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1章 大结局

隔着厚厚的玻璃罩,苏慕清看着躺在白色病床上的男人,他胸前的起伏非常微弱,甚至随时都有停滞的风险,据许雅曼所说,搜救队在海上找了近一个礼拜,才在一个洞窟里找到他。

彼时,寒懿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可他仍然靠一股意志力在撑着,嘴里念着苏慕清的名字。

“我的名字?”苏慕清瞪大眼睛,“他在找我吗?”

“是。”许雅曼肯定地点点头,“你还记得之前从沈迟的船上跳下去的事情吗?”

苏慕清顺着她的话,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抿了抿唇。

“那时,寒懿已经摸到船上了,本想偷偷带走你,可是安晓说你被下了药。”说到这里,许雅曼的眼神中闪过些许不忍,“你的身体不好,很多药物是不能接受的。”

苏慕清点点头:“我没有吃下去。”

由于药是片状的,苏慕清将其藏在牙齿里,又偷偷寻了个机会吐了出来。船舱内昏暗,安晓根本发现不了她的小动作,这才让她逃出一劫。

许雅曼见状,叹了口气。她从寒懿的口中知道,上一次检查时,从苏慕清的身体里查出了堕胎药的药物残留这件事情,既然苏慕清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却依然选择了吃下去,不是她对庄明轩的感情太深,就是她太恨寒懿了。

俗话说,爱之深,恨之切,看来,苏慕清属于后者。

“慕清,我的身份不方便待在这里,阿懿就交给你了。”许雅曼忽然躬身,向苏慕清行了一个大礼。

苏慕清避让不及,竟生生受了。

“以前,由于我的存在,让你们彼此猜疑,有情人不得眷属,对此我感到抱歉。但是今后的日子,请你们一定要好好过,将之前一笔勾销。”许雅曼深深地看向苏慕清,眼里有破碎的星光,“可以答应我吗?”

苏慕清抿着唇,并没有立刻回应她。

这番话在苏慕清看来,是许雅曼想劝她忘记那些有关于欺骗的过往,好好和寒懿在一起,虽然知道是为自己好,但她的心底仍然有些不舒服,好像她和寒懿之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越过许雅曼。

许雅曼叹了口气,向她打了个招呼,便由丈夫陪同着离开了。苏慕清在背后静静地观察着他们的背影,两人十指相扣,男人还一直托着许雅曼的后腰,那股小心的劲,就连苏慕清看了,都有些羡慕。

“你是寒先生的家属?”一位身着白衣的医生在苏慕清的身后开口,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其实他没什么大碍,就是中了弹,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才醒不过来。”

医生开了门,示意苏慕清一块进去。

“你照顾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他的腰腹这里。”他大咧咧地掀开寒懿的病号服,一抹白纱引入眼帘,横亘在寒懿精瘦的腰上。

苏慕清看着,不免有些难受:“他什么时候能醒?”

“看他的意志吧。”医生毫不避讳她,开始例行的体检过程,“这种时候,外界的治疗手段已经没有用了,但你是他的家属,可以每天抽空来陪陪他,和他说说话,说不定能醒得早一点。”

这医生说的……怎么像寒懿已成了植物人呢?

苏慕清拧眉,好笑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多事。不过是腰上中了枪,怎么会影响到脑袋呢?

“还有,他脑袋里的这块淤血,我们会尽快找时间做手术的。”医生又道,“你先去签个字吧。”

苏慕清闻言,脑中“轰”地炸响:“你说他的脑子怎么了?”

“台风天还在海里泡着,伤口感染,脑袋又多次撞在礁石上。”医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里是满满的谴责,“你们小情侣吵架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万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苏慕清忽然想起,寒懿现在已经不是寒氏的总裁了。看许雅曼刚才的模样,也不是很富裕的家庭,起码比不得当寒太太,如果是他们将人送来的话,很可能是没有经过寒懿常走的那条特殊通道的。

思及此,苏慕清又叹了口气。

以寒懿现在的状况,也没办法住VIP待遇的加护病房了。

“医生,手术的成功几率有多少?”在前台签字的时候,苏慕清犹豫了片刻。

“30%。”前台的护士好心地告诉她,“你是那位寒先生的家属吧?你们夫妻长得真好看。”

苏慕清愕然地摆摆手:“我们不是夫妻……”虽然她现在很想嫁给寒懿,可她一定要等到他醒来,亲口告诉他她爱他才行。

“许小姐告诉我们了,你就是寒先生口中的那个慕清。”护士掩唇笑道,“她还给我看了你和寒先生的婚纱照呢,苏小姐,您和寒先生真是一对璧人。”

苏慕清握着笔的手忽然收紧。

当初她和寒懿拍婚纱照的时候,好像的确被偷拍了一张没有盖上面纱的照片……

原来,他们已经是举行过婚礼的人了,苏慕清低头浅笑,复又担心起来:“30%的几率是不是太低了?如果手术失败了怎么办?”

