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6章 出院

“主子你当年对苗小姐开始特殊的时候,她和慕宁远还没有离婚。”

慕宁远?

容睿眯起眼睛。

他认识慕宁远,慕氏集团的少东。原来那个女人,竟然是慕宁远的前妻?

他竟然真的看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呵,这倒是有趣。

容睿的恐怖在于,不管任何时候,他总是能够清醒而理智的像局外人一样旁观一切——哪怕现在莫余说的事情,全部都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仍旧能够像是看笑话一样冷眼旁观。

记不得自己曾经对一个女人动心,心里也不再有任何悸动。容睿对于那个不理智不冷静不客观的自己,很感兴趣。

“苗淼的资料,尽快给我。”容睿下达命令。

“是!”

苗淼再没有出现在容睿面前,从莫宇那里得知了容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的消息之后,她便打算出院了。

事务所的事情刚上正轨,苗淼便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缺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叶鸿本就知道苗淼才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前来看望的时候特地叮嘱苗淼先把身子养好。

钱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赚。赚多也是赚,赚少也是赚,可要是命没了,再多钱也没用啊!

出院那天天气正好,苗淼被慕宁远强硬的抱在怀里上车的时候,容睿正靠在窗口,一手拿着莫宇刚刚送过来的资料,一手撑着窗沿,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宁远和苗淼的背影。

苗淼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倒是慕宁远,若有所觉的抬起头,远远的对上容睿的视线。

两个男人隔着一段距离对峙,彼此表情都不算太愉快。

不过最终还是慕宁远占了上风。

毕竟说起来,美人江山皆在怀,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没有比这更春风得意的事情了。

只是慕宁远也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失去苗淼的下场,不会比容睿更惨了。

他不要走到容睿的那个境地。

他这一辈子,都会牢牢将苗淼抱在怀里,不再给任何人一丝一毫觊觎的机会!

“慕宁远,在看什么?”苗淼坐在车里,语调平静,脑袋微微扭着,视线轻飘飘的略过窗外,“我们该走了。”

她既然不打算再和容睿有所牵扯,便连一个对视,都吝啬给予。

苗七七坐在儿童座椅上摇晃着双腿:“妈妈我们不去看容睿叔叔了吗?容睿叔叔身体好了吗?”

“他会恢复得很好的。”苗淼摸摸苗七七的脑袋,“容睿叔叔是大人了,他很懂事,所以他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我们操心。”也轮不到他们来操这个心。

车子是七座的SUV,林浅坐在后面一排,听到苗淼说这句话的时候,啧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宁远坐进车里,司机踩下油门,车子终于远离了容睿的视线。

因为车上有小孩有病人,所以林浅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烟瘾,打火机握在手里一开一关,声音很有规律。

“林大小姐,能静静么?”苗淼无奈开口。

“烦着呢。”林浅小声嘀咕一句,还是听话的收起手机,双手揣兜里翘着双腿,“哎,你是不是要搬家了啊?”

“嗯?”

“喏!”林浅的下巴朝慕宁远扬了扬,“难不成你觉得,慕大少还会让你带着七七和清逸单独住在外面?你做梦呢。”

说起这个话题,倒是正好。

“要搬回去吗?”慕宁远咳嗽一声,低声问道,“那边一直都打扫得很好,随时可以搬回去。”

他口中的“那边”,自然指的是之前新婚时和苗淼住的屋子。

苗淼低着头,面无表情。

她如果搬回去,似乎是一件对大家都好的事情。她最近身子还未完全康复,七七和清逸有佣人照顾,就用不着她操心。平日里起居有人伺候,她也省心。

可是如果搬回去了,就意味着她和慕宁远的关系正式确定——虽然现在也是确定了。但是在苗淼看来,她和慕宁远大概想法还是不一样。

经历过一次婚姻,在苗淼看来,那一层法律关系其实真的可有可无。有时候法律关系其实什么用都没有,毕竟最难管住的是人心,而人心从来都不可控。

可是在慕宁远看来,那一层婚姻关系能给他带来最大最实际的安全感。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用苗淼丈夫的身份干涉苗淼生活中的一切事情。

他迫切的想要回到当初。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苗淼摇头。

慕宁远抿了抿唇,点点头:“行。”

“对了。”事情都解决完了,苗淼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某一号人物,“苏挽帘呢?”

她扭过头看着慕宁远:“当时她也在陈笙手里,而且受的折磨似乎还不小。苏挽帘什么时候和陈笙这种人物有了牵扯?”

苗淼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人向来很少关注。当初虽然和苏挽帘之间仇恨不共戴天,但是该报的仇她已经通过法律手段报了,自然不打算再让苏挽帘这种人影响自己的生活。

后来即使再见面,苏挽帘叫嚣着苗淼毁了她的人生,苗淼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过的,她苗淼又不是天神,哪来那么大本事毁了别人一辈子?!

