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6章 出院

“主子你当年对苗小姐开始特殊的时候,她和慕宁远还没有离婚。”

慕宁远?

容睿眯起眼睛。

他认识慕宁远,慕氏集团的少东。原来那个女人,竟然是慕宁远的前妻?

他竟然真的看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呵,这倒是有趣。

容睿的恐怖在于,不管任何时候,他总是能够清醒而理智的像局外人一样旁观一切——哪怕现在莫余说的事情,全部都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仍旧能够像是看笑话一样冷眼旁观。

记不得自己曾经对一个女人动心,心里也不再有任何悸动。容睿对于那个不理智不冷静不客观的自己,很感兴趣。

“苗淼的资料,尽快给我。”容睿下达命令。

“是!”

苗淼再没有出现在容睿面前,从莫宇那里得知了容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的消息之后,她便打算出院了。

事务所的事情刚上正轨,苗淼便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缺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叶鸿本就知道苗淼才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前来看望的时候特地叮嘱苗淼先把身子养好。

钱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赚。赚多也是赚,赚少也是赚,可要是命没了,再多钱也没用啊!

出院那天天气正好,苗淼被慕宁远强硬的抱在怀里上车的时候,容睿正靠在窗口,一手拿着莫宇刚刚送过来的资料,一手撑着窗沿,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宁远和苗淼的背影。

苗淼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倒是慕宁远,若有所觉的抬起头,远远的对上容睿的视线。

两个男人隔着一段距离对峙,彼此表情都不算太愉快。

不过最终还是慕宁远占了上风。

毕竟说起来,美人江山皆在怀,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没有比这更春风得意的事情了。

只是慕宁远也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失去苗淼的下场,不会比容睿更惨了。

他不要走到容睿的那个境地。

他这一辈子,都会牢牢将苗淼抱在怀里,不再给任何人一丝一毫觊觎的机会!

“慕宁远,在看什么?”苗淼坐在车里,语调平静,脑袋微微扭着,视线轻飘飘的略过窗外,“我们该走了。”

她既然不打算再和容睿有所牵扯,便连一个对视,都吝啬给予。

苗七七坐在儿童座椅上摇晃着双腿:“妈妈我们不去看容睿叔叔了吗?容睿叔叔身体好了吗?”

“他会恢复得很好的。”苗淼摸摸苗七七的脑袋,“容睿叔叔是大人了,他很懂事,所以他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我们操心。”也轮不到他们来操这个心。

车子是七座的SUV,林浅坐在后面一排,听到苗淼说这句话的时候,啧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宁远坐进车里,司机踩下油门,车子终于远离了容睿的视线。

因为车上有小孩有病人,所以林浅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烟瘾,打火机握在手里一开一关,声音很有规律。

“林大小姐,能静静么?”苗淼无奈开口。

“烦着呢。”林浅小声嘀咕一句,还是听话的收起手机,双手揣兜里翘着双腿,“哎,你是不是要搬家了啊?”

“嗯?”

“喏!”林浅的下巴朝慕宁远扬了扬,“难不成你觉得,慕大少还会让你带着七七和清逸单独住在外面?你做梦呢。”

说起这个话题,倒是正好。

“要搬回去吗?”慕宁远咳嗽一声,低声问道,“那边一直都打扫得很好,随时可以搬回去。”

他口中的“那边”,自然指的是之前新婚时和苗淼住的屋子。

苗淼低着头,面无表情。

她如果搬回去,似乎是一件对大家都好的事情。她最近身子还未完全康复,七七和清逸有佣人照顾,就用不着她操心。平日里起居有人伺候,她也省心。

可是如果搬回去了,就意味着她和慕宁远的关系正式确定——虽然现在也是确定了。但是在苗淼看来,她和慕宁远大概想法还是不一样。

经历过一次婚姻,在苗淼看来,那一层法律关系其实真的可有可无。有时候法律关系其实什么用都没有,毕竟最难管住的是人心,而人心从来都不可控。

可是在慕宁远看来,那一层婚姻关系能给他带来最大最实际的安全感。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用苗淼丈夫的身份干涉苗淼生活中的一切事情。

他迫切的想要回到当初。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苗淼摇头。

慕宁远抿了抿唇,点点头:“行。”

“对了。”事情都解决完了,苗淼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某一号人物,“苏挽帘呢?”

她扭过头看着慕宁远:“当时她也在陈笙手里,而且受的折磨似乎还不小。苏挽帘什么时候和陈笙这种人物有了牵扯?”

苗淼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人向来很少关注。当初虽然和苏挽帘之间仇恨不共戴天,但是该报的仇她已经通过法律手段报了,自然不打算再让苏挽帘这种人影响自己的生活。

后来即使再见面,苏挽帘叫嚣着苗淼毁了她的人生,苗淼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过的,她苗淼又不是天神,哪来那么大本事毁了别人一辈子?!

