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7章 最后亦是最初(大结局)

苍梧伫立在一座坟前,神情哀戚。

“别人死了,亡灵却还可以入梦,这么多年了,你这死女人,怎么能如此吝啬,吝啬到甚至不肯到梦中与我相见?”

二十年前,桃夭就这样消失在满目的鲜血之中。

苍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相信那个女人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发疯一样地找,没放过天地之间任何一个角落,每到一处,就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形容枯槁。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直到整整十五年后,白虎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在苍梧崩溃之前先失去了控制,他扑上去抓住苍梧已可见骨的双手,消瘦的手臂之上竟然全是伤痕,没有一块好的肌肤。

看着他不再充满神采的眼睛,他哭了,这个不懂****的白虎哭了。

“主人,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苍梧麻木的脸上扯起一抹苍白的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那时我的心就会痛,痛到没办法忍受的时候,我就用匕首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一刀,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的心不痛……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

“主人。”白虎瘫在地上,痛心疾首地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那个女人死了,主人的心也死了,他能要求一个心死了的人做什么呢?

一个月后,苍梧不再找桃夭了,他在桃夭消失的地方,将那些血色的花瓣埋了,为桃夭造了一座坟。

白虎知道,他的主人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埋了进去。

就这样,又过了五年,在这五年里,苍梧再也没有笑过。

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在坟前发呆,常常一站就是整整一天。

苍梧表现地非常的平静,平静得甚至带着忧郁,很舒展的样子,然而他的眼中却沁满了忧伤。

白虎开始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把主人从疯狂地寻找之中拉回来。

也许,让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要比现在把一切都埋葬在心里要好得多。

白虎看着那伫立不动的落寞身影,长长叹了口气,悄悄离开。

就在白虎离开后不久,苍梧浑身气势陡然变得凌厉,冰冷的眼神直射向不远的某处。

“南烨,我说过,不想见到你。”

冰冷彻骨的语气,透着隐隐的杀意。

一袭银白衣袍的南烨翩翩而来,依旧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他的眼神越过苍梧,看向那座坟。

“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苍梧嘴边勾起冷冷的弧度,轻笑:“这二十年,你每日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你再清楚不过,何必再问。”

转身欲走,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求求你,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梧转头,看向那跪在地上的南烨。

那低沉暗哑的声音,令苍梧心头也一阵泛酸。

“女人,”苍梧扶着那无字墓碑,柔声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幸福,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和他一点都不幸福,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我想,你也是不愿意这样的吧。”

从衣袖中抛出一个瓷瓶,南烨伸出手,下意识接住。

“喝了它,你便能恢复记忆了。”

南烨连忙将那药喝下。

苦涩的药水沿着喉咙滑下,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也一点点地复苏。

“啊!”

南烨忽然抱住头,发出了如困兽般绝望的嘶吼。

“小桃!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我的记忆剥夺!你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南烨疯了一般地冲到坟前,抱着那墓碑,双目猩红,哪还有半分之前那淡然脱俗的模样。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扑到地上,伸手用力扒开坟上的土。

泥土弄脏了他纤白无暇的衣物,他却是恍若未觉。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南烨的表情似哭似笑,看着那被破殆尽的坟,苍梧眉头紧蹙,眼底是隐忍的怒火。

“南烨,你在发什么疯!”

南烨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苍梧的怒气,眼中有着难掩的欣喜,对苍梧追问道:“小桃她当初是不是消失了,你是不是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苍梧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南烨,声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颤抖:“你的意思是……”

“她很可能没有死!”南烨激动地站起道:“她乃是天地间孕育的一株神木,本就是超脱凡世的存在,因此才可封印血泣。若是她消亡了,封印在她体内血泣也该随之消失,可是你看!”

顺着南烨所指,苍梧这才看见,那些埋在地下的花瓣,这么多年,竟还是艳红如血。

“世人只知道血泣一出,万物寂灭,可他们不知道,血泣是神界至宝,一旦认主,便可保其不死不灭。若是我猜得没错,血泣已认主,小桃一定没死!”

“她,她没死!”

苍梧浑身颤抖不止,一时间,激动,狂喜瞬间涌入心脏,沉寂了二十年的心此刻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看着那艳红如血的花瓣,视线转向南烨,眸间满是坚定的神色。

“南烨,这一次,我绝不会输给你!”

南烨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淡然如水的神,迎向苍梧的目光,唇边绽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我亦如是!”

“叮铃铃!”

一抹娇小的身影踩着上课的铃声,飞快地窜进了教室。

“呼,该死的老板娘,非得要到最后一刻才放人!还好没迟到,不然那女魔头铁定要当掉我了!”

桃朵朵瘫在座位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蹬蹬瞪”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传来,原本有些喧嚣瞬间安静了下来。

外号“女魔头”的班主任走进教授,脸上却是一改往日的严肃,竟是春风满面。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两位转校生,南烨,苍梧,你们两位进来吧。”

随着女魔头话音落下,两抹颀长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好帅!”

“天啦,那是电影明星吗!”

“啊啊,我要晕倒了!”

唯有桃朵朵,此刻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忽然,周围寂静了下来,她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炙热视汇聚到自己的身上,还隐隐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啊?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起头,不期然看见两张异常俊美的脸庞。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在两人身上,恍如天祗一般。

“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女人,你旁边的位置只能是属于我的!”

