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0章 两个同样倔强的男人

若这男人对出过重力的手下多能做到如此绝情,那日后对于自己会不会……

叶倾是活过两辈子的人,她亲眼见过某些男人的心狠手辣!

那些人就好似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恶魔,有些为了所谓的“事业!”居然连最亲近的人也丝毫不会放过。

然,君无心却好似是叶倾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她内心的所有。

他用手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刮,声音又恢复了温柔似水:“胡思乱想什么呢,在本王心里你就是唯一,至于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哪怕是陆贵妃,只要叶倾下定了决心,他也就毫不留情的帮她达到目的!

因为——叶倾从来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是怎样重要的存在!

叶倾愣了愣。

任何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叶倾本身也不例外。

只是她一直视这些为洪水猛兽,觉得越是喜欢说情话的男人就越是不靠谱,就是那种只差没在脸上写“渣男”二字的了。

可是,为何今日君无心说得,非但丝毫不会令她觉得反感,反倒是心底升腾起一股股暖意,像是柔情。

但,叶倾却并不允许自己表面上表现出来,反倒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后者微微一笑,别说什么生气了,反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叶倾:“……”。

*

叶倾这次回来,便不再住宫里了。

她在宫外买了一处小宅子,就当是别院吧。

院子虽不大,却极为别致,位置适中,幽静而便利。

叶倾很喜欢这里,特意让人种上了喜欢的花花草草,经过一番装饰,这原本还略有些僻静的院子,倒是多了几分的生机。

而叶倾却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没有人知道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曾经在组织里过着颠沛流离,刀口舔血的生活。

叶倾生平最向往的就是能有一栋完全属于自己的小院子,这里面全部按照自己的喜好装修,平日里也能养点猫猫狗狗,种点花花草草之类的。

那样的生活简直过的不要太惬意。

可惜,前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搁浅了。

也好在,如今阴差阳错居然能达成心愿。

蓝玉回宫去了,离开这么多久,霞妃娘娘有多担心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奇怪而庆幸的是,霞妃娘娘身体里的毒居然消失了。

这点叶倾给她把脉的时候察觉到着实惊讶不已,毕竟当时医治时,无论叶倾如何努力,那最后所剩下的一点毒素就是无法清理干净。

但如今却仿佛消失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每隔一段时间霞妃总会无端再次被下了慢性毒药。

而这次,没有蓝玉的保护,霞妃居然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安然无恙!

这让叶倾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么会不会与宁妃有关呢!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猜测罢了。

但不管怎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刀五已经回到了九刀门,据说刀家的其他兄弟已经从鬼狱之城回来快半年了。

原本叶倾等人还寻思着,能不能在鬼狱之城遇上刀家兄弟们,至少他们的实力要更强,还能寻求个庇佑之类的。

可惜,从头到尾,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后来大家聚在一起一问才知道,原来很不凑巧,刀家兄弟们正好走在他们前面,也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避开了。

叶倾起初感叹生不逢时,后来转念想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呢。

毕竟人如果一直生活在其他人的保护下,那么就永远无法真正成长!

思玄则回到子仲大师身边去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是子仲派来保护叶倾的。

至于小鬼,也就是虞阳。

他则是与叶倾一起住进了小院儿。

然,这让君无心很是不开心,说思玄是个大男人,又怎能与女子同住呢!

这简直让叶倾觉得好笑:“他才多大,还是个孩子呢。再说了,这院子虽小,但几个房间还是有的,我们又不住在一起。”

君无心听完之后非但没有开心,反倒是颇为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思玄。

“小鬼,难道你一丁点都不感到害臊么?居然让一个女人养着你,啧啧,你的男子气概呢?”

君无心的目光来来回回在小鬼身上打量着,话说得颇为意味深长。

但虞阳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将小身板挺得笔直,定定望着君无心,毫无半点胆怯之意。

这可着实难得呀!

要知道,放眼整个钟武国,乃是整个忘川大陆上,又能有几个人能做到淡然与宸王对视而丝毫不怯呢?

凭借着这点,叶倾就要给虞阳点个赞了。

她看到这样的小鬼,心下着实很骄傲呢,这种感觉就好似母亲看到成器的孩子般,自豪感油然而生。

但君无心却越发不喜欢这个臭小子了!

本王都还没有能与她同住的机会,凭什么便宜了你!

