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一场暗杀

慕容锦本想拒绝,可听到慕容世提到了慕容凌后,他神色一顿,面上显出了一份犹豫。

也是在慕容锦犹豫间,慕容世干脆利落的起了身,丢下一句他还有事要处理,然后便进了屋子,独留慕容锦与许颜两人在院中面面相觑。

瞧着慕容世的身影逐渐消失,许颜撇了撇嘴,喃喃道,“反正我就要去。”

她的确没有出过远门,但她想着,凡事总该有第一次,而且容淮现在在牧游族的手里,就让她在这里干耗着等消息,她也实在是安不下心。

她想的是,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看情况不对,就先躲起来不给他们添麻烦便是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慕容锦抬眸看向许颜。

许颜摇头,边推脱边起身道,“没说什么,你瞧,这夜色也深了,我们还是各自回去吧。”说着,许颜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慕容锦看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

这丫头,八成是在打算明天如何偷偷跟着去了……

今晚的天空只有零星的几点星光,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云彩,悄悄的将银白色的月色蒙上了一声白纱,更衬的夜色深沉。

街角的酒肆旁,三五个醉醺醺的人搭在一桌,还在不停的喝酒。

“诶,王哥,待会咱去哪儿?”

“王哥,去醉香楼吧,我听说那玉儿今儿个在上面表演呢,你不是钟意她许久了吗?”

坐在中间的王轩放下酒碗,摆了摆手,“不去了,今儿就不去了。”

“别呀,王哥,你放心,我已想到了一法子,保管那玉儿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他旁边的人开口劝道。

王轩哼笑了几声,“她现在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看不上她了,不过是个被千人睡的玩意儿,真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情就上天了?”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爷不想陪你玩了,下贱的东西。”王轩呸了一声,说的很是不屑。

这玉儿是醉香楼新来的美娇娘,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奈何家里糟了难,无奈之下便流落了风尘。

她长的有几分模样,所以在醉香楼很是吃香,再加上还是没开过苞的,所以那妈妈也暂且宠着她,只等着她名声打响了,卖个好价钱。

可那姑娘也是个没眼色的,这一来二去的还心高气傲起来了,你说吧,不过就是个……有什么可傲的,可偏偏啊,就是有很多人吃她这一口。

这其中就有王轩,他对那玉儿可是献殷勤许久了,甚至还有几分维护,所以王轩这会儿吐出的这番话,让桌上其他人都面面相觑,颇有些不敢相信。

“咳咳……”王轩身旁的人咳嗽了一声,拍了拍王轩的胳膊,“王哥说不去就不去,咱去那百花苑吧,王哥也许久未见春娘了吧?她怕是很想王哥了。”

王轩看了他一眼,拉下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摇了摇头,沉着声道,“不去了。”

“王哥,你就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你这醉香楼不去,百花苑不去的,你不会是想改邪归正了吧?那公主不是,哎呦,你他妈……”

那人说到一半,他旁边的人忽然踹了他一脚,他吃痛了一声,转头刚想骂他,却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醉意顿时间便驱散了。

他连忙转头,急急赔罪道,“王哥,王哥,我喝多了,有些晕乎,刚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提起了嘴角,伸手带了些力道的拍了几下他的后脑勺,“今儿个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王轩一字一顿道,“以后说话长点记性,脑子要带出门。”

都知道他这几日和公主有些纠葛,他却偏偏要提起公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是放在往常,他绝对饶不了他。

可今日嘛……他想着他即将得到的美人儿,想着那清冷的人儿屈服于他的模样,他便松了那口怒气。

公主是娶不到了,可这不是还有个号称第一美人的娇娘子吗?失了公主,得了个姿容出色的大小姐,他其实也没亏什么。

他娶嘛自然是不会娶她的,按着他家的传统,他若是娶了那丞相家的小姐,那以后怕是一丁点自由都没有了。

但是,就她那姿色,玩玩还是可以的嘛。

有了她,那些什么醉香楼,百花苑的,那个可以比上她,那玉儿不过是个假小姐,那沈飞燕可是名符其实的大家闺秀,名符其实的美人。

可王轩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大家闺秀,若是被他玷污了,那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想过,但是从未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沈飞燕就算死,也不会将她做的事公之于众,毕竟这事若是暴露出来,她的罪名可实在不小。

