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1章 皆大欢喜

大周立国千年,这后宫也延续了千年。

虽然已经成了大周的皇后,玉栀却还没住进后宫。

她总觉得后宫阴森森的,处处都有冤魂,即使大太阳照着,也让人觉得背脊发凉,夜里睡在寝殿里,只觉得空空荡荡无所依傍,只有身旁的林佳可以依偎着。

所以玉栀还是喜欢现在的家。

林佳的心都在大事上,对于这些琐事,从来都是听玉栀的。

玉栀爱住在潜邸,就住在潜邸好了,反正他只有玉栀一个女人,潜邸完全能住下,而他在外书房处理政务也挺方便的,因此林佳只是把太子府改为听松院离宫,并加强了扈卫,其余一切不变。

自从林佳登基,朝中文臣早被他换了差不多了。

太皇太后缠绵病榻已久,很快就薨逝了。

姜皇后自缢身亡,姜舒林服毒自尽,姜美人自尽,他们的死,换来了林佳对姜氏满门的赦免。

韩离夫人病逝,韩离上表乞骸骨,带着为母守孝的儿子们回了故乡。

如今朝中文臣以于一舟、杨欣和张治平为首。

于一舟不敢管林佳的闲事,杨欣和张治平忙于新政,根本懒得理会林佳的私事,因此林佳带着妻子儿女,自自在在逍逍遥遥在听松院离宫过起了日子。

这日天寒地冻,北风呼啸。

林佳一大早起来就带着林荫去大庆殿上朝去了。

玉栀正带着婉儿和汀兰在采摘梅花做梅花酒。

婉儿摘了一朵开得特别好的梅花递给了玉栀,笑盈盈道:“母后,阿荫好可怜啊!”

玉栀嫣然一笑,把这朵红梅花簪在了衣襟上玩:“他怎么可怜了?”

婉儿想了想,道:“阿荫天不亮就跟着父皇去上朝,下了朝还得去书房跟着杨大人和张大人读书,到了晚上还得读书写文章,我想想都替他觉得累呢!”

玉栀叹了口气,道:“谁让他是皇太子呢!”

她也心疼阿荫,因此规定阿荫每晚最晚只能学习到戌时,然后戌时到亥时是陪她和林佳阿萌的时间,到了亥时阿荫一定要睡下。

婉儿听了,“嗯”了一声,道:“母后,阿萌什么时候封王?”

如今父皇都登基了,母亲也是皇后了,可是这些子女除了林荫被册封为皇太子,其余包括林萌在内都没有封,婉儿有些担心自己,这才趁机问母后。

玉栀听了,心里一动,抬眼看向婉儿。

婉儿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玉栀看穿了,顿时有些狼狈,低下头一句话不敢说了。

汀兰在一边立着,竖着耳朵听着,她不敢问,却也想知道答案。

玉栀认真地打量了婉儿和汀兰一番,这才缓缓道:“婉儿,你的姓氏是王,汀兰的姓氏是白,你们都是我和陛下的养女,我和陛下自然疼爱你们,将来会给你们郡主的封号,也会做主让你们嫁给喜欢的人......”

她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至于公主的封号,陛下早有决断,你们就不必指望了。”

玉栀早就发现了两个养女的小心思,可是林佳虽然很多事情听她的,唯独这件事上态度坚决——他只有娜雅一个女儿,也只有娜雅是他的公主。

婉儿和汀兰一听,先是都有些羞恼,脸都涨红了,可是听到后来,发现自己会有郡主的封号,都有些喜出望外,当即红着脸看向玉栀,眼中全是惊喜。

玉栀见状,笑着道:“放心吧,你们父皇正在让人拟你们的封号!”

婉儿闻言,眼睛发亮,屈膝行了个礼:“多谢母后!”

汀兰见了,也跟着行了个礼,怯怯道:“多谢母后......”

晚上玉栀突然想吃锅子,便让人备了热腾腾的锅子,等着林佳带着林荫回来,一家三口热热闹闹用了锅子,然后去内书房消食——林荫读书,林佳和玉栀听,玉栀怀里还抱着已经七个月的林萌。

