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1章 大结局

隔着厚厚的玻璃罩,苏慕清看着躺在白色病床上的男人,他胸前的起伏非常微弱,甚至随时都有停滞的风险,据许雅曼所说,搜救队在海上找了近一个礼拜,才在一个洞窟里找到他。

彼时,寒懿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可他仍然靠一股意志力在撑着,嘴里念着苏慕清的名字。

“我的名字?”苏慕清瞪大眼睛,“他在找我吗?”

“是。”许雅曼肯定地点点头,“你还记得之前从沈迟的船上跳下去的事情吗?”

苏慕清顺着她的话,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抿了抿唇。

“那时,寒懿已经摸到船上了,本想偷偷带走你,可是安晓说你被下了药。”说到这里,许雅曼的眼神中闪过些许不忍,“你的身体不好,很多药物是不能接受的。”

苏慕清点点头:“我没有吃下去。”

由于药是片状的,苏慕清将其藏在牙齿里,又偷偷寻了个机会吐了出来。船舱内昏暗,安晓根本发现不了她的小动作,这才让她逃出一劫。

许雅曼见状,叹了口气。她从寒懿的口中知道,上一次检查时,从苏慕清的身体里查出了堕胎药的药物残留这件事情,既然苏慕清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却依然选择了吃下去,不是她对庄明轩的感情太深,就是她太恨寒懿了。

俗话说,爱之深,恨之切,看来,苏慕清属于后者。

“慕清,我的身份不方便待在这里,阿懿就交给你了。”许雅曼忽然躬身,向苏慕清行了一个大礼。

苏慕清避让不及,竟生生受了。

“以前,由于我的存在,让你们彼此猜疑,有情人不得眷属,对此我感到抱歉。但是今后的日子,请你们一定要好好过,将之前一笔勾销。”许雅曼深深地看向苏慕清,眼里有破碎的星光,“可以答应我吗?”

苏慕清抿着唇,并没有立刻回应她。

这番话在苏慕清看来,是许雅曼想劝她忘记那些有关于欺骗的过往,好好和寒懿在一起,虽然知道是为自己好,但她的心底仍然有些不舒服,好像她和寒懿之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越过许雅曼。

许雅曼叹了口气,向她打了个招呼,便由丈夫陪同着离开了。苏慕清在背后静静地观察着他们的背影,两人十指相扣,男人还一直托着许雅曼的后腰,那股小心的劲,就连苏慕清看了,都有些羡慕。

“你是寒先生的家属?”一位身着白衣的医生在苏慕清的身后开口,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其实他没什么大碍,就是中了弹,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才醒不过来。”

医生开了门,示意苏慕清一块进去。

“你照顾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他的腰腹这里。”他大咧咧地掀开寒懿的病号服,一抹白纱引入眼帘,横亘在寒懿精瘦的腰上。

苏慕清看着,不免有些难受:“他什么时候能醒?”

“看他的意志吧。”医生毫不避讳她,开始例行的体检过程,“这种时候,外界的治疗手段已经没有用了,但你是他的家属,可以每天抽空来陪陪他,和他说说话,说不定能醒得早一点。”

这医生说的……怎么像寒懿已成了植物人呢?

苏慕清拧眉,好笑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多事。不过是腰上中了枪,怎么会影响到脑袋呢?

“还有,他脑袋里的这块淤血,我们会尽快找时间做手术的。”医生又道,“你先去签个字吧。”

苏慕清闻言,脑中“轰”地炸响:“你说他的脑子怎么了?”

“台风天还在海里泡着,伤口感染,脑袋又多次撞在礁石上。”医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里是满满的谴责,“你们小情侣吵架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万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苏慕清忽然想起,寒懿现在已经不是寒氏的总裁了。看许雅曼刚才的模样,也不是很富裕的家庭,起码比不得当寒太太,如果是他们将人送来的话,很可能是没有经过寒懿常走的那条特殊通道的。

思及此,苏慕清又叹了口气。

以寒懿现在的状况,也没办法住VIP待遇的加护病房了。

“医生,手术的成功几率有多少?”在前台签字的时候,苏慕清犹豫了片刻。

“30%。”前台的护士好心地告诉她,“你是那位寒先生的家属吧?你们夫妻长得真好看。”

苏慕清愕然地摆摆手:“我们不是夫妻……”虽然她现在很想嫁给寒懿,可她一定要等到他醒来,亲口告诉他她爱他才行。

“许小姐告诉我们了,你就是寒先生口中的那个慕清。”护士掩唇笑道,“她还给我看了你和寒先生的婚纱照呢,苏小姐,您和寒先生真是一对璧人。”

苏慕清握着笔的手忽然收紧。

当初她和寒懿拍婚纱照的时候,好像的确被偷拍了一张没有盖上面纱的照片……

原来,他们已经是举行过婚礼的人了,苏慕清低头浅笑,复又担心起来:“30%的几率是不是太低了?如果手术失败了怎么办?”

