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3章 番外(二)

元史一年十二月,首战告捷,永庆大获全胜,退兵十里。

永庆帝为庆祝出师之势,鼓舞众将万兵,特令全军大宴,所谓宴也就比平时的长餐丰富了点,毕竟不是在帝京之中,没有那么多的山珍海味,没有各种各样的美酒佳肴。

众将士们没有兵将之分,没有主仆之意,全都围在了篝火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灌着普通的酒水,却是有着别样的味道。

“殿下,殿下你怎么还在这里,那些将军们都等着您过去呢!”江城说话向来习惯了大大咧咧,一连串如连珠炮弹似的,话出口才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连忙改口:“不不不,现在应该是叫陛下了,瞧我这记性……”

他早已经习惯,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干脆,他也学习莫宁换殿下为主子得了,这样一辈子都可以不用改口了!

云凌溪一身铁甲英气逼人,听见江城的话,回过头来,笑着摇头:“朕临行前答应过洛云切忌酒水,待伤好后才可饮,待会朕就随意去看看,你们闹闹吧。”

闻言,江城撇了下嘴,喃喃自语道:“那女人也真是的,管得这么严,爪牙还伸到这边境来了……”

云凌溪微微笑了下,这不过是场愿打愿挨,若是以后的日子都是如此,又何尝不是好事?

江城又撇了下嘴,紧接着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脸神神秘秘的道:“不过主子这次您完全可以放心,属下敢保证就算您这次喝了久,那女人也绝对不会怪您的,更可况,那些将军还说了,他们今天遇见了一位才识过人聪明绝顶的人,正想引荐给主子您当军师呢,主子眼下不正是求才若渴吗?那便去见见又何妨?”

“哦?”云凌溪眉心一动,他的确喜欢有才能之辈,江城这么一说,他有些心动了。

江城见他犹豫,又连忙鼓吹道:“主子,属下可担保,您见到了那人,一定不会失望的!”

云凌溪笑了笑,“行,那便去看看吧。”

江城见鼓吹动了,顿时激动了,“那走走走,我们快些过去,别让将士们等急了!”

云凌溪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没有拒绝,他的确有些想看看他们口中的有才之士。

出了营帐,不远处的篝火旁人影晃动,欢笑的声音老远就传开了,那些将士们一见云凌溪从帐篷里出来,各个欢呼起来。

云凌溪缓步而来,走到了篝火旁坐下,士兵和将领们也不行礼,一窝蜂的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道:“陛下您总算出来了,还以为你不跟兄弟们一起闹了呢。”

“就是啊陛下,这次我们大获全胜少了陛下您怎么行,您要是不跟兄弟们一块庆祝,那多没意思啊!”

云凌溪笑看着这群兔崽子,额了额首,微笑的问:“你们都说要给朕介绍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了,朕哪能不来。”他的目光环视一周,没有见到陌生的脸孔,只好故意板起脸道:“还不快将人请出来?”

“哈哈,陛下莫急莫急,我们现在就将这位贵人请出来!”军中主将韩烈大笑的应道,回头对身后的副将使了个眼色。

副将心领神会,扬声唤道:“陛下有请季离公子!”

云凌溪一怔,眼眸微微挑起,季离?

他还未回过神来,一道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人影在一群士兵里头,缓缓站了起来,清澈的视线一转,似掠过了万千士兵,似穿越了山水重隔,在这火光弥漫欢声笑语的这一刻,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云凌溪看着那道身影,唇际慢慢扬起,荡起一道风华绝代的笑容。

向洛云带着季离的面具慢慢的走了过来,双手一拱,笑意盈盈的道:“臣季离,参见陛下……”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伸手揽住用力一扯,将人揽进了怀中,笑容俨然,“季爱卿不必多礼。”

那话,是要多假有多假,那笑,是要多荡漾便有多荡漾。

众将士们两眼放光,一副‘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模样,纷纷用眼神交汇着。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帝京的传言不会假的吧,陛下真的和季离国士有龙阳之恋呢。

——切,这有什么,我还知道轩王殿下也和陛下争宠季离呢,这可是旷世奇恋之———我是断袖里最经典的故事了呢。

——旷世奇恋?哪听来的?

——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帝京那个楼里的说书先生不是这么说的?

