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3章 番外 青山不改(终章)

第九层的高台上面,他们三姐弟依旧战得难舍难分。

荀宸自然不是荀煜的对手,可是有荀恪在边上,时不时出几枚暗器辅助,荀煜也压根制服不了荀宸,以至于局面有些僵持。

三姐弟默契相当,打到最后三人都气喘吁吁,那碧玉并蒂莲依旧岿然不动。

荀宸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决心给自己弟弟一点教训,突然间她寒光一闪,抽出另外一柄藏在腰间从未出手过的软剑,同时双剑齐发,以极其快的速度攻向荀煜。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荀宸左右手完全可以使出不同的招式,仿佛是两人在围攻荀煜一般,此等功夫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是谁教你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你居然藏着呢!”

荀煜气急败坏,这下已经有些吃力了。

“哈哈,你不也藏着吗?快把你的功夫使出来,”荀宸对着他娇憨的喊。

她打得十分痛快。

荀煜无奈只得把苏游从南海神龟那得来的一一条极细的销金锁链,给抽了出来,去对付荀宸的双剑。

一段时间空中剑花四射,银光闪闪,简直要晃花了人的眼。

就在这时,荀宸卯足力气一剑刺向荀煜,同时另外一剑准备去勾起那一朵碧玉莲。

荀煜眼疾手快,将锁链抛向那朵碧玉莲,霎时间,链剑同时绞住了那一朵碧莲。

姐弟俩使出各自的内力去逼着对方放手。

一直观战的荀恪我可奈何,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再继续战下去,最后他同时掏出两枚暗器,对着哥哥姐姐各人一枚。

荀煜和荀宸同时被他逼开!

只听见轰隆一声响,刀剑跟锁链撞在一块,火光四射,同时退向各自的主人,而那朵碧玉莲被内力震的飞向半空。

荀恪目光牢牢追随那朵碧玉莲,同时身子一跃,伸手去接住碧玉莲。

然而,恰在这时,半空中突然飞来一条白色的绡纱,那绡纱徐徐如风,缓缓如浪,卷住了那一朵碧玉并蒂莲。

所有人都震惊了,纷纷朝那来人看去…

只见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女,如仙子下凡一般踩着一卷细长的绡纱缓缓踏来。

更让人震惊的是,她的相貌惊为天人。

只觉得她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惊心动魄。

她仿佛吸收了天地一切灵华,只要她一出现,这世间一切都失了光彩,所有人的眼里,唯有她这样令人窒息的存在。

她真的不是人,绝对是人间仙子。

自她出现这一刻,江风仿佛轻缓了许多,天地间一切的节奏都随她的韵律而动。

少女卷住并蒂莲时,清淡如水的目光掠过荀恪,随即她飘然转身带着那朵碧玉莲腾云驾雾而去。

这简直是一个纵横天地的清灵魂魄。

大家依旧陷入这么一个突如其的际遇中没有缓过神来。

直到陆小双一声惊吼:

“荀煜,你别忘了我说的话!”

荀煜和荀恪同时眼眸一跳,兄弟俩齐齐朝那少女追了去。

一个是因为陆小双的话,一个是因为东西从他手中丢失的。

虽然这位姑娘如天外飞仙,只是让可碧玉莲当着武林中人的面被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人给抢走,还是很损颜面。

但十岁的荀恪自然想不到这些,他只是有一种本能吸引着他朝那位姑娘飞去。

少女的身影渐渐飞到了岸上锦棚上面。

荀恪一记飞刀杀过去,少女的脚步轻盈放缓。荀煜立马追上去,拦住了她的去路,兄弟俩同时跟着少女角斗在一起。

荀筠等人太过讶异,也纷纷施展轻功,追到了锦棚之上,只是大家谁都没有插手,而是站在一旁观看。

“煜儿,恪儿,不得伤害人家姑娘!”

那边三人战得如火如荼时,冷不丁有这么一个轻柔的声音插了过来。

陆允之、殷逸和荀冲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微微一颤,不由自主的朝来人看去。

却见叶昀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衫,缓缓地朝荀筠走来。

三人目光追随她而动,同时为她的相貌所惊奇。

十几年过去了,为何她依旧如当初那般柔和单纯恬静。

时光在她身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叶昀大大方方地朝三人颔首一笑,“许久不见!”

