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9章 :事以终,必安宁

阎总还是老样子,大叔的外貌,不笑的时候可以装深沉,笑起来却是乐呵呵的模样。冥知音却和之前的差别有点大,本来他就是清清冷冷的,如今看起来,淡漠的意思更加深刻。

特别是那双眼睛里,平静的像一汪冰湖,看见我的时候,微微起了一些涟漪。

“阎王爷,冥判官。”我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听你叫习惯了阎总,这乍一改口还真是不习惯啊。”阎总似乎想伸出手来摸摸我的头发,可是手伸到一半却硬生生的忍住了,他笑道:“我忘了,你现在是月老,这头发可不能随便乱摸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冥知音倒是一言未发,看见我身边的离间的时候,他轻轻勾了勾嘴角道:“还真是赶上好时候了,离间都封平六等神仙了。”

“托了宁姐的福了。”离间说完一刻没停的给这两位行了个大礼,冥知音还是那副模样,道:“免了。”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其实不管之前的事情究竟如何,我是真的没有怪过他。

一次都没有。

只不过很多感觉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的,我对冥知音的感觉就是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不是对我还有些硌应,可是我现在,对他的感觉除了遗憾之外,再无别的想法了。

看着冥知音挺拔的身影,一瞬间觉得心下释然。

他从来都没有放下过纯伊,我知道。

可是纯伊……

“宁姐,走了。”

我身边的离间扯了扯我的衣服,这时我才发现,我愣神的当口,阎总和冥知音早就走到前面去了。

这个时候,我抽空看了看凌霄殿外的停车场,属于七墨的坐骑,没有在那里。

我和离间相携往前走,想着也觉得实属正常,毕竟七墨嘛,贵为龙王,化为原型直接飞升上天,那感觉多拉风,何苦还带着坐骑来,整这个劳什子的事情干啥啊。

可是当玉帝和王母都姗姗来迟,坐在高位上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新年贺词的时候,我悄悄的抬头环视四周,四海龙王除了七墨之外全部到齐,我低下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流程走的很快,除了一年一度必要的玉帝王母太上老君太白金星发言之外,就是评比最佳天庭仙官,这个完全是看你在这一年当中的业务量定的,这种东西向来与我无关,所以我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是今天,当太上老君念到我名字,并且还把一个烫金的牌子塞进我手里的时候,我还是感觉云里雾里的。

好不容易挺到自由活动时间,我和离间坐在凌霄殿的露台之上,应付着往来仙官的道贺祝福,觉得还是有些不太真实。

好不容易得空喘了一口气,离间拿着那个金牌左看看右看看,突然长叹一声:“宁姐,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啊,不枉我费心费力的在人间给你帮了这么多忙啊。”

酒喝多了,人还有点迷糊,我拍了拍晕乎乎的头,问道:“哪儿来的因祸得福。”

“你看啊,你看清楚了你对冥判官的心,然后辞了斗魂师的官职,居然还换来你平日里这么懒懒散散的一个人对月老这个职业的兢兢业业,宁姐,你说这是不是叫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啊。”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拍了拍头,还是感觉晕晕的,大概还真是酒喝多了吧。

“你们月老大人都喝成这样了,你还在那儿叨叨。”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知音哥。”

冥知音似乎是愣了一下,半晌才应道:“嗯!”

“你别说离间,我没事儿的。”

我笑道。

“嗯,知道你没事。”冥知音看向我:“不过现在的你,已经不需要我来庇护了,本来还以为你会不太习惯月老的工作流程,如今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宗宁,看来我的徒弟,你是已经毕业了,现在,你已经可以和我并肩了……”

我傻傻的笑着,只看得见冥知音的嘴唇一开一合,至于他到底说了什么,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冥知音回过头来朝我笑着,说:“我以你为骄傲。”

似乎,我可以让冥知音和阎总骄傲的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

第二天一早醒过来的时候,头疼到不行。

这么多年以来,我基本上是没有喝醉过的,可是在昨天的年终盛会上,我喝了个酩酊大醉。

记忆出现了断层,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又是如何回到姻缘阁,躺在我自己的床上的。

想找小离间来问一问,却发现偌大的姻缘阁当中,只有我一个人。

我拍着头从床上坐起来,清冽的仙酒气息依然带着一种醉人的感觉漂浮在空气当中,我皱着眉头走过去打开窗子,天庭之中,纯白一片,干净自然,年终盛会之后,天庭就开始放假了,很多神仙借此机会会下凡游玩,所以天庭之中没有这么多神仙在,仙气也渐渐的缥缈,不似之前浓郁了。

我站在床前,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却在空气中分辨出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一种,类似于什么东西糊了的味道。

哎呦我的天。

看来离间不是不在啊,而是这厮准备放火把天庭烧了啊!