一个温柔如水,一个霸道强势,看向她的眼中却都蕴含着不容忽视的深情。

清风吹来,淡淡花香拂面,片片艳红的花瓣轻旋着,落在三人的肩上、头发上,缠绕成此生难解的姻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风挽琴|古言王府弃妃重生成落魄家族的失宠庶女,一卷报仇雪恨、硝烟弥漫的画卷,从此慢慢铺开。手掌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灵泉,花映初一手做神医,一手做毒女,救所有该救之人,杀一切该杀之人!从落魄小户到高门大宅,从深宅主妇到祸水权臣,她步步为营,冷心断情,只求尘埃落定之后,一处安身立命之地。以为挑中一个可靠的相公,可以做相敬如冰的协议夫妻,没料到他外表面瘫冷淡,内里却细致温柔,不动声色间,将她的心悄悄拿下。当烽烟四起,国仇家恨横亘其间,一份单薄的爱情,能否经得住战火的焚烧?当天下已定,权势荣华唾手可得,两颗饱经风霜的心,还能否坚守最初的心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花前月下:吾家有妻初长成花前月下:吾家有妻初长成折柳欲扶摇|古言懵逼离奇穿越?表示小心脏受不了。原本只是单纯路过,莫名达成各种成就?喂!那边那个老头别狗腿了好吗,我嫌弃你。这位大小姐你也别跟着我啊喂!你夫君还眼巴巴望着我呢。唔,树下那个你过来一下,我要调戏你!
  • 娶个王爷做老婆娶个王爷做老婆王初衷|古言意外穿越,她被困宫中,本想低调做人不惹是非,奈何麻烦自上门,无端卷入一桩桩麻烦身不由己,唯一能回现代的线索却无从找起,一边参与这古代宫里宫外尔虞我诈,一边还要防范那只前世结了怨的冤家,人世无常,当年无知姑娘,今朝却成了这般狠毒模样。
  • 花妖记事花妖记事墨染猫咪|古言花妖,花妖,为何个个都如此痴情?挖心之恨,背叛之疼,违约之苦………这一切值吗?
  • 魔妃难宠:误上世子爷魔妃难宠:误上世子爷水鱼摇|古言清影趴在某男起伏的胸膛上,欲哭无泪。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吗!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却发现穿成了人人喊打的魔教之女;好不容易改名换姓,却被人步步紧逼,“嫡母”打压,“嫡姐”陷害,青梅竹马反水背叛,甚至不惜将她打包送人!现在,好不容易逃出狼窝,却不小心躲进虎穴,清白毁于一旦不说,完事后还筋脉具损,武功全失,甚至还有分分钟被某人盯成窟窿的危险!“这位公子,你的意思是要我负责吗?”生活如此艰难,残了还不被放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国倾城:奇葩小太后倾国倾城:奇葩小太后倾粟|古言艹!高兴过头摔了一跤就穿越?这还不算,竟然穿越到太后身上!不过这个太后竟然比皇帝小,呵呵,皇帝竟然长那么妖孽,害的自己流了好几次的口水!不过皇帝的后宫乌烟瘴气,竟然不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看哀家好好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规矩!皇帝啊,你放心,哀家会好好待你美男的!
  • 画中欢之弃妃成凰画中欢之弃妃成凰花似霰|古言她,京中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重臣之女,不求锦衣玉食,只愿得一人心。事事无情,被迫嫁与太子,大婚当天,太子竟出逃。婚后,事与愿违昔日家中的情深不堪一击。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刁难,一次次的羞辱使她踏上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路,一次偶然,她遇见了谁,而她又发现了什么秘密,使家中人心痛不能自拔……
  • 逆天凤:王的女人谁敢惹逆天凤:王的女人谁敢惹绯花儿|古言她,出身名门却流落在外。她向全天下证明血统确实不能换饭吃,但是却能绽花锦绣河山。没娘疼没爹养,认命;夫君不喜欢,认命;于方宅无为碌碌,认命;被歹人害死又让她重生,那么这命,可就不能再认了……
  • 轻狂无双:绝色小毒医轻狂无双:绝色小毒医戏异|古言21世纪特工沈无霜因任务失败穿越到轻崛大陆,阴差阳错成了温国丞相府人尽皆知的废柴。值得庆幸的是有一个哥哥与她相依为命,万般的宠爱她保护她。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中,沈无霜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在变强这条艰难道路上坚持着,越来越多的奇迹发生在她身上,天才的本质也慢慢显现,不再背负那废柴之名。那个曾被沈无霜救过一命的邪魅男子,在暗中一直默默守护着沈无霜,亲眼见证她一步步走向轻崛大陆的顶端。到那时,他布下千里红妆迎娶她,做这大千世界中的一对神仙眷侣..
  • 大清嫡女大清嫡女山上雪|古言她是穿越呢,穿越呢,还是穿越呢?恭喜你,答对了,她是真的穿越了。天可怜见的,她不过是搞笑的对个流星许个愿,怎么就被哪个路过的大神好心实现了?什么?穿越到了大清年间?而且还是钮钴禄氏家的庶女?封建社会,嫡庶分明,主仆分明,等级分明,拥有二十一世纪世界观的佳宜感觉寸步难行。神秘的玉牌,带来颠覆性的实力,从此,扶摇直上不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