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3章 番外(二)

元史一年十二月,首战告捷,永庆大获全胜,退兵十里。

永庆帝为庆祝出师之势,鼓舞众将万兵,特令全军大宴,所谓宴也就比平时的长餐丰富了点,毕竟不是在帝京之中,没有那么多的山珍海味,没有各种各样的美酒佳肴。

众将士们没有兵将之分,没有主仆之意,全都围在了篝火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灌着普通的酒水,却是有着别样的味道。

“殿下,殿下你怎么还在这里,那些将军们都等着您过去呢!”江城说话向来习惯了大大咧咧,一连串如连珠炮弹似的,话出口才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连忙改口:“不不不,现在应该是叫陛下了,瞧我这记性……”

他早已经习惯,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干脆,他也学习莫宁换殿下为主子得了,这样一辈子都可以不用改口了!

云凌溪一身铁甲英气逼人,听见江城的话,回过头来,笑着摇头:“朕临行前答应过洛云切忌酒水,待伤好后才可饮,待会朕就随意去看看,你们闹闹吧。”

闻言,江城撇了下嘴,喃喃自语道:“那女人也真是的,管得这么严,爪牙还伸到这边境来了……”

云凌溪微微笑了下,这不过是场愿打愿挨,若是以后的日子都是如此,又何尝不是好事?

江城又撇了下嘴,紧接着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脸神神秘秘的道:“不过主子这次您完全可以放心,属下敢保证就算您这次喝了久,那女人也绝对不会怪您的,更可况,那些将军还说了,他们今天遇见了一位才识过人聪明绝顶的人,正想引荐给主子您当军师呢,主子眼下不正是求才若渴吗?那便去见见又何妨?”

“哦?”云凌溪眉心一动,他的确喜欢有才能之辈,江城这么一说,他有些心动了。

江城见他犹豫,又连忙鼓吹道:“主子,属下可担保,您见到了那人,一定不会失望的!”

云凌溪笑了笑,“行,那便去看看吧。”

江城见鼓吹动了,顿时激动了,“那走走走,我们快些过去,别让将士们等急了!”

云凌溪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没有拒绝,他的确有些想看看他们口中的有才之士。

出了营帐,不远处的篝火旁人影晃动,欢笑的声音老远就传开了,那些将士们一见云凌溪从帐篷里出来,各个欢呼起来。

云凌溪缓步而来,走到了篝火旁坐下,士兵和将领们也不行礼,一窝蜂的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道:“陛下您总算出来了,还以为你不跟兄弟们一起闹了呢。”

“就是啊陛下,这次我们大获全胜少了陛下您怎么行,您要是不跟兄弟们一块庆祝,那多没意思啊!”

云凌溪笑看着这群兔崽子,额了额首,微笑的问:“你们都说要给朕介绍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了,朕哪能不来。”他的目光环视一周,没有见到陌生的脸孔,只好故意板起脸道:“还不快将人请出来?”

“哈哈,陛下莫急莫急,我们现在就将这位贵人请出来!”军中主将韩烈大笑的应道,回头对身后的副将使了个眼色。

副将心领神会,扬声唤道:“陛下有请季离公子!”

云凌溪一怔,眼眸微微挑起,季离?

他还未回过神来,一道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人影在一群士兵里头,缓缓站了起来,清澈的视线一转,似掠过了万千士兵,似穿越了山水重隔,在这火光弥漫欢声笑语的这一刻,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云凌溪看着那道身影,唇际慢慢扬起,荡起一道风华绝代的笑容。

向洛云带着季离的面具慢慢的走了过来,双手一拱,笑意盈盈的道:“臣季离,参见陛下……”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伸手揽住用力一扯,将人揽进了怀中,笑容俨然,“季爱卿不必多礼。”

那话,是要多假有多假,那笑,是要多荡漾便有多荡漾。

众将士们两眼放光,一副‘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模样,纷纷用眼神交汇着。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帝京的传言不会假的吧,陛下真的和季离国士有龙阳之恋呢。

——切,这有什么,我还知道轩王殿下也和陛下争宠季离呢,这可是旷世奇恋之———我是断袖里最经典的故事了呢。

——旷世奇恋?哪听来的?

——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帝京那个楼里的说书先生不是这么说的?

