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3章 番外(二)

元史一年十二月,首战告捷,永庆大获全胜,退兵十里。

永庆帝为庆祝出师之势,鼓舞众将万兵,特令全军大宴,所谓宴也就比平时的长餐丰富了点,毕竟不是在帝京之中,没有那么多的山珍海味,没有各种各样的美酒佳肴。

众将士们没有兵将之分,没有主仆之意,全都围在了篝火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灌着普通的酒水,却是有着别样的味道。

“殿下,殿下你怎么还在这里,那些将军们都等着您过去呢!”江城说话向来习惯了大大咧咧,一连串如连珠炮弹似的,话出口才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连忙改口:“不不不,现在应该是叫陛下了,瞧我这记性……”

他早已经习惯,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干脆,他也学习莫宁换殿下为主子得了,这样一辈子都可以不用改口了!

云凌溪一身铁甲英气逼人,听见江城的话,回过头来,笑着摇头:“朕临行前答应过洛云切忌酒水,待伤好后才可饮,待会朕就随意去看看,你们闹闹吧。”

闻言,江城撇了下嘴,喃喃自语道:“那女人也真是的,管得这么严,爪牙还伸到这边境来了……”

云凌溪微微笑了下,这不过是场愿打愿挨,若是以后的日子都是如此,又何尝不是好事?

江城又撇了下嘴,紧接着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脸神神秘秘的道:“不过主子这次您完全可以放心,属下敢保证就算您这次喝了久,那女人也绝对不会怪您的,更可况,那些将军还说了,他们今天遇见了一位才识过人聪明绝顶的人,正想引荐给主子您当军师呢,主子眼下不正是求才若渴吗?那便去见见又何妨?”

“哦?”云凌溪眉心一动,他的确喜欢有才能之辈,江城这么一说,他有些心动了。

江城见他犹豫,又连忙鼓吹道:“主子,属下可担保,您见到了那人,一定不会失望的!”

云凌溪笑了笑,“行,那便去看看吧。”

江城见鼓吹动了,顿时激动了,“那走走走,我们快些过去,别让将士们等急了!”

云凌溪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没有拒绝,他的确有些想看看他们口中的有才之士。

出了营帐,不远处的篝火旁人影晃动,欢笑的声音老远就传开了,那些将士们一见云凌溪从帐篷里出来,各个欢呼起来。

云凌溪缓步而来,走到了篝火旁坐下,士兵和将领们也不行礼,一窝蜂的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道:“陛下您总算出来了,还以为你不跟兄弟们一起闹了呢。”

“就是啊陛下,这次我们大获全胜少了陛下您怎么行,您要是不跟兄弟们一块庆祝,那多没意思啊!”

云凌溪笑看着这群兔崽子,额了额首,微笑的问:“你们都说要给朕介绍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了,朕哪能不来。”他的目光环视一周,没有见到陌生的脸孔,只好故意板起脸道:“还不快将人请出来?”

“哈哈,陛下莫急莫急,我们现在就将这位贵人请出来!”军中主将韩烈大笑的应道,回头对身后的副将使了个眼色。

副将心领神会,扬声唤道:“陛下有请季离公子!”

云凌溪一怔,眼眸微微挑起,季离?

他还未回过神来,一道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人影在一群士兵里头,缓缓站了起来,清澈的视线一转,似掠过了万千士兵,似穿越了山水重隔,在这火光弥漫欢声笑语的这一刻,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云凌溪看着那道身影,唇际慢慢扬起,荡起一道风华绝代的笑容。

向洛云带着季离的面具慢慢的走了过来,双手一拱,笑意盈盈的道:“臣季离,参见陛下……”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伸手揽住用力一扯,将人揽进了怀中,笑容俨然,“季爱卿不必多礼。”

那话,是要多假有多假,那笑,是要多荡漾便有多荡漾。

众将士们两眼放光,一副‘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模样,纷纷用眼神交汇着。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帝京的传言不会假的吧,陛下真的和季离国士有龙阳之恋呢。

——切,这有什么,我还知道轩王殿下也和陛下争宠季离呢,这可是旷世奇恋之———我是断袖里最经典的故事了呢。

——旷世奇恋?哪听来的?

