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6章 跟上那辆车

林岚不明白老板突然问这些的目的,细思下来又有了答案,“你的意思是想说,如果绑架我的那个人,也曾参与六年前郭家那起绑架杀人案,就意味着他们的幕后指使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老板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是否觉得匪夷所思?郭瑞阳的案子轰动全国,你的遭遇无人问津,两人身份地位天囊之别,偏偏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知道这些信息有什么感想吗?或者有什么见解?”

对于老板的嘲弄,林岚无言可驳。她一直相信当年绑架自己的人就是江家安排的,却苦于找不到证据,两名犯人其中一个被李慕珩弄进了监狱,另一个逃去了境外,她没有一点线索可以查。

就像江容清把自己推下台阶导致流产时一样,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她说的话便没有信任度可言。

林岚看着大班椅顶端露出的半个头,淡淡道:“如果你的推测无误,目前得出来的结论无外乎两种。其一,三年前绑架我的人与江家无关,其二,郭家那起案件,与江家有关。”

老板满意地嗯了声,“你希望是哪种?”

林岚沉默。许久,她微微抬头,眼神涣散无光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一言一字,均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认知,“不管是哪种,那些人欠我的,我一样会讨回来。”

“包括李慕珩吗?你当年遭遇那些,有一半可都是他造成的,你会放过他?而且他现在可是江家的乘龙快婿,江容清的丈夫。”

突然闯入耳畔的名字,仿佛伤口被人轻轻刮弄了一下,令林岚心口一窒。

老板还不忘继续在林岚伤口上撒盐,“江容清害死了你的两个孩子,李慕珩不但不相信你,还执意与江容清结婚,这样的男人,换做是我,只怕会恨到至死方休。不亲手毁掉他,我死都不会瞑目。”

“老板只是听我讲诉了一遍我与李慕珩之间的恩怨,都能有这样的感悟,更何况我这个当事人。”明知老板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加深对李慕珩的恨,林岚偏偏强迫自己冷静,不去称他的心。

老板不怒反笑,笑声开怀,甚至带了丝猖狂,语调也跟着上扬了些,“也罢,女人的心眼,跟男人可大有不同,或许你是想把他碎尸万段也说不定。”

林岚心中只想,果真是精神失常的人。

“绑架案既然有了眉目,我会重点调查,但你别在我这里抱太大期望,六年前警方都没查出幕后真凶,更何况六年后。与其在风暴边缘牌环,不如再靠近漩涡中心一些,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意有所指的暗示完,老板语气突然平和起来,“你最近也累了,我决定安排你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小箬,你的工作我会交给欧洋暂代。”

林岚眼睑颤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静,“谢老板体恤。如果没别的事,我先离开了。”

说完转身走出了包房,在这里多停留一秒也觉得窒息。

与其说老板给她放假,不如说是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接近江家人。毕竟她的手机里,可是安装有窃听器,她发生了什么,跟谁说了什么,老板都一清二楚。

自从踏入金色年华,她就跟花园那些单向可视玻璃一样,外人什么都看不到,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没有半点隐私可言。

这是代价,为了复仇而付出的代价。

凌晨一点,林岚收拾完东西换好衣服下班去停车场取车,李慕珩与陆临舟正好结束出来。陆临舟与陶夭顺路,就顺带送陶夭回去,李慕珩有王海随时待命。

陆临舟与陶夭先挪出车走了,王海正欲启动车子,前方一辆棕色卡宴正在倒车,王海见李慕珩没有说什么,就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李慕珩靠着车门,目光放远,许是喝了点酒意识有点朦胧,看人看物都很模糊。

卡宴车从迈巴赫旁边经过,李慕珩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卡宴驾驶室那张熟悉的面容上,深邃的眼瞳猛然收缩,身体不由自主地坐直,两眼怔怔地看着对面的人。

林岚探出头查看路况,一眼对上了李慕珩的双眸。

四目相对……于李慕珩,如平地一声惊雷,洪流冲垮水坝。大脑有根弦紧绷了几秒,却撑不住猛烈的冲击,断了。于林岚,是石头落入深井,飞鸟掠过长空,片刻的错愕后,恢复了平静。

良久的对视后,林岚向着对面的男人轻浅地笑了,笑容纯净美好,不带一丝杂质。

李慕珩眉头敛紧,眼神惊愕中带着迷茫。眼睁睁看着林岚转过头,启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跟上那辆车。”

突然的声音,命令中带着迫切。王海没问为什么,听话照做启动引擎,紧追那辆卡宴。

凌晨一点,路上罕有车辆。宽阔的柏油路上,两道车影一前一后飞速行驶,如离弦之箭,上演你追我赶的惊魂场面,然后不断超车,加速,变换车道。

林岚一脚踩在油门上,一手从容地掌着方向盘。看了眼倒车镜中那锲而不舍跟着的迈巴赫,微扬起唇角,挂挡,然后猛踩油门。

后面的车也跟着加速。

每当后面的车将要跟上时,林岚便加速,拉开距离。车距拉近,她再故意减速,好几次都差点追尾。幸好王海受过严格训练,又有几十年的开车经验,不但视觉敏锐,判断更是精准,半秒钟的变化,他都能安全躲过。

两人好像在赛车,偏偏每一个路口都遵守交通制度,从不违规。二十分钟后,林岚已然没了耐心。眼见前方一个分叉路口,她突然减速,方向盘向左打,两秒钟不到,驶入了另一条单行道。

王海不知林岚突然驶向另一条道,哪里来得及,只能急踩刹车,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划破安静。李慕珩没有系安全带,身体前倾,差点就撞上了前面的驾驶椅。

