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5章 大结局

“你的合同拟定得太过分,越莱完全有理由告你。”曹新佳始终保持着平静,一来不想彻底激怒明依依,二也不想将两个人之间闹得更加不能收场,只要有这份合同在,吃亏的那一方,永远都只能是她。

“告吧。”明依依无所谓的扬手,“如果没什么婚纱上面的事情需要讨论,我先走了。”

“等等。”就在明依依站起身的刹那,曹新佳手机上突然传来沈如温发过来的关于明依依现在状况的调查让她大吃了一惊。

她完全没想到,明依依,居然跟兰蓝的父亲……

兰蓝少女时期父母就离了婚,父亲兰坪花心成性,虽然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是多年来一直没有提过要结婚,大概是这一次明依依跟兰坪提到了结婚,才让兰蓝彻底相信了明依依,只要她帮忙,绊倒曹新佳,郝炎晖,就一定是她的吧?

曹新佳挑了一张明依依跟兰坪的合照,将大屏手机拿在手中,递给明依依看,一边冷冷的开口:“我原本没想到这么快,但是明小姐的保密功夫,明显很不到位,事到如今,我也就不拐弯子了,我回到越莱才短短一个星期,不希望在现在这个时期出事,但是明小姐,要是不想你这颗大树也彻底倒塌的话,劝你收回合同吧。”

明依依在看见她和兰坪的合照时,整个人都惊呆了,随机面上升起一股狠戾的气息,血红的眼睛狠狠盯着曹新佳:“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明小姐的保密功夫还需要更上一层楼。”

“哼。”明依依扯笑,“你以为就一个兰坪,我会心疼还是怎么着?不就是一个男人嘛。”

“那么如果明天早上的娱乐八卦都起底了明小姐从出道到上位再到被封杀的原因最后被高层包养的传闻,就算没了兰坪,明小姐往后只能是过街老鼠,也无所谓吗?”

这样的女人,如果不跟她动真格,明依依根本不会轻易罢手,曹新佳也没准备把这个事情往后延期,相对的态度就变得生硬了许多。

“你……”明依依眼底瞬间充血,刹那间疯狂,再也没有刚才淡然高高在上的模样,甚至凶狠的站起身,双手撑在咖啡桌上:“你敢!”之前郝炎晖封杀她,至少还让外界她的粉丝只是以为她消失了,并没有毁掉她的名声,原本她还想等这股浪潮过去,就重新回到演艺圈的,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郝炎晖的女人,居然这么心狠吗?

“你瞧着我的样子在,如果你为难我,我会怕了你吗?”曹新佳同样站起身,收起包包的瞬间,或许因为起得太急,脑袋忍不住眩晕了一下。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好!既然你不准备放过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明依依丝毫没有注意到曹新佳方才歪了一下的姿势,双手疯狂的往对面一推,刚好曹新佳还没有稳住身子,随着她推过去的姿势,曹新佳脑袋更是昏沉,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往后倒去。

最后的感觉是额头上传来一阵剧痛,仿佛被什么撞破了脑袋似的,随后便是无边的黑暗。

明依依原以为自己的力道很轻,不过是威胁曹新佳罢了,谁知道曹新佳跟个纸片人似的,被她那么一推,居然轻飘飘的就倒了过去,吓得她脸皮子苍白,伸出双手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

咖啡厅不是一般咖啡厅坐的沙发,而是实木的椅子,曹新佳那一下子摔下去,额头刚好撞上椅子的柱子上,随后整个人歪在地上,只看得见额头一片血红。

明依依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掏手机的手颤颤巍巍,彻底结束在服务生路过的刹那。

曹新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但是耳边始终少不了一抹熟悉的焦急的声音,让她在迷雾中失去方向时,又忍不住想要往回走。

“叔叔,妈咪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呢?”小童童下午放学后非要闹着找妈妈,郝嫂实在瞒不住了,就直接说了曹新佳住院的事,惹得他连晚饭也不要吃,直接赶到了医院。

曹新佳的伤并不严重,郝炎晖找遍了医院里最好的医生都是一样的结果,迟迟不醒过来的原因是因为思虑过多,以至于整个人的大脑始终都处于一片昏沉的状态,等大脑休息够了,自然也就醒过来了。

病房里只有一大一小,郝炎晖蹙着眉心摸了摸童童的脑袋,看着曹新佳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心中又是一阵难受。

若不是因为他早早就去了越莱,看见沈如温接收的关于明依依的资料,他连曹新佳受伤,也不会知道。

可是等他赶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沈如温将一切事情办妥,才垂着脑袋进了曹新佳的病房,事情是他太放心让曹新佳干的,明知道人是郝炎晖的女人,沈如温早没了那股淡定的模样,交代了现在已经找到了逃逸的明依依,证据也已经收集齐全,兰坪明天一早在召开的董事大会上正式宣布被辞董事资格,兰蓝也因为合同的纰漏被直接开除,连带还有宋一,顿了半天才开口:“那个……曹新佳没事吧?”如果有事,郝炎晖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郝炎晖紧紧抿着嘴角,让沈如温等得忐忑不安,心酸了半天,才缓缓开口:“没有很大问题,但是明依依的事情,警察已经取证了吧?”