噢,不,沈飞燕绝对不会让自己死。

王轩是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可他生在将军府,也还是有几分识人的能力,从沈飞燕做的那事他便看的出,这是个有野心的女子。

这是他多次试探后得出来的结果,也是他敢用她做的事来威胁她的缘由,他敢断定,她把命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王轩看人的眼光挺准,沈飞燕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他忘了一句话。

最毒妇人心,逼急了,她会做出什么,实在是难以预料。

“成了,不跟你们闹了,你们去吧,那些个胭脂俗粉,爷已经瞧不上了。”王轩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碗随手一扔,人便起了身。

“这就走了?”

“王哥,再喝一坛吧。”王轩起身后,桌上的人也跟着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

王轩挥了挥手,走的路有些弯扭,看着已喝了不少,“你们有兴致的话继续喝吧,我已经差不多了。”他边说边继续向前走去。

剩下的人两两对视的看了几眼后,也没继续在酒肆停留了,都各自起身准备换个场子了。

“诶,你们还……”酒肆里追出个小厮,刚想说什么,那几人转头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他便顿时将未说玩的话咽了下去。

这时,酒肆的老板刚好出来了,一见这个场景连忙道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送走。

他们离开后,老板拍了那小厮一下,“有点眼力见儿,什么人都敢追,别招惹他们了!”

“可是他们没付钱!”

“嘘!别说了,以后遇上他们就认栽吧。”老板边说边将那小厮赶了回去。

前面的那些人听到老板与那小厮的对话,都是一阵的哈哈大笑,很是嚣张,走在他们前头的王轩也是如此。

醉醺醺的一行人,再加上嚣张的笑声,这让街上零星的走着的几人见到他们就赶忙走远了些,甚至有些本要往他们这个方向走的,一瞅见他们就赶忙往回走了去。

走出了一段路,王轩挥手与他们告了别,他们这几人要走旁边的那条路去醉香楼,他则要走小道回将军府。

此处到将军府有条小路,路很窄,也很是偏僻,王轩一向都是走这条路过的。

今夜或许是月亮被云层挡了,这条路格外的黑,从未怕过黑的王轩,也不知这的,就觉得自己心内有些虚。

这一虚,他便发觉了一事,他似是酒喝多了,竟有些尿急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吹了几声口哨,见还是没人,干脆便在墙角方便了。

他背身站在墙角,正解决的舒畅之际,忽觉后方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他心中一跳,赶忙收拾了妥当,然后迅速转过了身。

可转过身后,却发现后面那条一眼可以看穿的小道上并没有什么人,王轩松了口气,只当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他松了松眉,转过了头,还未看清眼前有什么,就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后下一秒,他便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

黑衣着身的人站在王轩面前,见他到倒下后,伸手试了试他的呼吸,确定没有呼吸后,他拿出了一张白帕子,擦了擦飞刀上的血迹,然后将那帕子扔在了王轩身上。

他再也没看他一眼,只一闪身便离开了这条小巷。

一切事情的发生不过于几秒,迅速的让人难以反应。

这条小巷,又似那黑衣人没来过似的,完全的沉在了黑暗中,只是融入这黑暗的,多了一具尸体……

春梅此时正在异阁内迫切的等着那杀手的结果,她有些害怕,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激动,所幸那杀手没让春梅等多久,没过一会儿,人便回来了。

依旧是黑纱遮面的他从窗户飞入,忽然出现在春梅面前,让春梅吓了一跳。

“怎,怎么样了?”春梅反握着自己哆嗦的手,抖着双唇问道。

“成。”那杀手缓缓启唇,声音略有些沙哑。

春梅点了点头,打着哆嗦从袖中递给了他剩下的一半银子,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不敢抬头一分。

