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一场暗杀

慕容锦本想拒绝,可听到慕容世提到了慕容凌后,他神色一顿,面上显出了一份犹豫。

也是在慕容锦犹豫间,慕容世干脆利落的起了身,丢下一句他还有事要处理,然后便进了屋子,独留慕容锦与许颜两人在院中面面相觑。

瞧着慕容世的身影逐渐消失,许颜撇了撇嘴,喃喃道,“反正我就要去。”

她的确没有出过远门,但她想着,凡事总该有第一次,而且容淮现在在牧游族的手里,就让她在这里干耗着等消息,她也实在是安不下心。

她想的是,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看情况不对,就先躲起来不给他们添麻烦便是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慕容锦抬眸看向许颜。

许颜摇头,边推脱边起身道,“没说什么,你瞧,这夜色也深了,我们还是各自回去吧。”说着,许颜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慕容锦看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

这丫头,八成是在打算明天如何偷偷跟着去了……

今晚的天空只有零星的几点星光,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云彩,悄悄的将银白色的月色蒙上了一声白纱,更衬的夜色深沉。

街角的酒肆旁,三五个醉醺醺的人搭在一桌,还在不停的喝酒。

“诶,王哥,待会咱去哪儿?”

“王哥,去醉香楼吧,我听说那玉儿今儿个在上面表演呢,你不是钟意她许久了吗?”

坐在中间的王轩放下酒碗,摆了摆手,“不去了,今儿就不去了。”

“别呀,王哥,你放心,我已想到了一法子,保管那玉儿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他旁边的人开口劝道。

王轩哼笑了几声,“她现在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看不上她了,不过是个被千人睡的玩意儿,真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情就上天了?”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爷不想陪你玩了,下贱的东西。”王轩呸了一声,说的很是不屑。

这玉儿是醉香楼新来的美娇娘,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奈何家里糟了难,无奈之下便流落了风尘。

她长的有几分模样,所以在醉香楼很是吃香,再加上还是没开过苞的,所以那妈妈也暂且宠着她,只等着她名声打响了,卖个好价钱。

可那姑娘也是个没眼色的,这一来二去的还心高气傲起来了,你说吧,不过就是个……有什么可傲的,可偏偏啊,就是有很多人吃她这一口。

这其中就有王轩,他对那玉儿可是献殷勤许久了,甚至还有几分维护,所以王轩这会儿吐出的这番话,让桌上其他人都面面相觑,颇有些不敢相信。

“咳咳……”王轩身旁的人咳嗽了一声,拍了拍王轩的胳膊,“王哥说不去就不去,咱去那百花苑吧,王哥也许久未见春娘了吧?她怕是很想王哥了。”

王轩看了他一眼,拉下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摇了摇头,沉着声道,“不去了。”

“王哥,你就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你这醉香楼不去,百花苑不去的,你不会是想改邪归正了吧?那公主不是,哎呦,你他妈……”

那人说到一半,他旁边的人忽然踹了他一脚,他吃痛了一声,转头刚想骂他,却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醉意顿时间便驱散了。

他连忙转头,急急赔罪道,“王哥,王哥,我喝多了,有些晕乎,刚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提起了嘴角,伸手带了些力道的拍了几下他的后脑勺,“今儿个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王轩一字一顿道,“以后说话长点记性,脑子要带出门。”

都知道他这几日和公主有些纠葛,他却偏偏要提起公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是放在往常,他绝对饶不了他。

可今日嘛……他想着他即将得到的美人儿,想着那清冷的人儿屈服于他的模样,他便松了那口怒气。

公主是娶不到了,可这不是还有个号称第一美人的娇娘子吗?失了公主,得了个姿容出色的大小姐,他其实也没亏什么。

他娶嘛自然是不会娶她的,按着他家的传统,他若是娶了那丞相家的小姐,那以后怕是一丁点自由都没有了。

但是,就她那姿色,玩玩还是可以的嘛。

有了她,那些什么醉香楼,百花苑的,那个可以比上她,那玉儿不过是个假小姐,那沈飞燕可是名符其实的大家闺秀,名符其实的美人。

可王轩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大家闺秀,若是被他玷污了,那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想过,但是从未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沈飞燕就算死,也不会将她做的事公之于众,毕竟这事若是暴露出来,她的罪名可实在不小。

噢,不,沈飞燕绝对不会让自己死。

王轩是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可他生在将军府,也还是有几分识人的能力,从沈飞燕做的那事他便看的出,这是个有野心的女子。

这是他多次试探后得出来的结果,也是他敢用她做的事来威胁她的缘由,他敢断定,她把命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王轩看人的眼光挺准,沈飞燕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他忘了一句话。

最毒妇人心,逼急了,她会做出什么,实在是难以预料。

“成了,不跟你们闹了,你们去吧,那些个胭脂俗粉,爷已经瞧不上了。”王轩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碗随手一扔,人便起了身。

“这就走了?”

