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6章 跟上那辆车

林岚不明白老板突然问这些的目的,细思下来又有了答案,“你的意思是想说,如果绑架我的那个人,也曾参与六年前郭家那起绑架杀人案,就意味着他们的幕后指使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老板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是否觉得匪夷所思?郭瑞阳的案子轰动全国,你的遭遇无人问津,两人身份地位天囊之别,偏偏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知道这些信息有什么感想吗?或者有什么见解?”

对于老板的嘲弄,林岚无言可驳。她一直相信当年绑架自己的人就是江家安排的,却苦于找不到证据,两名犯人其中一个被李慕珩弄进了监狱,另一个逃去了境外,她没有一点线索可以查。

就像江容清把自己推下台阶导致流产时一样,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她说的话便没有信任度可言。

林岚看着大班椅顶端露出的半个头,淡淡道:“如果你的推测无误,目前得出来的结论无外乎两种。其一,三年前绑架我的人与江家无关,其二,郭家那起案件,与江家有关。”

老板满意地嗯了声,“你希望是哪种?”

林岚沉默。许久,她微微抬头,眼神涣散无光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一言一字,均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认知,“不管是哪种,那些人欠我的,我一样会讨回来。”

“包括李慕珩吗?你当年遭遇那些,有一半可都是他造成的,你会放过他?而且他现在可是江家的乘龙快婿,江容清的丈夫。”

突然闯入耳畔的名字,仿佛伤口被人轻轻刮弄了一下,令林岚心口一窒。

老板还不忘继续在林岚伤口上撒盐,“江容清害死了你的两个孩子,李慕珩不但不相信你,还执意与江容清结婚,这样的男人,换做是我,只怕会恨到至死方休。不亲手毁掉他,我死都不会瞑目。”

“老板只是听我讲诉了一遍我与李慕珩之间的恩怨,都能有这样的感悟,更何况我这个当事人。”明知老板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加深对李慕珩的恨,林岚偏偏强迫自己冷静,不去称他的心。

老板不怒反笑,笑声开怀,甚至带了丝猖狂,语调也跟着上扬了些,“也罢,女人的心眼,跟男人可大有不同,或许你是想把他碎尸万段也说不定。”

林岚心中只想,果真是精神失常的人。

“绑架案既然有了眉目,我会重点调查,但你别在我这里抱太大期望,六年前警方都没查出幕后真凶,更何况六年后。与其在风暴边缘牌环,不如再靠近漩涡中心一些,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意有所指的暗示完,老板语气突然平和起来,“你最近也累了,我决定安排你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小箬,你的工作我会交给欧洋暂代。”

林岚眼睑颤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静,“谢老板体恤。如果没别的事,我先离开了。”

说完转身走出了包房,在这里多停留一秒也觉得窒息。

与其说老板给她放假,不如说是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接近江家人。毕竟她的手机里,可是安装有窃听器,她发生了什么,跟谁说了什么,老板都一清二楚。

自从踏入金色年华,她就跟花园那些单向可视玻璃一样,外人什么都看不到,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没有半点隐私可言。

这是代价,为了复仇而付出的代价。

凌晨一点,林岚收拾完东西换好衣服下班去停车场取车,李慕珩与陆临舟正好结束出来。陆临舟与陶夭顺路,就顺带送陶夭回去,李慕珩有王海随时待命。

陆临舟与陶夭先挪出车走了,王海正欲启动车子,前方一辆棕色卡宴正在倒车,王海见李慕珩没有说什么,就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李慕珩靠着车门,目光放远,许是喝了点酒意识有点朦胧,看人看物都很模糊。

卡宴车从迈巴赫旁边经过,李慕珩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卡宴驾驶室那张熟悉的面容上,深邃的眼瞳猛然收缩,身体不由自主地坐直,两眼怔怔地看着对面的人。

林岚探出头查看路况,一眼对上了李慕珩的双眸。

四目相对……于李慕珩,如平地一声惊雷,洪流冲垮水坝。大脑有根弦紧绷了几秒,却撑不住猛烈的冲击,断了。于林岚,是石头落入深井,飞鸟掠过长空,片刻的错愕后,恢复了平静。

良久的对视后,林岚向着对面的男人轻浅地笑了,笑容纯净美好,不带一丝杂质。

李慕珩眉头敛紧,眼神惊愕中带着迷茫。眼睁睁看着林岚转过头,启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跟上那辆车。”

突然的声音,命令中带着迫切。王海没问为什么,听话照做启动引擎,紧追那辆卡宴。

凌晨一点,路上罕有车辆。宽阔的柏油路上,两道车影一前一后飞速行驶,如离弦之箭,上演你追我赶的惊魂场面,然后不断超车,加速,变换车道。

林岚一脚踩在油门上,一手从容地掌着方向盘。看了眼倒车镜中那锲而不舍跟着的迈巴赫,微扬起唇角,挂挡,然后猛踩油门。

后面的车也跟着加速。

每当后面的车将要跟上时,林岚便加速,拉开距离。车距拉近,她再故意减速,好几次都差点追尾。幸好王海受过严格训练,又有几十年的开车经验,不但视觉敏锐,判断更是精准,半秒钟的变化,他都能安全躲过。

