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5章 大结局

“你的合同拟定得太过分,越莱完全有理由告你。”曹新佳始终保持着平静,一来不想彻底激怒明依依,二也不想将两个人之间闹得更加不能收场,只要有这份合同在,吃亏的那一方,永远都只能是她。

“告吧。”明依依无所谓的扬手,“如果没什么婚纱上面的事情需要讨论,我先走了。”

“等等。”就在明依依站起身的刹那,曹新佳手机上突然传来沈如温发过来的关于明依依现在状况的调查让她大吃了一惊。

她完全没想到,明依依,居然跟兰蓝的父亲……

兰蓝少女时期父母就离了婚,父亲兰坪花心成性,虽然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是多年来一直没有提过要结婚,大概是这一次明依依跟兰坪提到了结婚,才让兰蓝彻底相信了明依依,只要她帮忙,绊倒曹新佳,郝炎晖,就一定是她的吧?

曹新佳挑了一张明依依跟兰坪的合照,将大屏手机拿在手中,递给明依依看,一边冷冷的开口:“我原本没想到这么快,但是明小姐的保密功夫,明显很不到位,事到如今,我也就不拐弯子了,我回到越莱才短短一个星期,不希望在现在这个时期出事,但是明小姐,要是不想你这颗大树也彻底倒塌的话,劝你收回合同吧。”

明依依在看见她和兰坪的合照时,整个人都惊呆了,随机面上升起一股狠戾的气息,血红的眼睛狠狠盯着曹新佳:“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明小姐的保密功夫还需要更上一层楼。”

“哼。”明依依扯笑,“你以为就一个兰坪,我会心疼还是怎么着?不就是一个男人嘛。”

“那么如果明天早上的娱乐八卦都起底了明小姐从出道到上位再到被封杀的原因最后被高层包养的传闻,就算没了兰坪,明小姐往后只能是过街老鼠,也无所谓吗?”

这样的女人,如果不跟她动真格,明依依根本不会轻易罢手,曹新佳也没准备把这个事情往后延期,相对的态度就变得生硬了许多。

“你……”明依依眼底瞬间充血,刹那间疯狂,再也没有刚才淡然高高在上的模样,甚至凶狠的站起身,双手撑在咖啡桌上:“你敢!”之前郝炎晖封杀她,至少还让外界她的粉丝只是以为她消失了,并没有毁掉她的名声,原本她还想等这股浪潮过去,就重新回到演艺圈的,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郝炎晖的女人,居然这么心狠吗?

“你瞧着我的样子在,如果你为难我,我会怕了你吗?”曹新佳同样站起身,收起包包的瞬间,或许因为起得太急,脑袋忍不住眩晕了一下。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好!既然你不准备放过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明依依丝毫没有注意到曹新佳方才歪了一下的姿势,双手疯狂的往对面一推,刚好曹新佳还没有稳住身子,随着她推过去的姿势,曹新佳脑袋更是昏沉,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往后倒去。

最后的感觉是额头上传来一阵剧痛,仿佛被什么撞破了脑袋似的,随后便是无边的黑暗。

明依依原以为自己的力道很轻,不过是威胁曹新佳罢了,谁知道曹新佳跟个纸片人似的,被她那么一推,居然轻飘飘的就倒了过去,吓得她脸皮子苍白,伸出双手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

咖啡厅不是一般咖啡厅坐的沙发,而是实木的椅子,曹新佳那一下子摔下去,额头刚好撞上椅子的柱子上,随后整个人歪在地上,只看得见额头一片血红。

明依依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掏手机的手颤颤巍巍,彻底结束在服务生路过的刹那。

曹新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但是耳边始终少不了一抹熟悉的焦急的声音,让她在迷雾中失去方向时,又忍不住想要往回走。

“叔叔,妈咪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呢?”小童童下午放学后非要闹着找妈妈,郝嫂实在瞒不住了,就直接说了曹新佳住院的事,惹得他连晚饭也不要吃,直接赶到了医院。

曹新佳的伤并不严重,郝炎晖找遍了医院里最好的医生都是一样的结果,迟迟不醒过来的原因是因为思虑过多,以至于整个人的大脑始终都处于一片昏沉的状态,等大脑休息够了,自然也就醒过来了。

病房里只有一大一小,郝炎晖蹙着眉心摸了摸童童的脑袋,看着曹新佳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心中又是一阵难受。

