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6章 出院

“主子你当年对苗小姐开始特殊的时候,她和慕宁远还没有离婚。”

慕宁远?

容睿眯起眼睛。

他认识慕宁远,慕氏集团的少东。原来那个女人,竟然是慕宁远的前妻?

他竟然真的看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呵,这倒是有趣。

容睿的恐怖在于,不管任何时候,他总是能够清醒而理智的像局外人一样旁观一切——哪怕现在莫余说的事情,全部都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仍旧能够像是看笑话一样冷眼旁观。

记不得自己曾经对一个女人动心,心里也不再有任何悸动。容睿对于那个不理智不冷静不客观的自己,很感兴趣。

“苗淼的资料,尽快给我。”容睿下达命令。

“是!”

苗淼再没有出现在容睿面前,从莫宇那里得知了容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的消息之后,她便打算出院了。

事务所的事情刚上正轨,苗淼便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缺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叶鸿本就知道苗淼才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前来看望的时候特地叮嘱苗淼先把身子养好。

钱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赚。赚多也是赚,赚少也是赚,可要是命没了,再多钱也没用啊!

出院那天天气正好,苗淼被慕宁远强硬的抱在怀里上车的时候,容睿正靠在窗口,一手拿着莫宇刚刚送过来的资料,一手撑着窗沿,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宁远和苗淼的背影。

苗淼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倒是慕宁远,若有所觉的抬起头,远远的对上容睿的视线。

两个男人隔着一段距离对峙,彼此表情都不算太愉快。

不过最终还是慕宁远占了上风。

毕竟说起来,美人江山皆在怀,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没有比这更春风得意的事情了。

只是慕宁远也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失去苗淼的下场,不会比容睿更惨了。

他不要走到容睿的那个境地。

他这一辈子,都会牢牢将苗淼抱在怀里,不再给任何人一丝一毫觊觎的机会!

“慕宁远,在看什么?”苗淼坐在车里,语调平静,脑袋微微扭着,视线轻飘飘的略过窗外,“我们该走了。”

她既然不打算再和容睿有所牵扯,便连一个对视,都吝啬给予。

苗七七坐在儿童座椅上摇晃着双腿:“妈妈我们不去看容睿叔叔了吗?容睿叔叔身体好了吗?”

“他会恢复得很好的。”苗淼摸摸苗七七的脑袋,“容睿叔叔是大人了,他很懂事,所以他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我们操心。”也轮不到他们来操这个心。

车子是七座的SUV,林浅坐在后面一排,听到苗淼说这句话的时候,啧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宁远坐进车里,司机踩下油门,车子终于远离了容睿的视线。

因为车上有小孩有病人,所以林浅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烟瘾,打火机握在手里一开一关,声音很有规律。

“林大小姐,能静静么?”苗淼无奈开口。

“烦着呢。”林浅小声嘀咕一句,还是听话的收起手机,双手揣兜里翘着双腿,“哎,你是不是要搬家了啊?”

“嗯?”

“喏!”林浅的下巴朝慕宁远扬了扬,“难不成你觉得,慕大少还会让你带着七七和清逸单独住在外面?你做梦呢。”

说起这个话题,倒是正好。

“要搬回去吗?”慕宁远咳嗽一声,低声问道,“那边一直都打扫得很好,随时可以搬回去。”

他口中的“那边”,自然指的是之前新婚时和苗淼住的屋子。

苗淼低着头,面无表情。

她如果搬回去,似乎是一件对大家都好的事情。她最近身子还未完全康复,七七和清逸有佣人照顾,就用不着她操心。平日里起居有人伺候,她也省心。

可是如果搬回去了,就意味着她和慕宁远的关系正式确定——虽然现在也是确定了。但是在苗淼看来,她和慕宁远大概想法还是不一样。

经历过一次婚姻,在苗淼看来,那一层法律关系其实真的可有可无。有时候法律关系其实什么用都没有,毕竟最难管住的是人心,而人心从来都不可控。

可是在慕宁远看来,那一层婚姻关系能给他带来最大最实际的安全感。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用苗淼丈夫的身份干涉苗淼生活中的一切事情。

他迫切的想要回到当初。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苗淼摇头。

慕宁远抿了抿唇,点点头:“行。”

“对了。”事情都解决完了,苗淼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某一号人物,“苏挽帘呢?”

她扭过头看着慕宁远:“当时她也在陈笙手里,而且受的折磨似乎还不小。苏挽帘什么时候和陈笙这种人物有了牵扯?”

苗淼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人向来很少关注。当初虽然和苏挽帘之间仇恨不共戴天,但是该报的仇她已经通过法律手段报了,自然不打算再让苏挽帘这种人影响自己的生活。

后来即使再见面,苏挽帘叫嚣着苗淼毁了她的人生,苗淼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过的,她苗淼又不是天神,哪来那么大本事毁了别人一辈子?!

“她当天被送来了医院,不过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慕宁远微微蹙眉,“后来她家里人赶过来了,我就没再过问。”

他当时全部心思都在苗淼身上,况且苏挽帘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陈笙身边,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关注另外一个女人。

“苏挽帘似乎并不是主动要求跟在陈笙身边的,倒像是被人害了。”苗淼说到这里,表情似笑非笑,“听她话里话外,似乎还和我有那么点关系。”

她的手指无意识的缠绕着一缕长发,被慕宁远看到了,伸手解开发丝,将她的手指扣在手里,十指交握,不留一丝缝隙。

“可惜当时一片混乱,陈笙没了命,不然真的该好好问个一二三出来的。”林浅吐出一口浊气,“真是没意思,当时我都没能及时出现活动一下筋骨。”

“知足吧。”苗淼笑道,“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你还嫌事儿不够多?”