“王哥,再喝一坛吧。”王轩起身后,桌上的人也跟着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

王轩挥了挥手,走的路有些弯扭,看着已喝了不少,“你们有兴致的话继续喝吧,我已经差不多了。”他边说边继续向前走去。

剩下的人两两对视的看了几眼后,也没继续在酒肆停留了,都各自起身准备换个场子了。

“诶,你们还……”酒肆里追出个小厮,刚想说什么,那几人转头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他便顿时将未说玩的话咽了下去。

这时,酒肆的老板刚好出来了,一见这个场景连忙道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送走。

他们离开后,老板拍了那小厮一下,“有点眼力见儿,什么人都敢追,别招惹他们了!”

“可是他们没付钱!”

“嘘!别说了,以后遇上他们就认栽吧。”老板边说边将那小厮赶了回去。

前面的那些人听到老板与那小厮的对话,都是一阵的哈哈大笑,很是嚣张,走在他们前头的王轩也是如此。

醉醺醺的一行人,再加上嚣张的笑声,这让街上零星的走着的几人见到他们就赶忙走远了些,甚至有些本要往他们这个方向走的,一瞅见他们就赶忙往回走了去。

走出了一段路,王轩挥手与他们告了别,他们这几人要走旁边的那条路去醉香楼,他则要走小道回将军府。

此处到将军府有条小路,路很窄,也很是偏僻,王轩一向都是走这条路过的。

今夜或许是月亮被云层挡了,这条路格外的黑,从未怕过黑的王轩,也不知这的,就觉得自己心内有些虚。

这一虚,他便发觉了一事,他似是酒喝多了,竟有些尿急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吹了几声口哨,见还是没人,干脆便在墙角方便了。

他背身站在墙角,正解决的舒畅之际,忽觉后方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他心中一跳,赶忙收拾了妥当,然后迅速转过了身。

可转过身后,却发现后面那条一眼可以看穿的小道上并没有什么人,王轩松了口气,只当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他松了松眉,转过了头,还未看清眼前有什么,就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后下一秒,他便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

黑衣着身的人站在王轩面前,见他到倒下后,伸手试了试他的呼吸,确定没有呼吸后,他拿出了一张白帕子,擦了擦飞刀上的血迹,然后将那帕子扔在了王轩身上。

他再也没看他一眼,只一闪身便离开了这条小巷。

一切事情的发生不过于几秒,迅速的让人难以反应。

这条小巷,又似那黑衣人没来过似的,完全的沉在了黑暗中,只是融入这黑暗的,多了一具尸体……

春梅此时正在异阁内迫切的等着那杀手的结果,她有些害怕,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激动,所幸那杀手没让春梅等多久,没过一会儿,人便回来了。

依旧是黑纱遮面的他从窗户飞入,忽然出现在春梅面前,让春梅吓了一跳。

“怎,怎么样了?”春梅反握着自己哆嗦的手,抖着双唇问道。

“成。”那杀手缓缓启唇,声音略有些沙哑。

春梅点了点头,打着哆嗦从袖中递给了他剩下的一半银子,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不敢抬头一分。

