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0章 其血玄黄

我发着抖,清鼻涕被风吹干,又把体内的热量带走。

在岩石根那坐了半个小时,我浑身便已经冻住了。但是,我如果不坐着,又能往哪走呢?

不敢跑,我并没有携带水源,都由着骆驼背负。

阴差阳错,再无暇去取,可以说我现在完完全全困在绝地里。

孑然一身,没有半分家当的我,未知能否活过今晚,我的大脑已经开始犯迷糊了。

说不好,有人找到我时,看见的已经是一具冻死的尸体,或者是被蒸发掉水分的干尸。死法很难看,由不得我选择。风沙还在继续,风向却开始扭转,迎着我的面吹来。

我不想动,蹲着任由风吹,携带那些沙子把四周填平。开始我记得,那块岩石有四五米高,我蹲在岩石角。后来风沙每每填平此处,我就抖抖身体,继续坐着。

等到风沙再次转向调头,那块岩石只有半米来高,被掩埋了几米深。

浑身大部分失去知觉,流的清鼻涕比冻出的泪水还多。

不对,那个时候,我忍受寒冷长达百余分钟的煎熬。

毛孔被冻封,眼睛糊了层冰霜,泪水不可能再会流出来。

再不运动,我就得冻死,真正的冻死。

想象那感觉,其实并不冷,因为除了还在跳动的心,其余并不存在什么知觉。

先是皮肤仿佛结霜,接着眨眼这些动作,都变得凝塞受阻碍。

然后,是血液凝固,几乎停止流动,血管和寒冬腊月的铁管差不多。

最后,连呼吸的空气,都不带着白气。

不行,不想这么窝囊的死,我艰难的扶着变矮的岩石起身。

刚松手,我匍匐在沙地,原来是双腿都麻了。

待到勉强能活动,生锈冻僵的关节,被抹了些润滑油。朝着逆风的方向走,要顺风的话,我担心自己昏死过去,就会彻底被沙子埋没。

想起电影一九四二,灾民蓬头垢面,穿着薄衣,在雪地里被冻毙的画面。

那时的情景,和电影差不多,甚至还要恶劣。

对啊,我也在逃灾,也在徒步走着,寻找活着的方向。

走走停停,累了,我就坐地眯眼,渴了,只能喝风。无意当中,我还摸着两块打火石。

但是,我并没有燃烧的材料,对于即将受饥寒而死的我来说,杯水车薪罢了。

不过,手掌心,我还是紧握着那两块打火石,左右手各一块。

珍惜打火石,比珍惜那些冥器要贵重得太多。

我用尽手臂能调动的所以力量,即便脸色铁青,嘴皮发白,我都不敢松手。

打火石,是我活着的希望,即便现在还不能靠它燃烧生火。颓然的坐倒,我感到自己已经尽了全部体力,人生在此时,便该画上扭曲的句号了。

那是块平坦的沙地,风吹走表面几米厚的浮沙。剩下的,是相对坚硬稳固的沙壳,在几百年前就成型,不容易改变。

人在僵死时,总能出现美好的幻觉。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冻死前,看到了燃烧的圣诞树和火炉。而我看到了昔日,推杯换盏的高屋广厦。

阴风怒号,演变成凄婉的交响曲,如同给我的哀乐。

冻得实在没有力气,坐以待毙,是痛苦的死法,很折磨人。

所以想很多,用来分散注意力。多少让我觉得,体内还有热,还有火。

然而,火在没有空气的情况下,只能被硬生生捂灭。

一字一句,都是血凝的。

僵着半死的形体,看着天空,那些沙子真就是黑色的。

地狱黑沙王城,可能真的存在,那黑沙王巨头蛇身,活像变异乃至于杂交的怪类。

不对,我应该不会这样死,不不,是不能。在我的故事里,我方才是主角。

绝望中,我想起库伊斯说,塔克拉玛干沙漠,其实大部分地方,以前都是有水有草木的绿洲。

因为近几年,许多荒废的古河道出现,证明两千年甚至更远的时候,沙漠里有着适宜人生活的环境。

都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既然沙漠曾经是肥美的水草区,总该有什么吧。

依稀想起,他介绍沙漠时,说过一种植物,叫骆驼刺。

提起沙漠植物,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胡杨。其实论顽强的生命力,贴地生长的骆驼刺,甚至能在胡杨都不能生长的旱地存活。这种植物的主根系很发达,能覆盖地底方圆几米。