那些不是帝京来的士兵各个都眼红了,他们可从未听过什么旷世奇恋呐……

再说了,弟兄们各个嫉妒又羡慕的看着相拥的二人,但是陛下……虽然大家都知道您喜欢男人,但是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不好,弟兄们可还都是单身呢……

向洛云歪了歪脑袋,看到他们的眼神,不由好笑,云凌溪这家伙……一点都不顾忌一下,得了,反正大家都当成她是男的,她就来场轰轰烈烈的短袖之恋吧。

回到帐篷,不待向洛云说话,云凌溪俯身便是一吻,像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等待,在此刻终于盼首佳人,如愿以偿。

“我就知道你会来。”良久,他轻轻的放开她,呼吸微乱,眸底却是浓浓的笑意。

向洛云回与一笑:“我知道你知道。”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所以, 你让我久等了,该罚。”

脸上有一抹嫣红,向洛云有些别扭的转过脸,声音低闻如戏,“随你……”

云凌溪满足一笑,长长的轻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向洛云抬头看他的眼,轻声问道:“你……真的决定了么?”

云凌溪点头,“这是我欠他的。”

同一日。

帝京。

云轩扬看着手中的遗诏,目光闪烁,却是久久不语。

卫索昂首的站在厅堂中,一身猎户打扮,眼眸闪耀如星,“殿下,这是小离吩咐我在她离开之后交给你的,小离说,只要您看到这诏书,你就会明白的。”

云轩扬不语,手指僵硬得隐约颤抖着,他……的确明白,这是父皇的笔记,亲手写着自己的名字,将皇位传给自己,可是这诏书却在洛云手上……

如果,她不想帮助云凌溪复国,的确有理由不将这遗诏还给他,然而,云凌溪已经继承了皇位,她又将这遗诏还给自己,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他,从今天开始,这个江山,就是他的了?

卫索见他沉默,又继续说道:“凌王殿下也让我转告您一句话,这是他欠您的。只希望你能延续这个王朝。”

云轩扬豁然站起身来,全身轻轻的颤抖,他终于明白了!难怪……

难怪才登基一月的云凌溪将急匆匆的赶去边疆,朝堂还未稳定,他便先离开,不是他不想稳定,而是将机会留给了自己,他虽成功复国,却不坐那个位置,而是让自己去坐。

难怪洛云会在这个时候,将遗诏还给他,让他可以取代云凌溪的皇位,名正言顺的登基。

二十多年的兄弟之情,云凌溪却是前朝皇子,夺了父皇的国,若说他的心底没有一丝芥蒂,又怎么可能?

然而现在,他却将江山送还给自己,让自己承了父业,唯一的要求,便是延续永庆王朝。

永庆……这是大禹帝的本名。

他用最宽容的方式复了国,让大禹帝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而将原本的青羽王朝送给了自己,让他去继承,云轩扬道现在才明白,二哥……是怎样的用心良苦。

身子轻轻踉跄了一下,他无力的坐下,“等他们凯旋而归再说吧……”

是的,等二哥回来,他要亲自对他说声对不起,他们之间,从来便没有谁对不起谁!

然而这一等,一年时间已过,元史二年,南越王朝白雄起战死,南越皇帝递上降书,俯首称臣。

云轩扬等来了凯旋而归的所有将领,等来了天下的太平,却唯独等不见那一对身影携手出现。

他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遥远的眺望着,胸襟在这一刻无限的广阔。

二哥,洛云,你们是否也在天边的某一处凝望帝京?

这无限江山,这万里山河,都是我们父辈们一生的心血,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它,一定会。

