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7章 最后亦是最初(大结局)

苍梧伫立在一座坟前,神情哀戚。

“别人死了,亡灵却还可以入梦,这么多年了,你这死女人,怎么能如此吝啬,吝啬到甚至不肯到梦中与我相见?”

二十年前,桃夭就这样消失在满目的鲜血之中。

苍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相信那个女人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发疯一样地找,没放过天地之间任何一个角落,每到一处,就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形容枯槁。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直到整整十五年后,白虎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在苍梧崩溃之前先失去了控制,他扑上去抓住苍梧已可见骨的双手,消瘦的手臂之上竟然全是伤痕,没有一块好的肌肤。

看着他不再充满神采的眼睛,他哭了,这个不懂****的白虎哭了。

“主人,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苍梧麻木的脸上扯起一抹苍白的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那时我的心就会痛,痛到没办法忍受的时候,我就用匕首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一刀,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的心不痛……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

“主人。”白虎瘫在地上,痛心疾首地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那个女人死了,主人的心也死了,他能要求一个心死了的人做什么呢?

一个月后,苍梧不再找桃夭了,他在桃夭消失的地方,将那些血色的花瓣埋了,为桃夭造了一座坟。

白虎知道,他的主人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埋了进去。

就这样,又过了五年,在这五年里,苍梧再也没有笑过。

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在坟前发呆,常常一站就是整整一天。

苍梧表现地非常的平静,平静得甚至带着忧郁,很舒展的样子,然而他的眼中却沁满了忧伤。

白虎开始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把主人从疯狂地寻找之中拉回来。

也许,让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要比现在把一切都埋葬在心里要好得多。

白虎看着那伫立不动的落寞身影,长长叹了口气,悄悄离开。

就在白虎离开后不久,苍梧浑身气势陡然变得凌厉,冰冷的眼神直射向不远的某处。

“南烨,我说过,不想见到你。”

冰冷彻骨的语气,透着隐隐的杀意。

一袭银白衣袍的南烨翩翩而来,依旧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他的眼神越过苍梧,看向那座坟。

“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苍梧嘴边勾起冷冷的弧度,轻笑:“这二十年,你每日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你再清楚不过,何必再问。”

转身欲走,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求求你,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梧转头,看向那跪在地上的南烨。

那低沉暗哑的声音,令苍梧心头也一阵泛酸。

“女人,”苍梧扶着那无字墓碑,柔声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幸福,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和他一点都不幸福,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我想,你也是不愿意这样的吧。”

从衣袖中抛出一个瓷瓶,南烨伸出手,下意识接住。

“喝了它,你便能恢复记忆了。”

南烨连忙将那药喝下。

苦涩的药水沿着喉咙滑下,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也一点点地复苏。

“啊!”

南烨忽然抱住头,发出了如困兽般绝望的嘶吼。

“小桃!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我的记忆剥夺!你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南烨疯了一般地冲到坟前,抱着那墓碑,双目猩红,哪还有半分之前那淡然脱俗的模样。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扑到地上,伸手用力扒开坟上的土。

泥土弄脏了他纤白无暇的衣物,他却是恍若未觉。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南烨的表情似哭似笑,看着那被破殆尽的坟,苍梧眉头紧蹙,眼底是隐忍的怒火。

“南烨,你在发什么疯!”

南烨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苍梧的怒气,眼中有着难掩的欣喜,对苍梧追问道:“小桃她当初是不是消失了,你是不是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苍梧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南烨,声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颤抖:“你的意思是……”

“她很可能没有死!”南烨激动地站起道:“她乃是天地间孕育的一株神木,本就是超脱凡世的存在,因此才可封印血泣。若是她消亡了,封印在她体内血泣也该随之消失,可是你看!”

顺着南烨所指,苍梧这才看见,那些埋在地下的花瓣,这么多年,竟还是艳红如血。

“世人只知道血泣一出,万物寂灭,可他们不知道,血泣是神界至宝,一旦认主,便可保其不死不灭。若是我猜得没错,血泣已认主,小桃一定没死!”

“她,她没死!”

苍梧浑身颤抖不止,一时间,激动,狂喜瞬间涌入心脏,沉寂了二十年的心此刻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看着那艳红如血的花瓣,视线转向南烨,眸间满是坚定的神色。

“南烨,这一次,我绝不会输给你!”

南烨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淡然如水的神,迎向苍梧的目光,唇边绽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我亦如是!”

“叮铃铃!”

一抹娇小的身影踩着上课的铃声,飞快地窜进了教室。

“呼,该死的老板娘,非得要到最后一刻才放人!还好没迟到,不然那女魔头铁定要当掉我了!”