她记得林荫七八个月的时候,根本坐不住,好动得很,可是到了二儿子阿萌,则乖巧地坐在她怀里,认真地听哥哥读书,实在是一个沉静的小婴儿。

过完年,林佳果真颁布了圣旨,林萌封了郡王,婉儿和汀兰作为养女都封了郡主。

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年时间过去了。

林佳知道玉栀不喜欢皇宫,嫌那里阴森森,就命工部另择新址,建了座新皇宫。

新皇宫虽然比不得旧皇宫占地广宫室众多,可是更壮丽轩昂,也更舒适。

京城百姓最津津乐道的是新皇宫后宫御花园比旧皇宫面积还大不少,可是宫室却只有寥寥几座。

好在新皇除了白皇后之外只有两个嫔妃——来自西夏的李德妃和来自辽国的耶律贵妃,也就是当年潜邸中的李良媛和耶律良媛。

德妃娘娘爱打猎,索性常年住在了嵩山行宫。

耶律贵妃一年到头都在吃斋念佛,常驻城外的静思庵,等于半出家状态。

因此后宫只有白皇后一位女主子,倒也不用太多宫室。

这年正月十五元宵节,玉栀早早命人筹备了元宵夜宴。

这夜林佳和玉栀常住的长安宫张灯结彩,挂了无数珍奇灯盏,整座宫殿恍若神仙世界。

玉栀与林佳并肩而坐。

她端起酒盏,笑盈盈扫视了一圈,先是十七岁的皇太子林荫,接着是十一岁的敬郡王林萌,然后是洛城郡主婉儿和安阳郡主汀兰,再后来是她和林佳五岁的双胞胎女儿永安公主和长平公主,最后才落在了一边的林佳身上,笑容加深,甜美异常:“阿佳!”

林佳依旧清俊异常,却比少年时健壮成熟了许多,他微微一笑,亲自执壶给玉栀斟了一盏酒,柔声道:“玉栀,最后一盏!”

玉栀笑着答应了一声,仰首一饮而尽。

其实不过是些桂花甜酒,酒味淡到快要尝不出来,就林佳会担心她会喝醉了。

见父皇和母后又开始甜甜蜜蜜了,皇太子林荫不禁笑了起来,起身走了过来,接过父皇手中的玉壶:“母后,我给您斟酒!”

他知道母后偶尔喜欢喝两杯,享受酒后微醺的感觉,偏偏父皇管母后管得太多,不肯让母后尽兴。

林荫如今已经临朝听政,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在爹娘面前,他依旧是那个调皮的少年。

林佳私下里对儿女是比较宽容的,见林荫公然和自己做对,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含笑看着玉栀又饮了一杯。

林萌笑眯眯看了一会儿,见哥哥给母后斟完酒了,便也起身走了过去,笑微微道:“父皇,我也给母后斟一盏酒!”

玉栀伸手笑眯眯捏了捏林萌的脸,果真又饮了一盏酒。

接下来两位郡主和两位公主也都给玉栀斟了酒,玉栀果然喝到微醺,她依偎着林佳,眼睛湿润了:“若是娜雅今年也在,那该多好啊!”

众人都静了下来。

林佳一阵心疼,紧紧拥着玉栀,没有说话。

林萌眼神温柔看向母亲:“母后,大姐姐已经是西夏女王了,怎么可能年年来看您?”

去年秋天西夏王韩青引退,唯一的女儿娜雅公主继承了王位,成了西夏史上第一位女王。

西夏举国经商,西夏女王政务繁忙,哪里有时间来陪亲娘过元宵节?

玉栀心里明白,正要说话宽慰大家,却听到一阵脚步声——李瑞来了!

李瑞如今依旧忙得很,主业是********,副业是羽衣卫统领,闲暇时间照管林荫、林萌和双胞胎公主,生活十分充实。

他急匆匆走了过来,见礼罢便道:“陛下,皇后娘娘,娜雅女王来了!”

玉栀心中欢喜,心脏怦怦直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呆呆看着李瑞。

林佳反应更快一些,当即道:“还不让娜雅过来!”

李瑞欲言又止:“陛下,娘娘,韩青也跟来了......”

林佳:“......”

玉栀:“......”

权衡利弊之后,林佳悻悻道:“让韩青也过来吧!”

他讨厌韩青,可是娜雅对韩青孝顺得很,而且娜雅性格独立,根本不听亲爹的话。

作为亲爹,林佳也无计可施啊!

玉栀不禁笑了起来。

阿荫阿萌他们都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娜雅满不在乎的声音传来过来:“咦?你们还不起来欢迎我?”

林佳玉栀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灯火之中,一个容颜俊美身材高挑的白衣少年施施然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剑眉星目身材高大的英俊中年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娜雅和西夏老王韩青。

玉栀当即站了起来,惊喜地向娜雅跑了过去。

见玉栀跑了过来,韩青下意识张开了双臂,然后眼睁睁看着娜雅抱住了玉栀:“母亲!”