不应该啊!

离间曾经好歹也是御厨啊,这种低级错误应该是不会犯的啊。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昨天酒喝多了还没醒过来。思及此,我赶紧披上衣服,飞快的朝离间的小厨房跑去。

厨房里黑烟缭绕,五十米之外人畜不分,我捂着嘴巴不停的咳嗽,边咳边喊:“离间啊,离间!你在哪儿……”

“咳咳咳……救我……”炉子后面的黑烟里也传来一个声音,也在不停的咳嗽,我顺着声音的来源找过去,本来以为能看到离间的我,却愣在了那里。

戴着离间如同宝贝一般的围裙的七墨站在黑烟里,整张脸被熏的黑黢黢的,他惊恐万分的看着面前的锅里同样黑黢黢的,已经开始有起火的趋势的那一大坨东西,然后又抬头看看我尴尬的一笑道:“宗宁,你别说,这做饭还挺难的啊……”

此时此刻,我是真的想翻七墨一百个大白眼。

折腾半天之后,好不容易把七墨的“黑暗料理”给彻底处理了,我也已经要累瘫了。

既要把厨房恢复成之前的模样,还要动用法术把离间的那件被七墨折腾的已经没有人形的围裙给恢复成原样,这就算了,那个被熏的黑黢黢的七墨同志,才是一直不停帮倒忙的绝佳人才。

以至于到最后忙碌到我都没有机会问七墨怎么会来。

“嘿嘿,宗宁!”七墨朝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可真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啊。”

我再一次给了七墨一个大白眼。

“咱俩都这么久没见面了,你就不能给我点好脸色吗?”

“你要是来给我拜年的,我肯定扬起一百万分热情的微笑迎接你,可是你是来给我添乱的,你还指望我能对你有多好的脸色啊!!”

我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去泡茶,虽然我嘴上的态度不算良好,可是这行动上可是非常懂得礼节的。

我站在桌子前把茶叶放进壶中,看着它们在壶中上下浮沉,突然,我的腰上多了一双手,下一秒,我就被人拥入怀中。

耳畔传来的是七墨低沉的声音:“宗宁啊,好想你。”

“哎呦,你干嘛了!”

我对七墨突如其来的腻歪还是有点不能适应,可能是七墨感觉到我的不自在,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但是脑袋还是搁在我的肩膀上。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其实七墨很疲惫。

我拍了拍七墨抱在我腰上的上以示安慰,却发现,他今天的穿着似乎和之前很不一样。

身份摆在那里,七墨平时的穿着,不管场合是正式还是普通,衣物方面都是很得体很注重的,特别是衣料,从来没有普通过。

可是今天,七墨身着的还是龙族子弟应该穿的衣物,可是衣料的珍贵程度却大不如以前,甚至于还不如他作为龙七子的时候。

况且这还是在新年时分,七墨穿成这样实在是有点诡异。

我挣脱七墨的怀抱,盯着他的眼睛严肃道:“说,出什么事儿了?”

七墨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我:“没什么啊?”

“没什么?”我反问道:“今天可是新年,你一个东海龙王就穿成这样面见上殿,你不怕玉帝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不怕啊。”七墨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我不是东海龙王了啊。”

“什么?”

一瞬间,我以为我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我说我不是东海龙王了。”七墨重复道:“因为我想娶你。”

七墨的这句话说的认真,也让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龙族子弟向来是和本族适龄女子结婚的,一般很少出现和他人通婚的事情,之前我是目知花的时候,因为是玉帝赐婚所以没办法,可是这一次,是七墨一意孤行的宣布他要娶我的消息,龙族的宗亲们又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七墨,其实你不用为了我……”

“不!宗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要娶你我就一定会娶你的,龙王之位,不要便不要,你,不行!”

七墨突如其来的孩子气,倒让我心里感觉到温暖,同时也有愧疚。

“所以,这就是你们东海昨天没有来参加大会的原因?”

“嗯。”七墨点点头:“从我说完娶你开始,几番商议不下,到最后他们让我选,是你,还是东海。我当然毫不犹豫的选了你了,本来龙王之位嘛,我就不稀罕的。”

我也是佩服七墨,同时也觉得,这事情还真不好继续再说下去。于是换了个话题道:“那你今天来姻缘阁干嘛。”

七墨“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没地方去了吗?”

“敢情我姻缘阁是给你避难的啊。”我哭笑不得:“我可不信你东海是回不去了。”

“回的去啊。”七墨伸了个懒腰:“可是一个抛弃家族选了女人的人,回去之后能有人给我好脸色吗?”

七墨这句话,顿时让我无言以对。

可是,就这样?

七墨就这样选了我,放弃了家族,放弃了所有的荣华富贵?