“这……”小护士的脸上露出犹疑之色。

“你还是签吧,如果不做手术,等淤血扩大了,就连那30%的几率都没了。”另一位护士扶了扶镜框,语调清冷,虽然她面相平平,却像极了当年还在S大求学的苏慕清。

苏慕清看了她一眼,思索片刻后,坚定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苏慕清?”戴着黑框眼镜的护士惊讶地看着她,“你是S大毕业的吗?”

“嗯。”苏慕清点头,“怎么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学姐!”黑框护士的眼里忽然涌现出一阵兴奋,“苏学姐您好,我是S大2017级医学部的……”

将许可书交给护士长后回来继续值班的小护士接话道:“你又在模仿你那个苏学姐啦?”

苏慕清:“……”

连医院都有她的迷妹,该夸她桃李满天下吗?

“苏学姐,听闻你一毕业就去了寒氏任职,现在在国外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黑框学妹的眼里冒出了星光,“能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吗?”

看着她充满活力的模样,苏慕清不禁莞尔,想起了当年第一次在学校里遇见沈迟的模样。

想起那个男孩子,她的心头就忍不住一动。

“学姐,如你所见,我是个坏人。”在船上的时候,他如同战神般从天而降,将她从几乎赤身裸体的男人们中带走,虽然她那时衣不蔽体,但沈迟的眼里一点杂念也没有,面无表情地替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沈迟,我……”苏慕清轻启唇。

“嘘。”男孩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她的唇上,是温润的触感,“这艘船上除了人,只剩下毒品和枪支,我没办法把你送走,但是你可以向那些人求救。”

苏慕清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惊讶地发现一艘极小的船,在大海中颤颤巍巍地晃悠着,跟在他们的船只身后,由于不起眼,即便是苏慕清一眼望过去,也未必能发现它的存在。

“这是来找寒懿的。”提到这个名字时,沈迟的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你下去之后,就向他们那边游,我会吸引那些条子的火力和注意力。”

初春的甲板上,苏慕清裹着沈迟的外套,仍然冷得牙齿打颤,她看着面前这个一袭黑衣的男孩,此时,他的表情冷静得就像在交代遗言。

苏慕清想开口劝他几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学姐,你很好。”沈迟看向她,眼里是如海般璀璨的波光,“是寒懿和林若言辜负了你,原以为你能和庄明轩一起过得很好,可是……你离开以后,请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廖曦这个人并不靠谱,但是,作为朋友相处也不错。”

船行得极慢,此时是黑夜,除了海天相融的黑色,苏慕清的眼里只有沈迟的眼睛。

沈迟低下头,缓慢地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一个没用办法用文字描述的笑。

“再见。”

海风骤起,眼前忽然出现一座礁石,船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沈迟忽然换了一张脸,嘴角浮现出狰狞的笑意,正如同那天出现在庄宅门前时一样。他早就把外套脱给了苏慕清,此时,他却开始拉松自己的衣领,不断逼迫着苏慕清往甲板边缘滚动。

“慕清!”沈迟的背后忽然出现寒懿的身影。

沈迟的青筋直跳,他伸出一只手,似是暴怒地想要抓住苏慕清,却不着痕迹地将她推下了海。

“学姐,再见。”

在落下去的最后一刻,苏慕清看见他的嘴唇微微翕动。

寒懿飞快地冲上来想要拉住苏慕清,却被沈迟冷冷地拽住,两人在甲板上对打起来。寒懿师出名门,从小就是在各种专业的武术指导老师下培育起来的,对各个国家的招式都一清二楚。

而沈迟却是从地下拳击里出来的,精通各种狠辣的手段,在生死对决之间,纵使寒懿意识极好,也没能从中取到优势。

“咯吱。”

骨骼断裂的声音。

寒懿眉头一皱,听见有人在叫沈迟的名字。

沈迟冷冷地看着他,似是还想再打,但是那人唤得急切,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船舱里。

趁着这短短的十几秒时间,寒懿掏出手机飞快地给廖曦打了个电话,赶在沈迟拎枪出来了结他之前,猛地扎向苏慕清落水的方位。

“老大,条子知道我们撞礁上了,正在四面包围我们。”小弟的嘴角急得起泡,“如果让他们抓到了这个人……”