沈如温认命:“监控正好看得见,能够证明明依依推了曹新佳一把。”

“想办法,让她多在里面呆几年吧,顺便,帮我联系宋岑,让她搁开他的情伤,帮我准备,我要结婚。”

“什……什么……”沈如温结巴了。

刚才他们明明在说那么严肃的事情好吗?怎么突然之间又跳上了要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上面了?

“帮我找宋岑就是了,让他立刻着手准备。”

“好。”

“叔叔……”童童始终乖巧的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看见沈如温走掉以后才眼巴巴的望着郝炎晖:“你和我妈咪真的要结婚吗?”

“什么结婚?”秀美好看的额头因为贴了一大块纱布而显得不是那么完美,女人精致的脸蛋也稍微显得苍白了一点,但是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的刹那,看在守在床边的一大一小眼中,仿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曹新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耳边传来的什么结婚,还是让她忍不住惊颤,十分努力的,才睁开眼。

“笑笑,我们结婚。”郝炎晖没有避开,直截了当看在曹新佳眼中,“六年前我欠你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现在,让我补偿给你,好吗?”

“为什么?”他不是一直都在说他们之间还是夫妻关系吗?已经举行过一次婚礼了,难道还要第二次?

“没有为什么。”郝炎晖沉着脸,“我说欠你的婚礼就是欠你的,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郝炎晖的女人,以后,不会再有人敢动你了。”

郝炎晖说起这个,曹新佳才猛地想起来刚才她好像眩晕了一阵,然后被明依依轻轻推了一下?

“明依依呢?”她现在在医院,那么明依依呢?

“还提她干嘛?”郝炎晖十分不客气,听见那个女人的名字都觉得不爽,当初他若是再心狠一些,断然不会让曹新佳今天再受到伤害。

“那个合同……”

“合同已经作废,这件事不是你的问题,甚至不是越莱的问题,是郝氏内部,我需要做一次彻底的调整,你这段时间就准备养伤,然后等着做新娘好了。”

童童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郝炎晖这么霸道,但是曹新佳分明一脸懵懂,又幸福感十足的眼睛。

“郝炎晖……”曹新佳长长舒了口气,她才醒过来这么一会儿,突然之间接收到这么多消息,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他就这么突然的要跟她结婚了?

“总裁。”门口朵朵穿着一身漆黑的套装,将一只小袋子递给郝炎晖。

“什么东西?”

仿佛珍藏了多年的宝物,郝炎晖慢慢将两只大红色的本本翻出来递给曹新佳:“这是铁证。”

结婚证……

他们果然还真的……曹新佳一阵无语,她每次听郝炎晖那么说,说多了,还以为他是骗她的,结果,都是真的吗?

那么童童……

曹新佳看向童童,既然她跟郝炎晖从来都是夫妻,那么童童跟他的关系,是不是应该……

“炎晖。”曹新佳略微挣扎,但还是努力稳重下来,深深看着郝炎晖:“其实童童……”

“我知道了啦。”还没等曹新佳说完,童童已经白了曹新佳一眼:“我知道我是郝叔叔的孩子,只是你不肯说,我都知道的。”

“……”为什么?

郝炎晖虽然也略微有些意外,但是还是抽出袋子里面另一张检查报告,无所谓的交给曹新佳.

