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3章 番外 青山不改(终章)

第九层的高台上面,他们三姐弟依旧战得难舍难分。

荀宸自然不是荀煜的对手,可是有荀恪在边上,时不时出几枚暗器辅助,荀煜也压根制服不了荀宸,以至于局面有些僵持。

三姐弟默契相当,打到最后三人都气喘吁吁,那碧玉并蒂莲依旧岿然不动。

荀宸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决心给自己弟弟一点教训,突然间她寒光一闪,抽出另外一柄藏在腰间从未出手过的软剑,同时双剑齐发,以极其快的速度攻向荀煜。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荀宸左右手完全可以使出不同的招式,仿佛是两人在围攻荀煜一般,此等功夫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是谁教你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你居然藏着呢!”

荀煜气急败坏,这下已经有些吃力了。

“哈哈,你不也藏着吗?快把你的功夫使出来,”荀宸对着他娇憨的喊。

她打得十分痛快。

荀煜无奈只得把苏游从南海神龟那得来的一一条极细的销金锁链,给抽了出来,去对付荀宸的双剑。

一段时间空中剑花四射,银光闪闪,简直要晃花了人的眼。

就在这时,荀宸卯足力气一剑刺向荀煜,同时另外一剑准备去勾起那一朵碧玉莲。

荀煜眼疾手快,将锁链抛向那朵碧玉莲,霎时间,链剑同时绞住了那一朵碧莲。

姐弟俩使出各自的内力去逼着对方放手。

一直观战的荀恪我可奈何,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再继续战下去,最后他同时掏出两枚暗器,对着哥哥姐姐各人一枚。

荀煜和荀宸同时被他逼开!

只听见轰隆一声响,刀剑跟锁链撞在一块,火光四射,同时退向各自的主人,而那朵碧玉莲被内力震的飞向半空。

荀恪目光牢牢追随那朵碧玉莲,同时身子一跃,伸手去接住碧玉莲。

然而,恰在这时,半空中突然飞来一条白色的绡纱,那绡纱徐徐如风,缓缓如浪,卷住了那一朵碧玉并蒂莲。

所有人都震惊了,纷纷朝那来人看去…

只见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女,如仙子下凡一般踩着一卷细长的绡纱缓缓踏来。

更让人震惊的是,她的相貌惊为天人。

只觉得她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惊心动魄。

她仿佛吸收了天地一切灵华,只要她一出现,这世间一切都失了光彩,所有人的眼里,唯有她这样令人窒息的存在。

她真的不是人,绝对是人间仙子。

自她出现这一刻,江风仿佛轻缓了许多,天地间一切的节奏都随她的韵律而动。

少女卷住并蒂莲时,清淡如水的目光掠过荀恪,随即她飘然转身带着那朵碧玉莲腾云驾雾而去。

这简直是一个纵横天地的清灵魂魄。

大家依旧陷入这么一个突如其的际遇中没有缓过神来。

直到陆小双一声惊吼:

“荀煜,你别忘了我说的话!”

荀煜和荀恪同时眼眸一跳,兄弟俩齐齐朝那少女追了去。

一个是因为陆小双的话,一个是因为东西从他手中丢失的。

虽然这位姑娘如天外飞仙,只是让可碧玉莲当着武林中人的面被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人给抢走,还是很损颜面。

但十岁的荀恪自然想不到这些,他只是有一种本能吸引着他朝那位姑娘飞去。

少女的身影渐渐飞到了岸上锦棚上面。

荀恪一记飞刀杀过去,少女的脚步轻盈放缓。荀煜立马追上去,拦住了她的去路,兄弟俩同时跟着少女角斗在一起。

荀筠等人太过讶异,也纷纷施展轻功,追到了锦棚之上,只是大家谁都没有插手,而是站在一旁观看。

“煜儿,恪儿,不得伤害人家姑娘!”

