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7章 最后亦是最初(大结局)

苍梧伫立在一座坟前,神情哀戚。

“别人死了,亡灵却还可以入梦,这么多年了,你这死女人,怎么能如此吝啬,吝啬到甚至不肯到梦中与我相见?”

二十年前,桃夭就这样消失在满目的鲜血之中。

苍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相信那个女人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发疯一样地找,没放过天地之间任何一个角落,每到一处,就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形容枯槁。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直到整整十五年后,白虎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在苍梧崩溃之前先失去了控制,他扑上去抓住苍梧已可见骨的双手,消瘦的手臂之上竟然全是伤痕,没有一块好的肌肤。

看着他不再充满神采的眼睛,他哭了,这个不懂****的白虎哭了。

“主人,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苍梧麻木的脸上扯起一抹苍白的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那时我的心就会痛,痛到没办法忍受的时候,我就用匕首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一刀,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的心不痛……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

“主人。”白虎瘫在地上,痛心疾首地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那个女人死了,主人的心也死了,他能要求一个心死了的人做什么呢?

一个月后,苍梧不再找桃夭了,他在桃夭消失的地方,将那些血色的花瓣埋了,为桃夭造了一座坟。

白虎知道,他的主人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埋了进去。

就这样,又过了五年,在这五年里,苍梧再也没有笑过。

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在坟前发呆,常常一站就是整整一天。

苍梧表现地非常的平静,平静得甚至带着忧郁,很舒展的样子,然而他的眼中却沁满了忧伤。

白虎开始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把主人从疯狂地寻找之中拉回来。

也许,让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要比现在把一切都埋葬在心里要好得多。

白虎看着那伫立不动的落寞身影,长长叹了口气,悄悄离开。

就在白虎离开后不久,苍梧浑身气势陡然变得凌厉,冰冷的眼神直射向不远的某处。

“南烨,我说过,不想见到你。”

冰冷彻骨的语气,透着隐隐的杀意。

一袭银白衣袍的南烨翩翩而来,依旧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他的眼神越过苍梧,看向那座坟。

“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苍梧嘴边勾起冷冷的弧度,轻笑:“这二十年,你每日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你再清楚不过,何必再问。”

转身欲走,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求求你,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梧转头,看向那跪在地上的南烨。

那低沉暗哑的声音,令苍梧心头也一阵泛酸。

“女人,”苍梧扶着那无字墓碑,柔声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幸福,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和他一点都不幸福,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我想,你也是不愿意这样的吧。”

从衣袖中抛出一个瓷瓶,南烨伸出手,下意识接住。

“喝了它,你便能恢复记忆了。”

南烨连忙将那药喝下。

苦涩的药水沿着喉咙滑下,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也一点点地复苏。

“啊!”

南烨忽然抱住头,发出了如困兽般绝望的嘶吼。

“小桃!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我的记忆剥夺!你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南烨疯了一般地冲到坟前,抱着那墓碑,双目猩红,哪还有半分之前那淡然脱俗的模样。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扑到地上,伸手用力扒开坟上的土。

泥土弄脏了他纤白无暇的衣物,他却是恍若未觉。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南烨的表情似哭似笑,看着那被破殆尽的坟,苍梧眉头紧蹙,眼底是隐忍的怒火。

“南烨,你在发什么疯!”

南烨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苍梧的怒气,眼中有着难掩的欣喜,对苍梧追问道:“小桃她当初是不是消失了,你是不是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苍梧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南烨,声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颤抖:“你的意思是……”

“她很可能没有死!”南烨激动地站起道:“她乃是天地间孕育的一株神木,本就是超脱凡世的存在,因此才可封印血泣。若是她消亡了,封印在她体内血泣也该随之消失,可是你看!”

顺着南烨所指,苍梧这才看见,那些埋在地下的花瓣,这么多年,竟还是艳红如血。

“世人只知道血泣一出,万物寂灭,可他们不知道,血泣是神界至宝,一旦认主,便可保其不死不灭。若是我猜得没错,血泣已认主,小桃一定没死!”

“她,她没死!”

苍梧浑身颤抖不止,一时间,激动,狂喜瞬间涌入心脏,沉寂了二十年的心此刻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看着那艳红如血的花瓣,视线转向南烨,眸间满是坚定的神色。

“南烨,这一次,我绝不会输给你!”

南烨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淡然如水的神,迎向苍梧的目光,唇边绽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我亦如是!”

“叮铃铃!”

一抹娇小的身影踩着上课的铃声,飞快地窜进了教室。

“呼,该死的老板娘,非得要到最后一刻才放人!还好没迟到,不然那女魔头铁定要当掉我了!”

桃朵朵瘫在座位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蹬蹬瞪”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传来,原本有些喧嚣瞬间安静了下来。

外号“女魔头”的班主任走进教授,脸上却是一改往日的严肃,竟是春风满面。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两位转校生,南烨,苍梧,你们两位进来吧。”

随着女魔头话音落下,两抹颀长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好帅!”

“天啦,那是电影明星吗!”

“啊啊,我要晕倒了!”

唯有桃朵朵,此刻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忽然,周围寂静了下来,她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炙热视汇聚到自己的身上,还隐隐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啊?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起头,不期然看见两张异常俊美的脸庞。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在两人身上,恍如天祗一般。

“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女人,你旁边的位置只能是属于我的!”