“她当天被送来了医院,不过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慕宁远微微蹙眉,“后来她家里人赶过来了,我就没再过问。”

他当时全部心思都在苗淼身上,况且苏挽帘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陈笙身边,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关注另外一个女人。

“苏挽帘似乎并不是主动要求跟在陈笙身边的,倒像是被人害了。”苗淼说到这里,表情似笑非笑,“听她话里话外,似乎还和我有那么点关系。”

她的手指无意识的缠绕着一缕长发,被慕宁远看到了,伸手解开发丝,将她的手指扣在手里,十指交握,不留一丝缝隙。

“可惜当时一片混乱,陈笙没了命,不然真的该好好问个一二三出来的。”林浅吐出一口浊气,“真是没意思,当时我都没能及时出现活动一下筋骨。”

“知足吧。”苗淼笑道,“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你还嫌事儿不够多?”

“这件事,我会调查。”慕宁远话只说了一半。

苗淼听到这里,嘴角勾了一下。

意味不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独属于我的霸道王子独属于我的霸道王子梦洳嫣|现言遇见你是偶然的,喜欢你是自然的,爱上你是必然的。一场小小的车祸,让欧阳轩这位霸道总裁偶然遇到长相平凡家境平凡但又冷漠的叶雅馨,他们的感情之路会怎么样呢,这位霸道总裁又是怎样让雅馨爱上他的呢,而故事中那位温柔阳光的齐烙又是怎样抱得小小这位小美人呢,校草林浩在雅馨之后和校花晓雅的感情又会怎样呢,雅馨的朋友林佳又是为何而死?敬请阅读《独属于我的霸道王子》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千亿萌宝:金主离婚99天千亿萌宝:金主离婚99天叶向暖|现言那晚,他将她抵在墙上,说:萌宝谁的种?她惹上豪门贵少,他多金权高冷厉强大,遇上聪明腹黑的她,一个纵情花场的天之骄子到底该如何驯服她?离婚归来,身边多了个小萌宝“该死!竟然敢带着我的种子逃走!”她带着宝宝逃了三年,安逸的生活又被扰乱,这一次她没在那么好欺负。这一次她誓要夺走他的心!在将千亿项目从他心爱的女人手上抢过来。“可以!一个项目换你一辈子!”他还打算强取豪夺,门都没有!她早已不是三年前的颜深深。“想让我儿子认你做爹?”某男嗯哼“想!”“可以!我要她名誉臭遍整个恩城,从此在也嫁不出去!”三年前那个女人往她身上泼脏水,说她不贞那么三年后,她的归来,不在平凡,扬言要报仇
  • 战为天佑战为天佑我能在你|现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可是当我遇见他的那一天起,一切都变的不是那么平凡了
  • 路上我们走走停停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寒晓乐|现言漫步青春的街角,我们,只是路上的星尘。一语平凡,一言欢笑,一度惆怅,路上,太多的过客,太多的故事,走走停停,挥写出青春的画卷!毕业季,我们的泪水;初入职场,我们的汗水;中途择业,是不舍还是愤然离去;爱情,是死守还是放弃;友情,与君共勉亦或是竞争攀比。我们的青春,我们的人生之路,走走停停...
  • 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一明V|现言遭遇婚变,小三登门挑衅,婆婆嫌她不能生儿子让她净身出户!向雨梦和境况相同的表姐许欣选择在外地疗伤、工作,但依旧是尴尬难行。心塞的囧事层出不穷,向雨梦被未来上司成旭东见证了她的狼狈,向雨梦各种尴尬。一年后的又一位新上司居然是向雨梦前夫的现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公主蜕变成霸气女王公主蜕变成霸气女王小凡1220|现言女主角叶芷倩和好姐妹凌霏雪,从小接受叶芷倩的爷爷叶龙强的训练,十六岁接手爷爷的暗幽宫,成为Z国最大的黑社会暗幽宫的大宫主,凌霏雪为二宫主,因被R国最强大的组织“冥”的围杀,和凌霏雪两人身受重伤,被正好去医院的韩宇哲和安泽轩救下,和韩宇哲的接触,会让叶芷倩的人生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她那不争气的哥哥又会怎么样呢.......
  • 情人有泪情人有泪洛希然|现言破落富家女靠绵薄之力撑起男友事业,而男友却为事业亲手将其送到富二代的床上……肚中萌生的胎儿又是谁的?羞辱,仇恨。她紧握复仇利刃……
  • 独爱之星雨倾城独爱之星雨倾城爱如繁星|现言高星雨是个极其不相信命运的人。第一次碰到他,算她倒霉;第二次碰到他算是凑巧:但是y遇见算是怎么回事?一而再,而再再而三的相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宋依依口中说的那种无聊的命中注定?
  • 恶女传说恶女传说喵家小乖|现言他,是一个浪子,却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最喜欢欺负自己的青梅。与其说是青梅,倒不如说是一个用来发泄的玩具。她,是上帝最得意的杰作,性子却十分懦弱,尽管是他的青梅,但是他却一眼都没正眼看过她,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终于,受不了他的欺凌,转身离开了中国,看着她坚决的背影,左上方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两年后回来,她早已不是之前的她。以前的她,就好像一只小绵羊,任人宰割,而现在,她是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上帝。她以为这一世没有人可以再让她感到温暖,知道遇到了另一个他——他,是一个温和聪明的人,却愿意为了她沾满鲜血。伤他者,死!挡她者,死!逆她者,死!这是花花的处女作,希望大家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