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0章 两个同样倔强的男人

若这男人对出过重力的手下多能做到如此绝情,那日后对于自己会不会……

叶倾是活过两辈子的人,她亲眼见过某些男人的心狠手辣!

那些人就好似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恶魔,有些为了所谓的“事业!”居然连最亲近的人也丝毫不会放过。

然,君无心却好似是叶倾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她内心的所有。

他用手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刮,声音又恢复了温柔似水:“胡思乱想什么呢,在本王心里你就是唯一,至于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哪怕是陆贵妃,只要叶倾下定了决心,他也就毫不留情的帮她达到目的!

因为——叶倾从来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是怎样重要的存在!

叶倾愣了愣。

任何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叶倾本身也不例外。

只是她一直视这些为洪水猛兽,觉得越是喜欢说情话的男人就越是不靠谱,就是那种只差没在脸上写“渣男”二字的了。

可是,为何今日君无心说得,非但丝毫不会令她觉得反感,反倒是心底升腾起一股股暖意,像是柔情。

但,叶倾却并不允许自己表面上表现出来,反倒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后者微微一笑,别说什么生气了,反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叶倾:“……”。

*

叶倾这次回来,便不再住宫里了。

她在宫外买了一处小宅子,就当是别院吧。

院子虽不大,却极为别致,位置适中,幽静而便利。

叶倾很喜欢这里,特意让人种上了喜欢的花花草草,经过一番装饰,这原本还略有些僻静的院子,倒是多了几分的生机。

而叶倾却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没有人知道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曾经在组织里过着颠沛流离,刀口舔血的生活。

叶倾生平最向往的就是能有一栋完全属于自己的小院子,这里面全部按照自己的喜好装修,平日里也能养点猫猫狗狗,种点花花草草之类的。

那样的生活简直过的不要太惬意。

可惜,前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搁浅了。

也好在,如今阴差阳错居然能达成心愿。

蓝玉回宫去了,离开这么多久,霞妃娘娘有多担心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奇怪而庆幸的是,霞妃娘娘身体里的毒居然消失了。

这点叶倾给她把脉的时候察觉到着实惊讶不已,毕竟当时医治时,无论叶倾如何努力,那最后所剩下的一点毒素就是无法清理干净。

但如今却仿佛消失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每隔一段时间霞妃总会无端再次被下了慢性毒药。

而这次,没有蓝玉的保护,霞妃居然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安然无恙!

这让叶倾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么会不会与宁妃有关呢!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猜测罢了。

但不管怎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刀五已经回到了九刀门,据说刀家的其他兄弟已经从鬼狱之城回来快半年了。

原本叶倾等人还寻思着,能不能在鬼狱之城遇上刀家兄弟们,至少他们的实力要更强,还能寻求个庇佑之类的。

可惜,从头到尾,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后来大家聚在一起一问才知道,原来很不凑巧,刀家兄弟们正好走在他们前面,也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避开了。

叶倾起初感叹生不逢时,后来转念想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呢。

毕竟人如果一直生活在其他人的保护下,那么就永远无法真正成长!

思玄则回到子仲大师身边去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是子仲派来保护叶倾的。

至于小鬼,也就是虞阳。

他则是与叶倾一起住进了小院儿。

然,这让君无心很是不开心,说思玄是个大男人,又怎能与女子同住呢!

这简直让叶倾觉得好笑:“他才多大,还是个孩子呢。再说了,这院子虽小,但几个房间还是有的,我们又不住在一起。”

君无心听完之后非但没有开心,反倒是颇为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思玄。

“小鬼,难道你一丁点都不感到害臊么?居然让一个女人养着你,啧啧,你的男子气概呢?”

君无心的目光来来回回在小鬼身上打量着,话说得颇为意味深长。

但虞阳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将小身板挺得笔直,定定望着君无心,毫无半点胆怯之意。

这可着实难得呀!

要知道,放眼整个钟武国,乃是整个忘川大陆上,又能有几个人能做到淡然与宸王对视而丝毫不怯呢?

凭借着这点,叶倾就要给虞阳点个赞了。

她看到这样的小鬼,心下着实很骄傲呢,这种感觉就好似母亲看到成器的孩子般,自豪感油然而生。

但君无心却越发不喜欢这个臭小子了!

本王都还没有能与她同住的机会,凭什么便宜了你!

“这样好了,本王最近新组建了一直精英队伍,他们未来会成为我钟武国精英之中的精英,也会得到最顶级的资源。正好还差最后一个名额,就便宜这小子好了,如何?”

君无心摸着下巴,笑得颇为意味深长。

叶倾听他这么一说,倒觉得还蛮好。

虽说如今虞阳的能力的确不差,在同龄人中早已经是遥遥领先,但作为“母亲”的叶倾,自然是希望他能更好了。

“虞阳,这是个好机会。”

但虞阳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他那张小脸儿绷得紧紧的,薄唇同样紧抿着,明显的不悦。

“我不去!”