“这……”小护士的脸上露出犹疑之色。

“你还是签吧,如果不做手术,等淤血扩大了,就连那30%的几率都没了。”另一位护士扶了扶镜框,语调清冷,虽然她面相平平,却像极了当年还在S大求学的苏慕清。

苏慕清看了她一眼,思索片刻后,坚定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苏慕清?”戴着黑框眼镜的护士惊讶地看着她,“你是S大毕业的吗?”

“嗯。”苏慕清点头,“怎么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学姐!”黑框护士的眼里忽然涌现出一阵兴奋,“苏学姐您好,我是S大2017级医学部的……”

将许可书交给护士长后回来继续值班的小护士接话道:“你又在模仿你那个苏学姐啦?”

苏慕清:“……”

连医院都有她的迷妹,该夸她桃李满天下吗?

“苏学姐,听闻你一毕业就去了寒氏任职,现在在国外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黑框学妹的眼里冒出了星光,“能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吗?”

看着她充满活力的模样,苏慕清不禁莞尔,想起了当年第一次在学校里遇见沈迟的模样。

想起那个男孩子,她的心头就忍不住一动。

“学姐,如你所见,我是个坏人。”在船上的时候,他如同战神般从天而降,将她从几乎赤身裸体的男人们中带走,虽然她那时衣不蔽体,但沈迟的眼里一点杂念也没有,面无表情地替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沈迟,我……”苏慕清轻启唇。

“嘘。”男孩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她的唇上,是温润的触感,“这艘船上除了人,只剩下毒品和枪支,我没办法把你送走,但是你可以向那些人求救。”

苏慕清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惊讶地发现一艘极小的船,在大海中颤颤巍巍地晃悠着,跟在他们的船只身后,由于不起眼,即便是苏慕清一眼望过去,也未必能发现它的存在。

“这是来找寒懿的。”提到这个名字时,沈迟的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你下去之后,就向他们那边游,我会吸引那些条子的火力和注意力。”

初春的甲板上,苏慕清裹着沈迟的外套,仍然冷得牙齿打颤,她看着面前这个一袭黑衣的男孩,此时,他的表情冷静得就像在交代遗言。

苏慕清想开口劝他几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学姐,你很好。”沈迟看向她,眼里是如海般璀璨的波光,“是寒懿和林若言辜负了你,原以为你能和庄明轩一起过得很好,可是……你离开以后,请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廖曦这个人并不靠谱,但是,作为朋友相处也不错。”

船行得极慢,此时是黑夜,除了海天相融的黑色,苏慕清的眼里只有沈迟的眼睛。

沈迟低下头,缓慢地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一个没用办法用文字描述的笑。

“再见。”

海风骤起,眼前忽然出现一座礁石,船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沈迟忽然换了一张脸,嘴角浮现出狰狞的笑意,正如同那天出现在庄宅门前时一样。他早就把外套脱给了苏慕清,此时,他却开始拉松自己的衣领,不断逼迫着苏慕清往甲板边缘滚动。

“慕清!”沈迟的背后忽然出现寒懿的身影。

沈迟的青筋直跳,他伸出一只手,似是暴怒地想要抓住苏慕清,却不着痕迹地将她推下了海。

“学姐,再见。”

在落下去的最后一刻,苏慕清看见他的嘴唇微微翕动。

寒懿飞快地冲上来想要拉住苏慕清,却被沈迟冷冷地拽住,两人在甲板上对打起来。寒懿师出名门,从小就是在各种专业的武术指导老师下培育起来的,对各个国家的招式都一清二楚。

而沈迟却是从地下拳击里出来的,精通各种狠辣的手段,在生死对决之间,纵使寒懿意识极好,也没能从中取到优势。

“咯吱。”

骨骼断裂的声音。

寒懿眉头一皱,听见有人在叫沈迟的名字。

沈迟冷冷地看着他,似是还想再打,但是那人唤得急切,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船舱里。

趁着这短短的十几秒时间,寒懿掏出手机飞快地给廖曦打了个电话,赶在沈迟拎枪出来了结他之前,猛地扎向苏慕清落水的方位。

“老大,条子知道我们撞礁上了,正在四面包围我们。”小弟的嘴角急得起泡,“如果让他们抓到了这个人……”