“她当天被送来了医院,不过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慕宁远微微蹙眉,“后来她家里人赶过来了,我就没再过问。”

他当时全部心思都在苗淼身上,况且苏挽帘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陈笙身边,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关注另外一个女人。

“苏挽帘似乎并不是主动要求跟在陈笙身边的,倒像是被人害了。”苗淼说到这里,表情似笑非笑,“听她话里话外,似乎还和我有那么点关系。”

她的手指无意识的缠绕着一缕长发,被慕宁远看到了,伸手解开发丝,将她的手指扣在手里,十指交握,不留一丝缝隙。

“可惜当时一片混乱,陈笙没了命,不然真的该好好问个一二三出来的。”林浅吐出一口浊气,“真是没意思,当时我都没能及时出现活动一下筋骨。”

“知足吧。”苗淼笑道,“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你还嫌事儿不够多?”

“这件事,我会调查。”慕宁远话只说了一半。

苗淼听到这里,嘴角勾了一下。

意味不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们不再见我们不再见耳东包包|现言偷文件顺带扑倒了痴心腹黑帅总裁。赚大了!此后各种被扑倒,腰疼腿疼各种疼!腰疼的女猪脚泪牛满面:如果再给我个机会,我不会选车震!-初见,她把他困在车里:您试过车震吗?再见,他们便成为了夫妻。后来......他拼了命的爱她。再然后,她终于明白他的情深,她问:有些人的离开,是为了下次相遇。有些人是为了不再见。那么,我们呢?宋璟紧紧抱住她,轻喃道:我们不再见。
  • 回忆之殇回忆之殇若筱蓝|现言她正青春年少,却身患绝症,是他用深情温暖了她孤寂的心。一次意外让两人阴阳相隔,难道此生终将活在回忆中?她在他的墓前遇到的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究竟是谁?是他再世为人?还是?
  • 兽性魅惑兽性魅惑醉舞狂歌|现言她是摆在货架上待价而沽的女奴,却无意间成为两个男人斗气的工具。那一夜,冷魅腹黑的他赢得了她的初夜权,却仁慈地留住了她的清白,不想爱、不懂爱,却还是傻傻地爱了,卑微的爱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痛,危机当前,他毅然选择了富可敌国的家业,却要她委曲求全东躲西藏,留下诀别信,她消失在他的世界,他猛然顿醒,等来的却是她的死讯……
  • 剩女相亲保卫战剩女相亲保卫战智高气昂|现言为了保证恋爱质量和个人隐私,她在父母的建议下,毅然启用了沉睡已久的“接头暗号”。一个代号为“气昂”的当代美女小白领开始了自己的相亲保卫战……经过几年的坎坷经历和遭遇,面对重重陷阱和伤害,她决定正式寻求婚姻幸福前,制定一套以柔克刚、以静制动的软刀子方案,她还笑称这次行动代号为“带刺的玫瑰”!相继接触了多位相亲对象后,不得不周旋在众多男性之间,虽然偶尔也会出现一点小小的失误,但是保密工作却做得滴水不漏。经过严格筛选和对比,她最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接头暗号“相见时难别亦难V千里姻缘一线牵
  • 当安静走过你身边当安静走过你身边夜竽三千|现言雨溪雪和恋紫惠进入学校的第一天,就交了两位新朋友,过几天就交了四位新朋友,不知再过几天又交到了什么新朋友呢?友谊只为一个人即将闹翻,一点爱情,大多友谊将待继续,最后的朋友是谁呢......雨溪雪,加油呀!
  • 总裁爱妻不好惹总裁爱妻不好惹青空南下|现言被迫代替姐姐嫁人,他的残忍,他的无情,他的心狠手辣,让我绝望,为什么,前世造了什么孽,今世才会遇到他,面对突然变得温柔的他,以为终于苦尽甘来,可一次又一次的误会........五年分别,我带着宝宝强势归来,现在游戏规则,我来定。
  • 梦在遥远的地方梦在遥远的地方梨花木|现言本书讲述了一个在北京夜场工作的年轻人的关于爱情,金钱,友情的故事
  • 纵然缘浅,奈何情深纵然缘浅,奈何情深清浅涟漪|现言“你叫什么名字?”江潆突然问。“赵龙日傲天。”
  • 爱似烈酒封喉爱似烈酒封喉桑榆未晚|现言如果一个男人出轨,可以原谅吗?辛曼的答案是:不可原谅。一年恋情的终结,以她发现男友出轨开始,以男友发现她苦心隐瞒的秘密而结束。祁封绍指着她的鼻子,眼睛里充满了厌恶:“辛曼,没想到你竟然这样龌龊?你真恶心!”辛曼含泪转身,瓢泼大雨中踽踽独行。“按你们的规矩办。”夜场走廊上,薛淼从地下室的半开的门向里面看,毫不怜香惜玉地吩咐。这是第一次见,辛曼任务失败,只因为他一句话,被扒光了绑在地下室里忍受欺辱。他是C市薛氏掌权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众多名媛心仪向往的钻石单身权贵。而贴在她身上的的三个标签:26岁剩女,父不详,劣迹斑斑。
  • tfboys之遇到王俊凯tfboys之遇到王俊凯衣赏|现言一场大火让苏萌萌失去了一切,却让意外的让她收获一段与偶像巨星王俊凯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