三人怔怔望着她,却是苦笑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其中又以陆允之目色最为苦涩。

陆小双早跟了来,她一看到叶昀就浑身冒着寒气。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叶韵,这个让她恨了十几年的女人。

她根本没料到自己的爹爹会出现在这里,当她发现自己爹爹目光在叶昀身上挪不开时。她就愤怒交加。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东海王妃吗?”

陆小双这么一个晚辈在这么多长辈面前开口,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更何况她语气有些不善。

不过陆小双并不介意,而是眸光冷峭继续道:“我听说东海王妃,曾经进过我爹爹的洞房呢!”

她话音一落,屋顶上的四位男子齐齐色变,同时将眼刀子刮向她。

“你胡说什么!”陆允之沉着脸朝她喝了一句。

“我没有胡说,我是听奶娘说的!”陆小双瞪着他红着眼反驳。

叶昀神色未变,连看都不想看陆小双一眼,而是静静地望着荀筠,荀筠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鬓角,宽慰的笑了一笑。

殷逸和荀冲奔向陆允之。

“你最好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允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女儿一眼,摇头叹气道,“没有这么回事,虽然我当初确实是想娶昀儿,可惜自始至终进入洞房的是你娘。”陆允之的目光落在陆小双身上。

“因为那个时候,在昀儿的帮助下,你娘易容成她的样子进了我的洞房,所以,你切勿再说出这种有辱东海王妃名声的事。”陆允之警告地盯着她。

陆小双呆了呆后退了两步,方知道自己一直在钻牛角尖,她窘迫地低了头。

荀煜刚刚一只耳朵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弄清楚情形之后,心里那颗石头落了下来。

他嘴巴上再怎么埋汰自己亲爹,可亲爹还是亲爹,亲娘还是亲娘,自然是希望他们清清白白,百年好合。

但他这一耽误,却给那少女反攻的机会。

少女那两条长袖时而游走如龙,时而灵巧如蛇,让人应接不暇。

“好俊的功夫!”

大家把视线齐齐落在了那绝美的少女身上。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荀冲纳闷道。

“她是南海神龟的孙女。”荀筠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

众人恍然大悟。

“姑娘,你为何要来抢碧莲?”荀煜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碧玉莲的蓝黄玉蕊,这是我爷爷缺少的一味药,我特地来寻了去!”

少女的声音清脆如天籁之音,却又冷冰冰的无丝毫感情。

少女对荀筠曾有几分印象,她一边跟他们兄弟俩交手,一边对荀筠喊道:“王爷,我爷爷让我来求这一抹药,为了交换,王爷的两位公子,谁能在我底下过五十招,便可随我去南海做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

少女这一句话倒是激起了荀筠的兴趣。

南海神龟乃是天地奇人,可惜他一身绝学世间能学到的少,要是自己儿子有这样的机遇,自然是万幸。

他与叶昀相视一眼,二人有些犹豫,这事该如何处置。

东西给南海神龟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该让哪个儿子去跟南海神龟学本事呢?

恰在这时,荀煜嘟囔开口了:“姑娘,我和我弟弟都在你手中走过五十招了,那我们俩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啊?”

少女突然收招,抿嘴一笑,“没错,你们俩都已经过了五十招,如果你们愿意,便可随我去南海。”

“耶!”荀煜高兴的跳了起来,荀恪呢,表现得比较平常,他本无欲无求,随遇而安,能学习到多的本事自然是好的,但他也不会去强求。

“爹爹,我要去!”

荀煜将期待的目光看向荀筠!