此时,寒懿的憋气已经到了极限,头顶微微浮出水面,在夜色中并不明显,却没办法瞒过沈迟的双眼。

沈迟掏枪对准了他的头,下一秒,在他的腰间开了一枪,又在水上连开数枪。

小弟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照原路航行。”沈迟抿着唇,将空了的枪把带给他,“然后,把那三个男人给我带过来。”

……

“据最新消息,A市最大毒枭在海上航行数日,现已落网,警方正在清点其多年来贩毒的数量,据其所犯刑事罪状,将判处死刑……”

一日,春光灿烂,苏慕清煮了个牛腩煲作为自己的午餐,直接踏上了去医院的路。在她下公交车的后一秒,公交车上的公共电视上播放了这一条新闻。

全车议论纷纷,尽是骂这毒枭丧尽天良。

在新闻的结尾,被蒙住眼睛的男人转向屏幕,纵然唇上布满青色,也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甚至说是男孩也不为过。

在全城的骂声之中,这个男孩弯起唇角,露出一个几乎没有人察觉的,却满是温柔的笑容。

而林宅里,始终叫骂着要出去的沈芊芊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忽然开始整日沉默。直到三日后,林若言去她居住的地方看她,却发现她开始整日叫骂,像极了之前的模样,可是却会忽然沉静下来,然后嚎啕大哭。

最后,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得了精神病。

林若言皱了皱眉,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苏慕清,在林若彤的恳求下,他将沈芊芊匿名送去了林氏旗下的一家精神病院。

“若彤,你是真的决定好了吗?”将沈芊芊送走之后,庄明月来到林若彤的房里,严肃地和她谈心,“你真的打算嫁给那个黄老板做他女儿的继母?”

众所周知,那个姓黄的男人荒淫无度,他当初的妻子就是被他活活气病了,没几年就撒手人寰。而留下的这个小女儿,由于无人管教,更是脾气极差,活生生的太妹。

“嫂嫂,我已经决定了,你就别劝我了。”林若彤淡淡地笑着,坐在梳妆台前为自己上最后一层散粉,“一会要和老黄去打高尔夫,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摘下来?”

庄明月看着她手指的方向,不忍心地撇过头去。

那是一个很小的钻石项链,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戴这个完全是掉家族的面子。曾经林母也说过林若彤好几回,甚至逼着她取下来,可林若彤哭闹着拒绝了,甚至以死相逼。

因为,这个项链,是寒磊当年送给她的。

那是他们还很年幼的时候,在一众富二代的圈子里,寒磊红着脸将这串项链递给她,请她做自己的新娘。当时的大家,还没有多少零花钱,为了买这条项链,寒磊整整一个学期都没有出去参加他们的酒局。

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林家对林若彤和寒磊的关系一直很宽容,庄明月在嫁过来之后也时常用这个调侃林若彤,说还没有嫁过去,已经是人家的小媳妇了。

可是现在,林若彤泰然自若地从脖子上取下了这条意义沉重的项链,收进了首饰盒里。

“若彤,我们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现在林家的局势已经稳了下来,寒懿躺在医院里,寒磊一定会回来看他的,你再等等……”庄明月说着说着,忍不住捂住嘴。

因为她看见坐在梳妆镜前的林若彤,正襟危坐着,眼里却涌出大滴晶莹的泪水。

两人都没有说话,庄明月撇过头去,不愿意让林若彤看见自己落泪的场景,也不忍心再看她落泪。

“若彤,收拾好了吗?”林若言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黄先生已经到了。”

其间还夹杂着黄老板特有的油腻声调:“别催她,女孩子嘛,慢点好,慢点好。”

林若彤闻言,迅速用纸抹掉眼下的泪,又补了点妆,站起身来,直直越过庄明月,但在离开之前,她淡淡地开口,和一直关心着自己的嫂子,说了一句真心话。

“现在,也轮到我为林家付出了。”

伴随着林若彤离去的脚步声,和车子发动的声音,庄明月的眼泪汹涌而出,林若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老了五岁不止:“明月,别哭,你的身子不好。”

他们相携着回到自己的卧室,没有再提有关林若彤的任何一句话。

他们都知道,在接连失去了ELA和庄氏的扶持之后,许多合作的企业纷纷撤资,而如今的林氏,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完全靠林若彤维系着。

林若言开始慢慢地关心庄明月,减少和林若彤争执的频率,把更多心思花在孩子的身上,再也没有过问苏慕清的任何事情,就好像当年的一切真正化为了泡沫,只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能在远处观望一样。

那时的校服和白鞋,都随风飘散。

而在医院里,苏慕荷穿着平底鞋,挺着大肚子向妇产科走去,叶辛小心地护在她身边,脸上的神情都拧成了一团,生怕她出了什么闪失。

苏慕清穿着一身夏装,手里握着病历卡和挂号排,慢悠悠地和走廊上经过的医生护士们打招呼。

不知不觉,她已经在医院里照顾寒懿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里,寒懿经历了除去脑中淤血的手术,却仍然沉睡不醒,他的身体机能也没有一点损害,这让医生也觉得束手无策。

“慕清,孩子会不会生不出来啊?”待苏慕荷进去后,叶辛紧张兮兮地搓着手,“不行,我得进去看看去!”