“这样好了,本王最近新组建了一直精英队伍,他们未来会成为我钟武国精英之中的精英,也会得到最顶级的资源。正好还差最后一个名额,就便宜这小子好了,如何?”

君无心摸着下巴,笑得颇为意味深长。

叶倾听他这么一说,倒觉得还蛮好。

虽说如今虞阳的能力的确不差,在同龄人中早已经是遥遥领先,但作为“母亲”的叶倾,自然是希望他能更好了。

“虞阳,这是个好机会。”

但虞阳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他那张小脸儿绷得紧紧的,薄唇同样紧抿着,明显的不悦。

“我不去!”

简洁而干净利索的话,掷地有声。

虞阳恨恨瞪着君无心,别以为他不知道那男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虞阳,去吧,机会难得。而且我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大,日后莫要被人欺负了。”

叶倾比任何人都明白,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或许别人并非有意不去忙你,有时候实在是难以顾全。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自身的强大,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我要和你在一起!”

虞阳好似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少倾,又在后面默默加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呀!

可惜,他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拿他当成小孩子般看待,根本就没动过所谓的男女之情。

难道是因为他不如眼前这个叫君无心的男人吗?

虞阳的小拳头暗暗握紧,心底的怒火熊熊燃烧沸腾着。

而这时,君无心加了凉凉加了一句:“依照本王看来,你是害怕了吧?毕竟那里面选拔的个个都是英勇的少年,训练当然也十分辛苦呢。算了,本王也不耐为你了,毕竟如此懦夫就算招进去,也只有被淘汰驱逐出来的命运。”

这话可着实把虞阳给惹恼了!

“你闭嘴!谁害怕了!”

君无心笑得灿烂,英眉微挑:“别给自己找借口,懦夫。”

虞阳大恼,嗖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

瞬间,一道犹如旋风般的身影冲着君无心极速而去,他手中的掌力化身利剑,直直的刺了过去!

然,君无心见状却纹丝不动,甚至嘴角还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像极了讽刺。

这令虞阳更加恼火,攻击也就更加猛烈!

近了,马上就靠近了!

眼看着那柄虽无形却极为强势的剑就要送入君无心的胸膛,就连叶倾都忍不住惊呼:“小心!”

比试而已,何必这样一上来就是一副拼的你死我活的架势!

可惜,两个男人都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依旧气势如虹!

然,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虞阳的剑究距离君无心还剩下半寸都不到的时候,突然,只见君无心只是微微动了动手指头、

瞬间,就有一股强力袭来。

虞阳那看似强烈无敌的攻势没了,极为强劲的攻势在顷刻间化为齑粉,一切就这样没了!

而他本人则好似秋风扫落叶般,身体直直的落地,咕噜噜滚了好几圈儿,一身的狼狈。

至于君无心,他依然定定的站在那里,恬然如水,气势分毫不减。

君无心嘴角勾起的冷笑更浓了几分,讽刺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虞阳的目光则是死死的瞪着君无心,那模样像是要吃人!

可恶!

这可着实把叶倾心疼坏了,她赶紧冲上前去将虞阳扶起来,并狠狠瞪了君无心一眼:“比试而已,你干嘛这么用力,他还真是个孩子呢。”

君无心气得够呛,着实费了好一番的力气,才总算将心底的怒火压了下去。

“哼!敌人可不会心慈手软,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在本王面前显摆?”

倘若不是看在叶倾的面子上,君无心定会毫不犹豫的捏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蚂蚁。

可惜,叶倾居然处处护着那个小崽子。

罢了,倘若真的将之给弄死了,倒是那女人不知道多心疼呢。

估计又得哭。

君无心可决不允许自家老婆伤心。

不过,等这小子进了精英队,那么~~~

“小崽子,劝你最好加入精英队,再练个十年八年的,或许到时候才能勉强能与我一战。”

虞阳恨啊!

他真恨不得将眼前这可恶的男人给杀了!

