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0章 两个同样倔强的男人

若这男人对出过重力的手下多能做到如此绝情,那日后对于自己会不会……

叶倾是活过两辈子的人,她亲眼见过某些男人的心狠手辣!

那些人就好似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恶魔,有些为了所谓的“事业!”居然连最亲近的人也丝毫不会放过。

然,君无心却好似是叶倾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她内心的所有。

他用手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刮,声音又恢复了温柔似水:“胡思乱想什么呢,在本王心里你就是唯一,至于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哪怕是陆贵妃,只要叶倾下定了决心,他也就毫不留情的帮她达到目的!

因为——叶倾从来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是怎样重要的存在!

叶倾愣了愣。

任何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叶倾本身也不例外。

只是她一直视这些为洪水猛兽,觉得越是喜欢说情话的男人就越是不靠谱,就是那种只差没在脸上写“渣男”二字的了。

可是,为何今日君无心说得,非但丝毫不会令她觉得反感,反倒是心底升腾起一股股暖意,像是柔情。

但,叶倾却并不允许自己表面上表现出来,反倒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后者微微一笑,别说什么生气了,反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叶倾:“……”。

*

叶倾这次回来,便不再住宫里了。

她在宫外买了一处小宅子,就当是别院吧。

院子虽不大,却极为别致,位置适中,幽静而便利。

叶倾很喜欢这里,特意让人种上了喜欢的花花草草,经过一番装饰,这原本还略有些僻静的院子,倒是多了几分的生机。

而叶倾却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没有人知道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曾经在组织里过着颠沛流离,刀口舔血的生活。

叶倾生平最向往的就是能有一栋完全属于自己的小院子,这里面全部按照自己的喜好装修,平日里也能养点猫猫狗狗,种点花花草草之类的。

那样的生活简直过的不要太惬意。

可惜,前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搁浅了。

也好在,如今阴差阳错居然能达成心愿。

蓝玉回宫去了,离开这么多久,霞妃娘娘有多担心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奇怪而庆幸的是,霞妃娘娘身体里的毒居然消失了。

这点叶倾给她把脉的时候察觉到着实惊讶不已,毕竟当时医治时,无论叶倾如何努力,那最后所剩下的一点毒素就是无法清理干净。

但如今却仿佛消失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每隔一段时间霞妃总会无端再次被下了慢性毒药。

而这次,没有蓝玉的保护,霞妃居然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安然无恙!

这让叶倾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么会不会与宁妃有关呢!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猜测罢了。

但不管怎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刀五已经回到了九刀门,据说刀家的其他兄弟已经从鬼狱之城回来快半年了。

原本叶倾等人还寻思着,能不能在鬼狱之城遇上刀家兄弟们,至少他们的实力要更强,还能寻求个庇佑之类的。

可惜,从头到尾,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后来大家聚在一起一问才知道,原来很不凑巧,刀家兄弟们正好走在他们前面,也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避开了。

叶倾起初感叹生不逢时,后来转念想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呢。

毕竟人如果一直生活在其他人的保护下,那么就永远无法真正成长!

思玄则回到子仲大师身边去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是子仲派来保护叶倾的。

至于小鬼,也就是虞阳。

他则是与叶倾一起住进了小院儿。

然,这让君无心很是不开心,说思玄是个大男人,又怎能与女子同住呢!

这简直让叶倾觉得好笑:“他才多大,还是个孩子呢。再说了,这院子虽小,但几个房间还是有的,我们又不住在一起。”

君无心听完之后非但没有开心,反倒是颇为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思玄。

“小鬼,难道你一丁点都不感到害臊么?居然让一个女人养着你,啧啧,你的男子气概呢?”

君无心的目光来来回回在小鬼身上打量着,话说得颇为意味深长。

但虞阳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将小身板挺得笔直,定定望着君无心,毫无半点胆怯之意。

这可着实难得呀!

要知道,放眼整个钟武国,乃是整个忘川大陆上,又能有几个人能做到淡然与宸王对视而丝毫不怯呢?

凭借着这点,叶倾就要给虞阳点个赞了。

她看到这样的小鬼,心下着实很骄傲呢,这种感觉就好似母亲看到成器的孩子般,自豪感油然而生。

但君无心却越发不喜欢这个臭小子了!

本王都还没有能与她同住的机会,凭什么便宜了你!

“这样好了,本王最近新组建了一直精英队伍,他们未来会成为我钟武国精英之中的精英,也会得到最顶级的资源。正好还差最后一个名额,就便宜这小子好了,如何?”