桃朵朵瘫在座位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蹬蹬瞪”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传来,原本有些喧嚣瞬间安静了下来。

外号“女魔头”的班主任走进教授,脸上却是一改往日的严肃,竟是春风满面。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两位转校生,南烨,苍梧,你们两位进来吧。”

随着女魔头话音落下,两抹颀长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好帅!”

“天啦,那是电影明星吗!”

“啊啊,我要晕倒了!”

唯有桃朵朵,此刻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忽然,周围寂静了下来,她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炙热视汇聚到自己的身上,还隐隐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啊?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起头,不期然看见两张异常俊美的脸庞。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在两人身上,恍如天祗一般。

“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女人,你旁边的位置只能是属于我的!”

一个温柔如水,一个霸道强势,看向她的眼中却都蕴含着不容忽视的深情。

清风吹来,淡淡花香拂面,片片艳红的花瓣轻旋着,落在三人的肩上、头发上,缠绕成此生难解的姻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醋娘子:丑妇十嫁醋娘子:丑妇十嫁清一色色|古言选美冠军茉莉从小以样貌养尊处优,是个超级大颜控,一场车祸却让她穿越成为了古代深山里的一名丑妇
  • 蔓蔓情路蔓蔓情路攸蚬|古言上官水儿,丞相的掌上明珠,总爱提问各种的问题,导致身边的人都头痛不已;慕容浩天,先帝最宠爱的儿子,一代冷酷俊王爷;当两个人遇上了到底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但是,当两人几经波折终成眷属后,才发现不过是阴谋的开始!
  • 繁花刹落繁花刹落洛小凡|古言被推下大厦就穿越了?太离谱了!还从一个人人敬畏的绝色倾城特工成了恶魔般邪恶的王爷的奴仆,沦落到替别人搓澡的地步,谁来拯救她?
  • 天缘之医道天缘之医道金陌|古言高职称外科女医生离奇穿越,原本安逸的生活就此打破。而当她醒来时,身体变小,被恶母殴打离家,被姐妹用巨石埋在山洞之中……配药、化验、急救、……在她眼里,医道是无止尽的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她就用她的医道来证明她的能力。待一切安定,蓦然回首时,她莞尔一笑,有他相伴一生足矣。夫君,我们就是天定的良缘吧。
  • 红尘紫陌随君红尘紫陌随君浅笑不如昔|古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情锁深宫红颜泪:错嫁罪妃情锁深宫红颜泪:错嫁罪妃满城烟火|古言一夜恩宠,极尽缠绵后,他无情地将我推上高位,送上风口浪尖!一道圣旨,他让我从一名待罪的宫女成为鍙国后宫人人笑话的罪妃!责骂,耳光,我统统忍下,换来的却是他笑拥美人在怀,夜夜宠幸她人。而扒光衣服,雨中罚跪,这样狠狠的羞辱能否解他的心头之恨?
  • 寻医记寻医记蜜糖糕糕|古言五个新世纪医学生在一场意外事故中群穿到了架空朝代,没有先进医疗器械设备的五人,从零开始,开创医学事业的辉煌历史。
  • 我的温柔暴君我的温柔暴君寐阳阳|古言一次意外失足,让她莫名的来到一个地下皇陵里,更可怕的是,这里居然有只千年老怪物,不仅被他囚禁在这冰冷的地宫里,还被他强行的侵犯索取,他用尽手段就是要强留下她在地宫里陪他,要让她成为他禁锢的女奴,他阴晴不定的脾性,让她一次次的想要逃离,可最后等待她的,却只有几近疯狂的夺取……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弃女策盛世王妃弃女策盛世王妃李简单|古言一遭穿越,陆晥晚穿越成了襁褓里几个月的婴儿,还叫淡水,淡水,冯淡水,大越国有种传言,五月出生为命中带煞不祥之人,且又是怀胎十二月生下,又称命里带煞,嫡母称之为了家族好,淡水放在祖家祠堂养甚好。亲爹无情,一心想的是官运。祖母恶毒,称不祥之人就该死。八岁筹谋生计,十三岁拥有一座大越国最大的情报网,简称百晓生。十四岁被其嫡母白氏接回冯府。原因不详,看着嫡母的善良,嫡姐的善解人意,庶妹的单纯。陆晥晚冷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恶人还需恶人来磨,呵,恶人嘛,肯定是她亲自来磨咯,她可不是什么大善人,说她不详,她就让这些自以为有福之人沾沾不祥之气。(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红妆之女皇天下红妆之女皇天下七里海洋|古言这是个动荡的时代,这是个混乱的时代,这是个埋葬了无数红妆白骨的时代。但它,也是最辉煌的时代,在这儿,女子可以干政,女子可以追求权力,女子可以包养面首,女子的封号之中,也可以有“镇国”二字。这是个可以改变女子命运的时代,也是个如昙花般转眼即逝的时代。——红妆时代!--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