“好,你等着!早晚有朝一日,你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软萌娘子之相公贱笑了软萌娘子之相公贱笑了慕君倾|古言世界上最狗血的事就是刚成为寡妇就莫名其妙地给自己那位故去的丈夫戴上了一顶绿帽子。成亲一年,她克死了自己相公不说,还一枝红杏出了墙。就在她不断检讨自己,决心不要脸一把的时候,她竟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这是一个女主和自己丈夫红杏出墙的故事。
  • 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帝女倾城:和尚王爷,我不嫁青瓷吟泪|古言她天生痴傻,心心恋着的人,竟然是一手将她逼向死亡的人。饮下毒药,从此两不相欠。再次醒来,回到一切都还没发生的十四岁,她幡然醒悟,原来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骗局,她,不过是他走向成功的一块垫脚石。当历史再次重演,当悲剧再次发生,她决心,要做那最高高在上的帝女,要抢回所有属于她的一切!但,他是谁?这个突然出现的迷一样的人物,是谁?看不清了——是无情无欲无心的佛家子弟还是妩媚妖娆的红衣男子?是清雅和尚还是风流的王爷?数不清道不明,一切不过菀尔。
  • 第二十房夫人第二十房夫人漫沙罗|古言且看洛水水,琴棋书画件件不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她不过是一个在街头买情趣用品的无业游民,身无长处,谁能料到躲个追杀还得穿一回?!失钱失势不用怕!扮成小混混玩转皇宫江湖一样活得潇洒!抢个美男过家家!人才两得乐哈哈!
  • 柚小姐的桃先森柚小姐的桃先森宿命十七|古言有人说,爱上了一座城,是因为里面有个你爱的人。命运捉弄,她爱上了孤城里的孤城。“放手吧”另天地都失色的男子嘶哑的说了这句话”你听着,除非太阳和星星一样多,也许我会放手,但是也许也只是也许“直到那一天的来临-——”我一个人的孤城,我爱你,至死不渝“一滴晶莹的泪滴从脸上滑落。看着满身鲜血的她,他感觉一切都静止了,他听见了心脏破碎的声音。“笨蛋,为什么你要喜欢我?”“喜欢你就是我不喜欢别人的理由”满身鲜血,但还是一展笑颜,说了这句说过无数遍的话。
  • 女尊天下:绯色江山美男女尊天下:绯色江山美男寒末 |古言她是21世纪的冷酷大律师,杀伐决断,腹黑狡诈,寡情薄幸,狂狷不羁。一朝误入异世,和美男们斗智斗勇,周旋于江湖朝堂,一不小心偷走了美男心,惹下一身桃花债。她只想偷得浮生半日闲,岂料上天不让她如意,那她只好迎风而上,翱翔九天,看尽这绯色江山。(易水寒女尊女强妖孽斗智斗勇穿越重生)(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王牌杀手:废柴逆天七小姐王牌杀手:废柴逆天七小姐瀚笙|古言悬崖之上,她爱了许多年的那个男子亲手杀死了她,她怀恨而死,竟意外穿越,来到那个本不属于她的世界。可那又如何,身为废柴,难道命中注定就该受人欺压?她不服,她不甘!从今往后,渐渐变强,终有一天她要站在世间巅峰,让众生俯首称臣!本文小虐,希望大家喜欢。
  • 邪王假寐:盖以诱妻邪王假寐:盖以诱妻桐瑶花|古言初见,只是为了她手中的银子。没有再见,只有永见。某男单手撑着头靠在床上,紧皱眉头,某女小心翼翼地靠过去,正要试他有没有发烧,某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某女扑倒,黑夜中某男的嘴角上扬....
  • 魅后释逍遥魅后释逍遥孤秋叶|古言初见时,她亦他平平淡淡;再见时,她亦他深深恋恋;不见时,她亦他思思切切。识过、爱过、恨过、苦过、乏了红颜,困了卿君,到底已是遍体鳞伤,心奈何还千疮百孔,弃了这一切,定要潇潇洒洒活一遭!
  • 毒后惑国毒后惑国浣羽轻纱|古言她用自己成就了他千秋霸业却被他以莫须有的不堪罪名送入黄泉!她恨,她怨!慕容耀,我在地狱等你!一朝重生,她脱胎换骨!新仇旧恨,都要算清楚!惩庶姐,戏庶妹,斗姨母,借重生之便,她洞察先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谁敢小觑!
  • 一世疏狂pk一世疏狂pk白衣孟婆pk|古言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遇见就遇见罢,然而如何离别离别就离别罢,然而可曾相忘忘了就忘了罢早知如此,也许不如不见;但,既见了,我会记得你的最好最珍贵,也请你记住我的最初最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