君无心摸着下巴,笑得颇为意味深长。

叶倾听他这么一说,倒觉得还蛮好。

虽说如今虞阳的能力的确不差,在同龄人中早已经是遥遥领先,但作为“母亲”的叶倾,自然是希望他能更好了。

“虞阳,这是个好机会。”

但虞阳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他那张小脸儿绷得紧紧的,薄唇同样紧抿着,明显的不悦。

“我不去!”

简洁而干净利索的话,掷地有声。

虞阳恨恨瞪着君无心,别以为他不知道那男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虞阳,去吧,机会难得。而且我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大,日后莫要被人欺负了。”

叶倾比任何人都明白,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或许别人并非有意不去忙你,有时候实在是难以顾全。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自身的强大,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我要和你在一起!”

虞阳好似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少倾,又在后面默默加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呀!

可惜,他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拿他当成小孩子般看待,根本就没动过所谓的男女之情。

难道是因为他不如眼前这个叫君无心的男人吗?

虞阳的小拳头暗暗握紧,心底的怒火熊熊燃烧沸腾着。

而这时,君无心加了凉凉加了一句:“依照本王看来,你是害怕了吧?毕竟那里面选拔的个个都是英勇的少年,训练当然也十分辛苦呢。算了,本王也不耐为你了,毕竟如此懦夫就算招进去,也只有被淘汰驱逐出来的命运。”

这话可着实把虞阳给惹恼了!

“你闭嘴!谁害怕了!”

君无心笑得灿烂,英眉微挑:“别给自己找借口,懦夫。”

虞阳大恼,嗖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

瞬间,一道犹如旋风般的身影冲着君无心极速而去,他手中的掌力化身利剑,直直的刺了过去!

然,君无心见状却纹丝不动,甚至嘴角还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像极了讽刺。

这令虞阳更加恼火,攻击也就更加猛烈!

近了,马上就靠近了!

眼看着那柄虽无形却极为强势的剑就要送入君无心的胸膛,就连叶倾都忍不住惊呼:“小心!”

比试而已,何必这样一上来就是一副拼的你死我活的架势!

可惜,两个男人都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依旧气势如虹!

然,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虞阳的剑究距离君无心还剩下半寸都不到的时候,突然,只见君无心只是微微动了动手指头、

瞬间,就有一股强力袭来。

虞阳那看似强烈无敌的攻势没了,极为强劲的攻势在顷刻间化为齑粉,一切就这样没了!

而他本人则好似秋风扫落叶般,身体直直的落地,咕噜噜滚了好几圈儿,一身的狼狈。

至于君无心,他依然定定的站在那里,恬然如水,气势分毫不减。

君无心嘴角勾起的冷笑更浓了几分,讽刺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虞阳的目光则是死死的瞪着君无心,那模样像是要吃人!

可恶!

这可着实把叶倾心疼坏了,她赶紧冲上前去将虞阳扶起来,并狠狠瞪了君无心一眼:“比试而已,你干嘛这么用力,他还真是个孩子呢。”

君无心气得够呛,着实费了好一番的力气,才总算将心底的怒火压了下去。

“哼!敌人可不会心慈手软,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在本王面前显摆?”

倘若不是看在叶倾的面子上,君无心定会毫不犹豫的捏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蚂蚁。

可惜,叶倾居然处处护着那个小崽子。

罢了,倘若真的将之给弄死了,倒是那女人不知道多心疼呢。

估计又得哭。

君无心可决不允许自家老婆伤心。

不过,等这小子进了精英队,那么~~~

“小崽子,劝你最好加入精英队,再练个十年八年的,或许到时候才能勉强能与我一战。”

虞阳恨啊!

他真恨不得将眼前这可恶的男人给杀了!