此时,寒懿的憋气已经到了极限,头顶微微浮出水面,在夜色中并不明显,却没办法瞒过沈迟的双眼。

沈迟掏枪对准了他的头,下一秒,在他的腰间开了一枪,又在水上连开数枪。

小弟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照原路航行。”沈迟抿着唇,将空了的枪把带给他,“然后,把那三个男人给我带过来。”

……

“据最新消息,A市最大毒枭在海上航行数日,现已落网,警方正在清点其多年来贩毒的数量,据其所犯刑事罪状,将判处死刑……”

一日,春光灿烂,苏慕清煮了个牛腩煲作为自己的午餐,直接踏上了去医院的路。在她下公交车的后一秒,公交车上的公共电视上播放了这一条新闻。

全车议论纷纷,尽是骂这毒枭丧尽天良。

在新闻的结尾,被蒙住眼睛的男人转向屏幕,纵然唇上布满青色,也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甚至说是男孩也不为过。

在全城的骂声之中,这个男孩弯起唇角,露出一个几乎没有人察觉的,却满是温柔的笑容。

而林宅里,始终叫骂着要出去的沈芊芊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忽然开始整日沉默。直到三日后,林若言去她居住的地方看她,却发现她开始整日叫骂,像极了之前的模样,可是却会忽然沉静下来,然后嚎啕大哭。

最后,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得了精神病。

林若言皱了皱眉,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苏慕清,在林若彤的恳求下,他将沈芊芊匿名送去了林氏旗下的一家精神病院。

“若彤,你是真的决定好了吗?”将沈芊芊送走之后,庄明月来到林若彤的房里,严肃地和她谈心,“你真的打算嫁给那个黄老板做他女儿的继母?”

众所周知,那个姓黄的男人荒淫无度,他当初的妻子就是被他活活气病了,没几年就撒手人寰。而留下的这个小女儿,由于无人管教,更是脾气极差,活生生的太妹。

“嫂嫂,我已经决定了,你就别劝我了。”林若彤淡淡地笑着,坐在梳妆台前为自己上最后一层散粉,“一会要和老黄去打高尔夫,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摘下来?”

庄明月看着她手指的方向,不忍心地撇过头去。

那是一个很小的钻石项链,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戴这个完全是掉家族的面子。曾经林母也说过林若彤好几回,甚至逼着她取下来,可林若彤哭闹着拒绝了,甚至以死相逼。

因为,这个项链,是寒磊当年送给她的。

那是他们还很年幼的时候,在一众富二代的圈子里,寒磊红着脸将这串项链递给她,请她做自己的新娘。当时的大家,还没有多少零花钱,为了买这条项链,寒磊整整一个学期都没有出去参加他们的酒局。

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林家对林若彤和寒磊的关系一直很宽容,庄明月在嫁过来之后也时常用这个调侃林若彤,说还没有嫁过去,已经是人家的小媳妇了。

可是现在,林若彤泰然自若地从脖子上取下了这条意义沉重的项链,收进了首饰盒里。

“若彤,我们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现在林家的局势已经稳了下来,寒懿躺在医院里,寒磊一定会回来看他的,你再等等……”庄明月说着说着,忍不住捂住嘴。

因为她看见坐在梳妆镜前的林若彤,正襟危坐着,眼里却涌出大滴晶莹的泪水。

两人都没有说话,庄明月撇过头去,不愿意让林若彤看见自己落泪的场景,也不忍心再看她落泪。

“若彤,收拾好了吗?”林若言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黄先生已经到了。”

其间还夹杂着黄老板特有的油腻声调:“别催她,女孩子嘛,慢点好,慢点好。”

林若彤闻言,迅速用纸抹掉眼下的泪,又补了点妆,站起身来,直直越过庄明月,但在离开之前,她淡淡地开口,和一直关心着自己的嫂子,说了一句真心话。

“现在,也轮到我为林家付出了。”

伴随着林若彤离去的脚步声,和车子发动的声音,庄明月的眼泪汹涌而出,林若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老了五岁不止:“明月,别哭,你的身子不好。”

他们相携着回到自己的卧室,没有再提有关林若彤的任何一句话。

他们都知道,在接连失去了ELA和庄氏的扶持之后,许多合作的企业纷纷撤资,而如今的林氏,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完全靠林若彤维系着。