——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帝京那个楼里的说书先生不是这么说的?

那些不是帝京来的士兵各个都眼红了,他们可从未听过什么旷世奇恋呐……

再说了,弟兄们各个嫉妒又羡慕的看着相拥的二人,但是陛下……虽然大家都知道您喜欢男人,但是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不好,弟兄们可还都是单身呢……

向洛云歪了歪脑袋,看到他们的眼神,不由好笑,云凌溪这家伙……一点都不顾忌一下,得了,反正大家都当成她是男的,她就来场轰轰烈烈的短袖之恋吧。

回到帐篷,不待向洛云说话,云凌溪俯身便是一吻,像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等待,在此刻终于盼首佳人,如愿以偿。

“我就知道你会来。”良久,他轻轻的放开她,呼吸微乱,眸底却是浓浓的笑意。

向洛云回与一笑:“我知道你知道。”

云凌溪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所以, 你让我久等了,该罚。”

脸上有一抹嫣红,向洛云有些别扭的转过脸,声音低闻如戏,“随你……”

云凌溪满足一笑,长长的轻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向洛云抬头看他的眼,轻声问道:“你……真的决定了么?”

云凌溪点头,“这是我欠他的。”

同一日。

帝京。

云轩扬看着手中的遗诏,目光闪烁,却是久久不语。

卫索昂首的站在厅堂中,一身猎户打扮,眼眸闪耀如星,“殿下,这是小离吩咐我在她离开之后交给你的,小离说,只要您看到这诏书,你就会明白的。”

云轩扬不语,手指僵硬得隐约颤抖着,他……的确明白,这是父皇的笔记,亲手写着自己的名字,将皇位传给自己,可是这诏书却在洛云手上……

如果,她不想帮助云凌溪复国,的确有理由不将这遗诏还给他,然而,云凌溪已经继承了皇位,她又将这遗诏还给自己,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他,从今天开始,这个江山,就是他的了?

卫索见他沉默,又继续说道:“凌王殿下也让我转告您一句话,这是他欠您的。只希望你能延续这个王朝。”

云轩扬豁然站起身来,全身轻轻的颤抖,他终于明白了!难怪……

难怪才登基一月的云凌溪将急匆匆的赶去边疆,朝堂还未稳定,他便先离开,不是他不想稳定,而是将机会留给了自己,他虽成功复国,却不坐那个位置,而是让自己去坐。

难怪洛云会在这个时候,将遗诏还给他,让他可以取代云凌溪的皇位,名正言顺的登基。

二十多年的兄弟之情,云凌溪却是前朝皇子,夺了父皇的国,若说他的心底没有一丝芥蒂,又怎么可能?

然而现在,他却将江山送还给自己,让自己承了父业,唯一的要求,便是延续永庆王朝。

永庆……这是大禹帝的本名。

他用最宽容的方式复了国,让大禹帝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而将原本的青羽王朝送给了自己,让他去继承,云轩扬道现在才明白,二哥……是怎样的用心良苦。

身子轻轻踉跄了一下,他无力的坐下,“等他们凯旋而归再说吧……”

是的,等二哥回来,他要亲自对他说声对不起,他们之间,从来便没有谁对不起谁!

然而这一等,一年时间已过,元史二年,南越王朝白雄起战死,南越皇帝递上降书,俯首称臣。

云轩扬等来了凯旋而归的所有将领,等来了天下的太平,却唯独等不见那一对身影携手出现。

他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遥远的眺望着,胸襟在这一刻无限的广阔。

二哥,洛云,你们是否也在天边的某一处凝望帝京?