那边三人战得如火如荼时,冷不丁有这么一个轻柔的声音插了过来。

陆允之、殷逸和荀冲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微微一颤,不由自主的朝来人看去。

却见叶昀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衫,缓缓地朝荀筠走来。

三人目光追随她而动,同时为她的相貌所惊奇。

十几年过去了,为何她依旧如当初那般柔和单纯恬静。

时光在她身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叶昀大大方方地朝三人颔首一笑,“许久不见!”

三人怔怔望着她,却是苦笑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其中又以陆允之目色最为苦涩。

陆小双早跟了来,她一看到叶昀就浑身冒着寒气。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叶韵,这个让她恨了十几年的女人。

她根本没料到自己的爹爹会出现在这里,当她发现自己爹爹目光在叶昀身上挪不开时。她就愤怒交加。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东海王妃吗?”

陆小双这么一个晚辈在这么多长辈面前开口,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更何况她语气有些不善。

不过陆小双并不介意,而是眸光冷峭继续道:“我听说东海王妃,曾经进过我爹爹的洞房呢!”

她话音一落,屋顶上的四位男子齐齐色变,同时将眼刀子刮向她。

“你胡说什么!”陆允之沉着脸朝她喝了一句。

“我没有胡说,我是听奶娘说的!”陆小双瞪着他红着眼反驳。

叶昀神色未变,连看都不想看陆小双一眼,而是静静地望着荀筠,荀筠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鬓角,宽慰的笑了一笑。

殷逸和荀冲奔向陆允之。

“你最好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允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女儿一眼,摇头叹气道,“没有这么回事,虽然我当初确实是想娶昀儿,可惜自始至终进入洞房的是你娘。”陆允之的目光落在陆小双身上。

“因为那个时候,在昀儿的帮助下,你娘易容成她的样子进了我的洞房,所以,你切勿再说出这种有辱东海王妃名声的事。”陆允之警告地盯着她。

陆小双呆了呆后退了两步,方知道自己一直在钻牛角尖,她窘迫地低了头。

荀煜刚刚一只耳朵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弄清楚情形之后,心里那颗石头落了下来。

他嘴巴上再怎么埋汰自己亲爹,可亲爹还是亲爹,亲娘还是亲娘,自然是希望他们清清白白,百年好合。

但他这一耽误,却给那少女反攻的机会。

少女那两条长袖时而游走如龙,时而灵巧如蛇,让人应接不暇。

“好俊的功夫!”

大家把视线齐齐落在了那绝美的少女身上。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荀冲纳闷道。

“她是南海神龟的孙女。”荀筠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

众人恍然大悟。

“姑娘,你为何要来抢碧莲?”荀煜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碧玉莲的蓝黄玉蕊,这是我爷爷缺少的一味药,我特地来寻了去!”

少女的声音清脆如天籁之音,却又冷冰冰的无丝毫感情。

少女对荀筠曾有几分印象,她一边跟他们兄弟俩交手,一边对荀筠喊道:“王爷,我爷爷让我来求这一抹药,为了交换,王爷的两位公子,谁能在我底下过五十招,便可随我去南海做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

少女这一句话倒是激起了荀筠的兴趣。

南海神龟乃是天地奇人,可惜他一身绝学世间能学到的少,要是自己儿子有这样的机遇,自然是万幸。

他与叶昀相视一眼,二人有些犹豫,这事该如何处置。

东西给南海神龟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该让哪个儿子去跟南海神龟学本事呢?

恰在这时,荀煜嘟囔开口了:“姑娘,我和我弟弟都在你手中走过五十招了,那我们俩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啊?”

少女突然收招,抿嘴一笑,“没错,你们俩都已经过了五十招,如果你们愿意,便可随我去南海。”

“耶!”荀煜高兴的跳了起来,荀恪呢,表现得比较平常,他本无欲无求,随遇而安,能学习到多的本事自然是好的,但他也不会去强求。

“爹爹,我要去!”

荀煜将期待的目光看向荀筠!