林佳得意地微笑。

林荫林萌他们也都笑了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愿双栖愿双栖艳若红缯|古言那日,他与她结缘,是在一个湖边。是他,跳入冰冷的湖水中,为她找到一根微不足道的簪子。之后,再次相见,是在百年之后的修成礼上,她记得他是凡间为她找簪子的男子,却不曾想他却是那身份尊贵,不可一世的玄帝,天地间的共主。“世间的帝可许你荣华富贵,而我仙界的主可许你永生永世。生是你的夫婿,死是你的命魂。”时间荏苒,他为她素手抚琴,又为她在炎炎夏日轻摇折扇,他们发丝相痴缠,痴的是情,缠的是心。来日方长,经过重重磨难也好,克服未来的磨难也好,我只想与你一起栖息,笑看尘世烦忧,儿女情长。曾记戏言身后,愿双栖共命,白首同归。生生世世,永不离弃。
  • 哀艳成诗哀艳成诗李式微|古言记忆里的少年身着黑底织金锦衣,脸上蒙着黑色面幕,只露着眉眼……他幽深的眼睛目光是温柔的,却又隐着波澜,英气的双眉之间萦绕烟雾,一股淡而幽远的香味漂浮在这雪天的冰冷空气中……她所不能接受的,是这现世的残酷;她所追寻的,是记忆里的美好……从江湖到宫廷,她走过的路到底是由自己主宰,还是命运的安排?
  • 毒女囚笼毒女囚笼B偶|古言一对相爱男女之间相互爱护却不得不欺骗,为现实所扰的博弈论文。腹黑女主是否能与男主相知相守,还是一剑了恩仇?早在相识的那一刻也许就已经注定了结局,由不得我们选择。【
  • 穿越特种兵:本宫要当兵穿越特种兵:本宫要当兵颜楠瑾|古言一朝红颜一朝醉,千年只为千年恋。???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乞丐?!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特种兵,她怎会埋没自己的才能?????她是特种兵,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不过在这古代嘛,没关系,变个装束当将军!哈哈!????什么?被发现了女扮男装的事情?没关系,姐用美人计,轻轻松松俘获你的心。????什么?那个是王爷?那之前和姐拜堂的是谁?糟糕,赶紧跑!俗话说:“一入候门深似海”她可得躲到远远的。????哎哟,王爷相公,放过小女子吧。人家只是打酱油滴~
  • 娘子请淡定娘子请淡定弯弯|古言她能文能武,文是为了博得心上人的好感,武是为了配得上心上人。为了他,她上刀山,下火海,换来的却是他在她面前与别的女人成亲。心痛,心死!姐姐成亲的前一晚想自尽,被她救下,为保全家人的性命,她代替姐姐上花轿,谁知,她嫁的不是名满京城令她钦佩的二皇子北阳,而是,臭名远播的四皇子北易……本想在易王府度过余生,可是,臭名远扬的北易,居然屡次挑战她的耐性,她一忍再忍,想不到北易居然得寸进尺,好吧,忍无可忍,则无须再忍!老娘和你斗到底!
  • 龙凤决之女皇的七位神夫龙凤决之女皇的七位神夫梦神之女.CS|古言她,水天心,二十一世纪凤舞天后,一场惊心车祸撞碎了谁的心?淹没了谁的一切?重生:她,倾夕颜,昔舞国丞相大人最疼爱的大小姐,三岁便会满腹诗学,五岁就会琴棋书画,十五岁便是昔舞国闻名惊动之人。只因她在国君宴会上,一首【言别】诗惊四座!从次倾夕颜三字,响彻四国!更是为此引来七朵带毒桃花!蝶尘烟去,炎青丝竹。情花开,果难结,只因那繁华一梦。月桂仙,姻缘线。三生石旁是谁在期待,奈何桥上是谁在等待。彼岸花,花彼岸,缘起缘灭难决则。
  • 一笔绝色一笔绝色雪追|古言这一笔画下去的不是丹青,而是爱的不归路。本文结局为he,欢迎来踩。
  • 野人相公极宠刁蛮妻野人相公极宠刁蛮妻储小妖|古言不明原因的落到一个原始森林里,密不透风的树林,无处不在的隐形危机,让初来乍到还全身是伤的美女小妞沈冰欲哭无泪,林子里除了不明的鸟叫,虫子叫,偶尔还伴随着几声不明动物的叫声,最最悲催的是面前有一条虎视眈眈的蛇,叫天掉下几片叶子,叫地地不应。在她准备决一死战的时候,绝处逢生,蛇没有了,她看到了一个背影:长长的头发,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破蓑蓑的已经不能称为衣服的衣服了.野人!沈冰的第一感觉.有个野人比没人好啊!从此,漫漫长夜,漫漫长日,沈冰的生活开始跟这个野人纠缠不清了.高大魁梧的野人,在沈冰的调教下,一点一点的变化,一点一点的不同.直到有一天,突然沈冰的野人被别人觊觎上了,她开始着急了,这可不行,这个野人早就打上了她的烙印.无边的森林,沈冰开始喜欢上了这森林,有许许多多的小动物,还有个野人相公,开心的时候逗逗他,不开心的时候被他哄哄,小日子好不滋润!
  • 凤还巢:妃要得天下凤还巢:妃要得天下清水伊|古言皇城禁宫根本就是个吃人的血坑,吃掉女人的青春,吃掉女人的感情,只给她们留下一张黯淡无光的老女人面孔,还有一颗充满仇恨的心……风倾银笙说绮梦,一曲相思弄。寒露晚侵枫,层楹空掩,锦幕成冢。情到深处情转恨,清眸玉颜冷。何处忆旧国?碧瓦飞甍,雪乱倾城。——《醉花阴》
  • 执妃回头两不误执妃回头两不误TOP乐乐|古言前世自己怀着一颗少女之心加入他门下,可他却冷眼相待,当她受不了他对他的伤害时自刎而死,可她可知他多心疼。。。“若我还没走,你是否会许我安身为乐?”“你要回来,,,,该多好。尹执,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