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1章 皆大欢喜

大周立国千年,这后宫也延续了千年。

虽然已经成了大周的皇后,玉栀却还没住进后宫。

她总觉得后宫阴森森的,处处都有冤魂,即使大太阳照着,也让人觉得背脊发凉,夜里睡在寝殿里,只觉得空空荡荡无所依傍,只有身旁的林佳可以依偎着。

所以玉栀还是喜欢现在的家。

林佳的心都在大事上,对于这些琐事,从来都是听玉栀的。

玉栀爱住在潜邸,就住在潜邸好了,反正他只有玉栀一个女人,潜邸完全能住下,而他在外书房处理政务也挺方便的,因此林佳只是把太子府改为听松院离宫,并加强了扈卫,其余一切不变。

自从林佳登基,朝中文臣早被他换了差不多了。

太皇太后缠绵病榻已久,很快就薨逝了。

姜皇后自缢身亡,姜舒林服毒自尽,姜美人自尽,他们的死,换来了林佳对姜氏满门的赦免。

韩离夫人病逝,韩离上表乞骸骨,带着为母守孝的儿子们回了故乡。

如今朝中文臣以于一舟、杨欣和张治平为首。

于一舟不敢管林佳的闲事,杨欣和张治平忙于新政,根本懒得理会林佳的私事,因此林佳带着妻子儿女,自自在在逍逍遥遥在听松院离宫过起了日子。

这日天寒地冻,北风呼啸。

林佳一大早起来就带着林荫去大庆殿上朝去了。

玉栀正带着婉儿和汀兰在采摘梅花做梅花酒。

婉儿摘了一朵开得特别好的梅花递给了玉栀,笑盈盈道:“母后,阿荫好可怜啊!”

玉栀嫣然一笑,把这朵红梅花簪在了衣襟上玩:“他怎么可怜了?”

婉儿想了想,道:“阿荫天不亮就跟着父皇去上朝,下了朝还得去书房跟着杨大人和张大人读书,到了晚上还得读书写文章,我想想都替他觉得累呢!”

玉栀叹了口气,道:“谁让他是皇太子呢!”

她也心疼阿荫,因此规定阿荫每晚最晚只能学习到戌时,然后戌时到亥时是陪她和林佳阿萌的时间,到了亥时阿荫一定要睡下。

婉儿听了,“嗯”了一声,道:“母后,阿萌什么时候封王?”

如今父皇都登基了,母亲也是皇后了,可是这些子女除了林荫被册封为皇太子,其余包括林萌在内都没有封,婉儿有些担心自己,这才趁机问母后。

玉栀听了,心里一动,抬眼看向婉儿。

婉儿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玉栀看穿了,顿时有些狼狈,低下头一句话不敢说了。

汀兰在一边立着,竖着耳朵听着,她不敢问,却也想知道答案。

玉栀认真地打量了婉儿和汀兰一番,这才缓缓道:“婉儿,你的姓氏是王,汀兰的姓氏是白,你们都是我和陛下的养女,我和陛下自然疼爱你们,将来会给你们郡主的封号,也会做主让你们嫁给喜欢的人......”

她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至于公主的封号,陛下早有决断,你们就不必指望了。”

玉栀早就发现了两个养女的小心思,可是林佳虽然很多事情听她的,唯独这件事上态度坚决——他只有娜雅一个女儿,也只有娜雅是他的公主。

婉儿和汀兰一听,先是都有些羞恼,脸都涨红了,可是听到后来,发现自己会有郡主的封号,都有些喜出望外,当即红着脸看向玉栀,眼中全是惊喜。

玉栀见状,笑着道:“放心吧,你们父皇正在让人拟你们的封号!”

婉儿闻言,眼睛发亮,屈膝行了个礼:“多谢母后!”

汀兰见了,也跟着行了个礼,怯怯道:“多谢母后......”

晚上玉栀突然想吃锅子,便让人备了热腾腾的锅子,等着林佳带着林荫回来,一家三口热热闹闹用了锅子,然后去内书房消食——林荫读书,林佳和玉栀听,玉栀怀里还抱着已经七个月的林萌。

她记得林荫七八个月的时候,根本坐不住,好动得很,可是到了二儿子阿萌,则乖巧地坐在她怀里,认真地听哥哥读书,实在是一个沉静的小婴儿。

过完年,林佳果真颁布了圣旨,林萌封了郡王,婉儿和汀兰作为养女都封了郡主。

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年时间过去了。

林佳知道玉栀不喜欢皇宫,嫌那里阴森森,就命工部另择新址,建了座新皇宫。

新皇宫虽然比不得旧皇宫占地广宫室众多,可是更壮丽轩昂,也更舒适。

京城百姓最津津乐道的是新皇宫后宫御花园比旧皇宫面积还大不少,可是宫室却只有寥寥几座。

好在新皇除了白皇后之外只有两个嫔妃——来自西夏的李德妃和来自辽国的耶律贵妃,也就是当年潜邸中的李良媛和耶律良媛。

德妃娘娘爱打猎,索性常年住在了嵩山行宫。

耶律贵妃一年到头都在吃斋念佛,常驻城外的静思庵,等于半出家状态。

因此后宫只有白皇后一位女主子,倒也不用太多宫室。

这年正月十五元宵节,玉栀早早命人筹备了元宵夜宴。

这夜林佳和玉栀常住的长安宫张灯结彩,挂了无数珍奇灯盏,整座宫殿恍若神仙世界。

玉栀与林佳并肩而坐。

她端起酒盏,笑盈盈扫视了一圈,先是十七岁的皇太子林荫,接着是十一岁的敬郡王林萌,然后是洛城郡主婉儿和安阳郡主汀兰,再后来是她和林佳五岁的双胞胎女儿永安公主和长平公主,最后才落在了一边的林佳身上,笑容加深,甜美异常:“阿佳!”