这让我怎么过意的去。

“你不用过意不去了。”七墨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你要是答应嫁给我,没准我还能有两分脸面回到东海去,毕竟有史以来能娶到月老的,龙族当中我可是头一份哦。”

“我考虑考虑吧……”

“宁姐宁姐……”恰巧这个时候,离间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我看向门口,离间抱着一大盆兰草,小跑着进了正殿,然后把兰草放在我面前之后道:“宁姐,新年礼物……咦?陛下?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你请假带着东海的宗亲三界五日游去了吗?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外面旅游嘛,怎么回来了……陛下你干嘛啊?嘴怎么了啊!为什么要把手放在嘴上啊……”

我抱着手看着七墨抓耳挠腮的想让离间闭嘴的七墨,笑道:“哦~什么抛弃家族选了女人,什么没脸回东海,什么不做东海龙王了,七墨啊,你不去当编剧真是可惜了,不然你编的电视剧早就在人间热播了啊,七墨啊七墨,骗我很好玩啊!!”

“嘿嘿,宗宁,宗宁……”七墨边说边往后退:“我这不就图个好玩嘛,嘿嘿嘿……”

“好玩?”我咬牙切齿挥舞拳头:“你丫给我站住!!!”

“别别别,宗宁,虽然要娶你这条路没有我说的这么艰辛,可是也很费钱的,你知道带那帮宗亲出去旅游有多贵吗?我也是下了血本的啊……哎呦,咱不带施法术打人的啊!何况你刚才都说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嫁给我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我已经收回刚才那句考虑了!!!!”

“无效无效!!说出去的话堪称泼出去的水,你可别这么不讲道理!”

“我今天还就不讲道理了,你给我站住,别跑!!敢骗我,我打死你!!!”

离间看着我们俩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姻缘阁之外,还是不太能理解,他在这里面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离间耸耸肩,搬起地上的那盆兰草喃喃自语:“唉,也不知道这九灵和冷诡什么毛病,明明知道宁姐一直都不喜欢兰草兰花的,还非要送这么一盆东西当成新年礼物,算了算了,放在园子里吧……”

当冥知音来姻缘阁给我送新年礼物的时候,他一眼就相中了离间放在园子里的那盆碧绿的兰草。

他盯着兰草看了很久,最终,淡淡的笑了一下,问离间道:“这能给我吗?”

离间点点头:“当然,反正宁姐也不喜欢这种类的花草。”

冥知音放下给我的新年礼物,抱着兰草,喜气洋洋的离开了。

“这就是你去人间完成指标的同时带回来的额外收获?”七墨问道。

我从门后现出身形:“首先呢,这是九灵和冷诡找到的,并不是我,其次呢,我只不过是在我得到最佳仙官的殊荣的时候,玉帝问我要什么奖赏,我说把冥知音的那一半心和爱还给他而已,别的,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对他还真好。”七墨说话酸溜溜的。

“喂!”我伸出手来推了推七墨:“你不要酸溜溜的好不好,你也不亏了哎。”

“我怎么不亏,你都没有对我这么好。”

“我把我都给你了我对你还不好啊。”

“……等等,你说什么?”

“哦,没听见就算了。”我装作什么都没说的模样往前走,毫不意外的,下一秒,我被七墨稳稳的抱起。

“你答应嫁给我了是不是!!!”

我看着七墨欢呼雀跃的脸,轻轻用手点了点他的鼻子。

“别高兴的太早,我还要考察考察你呢。”

“好好好,随便考察,随便考察,我一定不会让领导失望的。”

七墨笑脸如同太阳,离间的欢呼如同最好听的音乐,我的心,从此和我面前的这个龙王陛下拴在了一起,不离不弃。

行了,圆满了。

斗魂师职业生涯落下帷幕。

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学着如何当好一个王妃了。

加油吧!

