再加上嚣张的笑声,这让街上零星的走着的几人见到他们就赶忙走远了些,甚至有些本要往他们这个方向走的,一瞅见他们就赶忙往回走了去。

走出了一段路,王轩挥手与他们告了别,他们这几人要走旁边的那条路去醉香楼,他则要走小道回将军府。

此处到将军府有条小路,路很窄,也很是偏僻,王轩一向都是走这条路过的。

今夜或许是月亮被云层挡了,这条路格外的黑,从未怕过黑的王轩,也不知这的,就觉得自己心内有些虚。

这一虚,他便发觉了一事,他似是酒喝多了,竟有些尿急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吹了几声口哨,见还是没人,干脆便在墙角方便了。

他背身站在墙角,正解决的舒畅之际,忽觉后方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他心中一跳,赶忙收拾了妥当,然后迅速转过了身。

可转过身后,却发现后面那条一眼可以看穿的小道上并没有什么人,王轩松了口气,只当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他松了松眉,转过了头,还未看清眼前有什么,就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后下一秒,他便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

黑衣着身的人站在王轩面前,见他到倒下后,伸手试了试他的呼吸,确定没有呼吸后,他拿出了一张白帕子,擦了擦飞刀上的血迹,然后将那帕子扔在了王轩身上。

他再也没看他一眼,只一闪身便离开了这条小巷。

一切事情的发生不过于几秒,迅速的让人难以反应。

这条小巷,又似那黑衣人没来过似的,完全的沉在了黑暗中,只是融入这黑暗的,多了一具尸体……

春梅此时正在异阁内迫切的等着那杀手的结果,她有些害怕,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激动,所幸那杀手没让春梅等多久,没过一会儿,人便回来了。

依旧是黑纱遮面的他从窗户飞入,忽然出现在春梅面前,让春梅吓了一跳。

“怎,怎么样了?”春梅反握着自己哆嗦的手,抖着双唇问道。

“成。”那杀手缓缓启唇,声音略有些沙哑。

春梅点了点头,打着哆嗦从袖中递给了他剩下的一半银子,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不敢抬头一分。