荀筠骤然间身子一颤,望向那个跟自己相处时间非常少的嫡长子,突然眼眶竟是有些湿润。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荀煜自长大之后第一次叫他爹爹,他非常欣慰。

原本他觉得小儿子荀恪适合去做南海神龟的关门弟子,毕竟荀煜的身份是皇太孙,可不能长时间离开朝廷。

但看到儿子那眼中熠熠生辉的期待和那声发自肺腑的爹爹,荀筠突然间就改变了主意。

他再次和叶昀相视一眼,叶昀知晓了她的心意,朝他缓缓点了点头。

得到妻子的认可,荀筠再无犹豫,抬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对着那少女说道:“既然他们两个人都符合要求,那么就烦请姑娘将他们两人带去南海,跟你爷爷说,我就把两个儿子交给他了!”

“好!”少女爽快的答应。

荀煜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荀恪知道自己会和哥哥一起去拜师学艺,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不行不行,爹爹,娘,那我该怎么办?我也要去!”荀宸跑了过来,抱住了叶昀的胳膊,跟她撒娇。

叶昀白了她一眼,“你乖乖的跟我回桃花岛,你姑姑还等着你呢!”

荀宸知道自己母亲说一不二,嘟囔了几声,却也无可奈何!

这少女来去如风说走便走,如此荀恪和荀煜只能迅速的跟大家告别!

下锦棚后,早有人准备了马匹,众人只见一个浑身挂着各种乱七八糟袋子像个小乞丐的,荀恪,和蓝光闪闪的荀煜,跟在那如天仙一般的少女身后飞快地朝南边奔驰而去!

殷逸和荀冲也有一种送自己的儿子远行的感觉,短短一阵子的相处,他们已经完全喜欢上的那两个小家伙,竟是比荀筠还有些舍不得呢!

“允儿,咱们的船只就停在汨罗江上,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就回桃花岛吧!”

荀筠等两个儿子背影消失后,立马拉着自己的妻子准备返程,生怕有人追上来似的。

哪知有人心里早有打算。

“我也要去桃花岛,我也要去桃花岛,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荀冲死皮赖脸的,跟着叶昀,还冲在了最前头。

等到荀军和叶昀无奈驻足时,又发现殷逸气定神闲地跟女儿荀宸在交流什么。

虽然殷逸没有开口,但那淡定的模样表示出他也是要去桃花岛的。

叶昀苦笑一声,并没多说什么,然而这个时候她发现有一道目光浅浅的落在她身上,她不自觉抬眼就看到了远处始终没有迈步的陆允之。

她冲他释然一笑,什么都没说,跟着荀筠上船而去。

陆允之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一动不动。

知道她并不记恨自己,知道她过得很好,他也心满意足了,埋在心底许多年的心结终于在这一刻解开。

一路上,赶回桃花岛的三层大船热闹的不得了。

倒不是真的有多热闹,而是哪里都有荀冲和荀宸的声音,有了这两个聒噪,沿江哪都有他们欢笑的痕迹。

七日过后,大船出海来到了桃花岛,荀筠尽地主之谊,带着一行人上岛款待。

等到他们上岛之后,荀筠发现烟波当中似乎有一叶小舟,他问向守岛的侍卫。

“有人来过吗?”

侍卫回道:“王爷,您和王妃出岛后,白坚白大人曾造访,刚刚离去不久!”

叶昀心下一惊,看了荀筠一眼,问道:“我姐姐走了吗?”

侍卫摇头,“没有!”

叶昀目色一柔,叹息了一声,不再吭声。

接下来三年,荀煜和荀恪都待在南海神龟所在的深山里。

这里跟一个天然的天坑似的,里头四季如春,如世外桃源。

南海神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他除了这么个天仙的孙女外,身边就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药童。现在加上荀煜和荀恪,总共也就四个人。

