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7章 最后亦是最初(大结局)

苍梧伫立在一座坟前,神情哀戚。

“别人死了,亡灵却还可以入梦,这么多年了,你这死女人,怎么能如此吝啬,吝啬到甚至不肯到梦中与我相见?”

二十年前,桃夭就这样消失在满目的鲜血之中。

苍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相信那个女人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发疯一样地找,没放过天地之间任何一个角落,每到一处,就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形容枯槁。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直到整整十五年后,白虎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在苍梧崩溃之前先失去了控制,他扑上去抓住苍梧已可见骨的双手,消瘦的手臂之上竟然全是伤痕,没有一块好的肌肤。

看着他不再充满神采的眼睛,他哭了,这个不懂****的白虎哭了。

“主人,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苍梧麻木的脸上扯起一抹苍白的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那时我的心就会痛,痛到没办法忍受的时候,我就用匕首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一刀,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的心不痛……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

“主人。”白虎瘫在地上,痛心疾首地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那个女人死了,主人的心也死了,他能要求一个心死了的人做什么呢?

一个月后,苍梧不再找桃夭了,他在桃夭消失的地方,将那些血色的花瓣埋了,为桃夭造了一座坟。

白虎知道,他的主人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埋了进去。

就这样,又过了五年,在这五年里,苍梧再也没有笑过。

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在坟前发呆,常常一站就是整整一天。

苍梧表现地非常的平静,平静得甚至带着忧郁,很舒展的样子,然而他的眼中却沁满了忧伤。

白虎开始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把主人从疯狂地寻找之中拉回来。

也许,让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要比现在把一切都埋葬在心里要好得多。

白虎看着那伫立不动的落寞身影,长长叹了口气,悄悄离开。

就在白虎离开后不久,苍梧浑身气势陡然变得凌厉,冰冷的眼神直射向不远的某处。

“南烨,我说过,不想见到你。”

冰冷彻骨的语气,透着隐隐的杀意。

一袭银白衣袍的南烨翩翩而来,依旧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他的眼神越过苍梧,看向那座坟。

“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苍梧嘴边勾起冷冷的弧度,轻笑:“这二十年,你每日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你再清楚不过,何必再问。”

转身欲走,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求求你,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梧转头,看向那跪在地上的南烨。

那低沉暗哑的声音,令苍梧心头也一阵泛酸。

“女人,”苍梧扶着那无字墓碑,柔声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幸福,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和他一点都不幸福,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我想,你也是不愿意这样的吧。”

从衣袖中抛出一个瓷瓶,南烨伸出手,下意识接住。

“喝了它,你便能恢复记忆了。”

南烨连忙将那药喝下。

苦涩的药水沿着喉咙滑下,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也一点点地复苏。

“啊!”

南烨忽然抱住头,发出了如困兽般绝望的嘶吼。

“小桃!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我的记忆剥夺!你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南烨疯了一般地冲到坟前,抱着那墓碑,双目猩红,哪还有半分之前那淡然脱俗的模样。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扑到地上,伸手用力扒开坟上的土。

泥土弄脏了他纤白无暇的衣物,他却是恍若未觉。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南烨的表情似哭似笑,看着那被破殆尽的坟,苍梧眉头紧蹙,眼底是隐忍的怒火。

“南烨,你在发什么疯!”

南烨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苍梧的怒气,眼中有着难掩的欣喜,对苍梧追问道:“小桃她当初是不是消失了,你是不是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苍梧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南烨,声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颤抖:“你的意思是……”

“她很可能没有死!”南烨激动地站起道:“她乃是天地间孕育的一株神木,本就是超脱凡世的存在,因此才可封印血泣。若是她消亡了,封印在她体内血泣也该随之消失,可是你看!”

顺着南烨所指,苍梧这才看见,那些埋在地下的花瓣,这么多年,竟还是艳红如血。

“世人只知道血泣一出,万物寂灭,可他们不知道,血泣是神界至宝,一旦认主,便可保其不死不灭。若是我猜得没错,血泣已认主,小桃一定没死!”