若不是因为他早早就去了越莱,看见沈如温接收的关于明依依的资料,他连曹新佳受伤,也不会知道。

可是等他赶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沈如温将一切事情办妥,才垂着脑袋进了曹新佳的病房,事情是他太放心让曹新佳干的,明知道人是郝炎晖的女人,沈如温早没了那股淡定的模样,交代了现在已经找到了逃逸的明依依,证据也已经收集齐全,兰坪明天一早在召开的董事大会上正式宣布被辞董事资格,兰蓝也因为合同的纰漏被直接开除,连带还有宋一,顿了半天才开口:“那个……曹新佳没事吧?”如果有事,郝炎晖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郝炎晖紧紧抿着嘴角,让沈如温等得忐忑不安,心酸了半天,才缓缓开口:“没有很大问题,但是明依依的事情,警察已经取证了吧?”

沈如温认命:“监控正好看得见,能够证明明依依推了曹新佳一把。”

“想办法,让她多在里面呆几年吧,顺便,帮我联系宋岑,让她搁开他的情伤,帮我准备,我要结婚。”

“什……什么……”沈如温结巴了。

刚才他们明明在说那么严肃的事情好吗?怎么突然之间又跳上了要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上面了?

“帮我找宋岑就是了,让他立刻着手准备。”

“好。”

“叔叔……”童童始终乖巧的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看见沈如温走掉以后才眼巴巴的望着郝炎晖:“你和我妈咪真的要结婚吗?”

“什么结婚?”秀美好看的额头因为贴了一大块纱布而显得不是那么完美,女人精致的脸蛋也稍微显得苍白了一点,但是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的刹那,看在守在床边的一大一小眼中,仿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曹新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耳边传来的什么结婚,还是让她忍不住惊颤,十分努力的,才睁开眼。

“笑笑,我们结婚。”郝炎晖没有避开,直截了当看在曹新佳眼中,“六年前我欠你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现在,让我补偿给你,好吗?”

“为什么?”他不是一直都在说他们之间还是夫妻关系吗?已经举行过一次婚礼了,难道还要第二次?

“没有为什么。”郝炎晖沉着脸,“我说欠你的婚礼就是欠你的,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郝炎晖的女人,以后,不会再有人敢动你了。”

郝炎晖说起这个,曹新佳才猛地想起来刚才她好像眩晕了一阵,然后被明依依轻轻推了一下?

“明依依呢?”她现在在医院,那么明依依呢?

“还提她干嘛?”郝炎晖十分不客气,听见那个女人的名字都觉得不爽,当初他若是再心狠一些,断然不会让曹新佳今天再受到伤害。

“那个合同……”

“合同已经作废,这件事不是你的问题,甚至不是越莱的问题,是郝氏内部,我需要做一次彻底的调整,你这段时间就准备养伤,然后等着做新娘好了。”

童童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郝炎晖这么霸道,但是曹新佳分明一脸懵懂,又幸福感十足的眼睛。

“郝炎晖……”曹新佳长长舒了口气,她才醒过来这么一会儿,突然之间接收到这么多消息,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他就这么突然的要跟她结婚了?

“总裁。”门口朵朵穿着一身漆黑的套装,将一只小袋子递给郝炎晖。

“什么东西?”

仿佛珍藏了多年的宝物,郝炎晖慢慢将两只大红色的本本翻出来递给曹新佳:“这是铁证。”

结婚证……

他们果然还真的……曹新佳一阵无语,她每次听郝炎晖那么说,说多了,还以为他是骗她的,结果,都是真的吗?

那么童童……

曹新佳看向童童,既然她跟郝炎晖从来都是夫妻,那么童童跟他的关系,是不是应该……

“炎晖。”曹新佳略微挣扎,但还是努力稳重下来,深深看着郝炎晖:“其实童童……”

“我知道了啦。”还没等曹新佳说完,童童已经白了曹新佳一眼:“我知道我是郝叔叔的孩子,只是你不肯说,我都知道的。”

“……”为什么?

郝炎晖虽然也略微有些意外,但是还是抽出袋子里面另一张检查报告,无所谓的交给曹新佳.