杀手接过银子,一闪身又离开了此处。

春梅感觉的到自己手中的银子被他拿了去,可却还是不敢抬头,等过了许久,她前面那处彻底没有声响了,她才敢试探着抬头,这一抬头才发现他早已离开。

这异阁的房间有些阴气森森的,春梅朝四周看了一眼,而后便不敢多待,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她离开后,异阁门口的某处闪过了一个着黑衣却又与刚才黑衣不同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论宅斗的正确打开方式论宅斗的正确打开方式左手锅右手刀|古言一个清洁姐姐的宅斗心酸历程,凄美、动人、感人、肺腑。我呸,是斗智斗勇斗智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玩不转的。
  • 许你一世安乐许你一世安乐顾二少|古言21世纪的女人,穿越到了那个未知的古璃大陆。想她一代天之骄女,天才邪医。死法太难堪就算了,居然还狗血的穿越了。这是要亡我的节奏吗?古璃有个男战神,和其它小说中一样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可他要宠人也能宠的如此护短。某女主(墨千琴):皓轩,你会爱我多久呢?某男主(南宫皓轩):女人,你对我这么没安全感吗。我会爱你直到你不爱我的那一天。这么甜蜜啊,但你没机会不爱我了,因为我会一直爱着你。且看我如何完成我的处女作吧!我要许个愿:我不要驳回信啊……
  • 王府俏管家王府俏管家梦见繁星|古言穿越到古代,遇上一位病怏怏的王爷,要钱?有半吊。要命?有半条。要王妃?有半个。一不小心侧妃变管家,从入不敷出变日进斗金,从互相斗气成欢喜冤家。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一日斗嘴过后某女文邹邹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某王头埋在书里回了一句:“好,去吧。”某女怒了,二话不说收拾细软走人,不料某王寸步不离地跟着后边。某女一甩袖:“还跟着我干嘛?不是说好了相忘于江湖吗?”某王死皮烂脸地拉着她的袖子:“对啊,相忘于江湖啊,为夫不就是你的江湖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爆笑冤家:王爷,吃药去爆笑冤家:王爷,吃药去禁芜|古言【1V1宠文】西桥叶路过楼下的时候,被断掉的电线电中死亡,就来了个意外穿越!公冶诸夜是北卿国的战神七王爷,而且还有一点精分。吓!西桥叶觉得自己穿越也就算了,竟然还是公冶诸夜的小妾之一?天晓得自己有多不愿意当这个小妾的,却不曾想每次逃跑或者是降低存在感的时候,总能引起这位深井冰王爷的注意。西桥叶泪目:王爷,你能走开一点儿吗?公冶诸夜挑眉:小西西,你成功的引起了本王的注意。西桥叶一副被雷劈的表情:王爷,你吃药去吧。
  • 邪王宠妻:异界炼丹师邪王宠妻:异界炼丹师怡香|古言本是医药世家的天才制药师,却穿越到一个世人眼中的废物身上,被人肆意欺凌?这个世界,以实力说话,她采药炼丹、拜学修炼,注定风云起,逆天行。欺她者、伤她者,她将万倍还之!炼丹、修行,顺道赚钱,不小心,还捡到一枚美男。她誓要把这异界生活,过得多姿多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狂妃嫁到:王爷夫君是傻子狂妃嫁到:王爷夫君是傻子兔兔兔兔梓|古言前世她被人辜负,今生她要一人独活,笑看天下。一朝穿越丞相府傻子大小姐,先皇赐婚,王爷夫君是傻子。
  • 杀手逆缘杀手逆缘沈雨仙清|古言她,杀手界的王,所有人都死在她手下。而她废柴一个,冷血的她该如何逆袭?
  • 四月传四月传转念成殇|古言她本是天灵山无忧无虑的人间四月,师父一令,她便收拾包袱下了山,眼见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她轻声低喃:“难道他已经昏庸到了这个地步?”毅然重整山河,匡扶明君。鞑靼入侵,她便驱逐鞑靼,使之终不复回。天下大乱,她便重整山河,还以天下清明。天骄出世,且看风云,九州棋局,谁主乾坤。天下大定,万物归一,一对人中龙凤登临帝位,岂料随之而来的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浮世虚化梦,千秋身后名,旁人穷尽所能的追求,从来都不曾入得她的眼。世间能令她阅尽万千红尘,而仍心醉神驰的,也唯有那个心怀天下的凌上昔。一枚传世凰玉揭开滔天阴谋,师父惨死,夫妻反目,武功尽废,七年时光,日日饮恨,且看她如何再展风华,誓要将一切讨回,凤临天下。
  • 宸璃梦:公主倒追记 宸璃梦:公主倒追记 忆宸兮|古言吝星璃,她是拂菻国唯一的公主,简单而不单纯,坚强却也害怕受伤,热情起来仿佛是灼灼地烈火,冷漠起来似寒冷的冰。她就是这样一个洒脱、倔强的女子。因为一系列与皇甫宸相关的梦境——他们前世的一些刻苦铭心的经历。而恋上那个让她醉心的男子。遇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欣喜的,从尘埃里开出了花。
  • 帝王联姻:裙下之臣帝王联姻:裙下之臣尘世绯|古言因为一场车祸,女主穿越到金国,自己是个27岁的心灵,却穿越到了13岁的小女孩的身体中,成为金国的第1位公主。为什么叫五公主,是因为金国的大王真心的相信风水、命格这么一说。当年公主出生时,据说是全国上下,多年不下雨,结果在公主出生那日,连下了一个月的雨,差点发生洪涝。后来找了个大师算算,说公主本身属水,算是个福星。但是水过柔了,这个国家的福星,不能说天生的就可以了,后天还得在名字上,住所上,给予更好的帮助。大师掐指一算,恩,不错,公主命中,五是她的幸运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