简洁而干净利索的话,掷地有声。

虞阳恨恨瞪着君无心,别以为他不知道那男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虞阳,去吧,机会难得。而且我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大,日后莫要被人欺负了。”

叶倾比任何人都明白,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或许别人并非有意不去忙你,有时候实在是难以顾全。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自身的强大,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我要和你在一起!”

虞阳好似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少倾,又在后面默默加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呀!

可惜,他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拿他当成小孩子般看待,根本就没动过所谓的男女之情。

难道是因为他不如眼前这个叫君无心的男人吗?

虞阳的小拳头暗暗握紧,心底的怒火熊熊燃烧沸腾着。

而这时,君无心加了凉凉加了一句:“依照本王看来,你是害怕了吧?毕竟那里面选拔的个个都是英勇的少年,训练当然也十分辛苦呢。算了,本王也不耐为你了,毕竟如此懦夫就算招进去,也只有被淘汰驱逐出来的命运。”

这话可着实把虞阳给惹恼了!

“你闭嘴!谁害怕了!”

君无心笑得灿烂,英眉微挑:“别给自己找借口,懦夫。”

虞阳大恼,嗖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

瞬间,一道犹如旋风般的身影冲着君无心极速而去,他手中的掌力化身利剑,直直的刺了过去!

然,君无心见状却纹丝不动,甚至嘴角还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像极了讽刺。

这令虞阳更加恼火,攻击也就更加猛烈!

近了,马上就靠近了!

眼看着那柄虽无形却极为强势的剑就要送入君无心的胸膛,就连叶倾都忍不住惊呼:“小心!”

比试而已,何必这样一上来就是一副拼的你死我活的架势!

可惜,两个男人都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依旧气势如虹!

然,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虞阳的剑究距离君无心还剩下半寸都不到的时候,突然,只见君无心只是微微动了动手指头、

瞬间,就有一股强力袭来。

虞阳那看似强烈无敌的攻势没了,极为强劲的攻势在顷刻间化为齑粉,一切就这样没了!

而他本人则好似秋风扫落叶般,身体直直的落地,咕噜噜滚了好几圈儿,一身的狼狈。

至于君无心,他依然定定的站在那里,恬然如水,气势分毫不减。

君无心嘴角勾起的冷笑更浓了几分,讽刺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虞阳的目光则是死死的瞪着君无心,那模样像是要吃人!

可恶!

这可着实把叶倾心疼坏了,她赶紧冲上前去将虞阳扶起来,并狠狠瞪了君无心一眼:“比试而已,你干嘛这么用力,他还真是个孩子呢。”

君无心气得够呛,着实费了好一番的力气,才总算将心底的怒火压了下去。

“哼!敌人可不会心慈手软,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在本王面前显摆?”

倘若不是看在叶倾的面子上,君无心定会毫不犹豫的捏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蚂蚁。

可惜,叶倾居然处处护着那个小崽子。

罢了,倘若真的将之给弄死了,倒是那女人不知道多心疼呢。

估计又得哭。

君无心可决不允许自家老婆伤心。

不过,等这小子进了精英队,那么~~~

“小崽子,劝你最好加入精英队,再练个十年八年的,或许到时候才能勉强能与我一战。”

虞阳恨啊!

他真恨不得将眼前这可恶的男人给杀了!