“哎!”苏慕清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叶辛已经一溜烟窜得没影了。

苏慕清:“……”妇产科是不允许男人陪同进去的。

算了,反正荷清现在发展得不错,就走点后门吧。

苏慕清想着,露出一个笑容。

“慕清?”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真的是你?”

苏慕清一转头,挑了挑眉:“小雅?”

她对面的人正是陈小雅,这才过去一年,苏慕清却几乎要认不出她了。陈小雅整个人都肿了一圈,像一个充气的人,单单是她的大腿,就比苏慕清的两条加在一块都粗。

“嗯,你还记得我!”陈小雅微笑,不自在地揪着衣角,“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苏慕清粗略地说了些“还不错”之类的话,看了看表,想起自己一会还有事,便站起身来。

“等等!”陈小雅拉住她的衣角,又惊觉自己的失礼,慌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苏慕清浅笑,“还有什么事吗?”

陈小雅抿抿了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你现在和寒懿在一起,过得幸福吗?”

苏慕清挑了挑眉,不解其意:“什么?”

“对不起,慕清。”陈小雅忽然抬头看着她,“我实在是太爱明轩了,所以……用了那种手段从你手里把他抢走,你会恨我吗?”

“恨?”苏慕清咀嚼着这个字眼,眉眼间的褶皱松开,“为什么要恨你?”

陈小雅一愣。

“我早就说过,我对庄明轩的喜欢仅限于朋友,甚至一直在帮你追求他。”苏慕清语调轻快,“现在看起来,你过得也不错,就祝你余生都幸福。”

苏慕清自然知道庄氏已经破产的消息,但是她了解庄明轩这个人,以他的能力,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也能很快重新建立一个庄氏。

看着苏慕清渐渐远去的背影,陈小雅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一个苦笑。

苏慕清却没空管这么多,她在前几天接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的预约,他会在这个时候来探望寒懿,为了病人的安全着想,探望时必须有家属在场才行。

可是,当苏慕清走到病房门口时,却惊讶地发现那人已经进去了。

门口的小护士悄悄地告诉她:“他们都姓寒,我就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是亲兄弟诶,就直接让他进去了。”

说完,还摆出了一副自豪的神情。

苏慕清在门口待了片刻,就默默地坐在了旁边的长廊上。

十分钟后,寒磊从病房里出来,虽然神情自然,可是眼圈却微微发红。苏慕清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自上一次和寒磊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年,可他没有丝毫变化。

在寒懿昏迷的这一年里,许多人都来看望过他,其中包括廖曦、叶珏、寒氏的古董,甚至还有许洛杨。他们或许经常来,或许很长时间来一次,在里面一坐就是一个小时。

苏慕清在这一年里,也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她开始让自己忘记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专注地照顾寒懿,在一天天的沉睡中,寒懿并没有什么变化。

“慕清。”寒磊开口,声色低沉,“谢谢你。”

自从苏慕清告诉他不是寒氏亲生的消息之后,他就急忙去调查亲生父母的踪迹了。临走时,由于净身出户,他很快陷入了困境,就在这时,他的账户里突然多了一笔钱。

“那是寒懿给你的。”苏慕清闻言,豁然开朗。

原来那笔钱并不是寒磊主动带走的,而是寒懿偷偷给他的,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一切,趁着这个契机放走寒磊,安顿好许洛杨,将所有股份折现送给苏慕清,然后独自一人承受寒氏的破产。

“是。”寒磊的眼圈更红,“我对不起他。”

苏慕清摇摇头。

此时,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病房里,床上那人的睫毛微微颤抖,随后,露出一双温润的黑瞳。