杀手接过银子,一闪身又离开了此处。

春梅感觉的到自己手中的银子被他拿了去,可却还是不敢抬头,等过了许久,她前面那处彻底没有声响了,她才敢试探着抬头,这一抬头才发现他早已离开。

这异阁的房间有些阴气森森的,春梅朝四周看了一眼,而后便不敢多待,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她离开后,异阁门口的某处闪过了一个着黑衣却又与刚才黑衣不同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蛇蝎嫡女蛇蝎嫡女你懂我的空白|古言她是容郡王府的嫡长女,身份尊荣无比,却因痴心错付,被人当做踏上高位的垫脚石,曾经深爱的男子在功成名就后,将她如敝屣弃之,一把烈火尸骨无存,极地重生,携毒十年前,江山不改,她却翻云覆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乱世倾歌:重生女帝祸苍穹乱世倾歌:重生女帝祸苍穹温如故|古言重生为玉王府的废物郡主玉婉兮,曾经的暗卫女王夜未央不知该感叹幸或不幸。我既归来,前世仇怨,今生来算!曾经受过的伤,定当千百倍奉还!前世,她与他互不相识,却明争暗斗,敌我莫测。今生,一切重来,却是姻缘天定,这万里河山,只与你携手踏遍!懦弱胆小的废物郡主VS不良于行的降国质子,当被伪装所掩盖的真相揭开,天地也将为之变色!
  • 烟舞江山画烟舞江山画夕颜浅浅|古言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尽管我们有,很多时间都未能相见,但这也许是时间的考验,命运的折磨。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初遇是匆匆,又遇却不知,再遇更不晓,原来他是他,他不是他。一场痴情错付,是你付了我,还是我负了你,不必去纠结,珍惜现在就好,至少你还在,不是吗?
  • 水云大传水云大传绿鬓如林|古言明朝将覆,恭王爷将爱女朱宛托付给江南老友,朱宛身携柔嘉宝剑却引来魔教觊觎。魔教天狼座一路追随朱宛到武夷山。遇江湖各派齐聚武夷山胁迫武夷山交出其开派师祖所创的“璧人剑”中的君子剑,却不想发现柔嘉剑也出现在武夷大会上。魔教在武夷大会上夺取了朱宛的柔嘉剑。朱宛欲入云南魔教追回柔嘉剑。徐白风也奉师命同去魔教追回璧人剑。徐白风等同入魔教要回璧人剑,却发现了魔宫中深层机密。钟离殷殷在魔宫被夺去所有权力,打入地宫。徐白风等人在追寻璧人剑过程中助少主登上魔教首座,封女主为后,是为帝后赋。多年后,亦敌亦友,人事变迁,与外人何足说。(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天娇九命猫天娇九命猫2号虎妞|古言别人穿越高大上,本小姐穿越变成猫了?是猫也就罢了!还是只不祥的猫!哎哟我去!这是谁安排的?你出来!本大小姐……不!本猫咪保证不挠死你……!猫咪逆袭路,搅扰得漫天风云……浮尸铸就的证道路,血雨酝酿的成道果,她!乃十命豹餮!【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毁容王妃:绝色夫君温柔妻毁容王妃:绝色夫君温柔妻怜萱|古言他身受诅咒,生来最丑,一张脸,半人半妖;她有倾城之貌、绝世武功,一次中招,上了他的床!怀了他的孩子,她拼命地想要逃跑,却一点点为他的温柔所心动……当她决定留在他身边是,怎么忽然冒出这么多人要她夫君的身体借尸还魂?不行不行,夫君是她的谁也不准抢!
  • 没了你我就成魔没了你我就成魔守望净土.QD|古言她,一个21世纪的神童,因为一次考古的探索进入了与地球相邻的时光带的时空。。。。。他,冰国太子,因为兄弟的设计陷害处于险地,她的房车正好落在战场的中间,未见其人只听其哭声,也正因为这哭声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纠缠与生死相随。。。。。