亲子鉴定……

圣母玛利亚,她还以为父子俩都不知道,原来……

她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花娘花娘顾宛|现言被人贩子卖到农村……和恶势力作斗争,那些黑暗的回忆让我颤抖……对不起,是弱者的保护色。但我却只能说,生而为人,对不起……对不起不管人生多灰暗,我还是要勇敢的接受生活!!
  • 衣冠楚楚:总裁老公滚远点衣冠楚楚:总裁老公滚远点南凛|现言一次意外,让本来陌生的两个男女不得不奉子成婚。苏冉成了宋庭遇眼中不择手段的女人。新婚之夜,他冷笑着对她说:“苏冉你的目的达到了,可除了宋太太的头衔,其余的你休想得到。”婚后的第一天他收拾了东西飞往国外去安慰他心爱的女人。一夕之间,她成了整个安城的笑柄。一别四年。他在国外和别的女人双宿双栖,几乎要忘了她这个妻子,还有他们三岁的儿子。后来儿子病危,他不得不回国和她准备生下第二个孩子,用脐带血来救他。四年后相见,他对她依旧疏离冷漠夜夜同床共枕依旧温暖不了两颗冰冷的心。欢爱至极的时候,他甚至还不忘提醒她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她冷艳而笑,装作不在乎,可指甲却掐进了肉里:“宋庭遇,我比你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 爆笑萌妻:腹黑老公求抱抱爆笑萌妻:腹黑老公求抱抱黎菲|现言先申明:本文1+1宠文他倾身将她压在身下,一双邪魅且充满霸道的眼眸像盯着猎物一般,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她的秀发:“八年前,睡了我,还怀着我的崽子逃跑,八年后,我也要将你睡回。”她双手合十,一副狗腿:“大哥,我错了!等我再怀你崽子一定不跑了!”语毕,她捂口惊慌:我刚才说了什么!他勾唇一笑,手指轻轻划过她白皙的肌肤,温热的吐字:“这是你自己说的!”某宝贝不屑一顾,白眼翻起,:“妈咪果然还是笨妈咪,有了男人反而更笨了!”霸道腹黑总裁老公+天才宝贝+呆萌媳妇=爆笑总裁文
  • 重生少夫人:抛弃绝情弃少重生少夫人:抛弃绝情弃少cry九月|现言她为他付出一切却换得兔死狗烹的下场,既然上天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凌易水你给我记住:我-于依染会重振于家,而你只是我抛弃的玩物。
  • 十年等待青城花开十年等待青城花开寒晓晓|现言淮城中的懵懂,江城里的痴恋,枫都上的远行。如果,当初的月夜,我们不曾遇见,若是,那日的雨夜,我们不曾擦肩,爱情的香甜和苦涩,是否我们终生都不会品尝。
  • 三戏花痴女三戏花痴女箬玉|现言老妈是出了名的势利眼,让我读这所大学唯一的原因——找个有钱人当男朋友。天,她也不想想,她的女儿我,除了一双长得还比较水灵的眼睛外,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极为普通。说好听点是普通,说难听点就是别人看到我,不被吓跑,就要谢天谢地了。
  • 霸道邪少请温柔霸道邪少请温柔小小白666666|现言仲晚秋亲眼目睹男友劈腿,一气之下她随手抓了一个替代品,一夜之间就顺理成章的睡了他,没想到一睡成瘾,他不介意再多睡几次,从此食髓知味,再也放不下……
  • 误惹桃花之无敌狂女误惹桃花之无敌狂女阳光融雪|现言他是皇甫少主,妖孽冷酷,手段冷残,产业遍布亚洲,手握亚洲黑白两道生杀大权,却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他是赫连集团太子爷,美如天使,藏着温和表象下的却是心狠手辣,嗜血如命,产业遍布欧洲,但认识了一个女人,却是他倒霉的开始。她是皇甫二少,无恶不作,将女生堵在卫生间里为所欲为。她是皇甫二少,邪魅俊美,园亮眼眸藏着一抹腹黑狡黠,无敌铁拳,误惹无数痴男怨女。亚洲与欧洲之间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却因为一次的交易出误而烽烟四起......
  • 错爱:豪门冷少追逃妻错爱:豪门冷少追逃妻洛汐灵|现言她是一个私生女,从小,没人疼没人爱,而那个一直看似乎对她不错的父亲,对她好,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这个家,对她而言,似乎根本没有半点值得留念的地方。但从小渴望亲情的她,对那个父亲,依然抱着一丝丝期盼,希望能得到他的关注,不曾想,在自己二十岁生日那天,她的父亲,竟对她下药……
  • 跟着猫走跟着猫走家养小乖猫|现言你陷入诡秘的事件了吗?你迷路了吗?没关系,跟着猫走。它的影子是白色的,它不会老去,它时隐时现。没有猫儿上不去的地方,猫儿不会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