“好,你等着!早晚有朝一日,你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穿越之逗比公主你别跑穿越之逗比公主你别跑初九遗梦|古言传说有一个大美女,一朝穿越,卸下冷酷面具,于是我本逗比。穿越成公主的她看到妃子不爽全家干之,看到宫女不顺眼,拖去喂狗之,看到皇上很傻,骗之,整天无聊在和太子欧巴吵吵嘴,闲着无聊蛋疼跑去青楼拐个妖孽男回家当老公。吧妖孽男睡了之后,就扔掉,结果被人家追到天涯海角,名曰,公主你要对人家负责。
  • 浮生若梦之蝶恋花浮生若梦之蝶恋花云帛菁枭|古言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我穿越到顺治年间,成为了家道中落的一等阿达哈哈番巴度的次女董鄂婉宁,投奔鄂硕府为求光耀门楣。周旋于乌云珠,费扬古,鳌拜,顺治等在我看来迂腐不堪的古人的感情纠葛与爱恨情仇中,从府内平静的生活到宫内斗智斗勇,力挽狂澜……看我能否平步青云,改写历史?最终又情归何处?
  • 女相公女相公女公子|古言前生盗墓贼,今世女相公。十年开棺手,一生与君谋。你有经世之才,我有鬼神相助,你说天命难违,我能逆天改命。——白云飞
  • 凤凰传奇:镜花水月赤霞图凤凰传奇:镜花水月赤霞图晶晓岚|古言传说凤凰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妖怪,她能永生不死。但是,世上只有一只凤凰。而且最为严重的事情是,这代凤凰已经几万年没有出现了。凤凰的职责就是消除一切黑色污秽,而消除黑色污秽只有凤凰能够做到。为了天下苍生,“水中月”白歌垚和她的伙伴们踏上了寻找凤凰的遥远路途。
  • 夜半三更情夜半三更情若希|古言花嫁之时的动荡,温柔背后的痛叛,深入骨髓的痴恨。只为那初见时的美好,她嫁入夫家,孝敬公婆,尊重嫂嫂,却不料至亲之人露出獠牙,面对婆婆惨死,奸人陷害,嫂嫂指控,她百口莫辩,更因他的一句不信便将她推入绝望的深渊。一夕之间,她从温柔贤淑的周夫人变成了人人唾骂的无耻毒妇……
  • 腹黑二公子绵情掠爱腹黑二公子绵情掠爱公子发财|古言谁说女人只会死缠烂打?想我唐月琅,堂堂九华朗月郡主,花见花开,人见人爱,难道会被退婚打败?哼!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女不要负心汉,更何况是我唐月琅!既然五年前你已经放手,我就不会为了一棵歪脖树放弃整片森林。喂,喂,说你呢!“前”未婚夫大人,请你闪开啦!
  • 媚骨天成媚骨天成痕儿|古言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大夜总会里的小姐,除了拥有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容颜之外,还有一身以生俱来的妩媚之术及我形我秀的性格,如风一样的女人不为任何男人停留,却能让所有男人臣服裙下,但一枚古老的戒指却改变了她的命运。当一个如她般灵动的女子,遇上了一个性格古怪的神医,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朱门嫡影朱门嫡影浅溪|古言她是相门嫡女,却因命中带煞被弃之如敝屣。最后惨死于爱人之手……她是现代女高材生,受人指点却一朝穿越,寻找命中眼带朱砂的男子。重生又来,她是她,亦不是她,为了他种的情根,为了改变命运一雪前耻。庶母阴险,她见招拆招,姊妹狠毒,她亦变得魔高三丈。爱意已断绝,却不料渣男竟对她情有独钟,傀儡太子、俊逸王爷、神秘公子,皆对她用情至深,是阴谋还是爱情?是重蹈覆辙,还是佳偶良缘?她寻他而来,他又会不会随她而去?命中的他又到底是何人?且看朱门嫡影为你展开一幅朱门深宅中的锦绣画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卿知否卿知否季雲白|古言心系卿兮卿知否,意深几许卿知否。思卿切切卿知否,情难自禁、卿知否?倒霉穿越就算了,为什么这身子原本的主人要从军啊?搞得她必须女扮男装地瞒天过海,一旦被发现就是欺君大罪!这也没什么,反正战争一结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为什么她会笨到被那笑面狐狸一样的王爷和面瘫将军一起设计地被皇上“看重”?这是作死的节奏有木有!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人活一世要潇洒些,以后逗逗美人军医、气气狐狸王爷、欺负二代富三代外加调戏冷面将军也是不错的生活。
  • 毒医大人毒医大人南宫紫痕|古言她是二十二世纪古武家族的天才大小姐;她是最有名的“千手毒医”,从小跟师傅学习医术和毒术,有一手起死回生之术,而且练就了百毒不死之身-----楚梦瑶。?一朝穿越,变成了城中最丑的“丑女”。一次意外,被一名傻子缠着,还认她做“娘子”。她的世界观瞬间崩溃了!!!不行,一定要赶他走,可是,每当看到他那清澈单纯的眼神,总是下不了狠心。怎么会这样,在现代我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为什么会对他下不了狠心??第二天,她居然被告知跟傻子王爷成亲;一怒之下,不小心把以前欺负这具身体的人给毒死了;然后,被关进了大牢里……刚穿越就弄出了这么多乱子,那以后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