杀手接过银子,一闪身又离开了此处。

春梅感觉的到自己手中的银子被他拿了去,可却还是不敢抬头,等过了许久,她前面那处彻底没有声响了,她才敢试探着抬头,这一抬头才发现他早已离开。

这异阁的房间有些阴气森森的,春梅朝四周看了一眼,而后便不敢多待,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她离开后,异阁门口的某处闪过了一个着黑衣却又与刚才黑衣不同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金缕恨(全本)金缕恨(全本)吉祥夜|古言他,传说中风华绝代的福王;她,对他芳心暗许的云府二小姐。终有一日,太后懿旨,赐云府千金为福王侧妃。然,与她拜堂的却是太监。当她终于见到他时,却发现他早已风华不再,面目丑陋,目盲残疾,昔日的温润如水也变得冷酷暴戾......他甚至不惜将她拱手送人......她泣泪盈然,要何时,他才明白,她,才是东风夜,火树银花中,舍命救他的女子?而当他残暴地用剑尖挑起她的孩儿,她的爱,还能继续吗?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浓......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嗯,吉祥承认,这个简介呢是有点那啥,可是,吉祥不是后妈,相信吉祥,深情暖爱一直是吉祥诠释的主题,所以,小虐,大爱,+幸福结局,值得期待~!嘿嘿——————————————————————————————
  • 穿越之诗画情缘穿越之诗画情缘苏紫锦|古言一一oo一朝穿越,古今两世oo一一传了千年的画卷,却是穿越时空的媒介,姥姥的疯癫,父母的失踪,亲戚的惨死,朋友的残疾,一切的谜底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 医女芳华医女芳华烟秾|古言从天而降一个爹,从天而降一个未婚夫婿,盛芳华觉得这事情太莫名其妙了。听说未婚夫婿是个瘸子、面瘫,最要紧的是马上就要蹬腿进棺材了。盛芳华:太好了,我可以做有钱的小寡妇了!褚昭钺:娘子,为夫还没死好吗?
  • 莫相弃:下堂皇妃要出阁【大结局】莫相弃:下堂皇妃要出阁【大结局】雪芽|古言定亲八载,四年等待,一朝完婚的圣旨,等来的却是大婚当天花轿临门,被他公然拒之门外,抗旨不婚。她是藩王之女,传言相貌丑陋,德行皆缺,却自小被皇帝赐婚三皇子,未来的庆王妃。他是权倾朝野,得蒙圣宠的三皇子,眼中从无一物。第一次见面,她差点成了他的剑下亡魂,却执意做他的王妃,生生阻断他与心中挚爱相守。“本王一定会让你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殊不知,她才是曾经救他,令他魂牵梦萦三年的女子。至此,成为他一生悔之的魔障。危难时救下他,本以为缘仅止于此,谁知再相见,他居然是她定婚多年的夫君。阴差阳错的重逢,她与他本该是琴瑟和谐世人羡慕的一对,如今却被人占了她的夫君、顶替了原该属于她的一切。他冷漠、无情,毫不信任的一再伤害。她,心如死灰。“我已签下和离书,从此王爷携手如花美眷,我也重获自由,你我至死都再无瓜葛!”真相昭然若揭,而她决然离去。再次相见,她身上嫁衣如火,有夫执手相伴。“你改嫁他人,本王不准!”“不准?!你凭什么!”--------------------------她于他,从有情到心死,斩断情丝。他于她,从无情到心痛,悔之晚矣。生死穿越,两世为人,原来都只为还当初,我欠下的那份情债。如今,够了……
  • 海稻海稻老娘取不出名字了|古言我一直担心我们生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凤凰?稻谷?桃子?我最怕的是鸟头树身,以后孩子拉着我的袖子哭,我该怎么办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极品娘亲太妖娆极品娘亲太妖娆逗逗|古言一个出生在权利家族的官家小姐冷曲意,父不疼,姨娘不爱,姐妹使坏,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最糟糕的是,人都被嫌弃成这样了,还玩带球跑!这下可好,婚约被毁,还被生父逼下悬崖,世上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当然有!天降宝宝,带子寻夫,还得报灭门之仇!曲意:涣禾殇什么时候成了你爹了?曲笙:你刚刚睡着的时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记南唐记南唐Syvia Lee|古言公元960年元月,赵匡胤建立北宋,急欲一统全国。严苏启偏偏就穿越到了南唐,这个在历史上存在了还不到四十年的国家。这年月,江湖险,人心恶,山河乱。她只求“安稳”二字,却不料命运偏把她一步步逼进漩涡。这偌大的一个南唐,她想逃也逃不出去。她觉悟了。她要挽救。挽救她的朋友,她的爱人,她的国家。她妄图用自己对历史的了解去与历史对抗。然而,历史真是能够对抗的吗?须知:富贵如春梦,功名似浮云,骨肉亦非亲,恩爱瞬成恨。只叹:由来因缘同一梦,休笑世人痴断魂。
  • 前世今生两世缘前世今生两世缘云奏|古言前世因,今世果。唐门机关术,邪教巫术,霍家剑法,御世心经,妖族傀儡术,五大武学世家齐聚玄关大陆,只为前世所发生的种种因。“前面那位姑娘,这是你掉的钱袋吗?”“唐戚,这百合花好看吗,送给你了。”“唐戚,我真名其实是霍之念,我是为了对付你才接近你的,对不起。”因造就了果,但也可以毁了果。最终的果究竟是美好,还是痛苦,这还是未知。
  • 史上最懒的穿越:傻妃落跑史上最懒的穿越:傻妃落跑笨小草|古言前一辈子生活在忙碌的21世纪,每天为了生活劳累奔波的她终于有一天爆发怒火,手指夜空大骂老天不长眼,结果她华丽丽的被更不长眼的大卡车给撞死到地府报告去,生死簿上写明了她能活到老然后自然死的,却被鬼差阴差阳错的钩了魂,阎王爷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诞生在古代宰相成为整个家族中唯一一个女娃,话说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她决定了,要做所有无才女子中最最无才的那个。
  • 妖世倾城:邪王戏萌妃妖世倾城:邪王戏萌妃有点毒的酒|古言花开彼岸,魂在忘川,异世重生,红光现世!她是若府人人皆知的废材一枚,她是死神组织的最高首领,她被推下湖水溺死,她被推下悬崖,穿越!遇到了他,两人冥冥之中就有着联系(片段)“风千邪,你胆子大了哈,竟然逛妓院。”若凡儿一脸怒气的瞪着风千邪“凡儿,你怎么来了?”风千邪起身拥住若凡儿道。若凡儿挣扎着推开风千邪,说道“解释。”风千邪挑起若凡儿的下尖,一下子吻住了若凡儿,撬开贝齿,挑逗着若凡儿的嫰舌。邪,怎么了?”外面的紫衣男子闯进来,看见风千邪正与刚刚闯入的红衣男子热吻。天哪!“邪,你竟然是断袖,然怪你不轻易近女色。”一对一宠文,男女身心干净,十分轻松的文,慎入,剧情发展很快,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