那些不是帝京来的士兵各个都眼红了,他们可从未听过什么旷世奇恋呐……

再说了,弟兄们各个嫉妒又羡慕的看着相拥的二人,但是陛下……虽然大家都知道您喜欢男人,但是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不好,弟兄们可还都是单身呢……

向洛云歪了歪脑袋,看到他们的眼神,不由好笑,云凌溪这家伙……一点都不顾忌一下,得了,反正大家都当成她是男的,她就来场轰轰烈烈的短袖之恋吧。

回到帐篷,不待向洛云说话,云凌溪俯身便是一吻,像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等待,在此刻终于盼首佳人,如愿以偿。

“我就知道你会来。”良久,他轻轻的放开她,呼吸微乱,眸底却是浓浓的笑意。

向洛云回与一笑:“我知道你知道。”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所以, 你让我久等了,该罚。”

脸上有一抹嫣红,向洛云有些别扭的转过脸,声音低闻如戏,“随你……”

云凌溪满足一笑,长长的轻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向洛云抬头看他的眼,轻声问道:“你……真的决定了么?”

云凌溪点头,“这是我欠他的。”

同一日。

帝京。

云轩扬看着手中的遗诏,目光闪烁,却是久久不语。

卫索昂首的站在厅堂中,一身猎户打扮,眼眸闪耀如星,“殿下,这是小离吩咐我在她离开之后交给你的,小离说,只要您看到这诏书,你就会明白的。”

云轩扬不语,手指僵硬得隐约颤抖着,他……的确明白,这是父皇的笔记,亲手写着自己的名字,将皇位传给自己,可是这诏书却在洛云手上……

如果,她不想帮助云凌溪复国,的确有理由不将这遗诏还给他,然而,云凌溪已经继承了皇位,她又将这遗诏还给自己,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他,从今天开始,这个江山,就是他的了?

卫索见他沉默,又继续说道:“凌王殿下也让我转告您一句话,这是他欠您的。只希望你能延续这个王朝。”

云轩扬豁然站起身来,全身轻轻的颤抖,他终于明白了!难怪……

难怪才登基一月的云凌溪将急匆匆的赶去边疆,朝堂还未稳定,他便先离开,不是他不想稳定,而是将机会留给了自己,他虽成功复国,却不坐那个位置,而是让自己去坐。

难怪洛云会在这个时候,将遗诏还给他,让他可以取代云凌溪的皇位,名正言顺的登基。

二十多年的兄弟之情,云凌溪却是前朝皇子,夺了父皇的国,若说他的心底没有一丝芥蒂,又怎么可能?

然而现在,他却将江山送还给自己,让自己承了父业,唯一的要求,便是延续永庆王朝。

永庆……这是大禹帝的本名。

他用最宽容的方式复了国,让大禹帝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而将原本的青羽王朝送给了自己,让他去继承,云轩扬道现在才明白,二哥……是怎样的用心良苦。

身子轻轻踉跄了一下,他无力的坐下,“等他们凯旋而归再说吧……”

是的,等二哥回来,他要亲自对他说声对不起,他们之间,从来便没有谁对不起谁!

然而这一等,一年时间已过,元史二年,南越王朝白雄起战死,南越皇帝递上降书,俯首称臣。

云轩扬等来了凯旋而归的所有将领,等来了天下的太平,却唯独等不见那一对身影携手出现。

他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遥远的眺望着,胸襟在这一刻无限的广阔。

二哥,洛云,你们是否也在天边的某一处凝望帝京?

这无限江山,这万里山河,都是我们父辈们一生的心血,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它,一定会。