荀筠骤然间身子一颤,望向那个跟自己相处时间非常少的嫡长子,突然眼眶竟是有些湿润。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荀煜自长大之后第一次叫他爹爹,他非常欣慰。

原本他觉得小儿子荀恪适合去做南海神龟的关门弟子,毕竟荀煜的身份是皇太孙,可不能长时间离开朝廷。

但看到儿子那眼中熠熠生辉的期待和那声发自肺腑的爹爹,荀筠突然间就改变了主意。

他再次和叶昀相视一眼,叶昀知晓了她的心意,朝他缓缓点了点头。

得到妻子的认可,荀筠再无犹豫,抬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对着那少女说道:“既然他们两个人都符合要求,那么就烦请姑娘将他们两人带去南海,跟你爷爷说,我就把两个儿子交给他了!”

“好!”少女爽快的答应。

荀煜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荀恪知道自己会和哥哥一起去拜师学艺,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不行不行,爹爹,娘,那我该怎么办?我也要去!”荀宸跑了过来,抱住了叶昀的胳膊,跟她撒娇。

叶昀白了她一眼,“你乖乖的跟我回桃花岛,你姑姑还等着你呢!”

荀宸知道自己母亲说一不二,嘟囔了几声,却也无可奈何!

这少女来去如风说走便走,如此荀恪和荀煜只能迅速的跟大家告别!

下锦棚后,早有人准备了马匹,众人只见一个浑身挂着各种乱七八糟袋子像个小乞丐的,荀恪,和蓝光闪闪的荀煜,跟在那如天仙一般的少女身后飞快地朝南边奔驰而去!

殷逸和荀冲也有一种送自己的儿子远行的感觉,短短一阵子的相处,他们已经完全喜欢上的那两个小家伙,竟是比荀筠还有些舍不得呢!

“允儿,咱们的船只就停在汨罗江上,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就回桃花岛吧!”

荀筠等两个儿子背影消失后,立马拉着自己的妻子准备返程,生怕有人追上来似的。

哪知有人心里早有打算。

“我也要去桃花岛,我也要去桃花岛,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荀冲死皮赖脸的,跟着叶昀,还冲在了最前头。

等到荀军和叶昀无奈驻足时,又发现殷逸气定神闲地跟女儿荀宸在交流什么。

虽然殷逸没有开口,但那淡定的模样表示出他也是要去桃花岛的。

叶昀苦笑一声,并没多说什么,然而这个时候她发现有一道目光浅浅的落在她身上,她不自觉抬眼就看到了远处始终没有迈步的陆允之。

她冲他释然一笑,什么都没说,跟着荀筠上船而去。

陆允之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一动不动。

知道她并不记恨自己,知道她过得很好,他也心满意足了,埋在心底许多年的心结终于在这一刻解开。

一路上,赶回桃花岛的三层大船热闹的不得了。

倒不是真的有多热闹,而是哪里都有荀冲和荀宸的声音,有了这两个聒噪,沿江哪都有他们欢笑的痕迹。

七日过后,大船出海来到了桃花岛,荀筠尽地主之谊,带着一行人上岛款待。

等到他们上岛之后,荀筠发现烟波当中似乎有一叶小舟,他问向守岛的侍卫。

“有人来过吗?”

侍卫回道:“王爷,您和王妃出岛后,白坚白大人曾造访,刚刚离去不久!”

叶昀心下一惊,看了荀筠一眼,问道:“我姐姐走了吗?”

侍卫摇头,“没有!”

叶昀目色一柔,叹息了一声,不再吭声。

接下来三年,荀煜和荀恪都待在南海神龟所在的深山里。

这里跟一个天然的天坑似的,里头四季如春,如世外桃源。

南海神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他除了这么个天仙的孙女外,身边就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药童。现在加上荀煜和荀恪,总共也就四个人。