林若言开始慢慢地关心庄明月,减少和林若彤争执的频率,把更多心思花在孩子的身上,再也没有过问苏慕清的任何事情,就好像当年的一切真正化为了泡沫,只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能在远处观望一样。

那时的校服和白鞋,都随风飘散。

而在医院里,苏慕荷穿着平底鞋,挺着大肚子向妇产科走去,叶辛小心地护在她身边,脸上的神情都拧成了一团,生怕她出了什么闪失。

苏慕清穿着一身夏装,手里握着病历卡和挂号排,慢悠悠地和走廊上经过的医生护士们打招呼。

不知不觉,她已经在医院里照顾寒懿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里,寒懿经历了除去脑中淤血的手术,却仍然沉睡不醒,他的身体机能也没有一点损害,这让医生也觉得束手无策。

“慕清,孩子会不会生不出来啊?”待苏慕荷进去后,叶辛紧张兮兮地搓着手,“不行,我得进去看看去!”

“哎!”苏慕清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叶辛已经一溜烟窜得没影了。

苏慕清:“……”妇产科是不允许男人陪同进去的。

算了,反正荷清现在发展得不错,就走点后门吧。

苏慕清想着,露出一个笑容。

“慕清?”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真的是你?”

苏慕清一转头,挑了挑眉:“小雅?”

她对面的人正是陈小雅,这才过去一年,苏慕清却几乎要认不出她了。陈小雅整个人都肿了一圈,像一个充气的人,单单是她的大腿,就比苏慕清的两条加在一块都粗。

“嗯,你还记得我!”陈小雅微笑,不自在地揪着衣角,“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苏慕清粗略地说了些“还不错”之类的话,看了看表,想起自己一会还有事,便站起身来。

“等等!”陈小雅拉住她的衣角,又惊觉自己的失礼,慌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苏慕清浅笑,“还有什么事吗?”

陈小雅抿抿了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你现在和寒懿在一起,过得幸福吗?”

苏慕清挑了挑眉,不解其意:“什么?”

“对不起,慕清。”陈小雅忽然抬头看着她,“我实在是太爱明轩了,所以……用了那种手段从你手里把他抢走,你会恨我吗?”

“恨?”苏慕清咀嚼着这个字眼,眉眼间的褶皱松开,“为什么要恨你?”

陈小雅一愣。

“我早就说过,我对庄明轩的喜欢仅限于朋友,甚至一直在帮你追求他。”苏慕清语调轻快,“现在看起来,你过得也不错,就祝你余生都幸福。”

苏慕清自然知道庄氏已经破产的消息,但是她了解庄明轩这个人,以他的能力,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也能很快重新建立一个庄氏。

看着苏慕清渐渐远去的背影,陈小雅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一个苦笑。

苏慕清却没空管这么多,她在前几天接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的预约,他会在这个时候来探望寒懿,为了病人的安全着想,探望时必须有家属在场才行。

可是,当苏慕清走到病房门口时,却惊讶地发现那人已经进去了。

门口的小护士悄悄地告诉她:“他们都姓寒,我就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是亲兄弟诶,就直接让他进去了。”

说完,还摆出了一副自豪的神情。

苏慕清在门口待了片刻,就默默地坐在了旁边的长廊上。

十分钟后,寒磊从病房里出来,虽然神情自然,可是眼圈却微微发红。苏慕清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自上一次和寒磊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年,可他没有丝毫变化。

在寒懿昏迷的这一年里,许多人都来看望过他,其中包括廖曦、叶珏、寒氏的古董,甚至还有许洛杨。他们或许经常来,或许很长时间来一次,在里面一坐就是一个小时。

苏慕清在这一年里,也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她开始让自己忘记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专注地照顾寒懿,在一天天的沉睡中,寒懿并没有什么变化。

“慕清。”寒磊开口,声色低沉,“谢谢你。”

自从苏慕清告诉他不是寒氏亲生的消息之后,他就急忙去调查亲生父母的踪迹了。临走时,由于净身出户,他很快陷入了困境,就在这时,他的账户里突然多了一笔钱。

“那是寒懿给你的。”苏慕清闻言,豁然开朗。

原来那笔钱并不是寒磊主动带走的,而是寒懿偷偷给他的,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一切,趁着这个契机放走寒磊,安顿好许洛杨,将所有股份折现送给苏慕清,然后独自一人承受寒氏的破产。

“是。”寒磊的眼圈更红,“我对不起他。”

苏慕清摇摇头。

此时,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病房里,床上那人的睫毛微微颤抖,随后,露出一双温润的黑瞳。