元史二年一月,永庆帝失踪,摄政王云轩扬即位,延续永庆王朝,继承元史国历,励精图治七十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茗香阁茗香阁玉飞天|古言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在一个夏日雨夜误入了汴京城一家奇怪的茶铺,从此开始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一件又一件的奇闻怪谈,频频发生在繁华汴京……
  • 绝宠悦王妃绝宠悦王妃溪云轻|古言她,一朝穿越,成为尚书府上的千金小姐;他,窗台一瞥,对她一见钟情。一纸婚约,他如愿以偿,而她也开始了与他的爱恨纠缠……“萧子颀,我真的坚持不下了,所以请原谅我的放弃……”离开前夜,她喃喃自语,徒留满地鲜红,众亲离,美人泣;江山破,故人归。萧子颀此生最大的过错,便是爱上了秦心悦,如果早知今日,那他一定不会对她一见钟情。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便是萧子颀今生最后悔的的决定……
  • 悍妇不下堂之病王宠妻悍妇不下堂之病王宠妻轩辕晗蕾|古言穿越陌生朝代,可命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其实想想被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嘛,开心最重要了。被人耻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嘛,谁还没点绯闻。救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嘛,必须要菩萨的心肠。可是救人是多么神圣的事情,为何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离家背井的,还容易客死异乡,这是不是也太残忍了点吧,老天爷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古墓之你好,王子古墓之你好,王子水木晴美|古言她,平凡的考古系学生,却是大名鼎鼎的洛阳铲传人,在爷爷的培养下她渐渐成为一个身怀绝技,了解五行八卦的,遇事冷静的女人。一次,在西藏发现的神秘古墓引发了陈可心一连串的意外,与自己有着相似面庞的墓主。就在这么多疑问堆积下的古墓里,可心不小心走失了,莫名其妙的被人口贩子卖到了古代的美索布达米娅,成为巴比伦的侧妃。
  • 穿越之女王驾到穿越之女王驾到小凝萌|古言“你命大。”安紫沫又变回了,冰冷的眼神,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她把男子扶起来,快速的坐到他身后,说:“你要是还有意识的话,我将斗气输入你的体内,你自行疗伤”安紫沫不带温度的说。三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男子的内伤迅速的复原。“不愧是天男。”安紫沫心想,原以为要消耗五层斗气,结果只用了三成,他的伤口似乎也在愈合,这奇葩……
  • 锦绣雪歌锦绣雪歌鱼儿浅浅|古言一朝穿越,某人就面对这样的情况——穿到一间房,四面都是墙。抬头见房顶,低头见Baby。话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她不过就是睡了一觉醒来,居然就换了个时空,换了个地方,甚至还换了个身份,直接就从女孩变成母亲了!旁边躺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宝宝,哭的挺大声。于是乎,一岁的宝宝问她“猫咪,爹地呢?”答曰“去童话世界里旅游去了。”两岁时,宝宝又问她“猫咪,爹地呢?”答曰“被他师父给抓回去,造福一方了。”三岁时,宝宝又问她“猫咪,爹地呢?”答曰“猫咪还没有找到,不知道那一款适合!”
  • 绝艳召唤师:废物五小姐绝艳召唤师:废物五小姐璱染|古言那男子仍是没有开口,隔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悠悠地开口了:“小丫头,你倒挺有意思的。”说到这,莫汐凉才知道他早就到了这里。不耐烦的说道:“关你什么事?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男子笑了笑,“想不到,这左相府的废物竟会隔空点穴。看来,这次的北宣之行也不是这么无聊啊。记住了,小丫头。五个月后的学院选拔一定要去哟,我会到场的。记住了,我的名字,魇。”
  • 不良女医不良女医受兽|古言楚云落,21世纪的金牌女特工,因兄弟的背叛而跳崖。怎料竟魂穿到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身怀坑爹的体质:不能长时间晒太阳!虽然刚穿越到那儿,全身脏乱。但是没关系,有美女看就行了!她兴致勃勃地观赏着眼前的美人,差点被砍死。这也没关系,还有帅哥可以看!“哦呀?小云落好生机灵,太聪明的女孩可是没人要的哦~”某只白毛妖孽笑得妖娆万千。楚云落表示:白毛妖孽虽好看,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白冥:“哦呀,小云落你的话让我好难过。”楚云落:危险物品(白冥),请勿靠近!
  • 东宫东宫橙子炸鸡|古言昔日是丞相之女,备受宠爱。初遇良人,少女怀情。一朝入宫,陷入皇权争夺的漩涡。后宫群芳,情薄时尚可云端安身立命,却也要时时提防有人拉你下水。最可悲的是,说好的情真意切却是阴谋一场。后宫中,得不到帝宠的女子是最可怜,何况是一枚棋子。红颜恩宠,仗势欺人。后宫这个是非之地怕是无法久留。牢狱灾,心灰意冷。这一生,出了宫门,便不愿再返回这个牢笼。幸好的是,还有一个人,一直守候着,呵护着她,穷尽一生的热情只为博红颜一笑。终于,他们彼此正视内心,离开那些是是非非,肮脏不堪。桃花村里恬淡生活,这下半辈子,愿与知心人携手共度,从此,朝堂庙宇,宫殿美景,皆是浮云。天涯近处,有你的地方,风景安静。
  • 邪魅王爷为毛赶我桃花邪魅王爷为毛赶我桃花君楚瑶|古言“我是谁,我怎么知道!别跟着我了。”“你叫什么!”“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知道。”“名字。”.........亲人朋友我没有,名字身世我不知,多少桃花数不清,啥时找到家鬼知道,哥哥恋妹要死人!这是神马情况!本来不都是死透了吗?咋又到了个尿不拉屎的地方啊,我是谁我怎么知道!欢迎加群~群号:469723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