他们不是住在山洞里,就是睡在搭在树上的木屋里。

对于荀恪来说,一切仿佛是为他准备的,他怡然自得,十分适应,有一种投鸟归林的从容和舒适。

而对于长在皇城脚下的荀煜来说,这一切太过新奇,他整天都处在十分兴奋的状态中。

兄弟俩性子迥异。

只是荀煜到底没能从头到尾一直待在这里,每年他至少有一半时间会被苏游接回皇宫。

兄弟俩情深更笃,而南海神龟的孙女南少香也跟他们越来越熟悉。

南少香比荀煜小一岁,比荀恪大一岁。

三人在天坑里亲密无间的共同生活。

日子如流水,过去了两年半。

“少香妹妹,这是我从地窖水龙里踩来的珊瑚珠,送给你!”荀煜每每找到好东西总习惯送给南少香。

南少香虽然不带配饰,可这样的珊瑚珠十分罕见,可入药。

她接了过来。

大槐树的树枝上,少女顺手将那一串珊瑚珠挂在自己皓雪的手腕上,她莹润的肌肤衬得那珊瑚珠越发瑰丽红艳。

而少女极为少有的明艳笑容在荀煜心中刻在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

这一次他离开时,心里默默起誓,等到下一次回来时,他要把皇爷爷赐给他的血龙玉带来给她。

皇爷爷告诉他,血龙玉是皇宫未来女主人的象征。

他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但是从见到她第一面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她,他要争取,至少他要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直到半年后,荀煜从皇宫出来回到深山时,他无意中看到弟弟荀恪和少香齐齐站在一座山头顶上眺望远方。

那个时候的荀恪已经是一位清俊至极雅逸似仙的少年,他与清绝胜雪的南少香相视一笑,一青一白,仿佛是一对神仙眷侣。

荀煜那一瞬心头一颤,一股痛意袭遍全身。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手心那只血龙玉镯,只觉得那妖艳的血色刺目惊心。

他浑身发抖望着那对天造地设的璧人,终究没法往前迈一步,最终他悄悄转身,唯独拜见了师傅南海神龟,独自一人骑着一匹赤兔宝马朝东北方向奔驰。

经过几天几夜的驰骋,他一人一骑,昂然立在东海与桃花岛遥遥相望的碣石上。

沧海上波涛汹涌,浪花拍打如潮。

他目光森然眸色沉静久久望着那缥缈的桃花岛默然不语。

“爹,娘,姐姐,弟弟,如果要我一人的自由换你们一世长宁,我愿意!”

两行清泪自那骄傲至极的眼眶中滑下,无声无息地随风飘入浪花里,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他突然长啸一声,力夹马肚,朝着北边皇城方向奔驰而去。

夕阳如血,马蹄腾空,将他坚韧的身影刻在了那盘红玉上。

自当年他在云州出生那日祥光普照,他就该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已注定。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全文终