一个温柔如水,一个霸道强势,看向她的眼中却都蕴含着不容忽视的深情。

清风吹来,淡淡花香拂面,片片艳红的花瓣轻旋着,落在三人的肩上、头发上,缠绕成此生难解的姻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桃花朵朵,我们夫人有点忙桃花朵朵,我们夫人有点忙玖与谁同|古言因为一枚情侣戒指莫名穿越,传说的冰冷七王爷似乎没那么可怕,夏天抱着睡午觉刚刚好!凤商三王爷,宫莫言?21世纪同个屋檐下的哥哥?七王爷,宫莫离!这不是在家时让我喷鼻血的半裸男嘛?原本16,穿成6发育不良,小身板只有5/6岁,莫名嗜睡症?逛青楼,遭黑锅,遇杀手,入山学武,师兄个个是美男,引人入室犯罪!山上呆腻了,去皇宫呀!“罗刹,去给我买肉包子”新技能暗卫就是这么用的。空架时代就是啥都有,找到万年九尾狐烤着吃?直到有一天,美男个个来讨债!“1”“2”“3”“4”“......”
  • 妖孽魅王:王妃休要逃妖孽魅王:王妃休要逃今天我最大|古言她,遭遇到前世的背叛,一穿越到异世,便桃花泛滥,陷入两位绝世男子的怀抱中……他,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黛儿,你注定是我的!”某男霸道的侵略女子美妙的……
  • 爆笑小神医:腹黑王爷呆萌妃爆笑小神医:腹黑王爷呆萌妃偌风仔仔|古言【推荐新书:穆少心头宠:甜妻,你要乖!】【穿越重生女主vs腹黑男主】华夏中医世家传人,一朝穿越成自闭症大小姐。为了一卷画卷,深夜潜入某王府邸。没想到画卷没到手,反而被某王爷赖上了。夜倾城:“王爷你不行。”某王爷:“口说无凭,来试试?”夜倾城:“王爷你不要脸。”某王爷:“要你就够了。”夜倾城:“王爷你滚!”某王爷笑的邪魅:“滚哪,床上还是你身上?”
  • 穿越时空之月食少女穿越时空之月食少女浅子柒|古言她7那年,有位道士告诉她,等你到了19岁的月食之夜,你会遇见一件很奇怪的事,可她却不信。从那天以后,她总是觉得一切都是一场梦,可事实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竟然穿越了,而且她的前世竟然是个胆小鬼,而且还和当今的太子有婚,可太子不曾瞧过她一眼,穿越后的她和太子划清界限,因为突然的变化,让每一位皇子刮目相看,并认识总是和她作对的七皇子,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她和他竟然走在了一起,经历着每一件事。想知道她和谁在一起,他们的未来会是怎样呢,那就支持一下子柒吧……
  • 摄政王的神医王妃摄政王的神医王妃红粉流年|古言他是人人闻其名颤抖的摄政王,她是养在深闺的丞相之女;他十二岁一战成名天下,那时她六岁尚不会说话;他十五岁女人竞相一睹风姿,她九岁依旧无任何改变,她一朝穿越,成就一段旷世奇缘,她得了他的心,她为他而来;那一年的那一晚,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 第一狂凤:朕的皇后太彪悍第一狂凤:朕的皇后太彪悍吻雨之眸|古言她没有显赫的家势,她不是富二代,她有的只是一段“离异”的婚姻。她就是汉景帝的王皇后王娡。一个“抛夫弃女”的离婚女人,在今天这个宽容开放的社会,再婚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王娡却以二婚身份,从后宫地位较低的美人,一路升任为大汉后宫最高行政长官——皇后。她有何超人之处,能在强手如云的后宫众妃中脱颖而出?她又是凭什么取得强势婆婆窦太后与刁蛮大姑子馆陶公主的青睐的呢?汉时不识君是君,静无言;今日识君,君不识我,又无言;一丝柔情,两段孽缘。
  • 大内密探狠卧底大内密探狠卧底关子欣|古言她女扮男装,混到朝廷做密探,没想皇帝还真看好她,给的任务是一个比一个变态。卧底青楼扮花魁,竟被妖孽探花连番非礼?姑奶奶忍!潜伏邪教做圣子,竟被魔头“老爹”拉下水?姑奶奶再也忍不了啦!你们等着,大内密探要发狠!
  • 月染霜华月染霜华川泽不复|古言他,于她是救命之恩,养育之情,师徒之义,抑或是男女之爱?
  • 宫妃斗:纯情帝王迷糊妃子宫妃斗:纯情帝王迷糊妃子孤竹|古言她是一个普通的二十一世纪迷糊丫头,好死不死的也穿越了。可是,为什么她穿成了一抹游魂?而且是一个任谁也看不到的游魂!孤独的滋味,吞噬了她的心,直到……虾米?!这个小婴儿能看到她?可是不能听懂她说的话?哦,也对,他还不会说话。本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平凡,又不平凡地过下去,自己可以没事捏捏小孩的胖脸蛋,吃某人的豆腐也不会被人知道,可是……命运始终弄人,凡尘太多繁华,阴谋诡计常现,她此时此刻看得心惊肉跳!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婉容传婉容传格莱迪特幽启|古言闺阁妙龄女被逼当皇后,溥仪冷淡婉容如入冷宫,东亚第一才女埋没成幽魂,红颜薄命。只因由皇叔载涛贝勒一手牵的红绳扼住了这位女子的喉咙。婉容,惋惜曾有的芳容,换不来一瞬的微笑,留不住爱的方向,只等到千古,孤坟相依,情定迷茫,终已成梦,瞑目亦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