“她,她没死!”

苍梧浑身颤抖不止,一时间,激动,狂喜瞬间涌入心脏,沉寂了二十年的心此刻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看着那艳红如血的花瓣,视线转向南烨,眸间满是坚定的神色。

“南烨,这一次,我绝不会输给你!”

南烨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淡然如水的神,迎向苍梧的目光,唇边绽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我亦如是!”

“叮铃铃!”

一抹娇小的身影踩着上课的铃声,飞快地窜进了教室。

“呼,该死的老板娘,非得要到最后一刻才放人!还好没迟到,不然那女魔头铁定要当掉我了!”

桃朵朵瘫在座位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蹬蹬瞪”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传来,原本有些喧嚣瞬间安静了下来。

外号“女魔头”的班主任走进教授,脸上却是一改往日的严肃,竟是春风满面。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两位转校生,南烨,苍梧,你们两位进来吧。”

随着女魔头话音落下,两抹颀长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好帅!”

“天啦,那是电影明星吗!”

“啊啊,我要晕倒了!”

唯有桃朵朵,此刻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忽然,周围寂静了下来,她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炙热视汇聚到自己的身上,还隐隐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啊?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起头,不期然看见两张异常俊美的脸庞。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在两人身上,恍如天祗一般。

“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女人,你旁边的位置只能是属于我的!”