两人好像在赛车,偏偏每一个路口都遵守交通制度,从不违规。二十分钟后,林岚已然没了耐心。眼见前方一个分叉路口,她突然减速,方向盘向左打,两秒钟不到,驶入了另一条单行道。

王海不知林岚突然驶向另一条道,哪里来得及,只能急踩刹车,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划破安静。李慕珩没有系安全带,身体前倾,差点就撞上了前面的驾驶椅。

就这么几秒钟的耽误,卡宴车已经驶出了好几十米远。

“先生,我们还追吗?”王海抹了把汗,都是刚才吓出来的。

李慕珩没有说话,推开车门下车,走到马路边,高大的身姿在马路上投下修长的影子。敛眉遥望着那辆逐渐消失在前方的车子,薄唇紧抿,眸色愈发深邃,仿佛幽谷深渊,探不到底。

方才短短二十分钟,在刺激惊险的追赶中,他酒意全消,思想没有一丝混沌。所以他明显感觉到,那辆车的主人在故意捉弄王海,带着不顾生命危险的玩性。

这样的人,怎么就被他错认成林岚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疯狂的占有,祭奠的梦疯狂的占有,祭奠的梦莫筱默|现言她一个弱女子,失去活下去的理由的时候,遇见他,受尽折磨,却爱的越来越深,但是命运的劫带给她一场无果的深情,而他,最后的时刻爱她爱到骨髓里,只是一切无可挽回!(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豪门盛宠:首席第101次追妻豪门盛宠:首席第101次追妻铭笙|现言她隐藏在他身边只想帮父亲偷到一份文件而已,不料却被当场抓包,稀里糊涂睡了号称第一权少的男人。事后,她没想悄悄溜走,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睡了我就想跑吗?”
  • 哥哥你好:极品乖妞哥哥你好:极品乖妞于释含|现言老板你好,我是新来的秘书,曲忘意”听到这个名字他微微一征。他随口叫了声“利丽”。她本能的答应了一下,他随即抬头,“抱歉老板,我之前叫利丽,条件反射的应了一下”某老板心头大喜,曲忘意,终于找到你了,等着瞧,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恩,以后你做我的私人秘书,负责我的私人行程”某女无奈“老板,私人到什么程度”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她,视线落在她的胸上,妖孽一笑“任何程度”某女一头黑线…………未完待续qq书群:276946417请戳,快来和其他的小伙伴互动吧
  • 遇星时才说爱你遇星时才说爱你九都风|现言温遇承说自己最爱叶回星,叶回星却说明明是我在爱你。顾霖陪伴了叶回星整整十七年,最后还是遇见了赵向晨。叶流云一直对不起叶回星,可世界上谁和谁能互不相欠。这个世界兜兜转转我们都在找爱上对的人的好时机。可我生来愚笨无法判断那就决定在遇星是说我爱你。
  • 神秘千金的逗逼总裁神秘千金的逗逼总裁冬春初末|现言“小怪物”的身份一个又一个,哪个才是最真的她?他和她都在寻求答案。当年的故事真相是什么?
  • 秋风不扫蔓叶秋风不扫蔓叶凌虛小君|现言他是秋天,她是蘇蔓。蘇蔓:或許我們注定要分離,就像藤蔓永遠不可能在秋季盛開。秋天:我不相信,因為,你說了不算。
  • 那一场地久天长的围城故事那一场地久天长的围城故事红雨过窗|现言相遇在美好的年华。她爱他书香气息的家世,他爱她娇美如花的容颜。就这样,他们带着无限的憧憬牵手进了围城。但当激情淡化成流水,他和她,又会面临怎样的冲击和无奈?究竟是谁成全了谁的流年,谁成为谁的殇?再入围城,他们,各自又会面临怎样的地久天长?
  • 弃妇的随身庄园弃妇的随身庄园水果多多|现言丈夫的出轨,小三蓄意的报复,她淡定机智地面对不该到来的孩子,奇妙的空间开启人生新的旅程潜在的缘分众多的追求,她只想平淡度日命中注定的感情,面对现实与困难携手共度难关看女主如何摆脱自我约束一步步变强,收获属于自己的事业与爱情
  • 爱情四次方:天予子秦爱情四次方:天予子秦疆域雪原|现言易阳,女主的初恋,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放在身边8年却无动于衷,终于在失去后歇斯底里地报复?明远,一个听别人的爱情故事听了8年的人,爱上了故事里的女猪脚,却最终能不能与故事里的女猪脚有缘待续?究竟是自己求了十年的爱情重要,还是听从命运和欲望的安排?罗谨天,一直都在,却一直不在,一厢情愿的一见钟情,一场阴差阳错的一夜情,他错过了什么?为了一个女子,放弃了奋斗了十年的所有,为了一个女子,屈从家族安排,为了一个女子,净身出户,这一切,她都不知道,那还值不值得?
  • 甜心蜜恋:院长大人别要我甜心蜜恋:院长大人别要我小悦儿|现言本来是特工的叶然,为了执行任务不得不去一家医院应聘!谁知,这次的人物,让她陷入了万劫不复!什么万劫不复?掉进了院长大人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