就这么几秒钟的耽误,卡宴车已经驶出了好几十米远。

“先生,我们还追吗?”王海抹了把汗,都是刚才吓出来的。

李慕珩没有说话,推开车门下车,走到马路边,高大的身姿在马路上投下修长的影子。敛眉遥望着那辆逐渐消失在前方的车子,薄唇紧抿,眸色愈发深邃,仿佛幽谷深渊,探不到底。

方才短短二十分钟,在刺激惊险的追赶中,他酒意全消,思想没有一丝混沌。所以他明显感觉到,那辆车的主人在故意捉弄王海,带着不顾生命危险的玩性。

这样的人,怎么就被他错认成林岚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TFboys之玲珑月TFboys之玲珑月酥米葶念|现言背负着多重身份的她们从国外回来,在游乐场中意外认识了三只他们,与他们结下了梁子。后来又转去了他们的学校。事情会怎样发展呢?
  • 名门厚爱:老婆么么哒名门厚爱:老婆么么哒安小赖|现言【新婚版】“老公,小三找。”女人兴奋地躲在墙角看好戏。男人逮住女人的后领,在小三面前上演热吻。完事才道:“看到没?我有她,我只要她。”指着怔住的女人宣言。【婚姻加强版】“老婆,我好像看到情敌了。”“是吗?哪儿呢?”女人激动地理了理衣服,将耳发撩耳后。男人脸一黑径直扣住女人后脑勺,阴森森地露出一排洁白的牙,“很期待?嗯?”“哪有。”女人心漏掉一拍,小鸟依人地凑到男人耳畔低语:“我也,只要你。”
  • 负债娇妻太迷糊负债娇妻太迷糊女人是水|现言“我没有背叛你,你要相信我。”苏夏暖泪眼婆娑的解释,“除了你能够接近我的书房,还有谁会去书房盗取商业机密文件?”佟昀庚冷脸,狠狠的将苏夏暖甩在地上,因为负债苏夏暖将自己卖给佟昀庚成为契约情人,却遭到情敌的陷害,“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书房,那你就一直呆在这里,永远也别想出来。”佟昀庚将门重重锁上离开。
  • 豪门婚情告急:婚有暗香来豪门婚情告急:婚有暗香来沉峻|现言我甩了男友许至,求陆彦回娶我。他带着恨意跟我结婚,这一场婚姻,覆盖着抹不去的血债。再见许至,他娶了比自己大十七岁的女人。看似风平浪静的富贵豪门里,阴谋和算计欲盖弥彰。就在我以为可以触碰到幸福的时候,残忍的真相慢慢浮现。许至对我说,何桑,你想知道你哥是被谁害成这样的吗?让我来告诉你。我对陆彦回说,有个瞎子给我算过,说我命不好,从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他抱着我哭了,他说桑桑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别离开我。后来我常听到一首歌,有句歌词总让我湿了眼眶。我们曾相爱,想到就心酸。
  • 单少追妻:宝贝请原谅我单少追妻:宝贝请原谅我甜心萌萌哒|现言生在豪门,身不由己。商业联姻,将单安博和黎宝仪两个毫无感情的男女绑在了一起。他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她说,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喜欢你,只是觉得你勉强还能入眼,做老公应该不亏。于是他坦然的婚内出轨,还闹出绯闻,满城皆知,这就算了,竟然还跟她的闺蜜搞在一起,真是忍无可忍!她甩出一纸离婚协议。他说:老婆,我错了他说:宝贝,原谅我好吗?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淡然的女子,已经走进了他心里。希望他醒悟得不算太晚。
  • 迷途的白泽迷途的白泽荷普|现言书人系列第一弹,迷途的白泽。-“白泽,古代神兽。精通人语,通万物之情。形如白马,极少出没。唯有当圣人降至,才奉书而至。”白色的房子,白色的少女,洁白的背后隐藏的真相是?一间普通的旧书屋,每一本书都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品,这些访问者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店铺的奇怪男主人将每一位客人引入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
  • TFBOYS晨曦雨后TFBOYS晨曦雨后柠檬树ky|现言那一切,山盟海誓还够不够?一个女孩,跌跌撞撞的闯入了三个少年的世界,打开了一场奇迹般的邂逅,青春雨季,有你我相陪,少年的勾引二字,彻底打碎了少女的心,她离开了,离开了这座城市,这座曾经有过美好回忆的重庆,五年,看着灯火阑珊,又回忆起他,只是他身边站着的,是其他女生,那两位守护我的少年,其实我可以用心去发现他们,他们也更好,好的让我有点揪心…
  • Boss哥哥你真烦Boss哥哥你真烦乔恩司.|现言(1v1绝对干净甜宠文超甜)对于这个收养了自己十多年的哥哥,江绾很烦躁,一言不合把自己赶到国外就算了,连交个朋友也要干涉,这么难伺候?哪知有一天,稀里糊涂被扑倒:“乖,叫哥哥...”从此,霸道哥哥迅速转变为宠妻狂魔,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连老婆让跪搓衣板都喜笑颜开。江绾汗颜:谁能告诉我这个臭男人是怎么了?(背景架空)
  • 情有独钟之白蒙蒙情有独钟之白蒙蒙清泉静静流|现言二十六岁的她,感情上也是个盲区。就在她感到事业和爱情都没有眉目心情不爽的时候,黄光遥出现在了她的生活里。她一看到他的时候,不但眼睛一亮,心里还一动!从此,她的生活和事业,就和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 豪门婚宠:慕少的小暖妻豪门婚宠:慕少的小暖妻歌瑶|现言“黎珂,你今天晚上去喜来福酒店见姜先生,这次要是再搞砸了,回来看我怎怎么……。”黎妈妈对自家女儿黎珂说道。“知道了知道了。”结果相亲遇到极品男,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已经有男朋友,黎珂芯在街上随意拉了个人就和对方去民政局登记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