他们不是住在山洞里,就是睡在搭在树上的木屋里。

对于荀恪来说,一切仿佛是为他准备的,他怡然自得,十分适应,有一种投鸟归林的从容和舒适。

而对于长在皇城脚下的荀煜来说,这一切太过新奇,他整天都处在十分兴奋的状态中。

兄弟俩性子迥异。

只是荀煜到底没能从头到尾一直待在这里,每年他至少有一半时间会被苏游接回皇宫。

兄弟俩情深更笃,而南海神龟的孙女南少香也跟他们越来越熟悉。

南少香比荀煜小一岁,比荀恪大一岁。

三人在天坑里亲密无间的共同生活。

日子如流水,过去了两年半。

“少香妹妹,这是我从地窖水龙里踩来的珊瑚珠,送给你!”荀煜每每找到好东西总习惯送给南少香。

南少香虽然不带配饰,可这样的珊瑚珠十分罕见,可入药。

她接了过来。

大槐树的树枝上,少女顺手将那一串珊瑚珠挂在自己皓雪的手腕上,她莹润的肌肤衬得那珊瑚珠越发瑰丽红艳。

而少女极为少有的明艳笑容在荀煜心中刻在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

这一次他离开时,心里默默起誓,等到下一次回来时,他要把皇爷爷赐给他的血龙玉带来给她。

皇爷爷告诉他,血龙玉是皇宫未来女主人的象征。

他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但是从见到她第一面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她,他要争取,至少他要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直到半年后,荀煜从皇宫出来回到深山时,他无意中看到弟弟荀恪和少香齐齐站在一座山头顶上眺望远方。

那个时候的荀恪已经是一位清俊至极雅逸似仙的少年,他与清绝胜雪的南少香相视一笑,一青一白,仿佛是一对神仙眷侣。

荀煜那一瞬心头一颤,一股痛意袭遍全身。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手心那只血龙玉镯,只觉得那妖艳的血色刺目惊心。

他浑身发抖望着那对天造地设的璧人,终究没法往前迈一步,最终他悄悄转身,唯独拜见了师傅南海神龟,独自一人骑着一匹赤兔宝马朝东北方向奔驰。

经过几天几夜的驰骋,他一人一骑,昂然立在东海与桃花岛遥遥相望的碣石上。

沧海上波涛汹涌,浪花拍打如潮。

他目光森然眸色沉静久久望着那缥缈的桃花岛默然不语。

“爹,娘,姐姐,弟弟,如果要我一人的自由换你们一世长宁,我愿意!”

两行清泪自那骄傲至极的眼眶中滑下,无声无息地随风飘入浪花里,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他突然长啸一声,力夹马肚,朝着北边皇城方向奔驰而去。

夕阳如血,马蹄腾空,将他坚韧的身影刻在了那盘红玉上。

自当年他在云州出生那日祥光普照,他就该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已注定。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全文终

