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0章 其血玄黄

我发着抖,清鼻涕被风吹干,又把体内的热量带走。

在岩石根那坐了半个小时,我浑身便已经冻住了。但是,我如果不坐着,又能往哪走呢?

不敢跑,我并没有携带水源,都由着骆驼背负。

阴差阳错,再无暇去取,可以说我现在完完全全困在绝地里。

孑然一身,没有半分家当的我,未知能否活过今晚,我的大脑已经开始犯迷糊了。

说不好,有人找到我时,看见的已经是一具冻死的尸体,或者是被蒸发掉水分的干尸。死法很难看,由不得我选择。风沙还在继续,风向却开始扭转,迎着我的面吹来。

我不想动,蹲着任由风吹,携带那些沙子把四周填平。开始我记得,那块岩石有四五米高,我蹲在岩石角。后来风沙每每填平此处,我就抖抖身体,继续坐着。

等到风沙再次转向调头,那块岩石只有半米来高,被掩埋了几米深。

浑身大部分失去知觉,流的清鼻涕比冻出的泪水还多。

不对,那个时候,我忍受寒冷长达百余分钟的煎熬。

毛孔被冻封,眼睛糊了层冰霜,泪水不可能再会流出来。

再不运动,我就得冻死,真正的冻死。

想象那感觉,其实并不冷,因为除了还在跳动的心,其余并不存在什么知觉。

先是皮肤仿佛结霜,接着眨眼这些动作,都变得凝塞受阻碍。

然后,是血液凝固,几乎停止流动,血管和寒冬腊月的铁管差不多。

最后,连呼吸的空气,都不带着白气。

不行,不想这么窝囊的死,我艰难的扶着变矮的岩石起身。

刚松手,我匍匐在沙地,原来是双腿都麻了。

待到勉强能活动,生锈冻僵的关节,被抹了些润滑油。朝着逆风的方向走,要顺风的话,我担心自己昏死过去,就会彻底被沙子埋没。

想起电影一九四二,灾民蓬头垢面,穿着薄衣,在雪地里被冻毙的画面。

那时的情景,和电影差不多,甚至还要恶劣。

对啊,我也在逃灾,也在徒步走着,寻找活着的方向。

走走停停,累了,我就坐地眯眼,渴了,只能喝风。无意当中,我还摸着两块打火石。

但是,我并没有燃烧的材料,对于即将受饥寒而死的我来说,杯水车薪罢了。

不过,手掌心,我还是紧握着那两块打火石,左右手各一块。

珍惜打火石,比珍惜那些冥器要贵重得太多。

我用尽手臂能调动的所以力量,即便脸色铁青,嘴皮发白,我都不敢松手。

打火石,是我活着的希望,即便现在还不能靠它燃烧生火。颓然的坐倒,我感到自己已经尽了全部体力,人生在此时,便该画上扭曲的句号了。

那是块平坦的沙地,风吹走表面几米厚的浮沙。剩下的,是相对坚硬稳固的沙壳,在几百年前就成型,不容易改变。

人在僵死时,总能出现美好的幻觉。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冻死前,看到了燃烧的圣诞树和火炉。而我看到了昔日,推杯换盏的高屋广厦。

阴风怒号,演变成凄婉的交响曲,如同给我的哀乐。

冻得实在没有力气,坐以待毙,是痛苦的死法,很折磨人。

所以想很多,用来分散注意力。多少让我觉得,体内还有热,还有火。

然而,火在没有空气的情况下,只能被硬生生捂灭。

一字一句,都是血凝的。

僵着半死的形体,看着天空,那些沙子真就是黑色的。

地狱黑沙王城,可能真的存在,那黑沙王巨头蛇身,活像变异乃至于杂交的怪类。

不对,我应该不会这样死,不不,是不能。在我的故事里,我方才是主角。

绝望中,我想起库伊斯说,塔克拉玛干沙漠,其实大部分地方,以前都是有水有草木的绿洲。

因为近几年,许多荒废的古河道出现,证明两千年甚至更远的时候,沙漠里有着适宜人生活的环境。

都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既然沙漠曾经是肥美的水草区,总该有什么吧。

依稀想起,他介绍沙漠时,说过一种植物,叫骆驼刺。

提起沙漠植物,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胡杨。其实论顽强的生命力,贴地生长的骆驼刺,甚至能在胡杨都不能生长的旱地存活。这种植物的主根系很发达,能覆盖地底方圆几米。