  • 妖孽教主的淡薄妻妖孽教主的淡薄妻邪魅帝王|古言没想到睡个觉也会穿越,那么她便享受这异世之旅,待她离开之时,没想到后面追来一只妖孽,她挑眉看向他:“你追来干嘛?”某妖孽一手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道:"娘子你到哪儿,为夫当然要跟到哪了。”“哦......?”她眼中全是戏虐之色,某妖孽只感到背后刮过一阵阴风......(这是番外噢!将是我们的男猪脚和女主回现代的事了,由于偶是初中生,所以希望大家要多多评价了!)
  • 何方妖孽之王爷:妃诚勿扰何方妖孽之王爷:妃诚勿扰谷雨婷|古言皇上万福:极宠仙妃】新书,请多支持,么么哒苍天呐,鬼屋穿越,被卖青楼,还要多惨?高冷王爷落水施救中……“别怕,王爷有我呢。”“叶梦漓,本王记住你了。”很快她被迎入命中带煞,死了七个王妃的霄王府,做了人人避而远之的八王妃。这样的八王妃头衔要它干嘛用,待某女铲除王府和谐共处的障碍后,立刻收拾值钱的细软逃之夭夭,离开那个伪装到位的王爷。只是...“休书?”某男一脸阴沉。“不是我!”抵死不认。“哼,拍拍屁股就想溜之大吉?”某男唇角一勾:“叶梦漓,这辈子,你都休想逃掉!”【何方妖孽系列文之叶梦漓】谷雨婷读者群号:104264237本人另一本书:花香引蜂来(穿越文,已完结)
  •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君子江山|古言凤倾凰,21世纪古武世家第一传人。身怀绝技,聪明机警,偶尔脱线!一朝穿越,却遭人飞起一脚?——这丫是不想活了?!君惊澜,北冥尊贵无匹的太子殿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严重洁癖!这女人弄脏了他的洗澡水,还敢火烧他的寝宫?——胆子大得有点意思!啥?!这位妖孽一般的爷竟然是尊贵的太子殿下?咳,面子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咱还是款一款包袱,逃命去吧…………【注:本文男主强大型,女主成长型。1V1,非小白,涉朝堂之斗,天下之争。以幽默为笔锋,抽风为格调,书写一代男皇女帝的传奇!搞笑与感动并进,绝逼优秀作品,跳坑不悔!】片段还是来一个——◆【太子爷惧内?】“爷,前日安郡王和恭亲王醉酒之后,竟然议论您!”靠在软榻上的男子狭长的丹凤眼微挑,薄唇勾起,眸中带了不少兴味:“议论爷什么?”“说您惧内,每次看见太子妃就像是一只小老鼠!”暗卫颤抖着开口。“哦!”无趣的拨了几下指甲,不甚在意。暗卫惊愕:“爷,有人议论您,您竟然不生气?”今日怎么这么大方?那人支起自己精致的下颚,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看奏折,懒洋洋的道:“生气什么?这本来就是事实!”“……”第二日。重大消息:安郡王和恭亲王被王妃罚跪于门前!如此惧内,简直丢尽男人脸面!暗卫无语的看着自家主子:“爷,您不是说不生气么?”不生气把两位王爷整成这样?!男子勾唇,魅眸含笑,语调幽幽:“虽然他们发现的是事实,但是爷没有批准他们说出来!你要知道,外头若是有爷惧内的传闻,太子妃会觉得对她温柔的形象有损,定不高兴!”暗卫心下腹诽,爷,您都成这样了,太子妃还有温柔可言吗?……新的故事,新的起点,不一样的精彩!我期待——你们的支持!Ps:此文作者玻璃心,且素质低下。不喜绕道,有骂将回。故,请不友善的看官保持文明用语,让我们携手共建和谐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