“这件事,我会调查。”慕宁远话只说了一半。

苗淼听到这里,嘴角勾了一下。

意味不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拒嫁豪门:总裁大叔请温柔拒嫁豪门:总裁大叔请温柔刀小妖|现言第一次见面,她就坐了未婚夫哥哥的大腿。第二次见面,更是差点儿就被吃干抹净。这是一个总裁没事就撩拨女主,顺便帮女主解决渣渣,最后把女主宠成女王的故事。
  • EXO薄荷香爱恋EXO薄荷香爱恋我家小鹿|现言你明明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明明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明明说过我们是要一起步入殿堂的,你怎么可以先反悔?以前都是你追我的,现在换我来追你,好不好?
  • 独一无二芷为你:娇妻带回家独一无二芷为你:娇妻带回家薛槿|现言放养16年,胆儿长肥了,哟?到底要炖呢,鲜!还是炒呢,够味儿!还是做吧,有肉肉吃……
  • 蜜宠:闪婚甜妻哪里逃蜜宠:闪婚甜妻哪里逃卜小爷|现言现实中的灰姑娘和白马王子最终是走不到一起的。毕业后,前男友跟着门当户对的白富美走了,他说:你做的手擀面我吃腻了,我现在想吃意大利面……萧玥坐在马路边哭了一夜,被赵尊拣到了。他说:我不是富二代,长的还凑合,是个给老总开车的司机,挣得不多,养家ok,你愿意嫁给我么?直到她俩领了结婚证,她才恍然觉得,自己是被拐卖了……小玥玥发现,自己的老公真不简单,会做菜,会开车,会谈判,会炒股……后来,她知道,他的宝贝疙瘩是纯纯的金疙瘩呀……小玥玥问小尊尊:“老公,你到底因为什么喜欢我呢?”小尊尊神秘一笑:“因为你是在我最饥寒交迫的时候,递给我一碗热汤面的人……”
  • 悔婚阵线联盟悔婚阵线联盟麦小冬|现言指腹为婚,豪门联姻是最没有道理的一件事情。阿菲:“联姻不是你想悔,想悔就能悔。”我:“那还先打个书面报告去请示一下?”……隔着一个大西洋的秘密筹划,为了拯救真爱的阵线联盟。她对他莽撞表白,他却不动声色,坦然接受,门当户对,指腹为婚,天下最匹配的婚事,她却偏偏要去悔婚;欺瞒哄骗,百般隐藏,世上最虚伪的接近,他却偏偏甘之如饴。他笑得满面春风:“好像我不亏啊。”她气得咬牙切齿:“可我亏大发了!”史上最强大的悔婚阵线联盟,苏家要悔婚,林家不答应,大女儿逃婚,小女儿来凑,阴差阳错,竟然铸就美满姻缘!
  • 娇妻任悻娇妻任悻独孤卫|现言不过既然她顶替了原主重生了,为了自己将来的顺风顺水,好吧,曾经都什么人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来来来,排好队,咱们该把那些陈年旧账好好算一下了。只不过,原主遗留的风流账是不是太多了?那谁谁,别老跟在后面“老婆、老婆”的乱叫,咱还未成年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宠婚当道,傲娇总裁别追我宠婚当道,傲娇总裁别追我明可可|现言她被上司出卖,当成礼物送给别人。被人吃干抹净之后,却发现睡在她身边的竟是她前夫!从此她的噩梦开始了……他一抹轻笑道:“你的睡衣有问题……”然后便被他扑倒在床。他带着几分邪魅道:“我这是在教你游泳呢!”然而却又被他欺身压倒。他步步紧逼而来:“要不先吃你,再吃饭?”然后……五年对你的歉疚,导致了我这辈子都要宠你入骨。
  • 原来在你眼里原来在你眼里茉世黎|现言看着镜中熟悉的狐媚容颜,赵合德惯性勾魂一笑,从小她的适应能力就很强:生下来就被扔在荒山野岭,十岁之前和姐姐乞讨为生,十岁之后靠姐姐出卖色相活下去,十五岁入宫,专宠二十年,铲妃嫔,灭子嗣,乱朝纲,就连汉成帝都是暴毙于她的床第之间。(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亲爱的,这不是爱情亲爱的,这不是爱情岚歌|现言“想救你哥哥的公司吗?用你三年时间来换。”他高踞在王者的宝座上,面冷如霜,嘲讽的笑意豪不掩饰。“换!”她是家人换取利益的筹码,像商品一样被包装出售,只为换取三千万,为了她深爱的人,一场交易让她成了他的女人。哪知,缘浅情深,本想一世安好,不料世事无常,在她怀孕之时,他和别人订婚了。第二天的京报头版头条,震惊京城:夜氏集团总裁情人浴室服安眠药自杀,警方确认身亡。五年后,小白兔蜕变为商场新锐,席卷复仇的怒火归来,她要讨回一切属于她的东西,要所有人血债血偿!两个人的爱恨,一群人的情仇,恩怨纠葛,爱恨痴缠,缠爱一生。
  • 温莎公馆温莎公馆舒四娘|现言这是一个折腰的时代,当更多的压力与需求堆塞身前的时候。它与梦想无关,虽然我们昂首挺胸阔步向前,真正的自己却低了头,我们需要沉思,也需要慰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