且沙漠干旱,即便死后,骆驼刺的根茎也不会腐烂,是上好的燃烧材料。

作为从前的绿洲,塔克拉玛干地底,应该有大量古时留下的骆驼刺。

只不过近些年固体燃料兴起,生火方式层出不穷,让人把耐旱的骆驼刺遗忘。能活着毕竟好,我还没有轻生的打算。

我打算挖开坚硬的沙壳,寻找它的踪迹。

骆驼刺,属于植物的根系,有尖锐的芒刺,能扎穿骆驼皮。

我嘴里喷出冰冷的寒气,吹在手里捂热,顿时觉不出寒冷。

听说人在冻死的最后,会感到异常温暖,算是物极必反吧。

我也有些那种反应,浑身有了热,冻死的血管里,重新流过了温血。

巡游的死神高举着镰刀,眼看就要落下。

我心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是死。可******,身上没工具,我该如何能挖到那些骆驼刺啊。

此地不是沙子地,而是历代流积下来的死沙,密度大且坚硬。不过再坚硬,肯定没有我被活活冻死得硬,心道干就干吧,好歹有个盼头。

从胖子那里拾得的智慧,我开始细细整理携带的所有物品。有两块打火石,还有只空了的水壶。里面的酸梅汤,前天就被我喝光,几次下来,里面倒不出半滴水。

想想,自打从沙漠回来后,我是餐餐不敢剩,滴水不敢漏。

当然,此事属于后话。

除去打火石和水壶,还有拉链扣,是我从衣服扯下的。好歹有棱角,是金属。

我又陆续从身上搜刮下金属片,勉强能够我两手指捻着,当钻头钻。

如此,再没有别的可以利用。

风越发冷了,手指都快握不住东西,我从理想派转为实践派。

首先,我将水壶在地面的坚硬处砸碎。出行的东西,大多是海东青托人,用的是军队货,忒结实。

几番折腾,方才把水壶打破,弄出几块碎片来挖地。

很快又消耗掉许多体力,我的目光急剧缩短,视野无非仅存巴掌大块。

跪在地上,我抡起破烂的水壶,一点点摩擦沙壳表面。就像打磨的工匠,没有利器,只能用锉刀慢慢锉。有些后悔升到心头,要是有鱼肠剑,我也不至于如此麻烦。

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沙壳地更是坚硬,钢化塑料摩擦其表面,竟能发出磨刀声。那时头脑非常晕眩,还以为自己在铁杵磨针呢。

后来水壶废掉,我又颤抖着手,把拉链扣的金属捏着,慢慢钻磨。过了非常漫长的时间,我冻得不知天地为何物。似乎记得,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挖出了脸盆深的坑。

再后来,风更加厉害,由于眼睛睁不开,我失去了视觉。那些金属碎片也没了,唯一支撑着我残破身体的,是我偶尔能在挖开的沙地里,摸到植物干涸的根须。

用手指甲撬着沙壳间的细微缝隙,甚至用手指头抠。

血几次从破烂的皮肉中挤出,但很快又被沙子裹住,最后被冷温冻在一起。我何曾吃过这般苦,即便再困难的时候,也未曾有这般艰难。

之前我还留着较长的指甲,不消半刻,指甲磨平,便是用血肉与沙地较真。已经感觉不了疼,我的身体渐渐升温,冻死的器官开始复苏。

我费尽体内所有的生机,把粘着的眼皮重新睁开。天还是黑的,并未有太阳照常升起。黑风沙蔓延,最温暖的阳光,都不能穿透抵达死亡的流动海洋。

看来的确我要被冻死了,精神出现幻觉,整个人处于火海之中。

两只手掌来回刨动,说我毅力过人,那是惭愧我。其实到最后,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机械的重复,证明我还有口气。