一个温柔如水,一个霸道强势,看向她的眼中却都蕴含着不容忽视的深情。

清风吹来,淡淡花香拂面,片片艳红的花瓣轻旋着,落在三人的肩上、头发上,缠绕成此生难解的姻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庶女不容欺庶女不容欺谢湮儿|古言她没有绝世倾城之姿,却因为爱憎分明、隐忍大度、满腹才情的绝俗气质,一手清音妙曲可令人喜可令人哀,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她打破庶女悲惨的命运,一步步爬上高位,他……爱她,宠她,护她,英雄逐鹿,宫斗天下,世间皆乱,唯有他执她手许她一世安好!
  • 代嫁新娘之换颜代嫁新娘之换颜半面红妆|古言嫡女逃婚,庶女替嫁,她舍弃原来的名字与身份,冠上她的名,用她的颜,去承担她的过错,服侍她的夫君,赎她的罪。但当正派王妃回归时,她又该何去何从?是坦然放手,还是死死紧握?而处在迷雾中的他,是否可以在茫茫人海中认出她?爱,到底是因为她绝世的容貌,还是因为她深处的灵魂?而这一切,在皇室夺位的争斗中,是不是显得微不足道,随时可以舍弃?
  • 龙凤斗:天命帝妃龙凤斗:天命帝妃花千凝|古言她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国子娇女,只可惜一夜之间国破魂断,她带着满腔仇恨重生归来,舍弃红妆,布入玄门,潜心修炼只求驳天命,保家国。他是名震三界的驭妖师,偶然在魔君手中救下初入红尘的她。至此之后,他们亦师亦友,相识相知。她芳心暗许,不惜用神珠为他续命。他却若即若离,不惜杀子夺珠,亲手斩断了她的生路。他们从相识,相爱到相杀,天下因他倾尽那一刻,她却陨落于忘情川。再见她时,她已忘了前尘。他已是九州之主。梨花树下,花落似雪之时,他问她:“我许你半世之命,你可否能在爱我一次?”
  • 当春乃发生当春乃发生白鹭成双|古言“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花春,一个二十多岁青春美少女,机缘巧合之下,莫名其妙地就穿上了男装,站在那少年皇帝身边,成了一个刚正不阿的忠臣。有刺客,她替他挡,有人造反,她替他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帝还是想方设法地要弄死她。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优秀接班人能这么轻易被弄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是政法系高材生,她不信还治不了这古板的封建帝王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子歌盛世子歌豆豆不逗|古言她本是山中无忧成长的沐子歌,为报救命之恩,她为他疗伤,却丢了她的心。他本是凡尘的不败战神百里安,为实现承诺,他护她周全,因她眷恋尘世。当他放她黯然归去,沐子歌以为他们终究走到尽头,却不曾想到他早已将聘礼送至山中,只等她归来待嫁!“沐子歌,告诉本王,心中杀不忍,却又抹不去之人你会如何处置?”“我,我不知道。”“那就把她困在身边,放在心上,永不分离。”前世篇简介“千世孤苦只换与他相遇,你可想好了?”“得之,此生无憾。不得,此生无悔。”
  • 未来皇后未来皇后末晨|古言她重生只想给仇人一点颜色,给弟弟一个安稳的家。仅此而已!可是皇帝老儿不知道哪根神筋搭错了,指着她说:“朕决定了封你为下一位君王的皇后。”她满眼怨念,皇后的位子是很诱人,可是皇子们的刀子她可不想尝试滋味。只是,自这天后风波起,云烟生。纵惹尽尘埃亦不是她之所愿!
  • 邪王无赖:霸爱俏皮妃邪王无赖:霸爱俏皮妃水是冰的泪|古言她虽为私生女却为家族尽心尽力,在利益面前,却被亲人毫不留情地推出去联姻,订婚当日坠海而死。侯门之女南宫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坠崖而亡而死。阴差阳错,当林曦若代替南宫墨活着,再次睁开眼,这个女子又将勾走多少人的魂?迷了多少人的眼?他说:“南宫墨,你只能和我纠缠在一起,即便上天入地,你也只能属于我!”他说:“我爱你,和你无关!”他说:“既然得不到,我就毁了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瓷玉瓷玉沈秋月|古言一只瓷玉盏,牵连着一座城一座宅一代人的故事。陈年往事浮出水面,究竟有着怎样的鲜血淋漓?大明朝的皇城京都,究竟是哪一位天一样的存在盯着千里之外?尔虞我诈之中,自有一片真情在。那日桃花依旧,春风也在笑谈中轻抚他们的脸颊。
  • 毒妃狠绝色毒妃狠绝色一溪明月|古言杜家嫡女,嫁入燕王府为妃。十月怀胎,一朝产子,却被害身死。七年结发夫妻,敌不过美人两滴泪。只落得断手剜目,母子同赴黄泉!重生于十年前最重要的那个夜晚。她才终于明白,前世所有天灾皆是人祸!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杜蘅对天发誓,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前世承受的所有苦痛折磨,必将百倍千倍还之!所有欺辱她之人,必将踏于脚下,誓死诛之!庶母心机深,老太太脾气大,庶姐庶妹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头上有婆婆,背后有小姑,丫环都成加强连了。她步步筹谋,在后宅,在深宫,在前朝。斗庶母,斗姐妹,斗大伯小叔,斗妯娌小姑,斗宫妃权臣……后宫三千,深宅五百,大院子鸡飞狗跳,众女子各领风骚!PS:简介无能者飘过,大家看正文。。。推荐姐妹酒微醺新文:《重生狠角色——傲凰》,精彩不容错过。http://novel.hongxiu.com/a/673194/
  • 凰惊天下:倾世小妖妃凰惊天下:倾世小妖妃月影潺溪|古言异世为妖,是为废?天下尽欺?慕容凰眉目一冷,生而为王的宿命,在骨血里觉醒!挡我路者,灭之!伤我人者,杀之!纵使为妖,也必是尔等遥不可及的璀璨星辰!六界纷乱,他邪魅入骨,覆手天下,却独对她猛追不舍,强压在床,“你是嫁我呢,还是嫁我呢?”慕容凰霸气扬眉,“给你两条路,一,滚,二,死!”某妖孽痞笑倾城,强势霸宠,“第三条,娘子乖乖,嫁与本王,不滚不死,附带天下随你虐,如何?”那年那月开的桃花,她红裙黑发,“我的梦想很简单,与你有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