元史二年一月,永庆帝失踪,摄政王云轩扬即位,延续永庆王朝,继承元史国历,励精图治七十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春华满庭春华满庭白风羽|古言闲步于庭,与君共看春华渐落。繁花落尽,才是果实。繁华去尽,方为真实。由于家境贫穷,永馨书社老板之女柳心言不得不出门做工,成为同艺馆的帐房先生。同艺馆美人云集,柳心言认识了许多才貌出众的女孩子,并邂逅了一个整日无所事事、总给她“惊”“喜”的男子。日常而又惊心的日子就这样开始……
  • 异族奇缘之君赋异族奇缘之君赋衿飞白|古言浣君:我的心太小,只能彻彻底底的装下一个人罢了;我心中的事太多,所幸你无所牵绊,敢来帮我分担。黎赋:我不会品花斗酒,我不知世故人情,我却偏偏懂你的心,忧你所忧,喜你所喜。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却是定要奉陪到底!纷杂江湖,风云又起,且让我们携手,天下之大,无畏无惧。
  • 绝顶复仇绝顶复仇木小脸|古言出生在重男轻女的时代,唯一的出路便是进入玄天门,为着这个信念,某女不断努力着。等等,什么?无端端冒出个野小子,备受宠爱?还有,什么?某女被生死门的人看中?还有?姐姐被人陷害???某女以后的路便只有复仇两个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然而最后的真相竟然是。。。。。。。
  • 金牌嫡女嫡女难求金牌嫡女嫡女难求王莲|古言她乃名门闺秀,乖巧听话、柔弱腼腆,拥有金矿宝藏、绝世容颜;谨遵三从四德,上孝顺父亲续母,下与庶姐亲如姐妹;助夫婿成一代英雄,挺父亲成天子龙颜,最后被’功成身退‘。皇帝父亲变庶姐慈父,英雄丈夫成庶姐如意郎君。当庶姐出现她面前时,巧笑嫣然的告诉她;’我才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我才是夫君最爱的人,而你是下堂妇,你知道你母亲怎么死的吗?是父亲默认下,祖母推波助澜下,被我母亲给害死的,不过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当手指被一根根掰断的痛侵袭着她,她才发现原来最忠实的婢女早已背叛。。一场大火,一世魂绕,她重生在三岁母亲、外祖父都在的时候,看她如何保护家人,惩罚坏人~~
  • 拐个狐狸做夫君拐个狐狸做夫君芜阿诺|古言『妖妖白叶,白叶妖妖』作为一个极品废物将军,沐挽叶的第一要务就是:废物,废物,再废物,青楼.花楼玩个遍,美男美女都是自己的。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被看出女儿身,为什么一眼就被臭狐狸看出了,臭狐狸还是个妖,唉,不过长的还不错,害羞起来好可爱,那么,沐挽叶的第一要务改为:调戏狐狸
  • 重生之浴火嫡妃重生之浴火嫡妃洛浅枔|古言云相府嫡出大小姐云芊嫣,背后有叶国公府,皇后辅佐,容貌被毁,懦弱无能,痴心一片嫁与四皇子顾天黎,辅佐他登上皇位,新皇登基庶妹为后,莫须有的罪名将她打入冷宫,一杯毒酒了结此生。浴火重生回到十三岁,她发誓一定要让前世伤她之人付出千百倍代价。
  • 史上第一纨绔妃:傻王宠妻史上第一纨绔妃:傻王宠妻微墨生|古言因调戏良家女子而丧命?她奋起暴走:“爷是女扮男装的西北货。”“床咚”欺负傻子王爷?她欲哭无泪:“爷是被逼的。”人人都说洛家的小三爷不止好女色,更喜男风,尤其色胆包天的喜欢调戏傻王爷。“给爷笑一个……”某女堵在门口。“你进来,本王变着花样的笑给你看……”某男笑的邪魅狂狷。“不是……你笑就笑,手干嘛呢?别乱摸……这大白天的……放开……爷是男人,不断袖……”
  • 重山烟雨诺重山烟雨诺清水|古言苏伊诺一个什么都懂的逗B女,季曜沂一个一根筋的大好青年。携手经历了一些不敢想象的人生,出现了各种不忍直视的狗血桥段。从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变成一个打架除了看就只能跑的逗B女,从一个天赋异禀的大好青年,变成快当配角的小男子。请看小女子和大,大,大豆腐的爱情和不同常人的人生。
  • 乱世行歌乱世行歌安如何|古言恩恩怨怨谁能说得清?是是非非中又是谁对谁错?乱世中沉浮,没有什么可惜
  • 一束繁花一束繁花范伊莎|古言新文开坑!欢迎跳坑!谨慎入坑!赵妋灵,一个现代公司的高管,因为一次意外坠楼而穿越到女尊世界,说好的美男呢?说好的绝世武功呢?连温饱都是问题,作者你出来我们单独聊聊!作者:表打我!顶锅盖已遁走。下面是简介:她喜欢的男子不需要相貌如何出众绝色,只要心底善良,在自己需要温暖的时候可以紧抱住他就好。而当她想给他撑起一片天时,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沼中,越是想掌控未知的危险,越是把自己逼入危险当中...他自持貌美无双,却被最爱的人打入地狱;他风流荒唐,知晓时爱已远去...而另一边,似乎又来了一个同类,她与她之间又有怎样的较量?喜欢的看官请留言哦,为了方便下次再看,请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