终于,终于。在我最后一丝精神尚未湮灭时,那层比大地还厚的沙壳,总算被我挖穿。

又是纤细流动的细沙,很容易,便找到枯死的骆驼刺。那些尖锐的粗刺,在我紧握的手心里,慢慢钻入冻白的血肉。

其实我猜想,人要是被冻死,僵直的肢体,大概能抵达子弹。

当我把骆驼刺从沙粒中拽出来的那刻。

已经被冰藏百年、且干旱成撒哈拉沙漠的眼睛,是那么的湿润。即便骆驼刺深深的扎在我的肉里,我都省不得放手,恨不得自己就是有着顽强生命的植物。

火,火,我急切需要火。在精神脆弱到,只需微风便能将其吹散。倘若此时沙漠里出现地狱的火海,我甚至都不会多想,只会纵身跳进去罢了。

将就着挖出的坑,我抓出了很多骆驼刺。很干,估计是很久以前的,末梢开始碳化。接下来,应该点火,用打火石。这样,我就有活路,至少不会被冻死。

取出两块冰冷的打火石,失去触觉的手指,根本拿捏不住。

试了数次,勉强用指缝夹着,我开始试着打火。或许是太急促又没经验,当然更可恶的是,那天从未停止的飙风。

在打火石激烈的撞击下产生,一点点火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就是一阴阳先生我就是一阴阳先生九幽小兵|灵异我是一阴阳先生,名字很奇特,本人性别男,爱好女。但是有个叫“五弊三缺”的哥们告诉我泡妞有害健康,我也就只好作罢了。没事的时候我喜欢给一些大款土豪看看风水,抓抓小鬼什么的,毕竟我还要吃饭不是?混淆都市的我,没什么别的本事,可以告诉你,我,就是一阴阳先生。
  • 提灯者提灯者源婷|灵异我只是一个在黑暗中点亮一盏明灯的提灯者;为怨念与罪恶超度的顽固者;穿梭在黑暗系的狂流。只为了履行我的职责。只是,黑暗的侵蚀不允许我继续安逸……
  • 摸金世界摸金世界九哥爱吃土豆.CS|灵异“操又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三国时期曹操为了弥补军饷的不足,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军衔,专司盗墓取财,贴补军用。然而时过境迁,在这21世纪,还有摸金校尉吗?
  • 学院惊魂夜学院惊魂夜王传琳玉子|灵异人,是有两面性的。每个人都是人格分裂塑造者,当一个在做坏事时,另一个是否会觉察到呢?事发生在某大校园里。每个大学总有它神秘莫测的一面。正因为有这些奇怪而又灵异的事件发生,生命才会如此精彩“不要,放开我救我救我”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名女大学生在洗澡堂里狂叫救命,她看到了什么?当每个水笼头都流出鲜红的液体时,那将是预告着什么发生?
  • 恐怖的超研学校恐怖的超研学校林萍|灵异丁丁龙在睡梦中被一个声音惊醒。原来是哈吉星的鹰嘴球球在《未来发明日历》里呼唤他。鹰嘴球球急切的告诉丁丁龙,他把雪豹大公鸡派到地球来了,叫他去赶快找,要是晚了害怕他惹出什么祸来……丁丁龙带着谜一样的使命踏上了寻找雪豹大公鸡漫漫之路。而雪豹大公鸡却在丁丁龙没找到之前,已经发生了一件又一件神秘的怪事,玄机重重下接踵而来的是信任、欺骗、关爱、利用、背叛。神谕的力量正式启动,与火雷子和野鸡脖的正义之战刚刚开始……
  • 挖坟匠之升棺发财挖坟匠之升棺发财花臂丑男|灵异揭秘神秘的“驭鼠术”技能,以奇特的盗墓手段带你品读光怪陆离的故事。
  • 奇门术师奇门术师雪冷凝霜|灵异这个世界,存在很多未知。2004年12月26号,印度洋大地震引发海啸,一瞬间,夺走了千千万万的生命,举世震惊。没有人会知道,海啸发生的前一个时辰,在相隔万里之遥的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小镇上,一个中年术师通过方术准确的卜算出了这场灾难。这个人,就是我的师父。师父对我说,天机‘藏’的很深,很难窥测,有时偶尔露形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即便能够窥测到天机也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灵涂炭,却没有办法改变既定事实,在重大灾难面前,人类渺小的就像是一粒微尘…我们这里要讲的,是我那时候跟随师父学方术时所经历的事…
  • 人间鬼判人间鬼判东土大糖|灵异叶秋看着眼下的勾魂小鬼,皱眉道:“怎么?阎罗叫他三更死?”勾魂小鬼点头哈腰:“是,大人。”叶秋挥一挥手打发了这勾魂小鬼:“我找此人有事,留他到五更!”QQ书友群:326150892小糖会与书友们互动呦!多谢支持。
  • 龙战都市龙战都市宇农天下|灵异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精心编织了一个惊天的骗局,这个骗局的背后究竟藏着多少匪夷所思的机密……这个骗局源于一个传说,五百年前,一青城山阴阳道士无意间窥透天机,将镇在陨铁石函中的一只恶龙的魂灵放了出来,在这次史无前例旷日持久的应龙恶灵转世的灾难骗局中,一伙探墓者在陨铁石函地图的指引下,踏上了探寻史前龙冢的征程。
  • 风研局风研局吴爱罗|灵异命中注定要成为救世主。但是成为救世主前得先是一个强者。降妖除魔,护我华夏大地。打怪升级。我是一个不普通的普通人。我叫李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