“慕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世星梦世星梦凮雅|现言前世,她倾尽所有只为一梦,直到身死亦无怨无悔;今生,她仍旧执着再续前梦,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破茧成蝶……
  • 总裁风云之天才宝宝妖孽妻总裁风云之天才宝宝妖孽妻逍随音|现言一位妖艳的张扬少女,一颗伪装的魅惑灵魂,一夜意外的暧昧缠绵,揭开了两大总裁的风云对决……她,是女扮男装的风流邪少他,是冷冽优雅的狂傲总裁众人都言A市的顾少能力手腕极高,偏偏肌肤细嫩的像个女人,他本不信!!可是,苍天啊,当他似潭无波的真心遗失在了妖孽的身上,他该如何是好??她就像一只神秘的猫,即使温顺的隐藏了锋利的爪子,也不改骨子里的嗜血冷酷。她的笑涡忽冷忽热微旋,邪邪的带着点妖艳,他本纠结的以为他沉沦的输给了这个是男非男的人妖,可是该死的!为什么那个一见到他像小鹿一样瞪大眼睛的可爱女孩和他血缘相连?
  • EXO万众曙目的王者EXO万众曙目的王者E珍X惜O|现言女主是教主的表妹,也是慕容家族的千金小姐,更是黑道至尊潘多拉,女主还有着更多神秘的身份。她会和EXO发生哪些有趣的事情呢。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简介无能,请直接看!
  • 消失咒消失咒妍亦语|现言她,表面是幽兰国的公主,却有着复杂又惊天的身世,母后是天庭仙女,父王却是......深爱他的她却因不听仙人的话去赴了宴,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天大转变,穿越千年,却身负魔咒,但凡爱上她,倾吐爱意便消失于她的记忆,直到真爱的出现,两情相悦又岂在顷刻之间......存于世间别无他求,只愿爱她的和她爱的安好,不过人终究逃不出命运的枷锁,上天为何给了她一切,却又剥夺她一切,她该如何让面对........
  • 王俊凯我爱你你爱我吗王俊凯我爱你你爱我吗爱凯520|现言“王俊凯,我爱你。但我不能因为你,放弃我最好的朋友。对你口口声声说的爱我,我只是当做一场梦罢了。如果我们三个人之间必须有一个人退出,那个人一定会是我!我把自己最好的朋友交给你了,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毕竟我爱你。”
  • 宛如初爱宛如初爱爱明媚|现言男女年龄相差七年不算什么,问题是叫了你十六、七年姐姐的小屁孩用不甚光彩的手段宣告:高立早就是我的女人,我要跟她结婚……面对世俗的眼光、惨烈的阻隔,是黯然退场还是默默守候,是不择手段还是另辟蹊径……伤痛面前,是一蹶不振还是坚忍自强……怨恨造化弄人的男女们,幸福不会从天而降,需要努力、需要勇气、需要守护、有时或许需要一点心机,但请记住,不要伤害他人。
  • 那个雨夜爱上——玺那个雨夜爱上——玺妮宫主|现言很狗血的剧情,各位不要吐槽哦(此内容纯属扯淡,不要相信,只当打发时间咯)
  • 55度:总裁前妻惹人爱55度:总裁前妻惹人爱微冰|现言看着手机上那张子宫的照片,孟夕冷笑着,现在的世道连小三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冲动之下进错了门,认错了人,她就这样被一个叫韩斐的男人缠住了。“韩先生,请别忘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离我远一点。”每一次,她这么义正言辞的拒绝他。他眸光闪烁着无限的真诚,一本正经的回到:“孟小姐,也别忘了,我是你的情夫。”孟夕抓狂了总是想要和他保持距离,可是每一次她遇到困难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他在她身边温暖她,保护她,替她教训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和那个嚣张成性的小三。只是,他太神秘,神秘的让她看不清,摸不着,她已经错了一次,难道还要在错第二次吗?
  • 回到原点,你是否还爱我回到原点,你是否还爱我真心的守候A|现言都说男人最绝情,为什么让我赶上三个痴情的。这让我如何做决定。敏儿无奈地说道“你们行行好放过我。”“不行。”这回你们三到团结。女主角黑线。惹不起,我躲得起。一年后的一天一个高大的身影强势的靠近把敏儿挤在了角落。“有事吗?”敏儿做贼心虚地说道“你以为你换了个模样,我就不认识你了。”“哈哈,好巧。”敏儿尴尬的笑。“不巧,我在找你。”说罢霸道的吻了下去。......“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把敏儿夺回来的。”“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不会再把敏儿让给你。”“死了这心吧。”看那气氛很是紧张。“啪...拿钱,拿钱。我赢了。”女主角看着斗地主的三个男的。脸色越来越黑。见过情敌成为哥们吗?我到见识了。
  • 老婆不乖:冷少追妻 老婆不乖:冷少追妻 超越极限|现言有没有搞错,自己只是在最脆弱的时候借了他的肩膀一下就甩不掉了。为了不让所有的人看笑话,她接受他了。可他的背景也太强大了吧,强到自己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妹子不能接受的程度。哦买噶,男人求你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