林佳依旧清俊异常,却比少年时健壮成熟了许多,他微微一笑,亲自执壶给玉栀斟了一盏酒,柔声道:“玉栀,最后一盏!”

玉栀笑着答应了一声,仰首一饮而尽。

其实不过是些桂花甜酒,酒味淡到快要尝不出来,就林佳会担心她会喝醉了。

见父皇和母后又开始甜甜蜜蜜了,皇太子林荫不禁笑了起来,起身走了过来,接过父皇手中的玉壶:“母后,我给您斟酒!”

他知道母后偶尔喜欢喝两杯,享受酒后微醺的感觉,偏偏父皇管母后管得太多,不肯让母后尽兴。

林荫如今已经临朝听政,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在爹娘面前,他依旧是那个调皮的少年。

林佳私下里对儿女是比较宽容的,见林荫公然和自己做对,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含笑看着玉栀又饮了一杯。

林萌笑眯眯看了一会儿,见哥哥给母后斟完酒了,便也起身走了过去,笑微微道:“父皇,我也给母后斟一盏酒!”

玉栀伸手笑眯眯捏了捏林萌的脸,果真又饮了一盏酒。

接下来两位郡主和两位公主也都给玉栀斟了酒,玉栀果然喝到微醺,她依偎着林佳,眼睛湿润了:“若是娜雅今年也在,那该多好啊!”

众人都静了下来。

林佳一阵心疼,紧紧拥着玉栀,没有说话。

林萌眼神温柔看向母亲:“母后,大姐姐已经是西夏女王了,怎么可能年年来看您?”

去年秋天西夏王韩青引退,唯一的女儿娜雅公主继承了王位,成了西夏史上第一位女王。

西夏举国经商,西夏女王政务繁忙,哪里有时间来陪亲娘过元宵节?

玉栀心里明白,正要说话宽慰大家,却听到一阵脚步声——李瑞来了!

李瑞如今依旧忙得很,主业是********,副业是羽衣卫统领,闲暇时间照管林荫、林萌和双胞胎公主,生活十分充实。

他急匆匆走了过来,见礼罢便道:“陛下,皇后娘娘,娜雅女王来了!”

玉栀心中欢喜,心脏怦怦直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呆呆看着李瑞。

林佳反应更快一些,当即道:“还不让娜雅过来!”

李瑞欲言又止:“陛下,娘娘,韩青也跟来了......”

林佳:“......”

玉栀:“......”

权衡利弊之后,林佳悻悻道:“让韩青也过来吧!”

他讨厌韩青,可是娜雅对韩青孝顺得很,而且娜雅性格独立,根本不听亲爹的话。

作为亲爹,林佳也无计可施啊!

玉栀不禁笑了起来。

阿荫阿萌他们都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娜雅满不在乎的声音传来过来:“咦?你们还不起来欢迎我?”

林佳玉栀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灯火之中,一个容颜俊美身材高挑的白衣少年施施然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剑眉星目身材高大的英俊中年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娜雅和西夏老王韩青。

玉栀当即站了起来,惊喜地向娜雅跑了过去。

见玉栀跑了过来,韩青下意识张开了双臂,然后眼睁睁看着娜雅抱住了玉栀:“母亲!”