同类热门
  • 穿越之不嫁太子穿越之不嫁太子圆夜|古言她,穿越而来,为了实现身体原主人的心愿,一心嫁太子,可骨子里不信爱情;他,冷血无情,邪魅诱惑,天生的王者。本不该相遇,却又命中注定。活着,为了什么……
  • 盛世倾颜:王妃太逆天盛世倾颜:王妃太逆天俞昭|古言22世纪的逆天杀手医生一朝穿越成废材颜丑还蠢?废材遭嫌?没关系,莫倾笙分分钟推翻你的认知颜不但不丑还倾城智商高达299废材又怎样,逆天医术照样杀人毕竟背后有一整个冥界天鸾罩着呢,圣女的名号绝非白叫!“王爷,麻烦让让好么,你挡着我路了”“我不!人家偏要和小笙笙整天腻在一起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身边总跟着个碍事王爷哦天哪,谁来把这总犯二的王爷拖走?【苏苏苏,宠宠宠,甜甜甜,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 桃运来桃运来我飞故我在|古言桃花谨守着爹爹最后的遗言,尽心尽力地操持着这个家,没想到,到后来却被无良娘亲和姐姐,换成二百六十两银子。桃花也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还挺值钱!在半路上,桃花侥幸逃脱了。可不幸的是遇到了一个古怪的小男孩,而且总是时不时地用男性侵略的眼光瞅着她,欺压着她。桃花怒了,本小姐对所有雄性动物过敏,所以请滚开!你不滚?好吧!我滚!我要带着猫儿滚遍天下!└(^o^)┘
  • 涅槃重生:倾世狂妃涅槃重生:倾世狂妃清芸|古言一条白绫结束她的生命,也斩断她的情思。一朝重生,再睁眼,她成了世人眼中的灾星祸害。她轻轻扬起唇角。灾星?祸害?那又如何?渣男、绿茶婊,来一个斗一个,誓要为自己讨回公道。她无意在树林里救了他,他便一直不离不弃。一日他君临天下,却因种种意外独独忘记了她,她什么也不求,只静静的守护在他身边。,永远,仿佛要超越时光。
  • 王妃要招夫王妃要招夫笨鱼绯绯|古言人都说儿女是来坑爹的,她却被爹直接坑死了。死得冤不说想安分的做个勾魂的鬼差还被阴魂不散的女鬼推进了异世的空间缝隙,投胎在了侯门大户人家,却一出生就面临夭折的危险,她要怎么办才能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生存下来?并保护好晚她一刻出生的弟弟!
  • 臣子心不负山河不负卿臣子心不负山河不负卿拓跋江曦|古言聪明善良公主vs聪明忠直丞相当聪明人碰上聪明人,剩下的只有虐心桥段,斗智斗勇斗心计。【虐心加暖心】秦国公主被楚王绑在大殿上,楚王问群臣该如何处置。大臣一:不如将公主绑在楚国城楼上接受鞭刑一百次,以示我楚国威仪。丞相:鞭刑太轻了,不如直接处死,看天下还有人敢藐视我楚国。公主看向那个曾经和他温情蜜意的丞相:景暇,我这一辈子和你没完。
  • 清平遗调清平遗调尉司阳|古言天女拜入冠,凤凰犹不及。“长姐,我许你的,他一辈子都给你不了你。”“我等了你三年又三年,却终敌不过他一句爱你。”错过,失落,无助,背叛。乱世之下,重生之生,是否还要走上旧路,那伤透的心,是否又能愈合。到底痴情的人,能否终成眷属,但愿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吧。
  • 墙头马上墙头马上青城青芒|古言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那年垂杨柳下,郎君长身玉立,衣袂飘飘,李千金情根从此深种。那年月下花间,你侬我侬情意绵绵,怪只怪父母棒打鸳鸯。那年城外花园,恩爱夫妻盼白头,无奈秘密泄露,爱情几经考验。如今你虽功名在身,我亦不愿跟随,若是没有爱情,宁可孤独终老,绝不将就。
  • 盛世子歌盛世子歌豆豆不逗|古言她本是山中无忧成长的沐子歌,为报救命之恩,她为他疗伤,却丢了她的心。他本是凡尘的不败战神百里安,为实现承诺,他护她周全,因她眷恋尘世。当他放她黯然归去,沐子歌以为他们终究走到尽头,却不曾想到他早已将聘礼送至山中,只等她归来待嫁!“沐子歌,告诉本王,心中杀不忍,却又抹不去之人你会如何处置?”“我,我不知道。”“那就把她困在身边,放在心上,永不分离。”前世篇简介“千世孤苦只换与他相遇,你可想好了?”“得之,此生无憾。不得,此生无悔。”
  • 爆笑穿越妃:爷,王妃又爬墙了爆笑穿越妃:爷,王妃又爬墙了板栗子小陆|古言人家穿越走的都是华丽路线,可她陆雯雯偏偏好死不活的穿越掉进了河里,于是就成了京城里的笑柄……一朝下旨被赐婚,她成了当今七王爷的王妃,她还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大好青春啊,所以她在就来了个婚前单身party,于是大婚当天迎来了个醉醺醺的新娘……从此她便成为家喻户晓的传奇了……相传七王妃经常爬墙,又相传七王妃爬墙时总被七王爷抓……〔小剧场〕某日,某王妃很兴致勃勃的问某七王爷喜欢吃什么,某爷沉默了一会,便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本王最喜欢吃你。”新人上线,多多好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