这无限江山,这万里山河,都是我们父辈们一生的心血,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它,一定会。

元史二年一月,永庆帝失踪,摄政王云轩扬即位,延续永庆王朝,继承元史国历,励精图治七十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将门娇将门娇翡胭|古言大盛朝边疆狼烟起,镇国将军一家五子慨然赴阵,随时都可能为国捐躯,临行前,老太君泪求圣旨,要替五郎求娶传说中特好生养的安定伯府崔氏女,以求一枪命中,开花结果。安定伯府有女儿的,不是装病就是玩消失,只有崔翎觉得这是门好亲——门第高,没人欺;贼有钱,生活水平低不了;又是小儿媳,不担责任日子好混;没有三年五载回不来,乐得清净;要是丈夫不幸了,那就是烈士遗孀,享受国家补贴的!这对勾心斗角了一辈子,今生只想安安稳稳过养老日子的她来说,诱惑太!大!了!一片混乱中,崔翎淡定开口,“我嫁!”
  • 二十四山庄二十四山庄半仙儿|古言立春暖雨水清,惊蛰晓生春分明,清明凉谷雨重,立夏小满总是晴,芒种候夏至铭,小暑初热大暑荧,立秋初处暑镜,白露潇潇秋分庆,寒露韵霜降凝,立冬微凉小雪幷,大雪勤冬至凌,小寒大寒分不清。江湖纷争,暗涌流动。唐门公子唐邺,武功高强的翩翩公子轻羽。他们之间又将发生怎么样的故事,谱写什么样的传奇?
  • 重生之佣兵也淑女重生之佣兵也淑女元惜晨|古言任务在最后一刻失败,爆炸以后她竟成为别人毫无地位的平妻。她决定接受事实,用新的身份努力生活,体验前世从未有过的平静与幸福。面对嫡妻之子的爱恋,假面王爷的追求,美艳杀手的挑逗,她做出选择。但就在她即将收获幸福时,那个人竟然再次来到她的面前……曾经,她是否能放下?她要的幸福又是否能够实现?看她如何在这全新的世界开拓人生,快意恩仇。
  • 大明小宫女大明小宫女草木不凋零|古言莫名穿回大明,数次起死回生。守护了宁嫔的生命却守不住一世安宁,阻挡了血腥的杀戳却化不开千古宿仇。壬寅年的那一次回眸,注定了执子之手。庚戌年的那一场浩劫,失散了纯真挚情。是选择?是放弃?是留下?是回来?且看大明小宫女的传奇一生。
  • 妖孽惑君心:皇后,你别跑妖孽惑君心:皇后,你别跑恋恋清成|古言(隆重推出!)所有人都说她是妖孽,是妲己转世,褒姒投胎,是一个魅惑君心的女子。而她芸媃,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子,从小失去爹娘的她被舅舅和舅婶卖到了皇宫之中为奴婢,从下就伺候在三皇子的寝宫之中,她没有想到七年后三皇子再度见到她的时候,竟然早已对她情根深重。一瞬间她成了三皇子最疼爱的女人,成了众人嫉妒的对象,她经历了皇宫之中的尔虞我诈,冷宫酷刑,最后被一个年纪轻轻的红绫赶出了岭园,伤心的她无处可去,成了一位在洛阳长安卖花的女子,她发誓一生不再踏足皇宫,可惜天永远都不遂人愿。。。。
  • 承皇命,王妃不好当承皇命,王妃不好当沐小爱|古言推荐小爱都市高干文:《谁是谁的执念》,新文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723300/*一道圣旨,让自己逼不得已嫁作睿王妃。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他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一张画像,是自己的心支离破碎。一句甜言蜜语,让自己本已离开的决心又决定留在他身边。一块玉佩........这是谁的情?是谁的缘?偏偏要她来受?她被皇后选中成为睿王妃,王爷待她温柔至此,她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从此便认命。但是成亲半年,王爷不似从前柔情,却也不暴虐。身为王妃却被贬为奴婢,日日饱受煎熬,可她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任由王爷处置...........