亲子鉴定……

圣母玛利亚,她还以为父子俩都不知道,原来……

她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总裁宠甜妻腹黑总裁宠甜妻梦依旧|现言为了偿还父亲欠下的巨额赌债,她和他签下协议,成为他的特殊的人。他忽而冷漠无情,忽而对她温柔入骨,让她因为对初恋的责任和爱恋,在冰与火的煎熬的生存!当她对他动了心~,却发现,他早已为她设下圈套,被他拉入了婚姻的坑!不甘被骗的她,奋起反击,只是面对腹黑且一直扮羊的大灰狼,她是否能反击成功?
  • 圣雪三王子恋上贵族三公主圣雪三王子恋上贵族三公主艾冰酱|现言她们是经过训练的公主,在圣雪邂逅了他们,他(她)们彼此相爱,可却要经历那么多历练(雪儿:我在这里对他(她)们说尽力吧)
  • 城市妖书城市妖书刺鳅|现言她,一个都市白领。他,一只三尾狐妖。明明八杆子打不着,却偏是不折不扣的发小。一颦一笑,当时只道是寻常。迷雾重重,散尽方知她和他。谁负了谁?谁骗了谁?谁爱了谁?谁恨了谁?要来的终要来,要去的终要去。一切,只为———赤水迢迢,往生燕林。善意提醒:这是清水故事。没有廉价血浆,没有死去活来,没有投胎转世,没有浴火重生,没有一女N男,没有一男N女。幽默嘛不是太幽默,甚至带点灰暗。灰暗嘛也不是太灰暗,女主有狐妖傍身,再衰能衰到哪里去。总之,喜欢女尊文的请左转,喜欢11文的请右转,留足空间供我大呼———此处乃灰姑娘发梦试验田。
  • 学霸与伪萌学霸与伪萌柒时柒度|现言一个莫名的恋爱小故事(没错,我写不出简介)
  • 与婚有染与婚有染宫墨兮|现言一纸婚约,连结了两个人的命运。只是看似简单的婚姻背后却暗藏杀机与阴谋。一场来自谌家的阴谋,害得她家破人亡,濒临绝境。一夜之间,幸福化为乌有。她恨他入骨,几年后耀眼归来,已经是知名舞蹈家。她对他笑靥如花,语气却冰冷:“谌彦航,我回来,就是要你的命。”谌彦航勾唇一笑:“你要,你便拿去。”抵死纠缠,狠心报复,真相层层揭开,而她的心却在不知不觉间沉沦。谌彦航:等你累了,只要回来,我都会在原地等你。乖,别闹了,快点回来。严森诺:一入豪门深似海,一遇谌彦航定终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秦知凝韵轩秦知凝韵轩恰魇|现言亿万资产的继承人在出生后,医院引发了火灾,继承人落入了江流之中……“你是谁,没看见我在骑自行车吗?”秦韵凝撇撇嘴“你不知道要不是本少爷会开车你就会变成下一个马路杀手吗?你该不会是要讹人吧。”“你才讹人呢!”……“韵凝,要怪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的命不好。”一把扯下她的家族项链落荒而逃…………“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秦韵凝抽了他一巴掌,“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我!我恨你!”“难道我们之前的爱情都不作数了吗?”戚知轩搂住她,“我是爱你的。”“你的爱我受不起!”
  • 唯你一人唯你一人馨岚 |现言青春不谙世事的锦晓晴在去福利院做好事的半路上被莫名其妙的黑衣人拉跑了,今天本是个游山玩水谈谈恋爱粉红无限的好日子才对,但由此而展开的一段美丽恋情却在无声无息的游走,有钱的富豪大少爷看上了这个善良小女生,看看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 弱男快回来弱男快回来慕筱弦|现言“你的脑袋是猪脑吗?”“你有见过如此英俊帅气、风度翩翩的猪吗?”“眼前这个自恋的不就是吗?”“。。。。。。”从何时起帅哥花心的严浩杰转身变成了屌丝不要脸的男人?是从碰见上官兮儿开始亦或者是想要把这个毒舌的女生收进后宫开始,他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在上官兮儿面前翻身,但是旅途遥远有些遥不可及。
  • Hello:我的太祝大人Hello:我的太祝大人兔一|现言花穗穗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到F国成为世界顶尖的调香师,在这之前,她绝对不结婚!不婚的她遇到忠犬型南丞司,铁杵碰上磨刀石,她说不约不约,他死缠烂打不放手。花穗穗:我不要嫁给和尚!南丞司:住在寺庙的不一定是和尚。花穗穗:恩,秃驴。南丞司:……无可奈何,她跟他签下契约婚书,就当做是给寺庙做善事。某一天,他摇身一变:喜欢我这个新身份吗?未来的总统夫人。
  • 妖孽总裁:杀手老婆小心宠妖孽总裁:杀手老婆小心宠苏凉妍|现言读者群577579022,敲门砖任意角色名她是夜色顶尖杀手,神秘莫测,冷血无情,一次意外的任务,让她去接近他。他在A市一手遮天,霸道嗜血、唯独对她温柔,夜夜都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翌日清晨“Boss夫人又偷偷的去做任务了”某男说“暗中保护夫人,别让她受伤,否则……”保镖欲哭无泪“Boss,夫人跟他的前男友去看电影了”“去给我把电影院拆了,把人揍了”“Boss,夫人把卡刷爆了,拿几张黑卡给夫人,叫她随便刷”“Boss夫人说你不举”“是吗?看来今晚我得好好让她检验下,哪里不举了”某女气炸了“楚锡安,你无耻!”“是嘛宝贝”说着把人抱回房,欺压强吻突然一把抢抵住他腰间,女人妖媚的说:“坏银,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