且沙漠干旱,即便死后,骆驼刺的根茎也不会腐烂,是上好的燃烧材料。

作为从前的绿洲,塔克拉玛干地底,应该有大量古时留下的骆驼刺。

只不过近些年固体燃料兴起,生火方式层出不穷,让人把耐旱的骆驼刺遗忘。能活着毕竟好,我还没有轻生的打算。

我打算挖开坚硬的沙壳,寻找它的踪迹。

骆驼刺,属于植物的根系,有尖锐的芒刺,能扎穿骆驼皮。

我嘴里喷出冰冷的寒气,吹在手里捂热,顿时觉不出寒冷。

听说人在冻死的最后,会感到异常温暖,算是物极必反吧。

我也有些那种反应,浑身有了热,冻死的血管里,重新流过了温血。

巡游的死神高举着镰刀,眼看就要落下。

我心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是死。可******,身上没工具,我该如何能挖到那些骆驼刺啊。

此地不是沙子地,而是历代流积下来的死沙,密度大且坚硬。不过再坚硬,肯定没有我被活活冻死得硬,心道干就干吧,好歹有个盼头。

从胖子那里拾得的智慧,我开始细细整理携带的所有物品。有两块打火石,还有只空了的水壶。里面的酸梅汤,前天就被我喝光,几次下来,里面倒不出半滴水。

想想,自打从沙漠回来后,我是餐餐不敢剩,滴水不敢漏。

当然,此事属于后话。

除去打火石和水壶,还有拉链扣,是我从衣服扯下的。好歹有棱角,是金属。

我又陆续从身上搜刮下金属片,勉强能够我两手指捻着,当钻头钻。

如此,再没有别的可以利用。

风越发冷了,手指都快握不住东西,我从理想派转为实践派。

首先,我将水壶在地面的坚硬处砸碎。出行的东西,大多是海东青托人,用的是军队货,忒结实。

几番折腾,方才把水壶打破,弄出几块碎片来挖地。

很快又消耗掉许多体力,我的目光急剧缩短,视野无非仅存巴掌大块。

跪在地上,我抡起破烂的水壶,一点点摩擦沙壳表面。就像打磨的工匠,没有利器,只能用锉刀慢慢锉。有些后悔升到心头,要是有鱼肠剑,我也不至于如此麻烦。

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沙壳地更是坚硬,钢化塑料摩擦其表面,竟能发出磨刀声。那时头脑非常晕眩,还以为自己在铁杵磨针呢。

后来水壶废掉,我又颤抖着手,把拉链扣的金属捏着,慢慢钻磨。过了非常漫长的时间,我冻得不知天地为何物。似乎记得,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挖出了脸盆深的坑。

再后来,风更加厉害,由于眼睛睁不开,我失去了视觉。那些金属碎片也没了,唯一支撑着我残破身体的,是我偶尔能在挖开的沙地里,摸到植物干涸的根须。

用手指甲撬着沙壳间的细微缝隙,甚至用手指头抠。

血几次从破烂的皮肉中挤出,但很快又被沙子裹住,最后被冷温冻在一起。我何曾吃过这般苦,即便再困难的时候,也未曾有这般艰难。

之前我还留着较长的指甲,不消半刻,指甲磨平,便是用血肉与沙地较真。已经感觉不了疼,我的身体渐渐升温,冻死的器官开始复苏。

我费尽体内所有的生机,把粘着的眼皮重新睁开。天还是黑的,并未有太阳照常升起。黑风沙蔓延,最温暖的阳光,都不能穿透抵达死亡的流动海洋。

看来的确我要被冻死了,精神出现幻觉,整个人处于火海之中。

两只手掌来回刨动,说我毅力过人,那是惭愧我。其实到最后,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机械的重复,证明我还有口气。