也许是前世的因,也许是来世的缘,错在今生相见。他与她终究今生无缘。片段一:“你爱我吗?”顾新月看着越走越远的背影,心凉透了,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跌坐在地上。轩辕慕枫俯视跌倒在地的顾新月,讥笑道:“顾新月,你尝过被背叛的滋味吗?现在...感觉如何?”片段二:“我们之间的事情已成了往事,追也追不回来,我累了,也无力去追,这场感情好像消耗了我太多精力,或许我们之间无缘吧!或许从开始便是错的,之后便是步步错。”顾新月淡淡地说着,好似在说别人的故事。轩辕慕晖好似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料想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会是她,嘴巴张张合合,双手慌乱地按住她瘦弱的肩膀的肩膀,沉声说:“你竟然说我们之间从开始便是错的,你怎么会这么心狠?!你怎么这么绝情?!啊?是因为那件事吗?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顾新月苦笑,摇了摇头,道:“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可能,之前与你在一起偏离了我人生轨迹,现在要纠正了,之后,我便只是轩辕慕枫的王妃。”是啊,她本就是他的王妃,躲不了的!片段三:“月儿,月儿,你要坚持,要坚强,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度过,只要挺过这一关,挺过这七天好不好?”轩辕慕枫怀抱着顾新月,不敢看着她的眼睛,只因她的眼神充满了恨意,令他心惊,心惊后便是心痛,嘴中喃喃的说,“月儿,对不起,对不起......”顾新月的嘴巴被布条绑着,双手背到后边,用粗布条捆着,身体被他紧紧箍住,不能动弹,此时一行清泪滑下脸际,她好悔!好恨啊!
  • 狂君惹娇妻狂君惹娇妻夏依|古言她,原是抱着终生不嫁的念头,结果,还是被人强掠拜了天地。意与“冲喜”无二致,她的丈夫会娶了她,原因是帮他改运。她的胡说八道,倒是真的助上他三分,只不过,过程虽然很重要,更重要的却是结果。事实证明,娶她不能达到他的目的。于是,她的夫婿就变着法儿“折磨”她,kao,霸道的男人,姑娘我不伺候啦!
  • 高冷皇后七岁半高冷皇后七岁半暗哑|古言第一次见面,她就在浴池里以特别奇怪的姿势用自己肉嘟嘟的小手捏着他的下巴,“男人,想死么”某人毫不在意,轻笑一下,美的如妖孽一般“小皇后,我等你”
  • 妃常桀骜:弃妃难驯妃常桀骜:弃妃难驯绿杨|古言她心清如水不慕富贵,却被五十万两被逼“卖身”入宫为妃。皇帝讨厌嫔妃嘲弄顶着钱妃的名号,装傻充嫩,只求赶紧赚钱还债走人。可是为什么那个讨厌她的坏家伙总跟她作对,缴她的银子,丢她进小黑屋荷花池,让她做挡箭牌不说,还总揩她的油。她尖酸刻薄也无法打消他恶整她的心。男强女更强,她相信只要勤劳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 逆妃嫁到:王爷你好狠逆妃嫁到:王爷你好狠梦中说梦|古言朝堂之上,黎羽是个狂徒,他冷心冷肺,凶残暴虐,把大周朝堂搞得乌烟瘴气。生意场上,楼霁华是个恶霸,她囤积居奇,胡作非为,把京城商户闹得人心惶惶。黎羽最后悔的,就是留下了那个恶霸的命。楼霁华最懊恼的,就是进了这个狂徒的门。小小一座王府,是定北王黎羽的战场,也是奸商楼霁华的舞台。当刀光剑影遇上诡计阴谋——黎羽:女人,给我回家生娃!楼霁华: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夫君一枚,打折出售,谁要谁带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