林佳得意地微笑。

林荫林萌他们也都笑了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侯门新妇侯门新妇海青拿天鹅|古言天下大乱,群雄并起。阖族抄灭的高门女子傅瑾,被迫嫁给了如日中天的枭雄长子魏郯。战乱,让她淡看宫廷之变,权力之争。一颗玲珑心筹谋万分,成就一场惊鸿!却谋不过他长达十年的请君入瓮。14岁,魏郯入禁军初见傅瑾,情起南市相遇,他记住了她算数时眼珠向右,知道了她爱说价,本以为“高价”买下她手里的梅瓶能引来美人青睐,没想到她只能记住一百五十钱,连出钱的人高矮胖瘦都没有留意。十年后,值得欣慰的是世事无常,兜兜转转她居然最后成了他的夫人。
  • 失宠皇后:皇上别惹我失宠皇后:皇上别惹我污力的孩纸|古言千猫,四年级的乖乖女,三好学生(其实老师不在时她不听话的),因为上课睡了觉,挨了老师一个粉笔头,就天杀的穿越了!还是个从小粘着皇上的嚣张跋扈的女子。没事啊!反正现在穿越团里又不是我一个人变成了失宠皇后,可是为什么!其他人都是IQ200以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智商多少!而且,为什么其他人都是大人变小孩,而我是小孩变成大人!算了,不过,皇上,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你那后宫里的佳丽三千都去哪了!“猫猫,后宫里,只要你一个就够了!”【415302717猫猫新书群】
  • 暖妻成瘾之腹黑狂妃暖妻成瘾之腹黑狂妃郭沐雨|古言初见,她从天而降,狼狈的落在他的脚下,还顺手拽下了他的衬裤,看到了他性感的小裤裤。“女人,你找死?”他脸色黢黑,神情阴郁的就要滴下水来。冰冷的语气如同寒冬的天气里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不找。”女人嫣然浅笑,容颜绝美。丝毫没有被吓到。他眯起的眼睛中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意。他浑身的戾气让她相信,也许下一秒,他就会拍死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绝世神医,废材三小姐绝世神医,废材三小姐苏三点|古言她是二十四世界的神医,却穿越到一个白痴身上,爹不疼,妈不在,处处被压迫。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物,她却傲视一切,被贬为妾也只是一笑而过,勇退婚、甩渣男。他万人敬仰的帝国邪王,冷酷邪魅,强势霸道,天赋卓绝,火星与地球的碰撞会发生什么事情?到底是女追男还是男追女?
  • 盛世神话盛世神话苏微雨|古言许一凡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废物,但爹很疼,娘也很爱,可是为毛她却是从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她有点腐,有点小聪明,明明就是有些懒,可是却想成为一个强者,身上背负了一个血腥的使命,神话烙印,半个玉玦,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霸王之恋霸王之恋灵渄渃|古言前世,今生,你执我红酥玉手看尽人生繁华。相聚,别离,我握你亲笔锦书尝遍世间遗憾。别了,我的春秋。别了,我的越国。别了,关于你的一切一切。作为当代考古学家,此一生她唯一所求便是还原真实历史,可是她却没有想过,无意间发掘出的一座衣冠冢竟然会将她整个生命带入另一段烽烟华裳里,到底是与君携手江山,还是与将共赴江南,这些迷惘历经千年之后,是否能过不再辜负......
  • 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柳家宝児|古言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三年里,她嫁过两次人!欢天喜地第一嫁,惊慌落跑!阴差阳错第二嫁,利剑穿胸!前皇后妒恨咬不放,野皇兄弑父夺江山。烂桃花源源不绝甩不掉,盼良人有苦难言只能逃。一颗初心,善待天下。拖着一条鲛尾,她且伤且退。当退无可退时,她开始绽放倾世芳华!而他,一路相伴,无意为王,只为一个她,遥居深阁却挥手沉浮天下。浪逐白沙滩,她用力将半片竹节扔进海里:“我记你一路相随的好,也记你剥鳞取脂的痛。再让我嫁?把东西找回来再说吧!”
  • 一国之计在于生一国之计在于生花弄墨.CS|古言十年前,伏蛮国的太子掉池子里,差点死了。十年后,小皇子掉进了同一池子里,也差点死了。对此,程天运黑了一脸。想她堂堂西陵国的女将军,剿匪战死后借尸是不错,但变成了伏蛮国的小皇子是怎么回事?听闻太子早年也掉过这池里,因此性情大变——卧槽——他又是哪国的?再看这孝仁帝包藏祸心地把公主当皇子养,难不成是在学女尊西陵,要培养个女帝?亏她自以揣得圣意,刻苦读书,就怕哪天体弱多病的太子哥哥一不小心去了,她好随时上岗就业。结果,就在她成功地骗过所有人,成为历朝最优秀的皇子,没有之一的时候,皇帝的一道圣旨把她给卖了。难道,她要伏蛮女尊化,归顺西陵的野心……败露了?
  • 爆笑女相:皇上老臣惶恐啊爆笑女相:皇上老臣惶恐啊小年糕.CS|古言梦:上帝不公啊!为毛别的女主女扮男装都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小爷就是个年老色衰的老头呢!年:你不还是个丞相吗?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啊!梦:没有实权,哪来的万人之上啊!年:不是让你管国库吗?那么多票子,本大爷各种都羡慕嫉妒恨啊!梦:那都是皇上的!而且丢掉的都要用我本来就不多的俸禄补上!我,我容易吗我!墨:那也不是我的,是国家的,我除去这些,也是很穷的。梦:X!你在外面的那些势力挣得钱还少吗?!还敢说自己穷!墨:……年:好吧,本大爷就赏你桃花运无数,爱慕者无数,气丹妙药无数吧。梦:纳尼!咋没有金银财宝无数呢?年:哼!竟还不知足!信不信把你写死!梦:老臣不敢啊!!!
  • 空间之绣女的幸福生活空间之绣女的幸福生活清芷牡丹|古言宁玉瑶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小奶娃。那又怎样?家有先生爹,贤惠娘,还有两个妹控哥,一家子美好又幸福。再加上自己种种田,养养花,还有玉佩空间可修真!嗯,就缺一个相伴相依的恋人了!咦?爹爹,两位哥哥,你们为什么用白眼看我身边这男人!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