终于,终于。在我最后一丝精神尚未湮灭时,那层比大地还厚的沙壳,总算被我挖穿。

又是纤细流动的细沙,很容易,便找到枯死的骆驼刺。那些尖锐的粗刺,在我紧握的手心里,慢慢钻入冻白的血肉。

其实我猜想,人要是被冻死,僵直的肢体,大概能抵达子弹。

当我把骆驼刺从沙粒中拽出来的那刻。

已经被冰藏百年、且干旱成撒哈拉沙漠的眼睛,是那么的湿润。即便骆驼刺深深的扎在我的肉里,我都省不得放手,恨不得自己就是有着顽强生命的植物。

火,火,我急切需要火。在精神脆弱到,只需微风便能将其吹散。倘若此时沙漠里出现地狱的火海,我甚至都不会多想,只会纵身跳进去罢了。

将就着挖出的坑,我抓出了很多骆驼刺。很干,估计是很久以前的,末梢开始碳化。接下来,应该点火,用打火石。这样,我就有活路,至少不会被冻死。

取出两块冰冷的打火石,失去触觉的手指,根本拿捏不住。

试了数次,勉强用指缝夹着,我开始试着打火。或许是太急促又没经验,当然更可恶的是,那天从未停止的飙风。

在打火石激烈的撞击下产生,一点点火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怪生活大事记妖怪生活大事记苍寂|灵异车流如龙的大都市之中,每个人都有着一样的外面,麻木而呆滞。谁也不知道,或许就在你刚刚擦肩而过的人之中,便有一个披着人类外表的妖怪!他们生活在这大都市之中,享受着人类文明的方便快捷。但同时,他们也会经历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 天地异闻录天地异闻录谋杀似水年华|灵异天地有人儿有史,方的万世传承,而天地间不只有人万物皆有灵,其间多少的故事或许有些比较的可怖,【在人看来】可也是于这天地间也是一段段的传奇,于天地一遭,千年万年,历多少风雨,却不见留下印记未免可惜天地遂生一录录着世间一切非人之事。
  • 见鬼之阴魂摆渡人见鬼之阴魂摆渡人避世麒麟|灵异荒坟中贪食婴儿尸的食婴鬼……医院停尸房啃骨头的半尸人……十八里棺材铺纯金棺椁中沉睡何人……一夜漫水的水库里,暗影沉浮……王墓荫尸、地宫青灯、黄泉路上森森身影。我叫李果,是一名阴魂摆渡人,摆渡那些因为自身原因或是他因,依然逗留在人间不入地府冥界的“人”,这,是我的故事……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鬼店主|灵异鬼这东西,很多人信,也有很多人不信。去泰国之前我根本不信,可后来我竟开店卖起了佛牌……什么,你居然不知道佛牌里有鬼?
  • 阴阳公交车阴阳公交车客凌溯|灵异我们每天都在坐公交车,可是你了解公交车吗?直到我成为了236路公交车司机,麻烦事一件一件就来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东北野仙,是偶遇,还是必然?
  • 近身风水师近身风水师浅夏飞雪|灵异为了她,他努力考上这所贵族学府成为了这个美丽校花的近身保镖神秘的文化揭开面纱,风水玄学,鬼怪离奇他倾尽全力却是另有目的豪门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哀愁腹黑男友究竟何其何从且看近身风水师打开重重迷雾
  • 咒怨诗咒怨诗独行族|灵异站在荒野上遥望这片土地,我已经死了......
  • 守墓人之大齐遗脉守墓人之大齐遗脉夜幕的奏鸣|灵异古人谓:“死生亦大矣!”故汉人重死如生,数千年的墓葬文化在发展衍化的过程中,也衍生出了复杂的陵墓社会。有人相信死人,有人相信活人;有人相信好的墓葬可以兴旺子孙,有人相信采阴纳阳可以死而复生;有人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墓葬,也有人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到自己的坟墓里了解自己昔日的荣耀;有人防范盗墓,也有人引诱盗墓者和自己陪葬;有人盗墓,有人守墓,而守墓真谛即为守灵,由此便有了不同守、盗、夺墓派系之间的夺灵守灵之争。
  •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大红袍|灵异一次回乡探亲,却让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人分男女,界分阴阳,我成为了行走在阴阳两界的代理人,我会勾魂你相信么?
  • 山城鬼事山城鬼事南烛|灵异私家侦探张墨欢接到一个闹鬼的委托,本以为是雇主自己吓自己,没想到却真的有鬼。枉死回来复仇的凶杀鬼,新婚之夜自杀而死的鬼新娘,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河神,还有传说中的鬼坟,这是一个百鬼夜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