(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无尽层的会客馆无尽层的会客馆须臾净水|悬疑我叫许静,是思远杂志社的一名记者,不过,那是在三年前的今天,现在的我,不过是这家会客馆,无数冤魂中唯一完好的一个,三年前,我们八个人同时来到了会客馆,充满激动的我们,在只有两层的会客馆窜来窜去,可是,事实上,我想多了,八个人,进入会客馆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从开始,就只有我和另一个杂志社的男生,一共两个人而已,冤魂围绕,会客馆的主人到底是谁,我沿着楼梯不断地向下跑,不,不对,不是只有两层么,为什么,永远跑不到尽头......
  • 阴阳老院子阴阳老院子柏恒|悬疑张天宝是一名顺丰的快递员,他每天都要在顺丰快递这里开始前往这个诡异的老院子,精彩片段不容错过
  • 四人儿的叶草传说四人儿的叶草传说帝缘狐|悬疑在黑夜里,都会发生不一样的事。谁都不知道,在惊悚恐怖的情况下,只有勇敢,勇于冒险的他们,突破自己,连自己都没想到。昼夜分明,他神秘的双重人格。她简单而冷漠,被这样的他给…在危险的冒险中,她遇到不同的女朋友,也同时的某个阴谋渐渐染升…她们在古代!?
  • 寻鬼启示:我家冥王么么哒寻鬼启示:我家冥王么么哒梨花带笑|悬疑据说有一家事务所,专门解决灵异事件。为什么夏时雨一进入,就发现了老板不是人?太可怕了,容我做个噩梦冷静一下。洛渊临:我不是人,你也不是人,刚好凑一对。夏时雨:纳尼,你说什么?洛渊临:据说现在的世界,两个人在一起是叫结婚?我们结婚吧。夏时雨:……遇见你是我人生当中最大的灵异事件。
  • 99夜缠情:鬼夫,慢点吻!99夜缠情:鬼夫,慢点吻!迟暮|悬疑理想很丰满,以为咬着牙去做个丰胸手术,就能虏获男神的心!现实很骨感,做手术的是个男人也就算了,可为啥还是个死人!一睁眼没有暖暖的怀抱老娘也忍了,但死鬼你能不能不要扯着嗓子干嚎:“美人,出棺啦……”
  • 四季TF我们还在四季TF我们还在千世千秋|悬疑她们是曾经的SEASONS,他们是她们纠纠缠缠半辈子的人,最后,爱情来了,婚姻来了,死亡,好像也来了。
  • 迷之迷迷之迷我是小小小迷糊|悬疑国立第一药剂师方糖,在一次出任务时诡异失踪,科考队成员全力追踪下,发现方糖的失踪与神秘古族世界相关,几人全力追踪,古族世界也慢慢揭开其神秘面纱。谜:方糖去了哪里,莫西国皇族与国立有何关联,被称为上古唯一暗黑系世家的水族与莫西国皇族是何关系,上古四大世家有何渊源,上古巫族被谁一夜灭族,摩马家族有着怎样的使命,君楚瑜、君莫离、方谨、陈少华究竟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他们与巫族圣女有着怎样的命运纠葛,暗黑之凰背后的秘密又是什么……情:他说,我会努力强大,期待与你比肩;他说,你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愿为你放弃一切;他说,世界都是我的,而我,就是你的世界。
  •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艾兮兮|悬疑【完结包月文】重生前,她是不学无术招摇撞骗的神棍,被人活活打死。再睁眼,重生回五岁,被泥菩萨砸中开了天眼,过目不忘,天赋惊人,观人过去,断人祸福生死,并且有逆天回春术,识宝术。上一世,她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这一世,她要逆天改命,还她幸福。上一世,她一无所有,不学无术,被人鄙视,遭人冷眼。这一世,她利用努力成为真正的玄学大师,站在世界之巅,成就商界的传奇,政界的追捧,黑道的贵宾……欠她的,全部还来!亲情的和谐,还有如忠犬般护着她,却又如天神一般傲视世界的他!她的人生,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可复制的人生。PS:爽文,成长女强文,内含占卜算卦,风水相术,星座塔罗
  • 夜访百家鬼夜访百家鬼阎王姥姥|悬疑我本一介逍遥抓鬼师,驱鬼除阴样样通。已经潇潇洒洒度过了十七年,不料到头来竟然反被抓。说起这事跟小三也脱不了关系,利用了我的好奇心来引诱我出山,结果害得我被学道法的臭道士追杀,好不容易躲过了这劫结果又被活体僵尸给锁在身边当祭品。抓鬼已经够忙了,现在还得应付这些匪夷所思的事件。难道是天妒英才?蓝颜薄命?真相终有见天日的时候,我的遭遇还得从千百年难得一遇的鬼体说起。
  • 迷之迷迷之迷我是小小小迷糊|悬疑国立第一药剂师方糖,在一次出任务时诡异失踪,科考队成员全力追踪下,发现方糖的失踪与神秘古族世界相关,几人全力追踪,古族世界也慢慢揭开其神秘面纱。谜:方糖去了哪里,莫西国皇族与国立有何关联,被称为上古唯一暗黑系世家的水族与莫西国皇族是何关系,上古四大世家有何渊源,上古巫族被谁一夜灭族,摩马家族有着怎样的使命,君楚瑜、君莫离、方谨、陈少华究竟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他们与巫族圣女有着怎样的命运纠葛,暗黑之凰背后的秘密又是什么……情:他说,我会努力强大,期待与你比肩;他说,你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愿为你放弃一切;他说,世界都是我的,而我,就是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