同类热门
  • 花间只独酌花间只独酌颜十四|古言小女子初出门派,却不急着闯荡江湖,还是忙着寻人……那个江湖上身负盛名的琴师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 清宫梦如烟·墨玉清宫梦如烟·墨玉尘亦不凡|古言结文啦~点了完结本,有一点怪怪的心情,也好,终于了了一桩心事.......开了新坑http://novel.hongxiu.com/a/260598/逐鹿记欢迎喜欢尘的文的朋友品评。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本文不是虐文,有些淡淡的忧伤)《墨玉》一文的调剂文:http://novel.hongxiu.com/a/544978/会轻松快活些,用以卡文时,平衡情绪,恳请新老观众捧场收藏,指导,呵呵~本文内容简介情不知何起,一往情深,生而不可以死,死而不可以复生者,皆非情之至。隔世缘由永定河起,今生情从弱质时生,宫中长大,她与几位阿哥关系微妙;木兰行围,布囊门度王爷为她钟情;西湖戏言,纳兰富尔察许诺一生。青梅竹马,他念念未忘,用情至深,她却早已无知无觉,忘记所有。她身世如谜,他苦苦隐瞒,事不由人,她终要面对艰难选择。身边的女子有的命运多舛,有的香消玉殒,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也是隔在她和他之间的墙。心地纯良,谨言慎行,也难免明枪暗箭,这平静的紫禁城里隐藏着森森的杀机。原想明则保身,能全身而退,却身不由己,“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注定不可能没有一丝关系。”谁不念想天堂,可是总是恩怨纠缠,一不小心就堕入地狱。“如果是真的,自那一日起,我早已堕入地狱,万劫不复。”台上台下,旁观他的伤痛,烛灯月影,想象他的忧怨;五年的相伴,毕竟抵不过一个伤痛的眼神,去或留,该如何决择?“怜君形影只,策马不能行。回首复回首,叹息复叹息。晓风柔拂鬓,如语耳边吟。此别若相思,说与晓风听。”-------个人的习惯,看到好的东西,美的文字就忍不住拿来和朋友分享:http://novel.hongxiu.com/a/475707/菩萨蛮:倾国战神乱长安我用心在追的文,作者修辞控的强迫症,令汉字的形神兼备完美呈现,汉字文化的美好积淀,值得人去感受,所以推荐给朋友们。此文作者简介无力,标题掺水,看文的各位可以直接忽略.
  • 穿越之农女贵妻穿越之农女贵妻花谢|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孤女高秀,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大庆国一个偏远贫瘠的村庄,成为九岁的高家长女。面对家徒四壁的困境和长期营养不良的妹妹弟弟,她决定:努力发家致富!挖野菜、猎野猪、卖菜谱、卖月饼、开店铺……好不容易吃饱穿暖有余钱,麻烦却接踵而来。还有眼前这位自称与她青梅竹马的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 惊世绝妃:妖孽哪里跑惊世绝妃:妖孽哪里跑铃铛宝宝|古言第一次写大家看看,哪里不好就告诉我哟。《惊世绝妃:娘子.等等我》内容简介:暂时没想到,我想到会改的精彩点的哟。内容我尽量弄的精彩点,然后想简介!【暂时弃!】
  • 女配攻略——男神到我兜里来女配攻略——男神到我兜里来珞珞xi|古言当时上最最最多才,奇葩,逗比,但是又超厉害的杀手,遇上坑人的奇葩系统,女主只能乖乖攻略男主了,从腹黑总裁到阳光暖男,从大总攻到傲娇受,通通收入囊中,而且开放式结局,投票选男主,我的原则就是要么虐到死,要么甜到腻。
  • 魅惑妖姬之倾世挽歌魅惑妖姬之倾世挽歌落曦言|古言她决绝的站起身子,笑的凄美,“湖边相遇,山上戏弄,离别定情,性命堪忧,都是你精心布下的陷阱。”不是问,而是肯定的道。“是。”没有多余的回答,依旧只那淡淡的一字。“你挡不住我的。”“你想看到他死在你面前?”看到他手中的东西,身子再一次僵住,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噗……”一口血猝然喷出,刚好吐在陌子轩的身上。“我换血,你便放了他。”“不可能。”“那你还想怎么样?”歇斯底里的怒吼。她愤怒,她可以任由他伤害自己,可是身边的人是由不得别人动一根毫毛。
  • 混沌器幻灵混沌器幻灵紫萝小草|古言一个重生的女子,强大无比的混沌器‘幻灵’。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遇仙杀仙,遇神弑神。上古神秘元神功法,扮猪吃老虎。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感情,在天道与爱人之间抉择。“我似魔非魔似仙非仙,神界又如何,只不过是我成功的踏脚石。”“我说帅哥看你长得不错,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做我的人。”手指轻挑某男的下巴。一朝飞升原以为生活就这样过去,奈何恩怨才真正开始。
  • 爆笑穿越:我的明星娘子爆笑穿越:我的明星娘子洛水流殇|古言妖妖,一个来自现代的小女子,在一次突发事件中,穿越到了玄远国。迫降失败,砸到了帅哥……而且差点闹出了人命……惨了惨了,帅哥发飚了……妖妖:怡红院?!有没有搞错……怎么但凡妓院都叫这个名字……为了逃离魔掌,妖妖和帅哥宇文殇打了个惊天巨赌……赌注是她的自由……她成功了……成了玄远国的明星……
  • 梅花轻弄梅花轻弄山竹兰|古言女子生存法则如水而唯美,处霸天下,淡然回膜。宫中女斗,不及一人谋。
  • 绝色师父无处逃绝色师父无处逃勤奋的小懒猪|古言前世她无欲无求,等待她的却是亲人对她痛下杀手!终于天公开眼让她转世为异世公主!万念俱灰欲成魔时,他一袭白裳似雪,如神祇般步步生莲向她走来,却不曾想他根本就无心!千年的相处竟然抵不过他人的一句话,她终究落入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