“慕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风起时:你若不在我便不爱风起时:你若不在我便不爱莳柒|现言她是众星捧月的著名画家,却爱追求刺激厌烦安逸。他是重大保护区的站长风餐露宿,只为求得一方安土,与盗匪殊死搏斗。他冷脸相对却有一颗火热的心。她笑面相向却内心冰冷。“女人,你知不知道何为廉耻”这是她正大光明偷看他洗澡时他对她愤怒一吼。“南野,我这一生只为你一人生孩子,所以你这条命是我的,听到没有。”这是他们离别时她对他的喃喃细语。她是个连中枪都从不落泪的女孩,竟在他怀了哭得像个孩子。“南野,你在么。”“在,我一直都在。”这样的爱不求轰轰烈烈,只求刻骨铭心。
  • tfboys之超级混血儿tfboys之超级混血儿仅剩沫然|现言当混血儿公主遇上了tfboys,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期待。沫然an爱草的第二部文文,请大家多多支持。(本文纯属虚构)
  • 我的喵女友我的喵女友阿雀斑|现言ACE财团第一继承人李彧洺,对19岁模特张珝琋一见钟情,患上失眠症,用尽一切方法将她留在身边,只因她是良药,是他丢失的心跳。
  • 假面权妇假面权妇有钱的主|现言为了可以接近这个她暗恋了七年的男人,宋乔恩不惜整容。她以未婚妻的名义守他一年,却还是抵不过无情和背叛。三年监狱生活,彻底磨灭她的幻想和痴情。当她义无反顾的撞向那辆车时,她就知道,一切都画上了句号!“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爱你了……”再归来,她成了一线大牌女明星,有帅气男经纪人的守护,传媒公司顶头Boss的追求,他的视线中除了她再也容纳不下其他女人!她却傲气的和他擦肩而过,“勒庭琛,你不配被爱!”
  • 神男经女神男经女小外小姐|现言这是一个有点神经的男神和有点神经的女神由相识到在一起的故事。
  • 完整爱完整爱晚期|现言编辑部中的故事,充满着友情,亲情,爱情(不止限于女女哦)。女主碰到男情敌,她该如何是好,,,,,当古灵精怪的作家安小安遇到了严肃的主编大人张信,撒娇卖萌挑逗统统没用,她该如何是好,,,,,(张信吐出四个字:以身相许)(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是意外)“哎呦小信信啊,我稿子过两天再交行不行啊~~”安小安抖了抖鸡皮疙瘩,撒娇道。张信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小安眨着星星眼,张信刚张嘴,安小安用食指点住“憋说话,吻我”张信。。。。。。
  • 重生之招才纳宝重生之招才纳宝暗夜狰狞|现言季晴想过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可是,季晴绝对不后悔选择了那一步。现在,上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鱼与熊掌皆焉得也,季晴的人生会发生怎样的转变呢?前生的执念有了机会来践行,再来一次的结果,会发生怎样的不同?才?不一定多,但一定得会。不会怎么办,学!宝?这个谁都不能抢!有人抢了怎么办?咬杀!
  • 我在你的世界里成就一场回忆我在你的世界里成就一场回忆霸下麒麟|现言我们就像是一群卑微无助的浮游,永远都在这个城市的中心角落徘徊,我们把每一场的风花雪月当做故事,却不知道每一个人都可能从过路人变成命中注定,我们在晚安前道好,却不能在离别前珍重,我们在回忆里停留,我们在时间里谈爱情······
  • 小白青梅:竹马,我们恋爱吧小白青梅:竹马,我们恋爱吧落雪寒怜|现言他,对人冷酷无情,但对她温柔体贴。她,又呆又萌,对谁都很友好。那一年,他16岁,她14岁,她向他告白,他说现在不是时候,我们都太小了。这一年,他20岁,她18岁,他向她告白,她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霸道的吻上她的唇说分了,跟我结婚!请加群:423540325
  • 一婚难求:爹地太心急一婚难求:爹地太心急木槿|现言"乔莘觉得再也不会有比自己更苦逼的人了,爹抛弃娘抛弃,寄人篱下遭白眼,好不容易遇上个绝色无双有钱有权的男人,却是她的雇主!谈个恋爱怀个孩子一波三折风起云涌,养父变亲爹,老公变仇人,特么的婚礼还被情敌搅和了。不过人总不能倒霉一辈子,她乔莘逆袭以后,留学女博士一枚,海归白领,单身佳人。暗恋过的对象,前男友纷纷来献殷勤。什么,总裁你要向我求婚?不好意思,先问问我女儿认不认你这个爹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