“好,你等着!早晚有朝一日,你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前世小霸女前世小霸女精灵叉叉|古言刚刚穿越过来就被迫出嫁!洞房花烛夜就被绑架!这是什么节奏?我可是为了忘记韩素而穿越的。本是为净化感情而穿越的,却没想现在的感情似乎更复杂,向语为了忘记失去挚爱男友而乘大伯制造的时光机穿越“疗伤”,穿越真的能疗伤吗?只怕是越疗越伤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绝世之渊:微恋绝世之渊:微恋尔染|古言本是一族祭祀之女,后因灭族逃过了祭祀之命,却始终不能改变最后一死。一朝重生,不再受到约束,身边的人一个个全都不能被信任,本是至亲之人,到后来却兵戎相见,原因却是因为一个身份尊贵之人。这个世界有我们所不知的一切,但这一切,却没一样是属于自己的,想拥有的却得不到。“你跟我走吧”本是冷漠人却是真心相对,“你会对我好么?”如同承诺一般刻在心中,“会”,“那你可以等我做完这一切吗?”小心翼翼的确定,“会等到你做完,生生世世”感动。
  • 倾世王妃,殿下你有毒倾世王妃,殿下你有毒暖苏苏|古言一夜之间,她从丞相嫡女变成了御史大夫的庶女。从此,弑亲亡族之仇,落在她一弱女子的身上。为报仇,她忍辱负重,与世人皆知的冷清男人一夜成婚。大婚当日,他强势的夺走了她的贞洁。末了,一碗绝子汤药灌下肚!她为了他,甘心成为他手中的利剑,为他斩开一条通向王座的路。他为了她,甘心成为她复仇的烈火,为她燃尽复仇之路上的荆棘。只是容华谢后,那个冷心冷情的绝代王者,可会为那抹倾世红颜停下片刻的脚步?
  • 神医皇后神医皇后残雪凝辉|古言我,穿越时空成为宇文若兰,来到史书上根本找不到的龙域王朝。轩辕家族和宇文家族,一个在走向辉煌,一个正在没落。我能改变这个不是历史的历史吗?我能成为龙域王朝的第三代皇后吗?我命定的夫君是他?还是他?
  • 妖孽王妃妖孽王妃依然雪朵|古言蓝诺初倒霉地被组织一枪,送回一个没听说过的朝代,成为了蓝家不受待见的小姐。连丫鬟都想在她身上踩一脚。蓝诺初呵呵大笑,不知道姐姐曾经是杀手吗?谁再找茬,我们拔刀相见。咦,那边的王爷,你为什么老是看我?你再看我,我就嫁你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皇妖后邪皇妖后小豆布丁|古言当邪恶撞到腹黑时,会发生什么事,又会有怎样的一个火花呢?宠,我就要宠你!究竟是谁宠谁?又或者是互宠?她的大婚,没有喜,也没有乐,有的只是悲,还有痛,只因在这一天,她的国家没了,至亲没了,就连他也背叛她,只因他的新娘不是她。“若我没死,我一定会让那些伤我害我灭我的人付出惨痛代价!
  • 调教奸臣老公调教奸臣老公肖乐|古言十年前,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她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为的就是调教他这个未来大奸臣,然而,却还是被小小年纪他骗了身又骗了心。她再穿,已过十几年,而这次她却为另一个男人而来,却,不巧又遇见了那个大奸臣!此时的他已成为只手遮天的宰相,孩子们口中的大恶魔,百姓们谈之色变的大奸臣!……他满头的银丝像布缎一样地垂泄,令他原本倾国倾城面孔更加妖冶,眼角处多了一些细纹。他说,“我不在乎你身边有过几个男人,只要最终那个是我,就好。”他说,“那个男人只不过是个商人,我愿与你交易,扶持他坐上皇位!”他说,“这天下便是我的赌局,若输了你,就要这天下来陪葬!”他说,“悠然,我等了你很久,只是我老了,你……还要我吗?”……男主“窝囊”,为老婆男人争皇位;男主狡黠,几代更替,朝廷上下唯有他稳坐宰相!男主腹黑,天下在他掌中随意玩弄,皇帝也看他脸色。男主强大,他欲封天,无人可拦!【作者采访】十年前,作者采访步悠然,“你觉得楚瑾瑜是一个怎样的人?”步悠然答,“令人窝心的孩子,想要疼他,给他全部的爱来弥补。”作者采访周围百姓,“你们觉得楚瑾瑜是一个怎样的人?”百姓们纷纷踊跃,“可怜啊从小就没了娘,长得又太漂亮,遭人嫉,还那么有才华,他父母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十多年后,作者采访步悠然,“你觉得楚瑾瑜对你如何?”步悠然答,“好啊,我要什么他给什么。”作者采访周围百姓,“你们觉得楚瑾瑜如何?”百姓们一听见楚瑾瑜三个字,立刻吓得四散逃去,有一个不知情的小女娃,走近答道,“大坏人,他杀了好多人,是魔鬼。”……
  • 庶女难为庶女难为君似云|古言一朝穿越到不受宠的小女儿身上,算计阴谋接踵而来,拜托拜托!她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要文没文,要舞没舞,怎么还被那么多人惦念着。主母想利用她来结亲,祖母利用她来制衡,姐姐利用她来攀比。还好,嫡亲哥哥护着她,同胞哥哥念着她,只是有个讨厌鬼经常出现讽刺她。这坑爹的古代生活,什么时候才能顺风顺水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等狂妻:野妃戏冷王一等狂妻:野妃戏冷王云九歌|古言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暖床的故事她是现代特工杀手,痞子女一枚,男科医生之中的霸王花。他是满身杀戮的喋血王、高冷“丑男”,嗜血无情的面具王爷。穿越后,第一次相见,她调戏他,他强吻她,她在袭击了他的“二小弟”之后,偷走他的衣衫,让他赤果果的待在寒潭之中。第二次相见,他骗她钱财,断她后路;她绑了他去医馆招揽生意。第三次相见,她一把火烧了他的军帐;他毁她婚姻,断她桃花,霸王强扑……
  • 倾吾一生:唯汝一人倾吾一生:唯汝一人完颜笑|古言灵魂穿越,风起云涌。她来到这个世界,找寻一个答案。除庶妹、斗渣男、训恶奴、灭心腹.......种种的种种,她却淡然一笑:“自己送上门的,为什么要客气呢?”有人跟她比有钱,那就直接把她送进钱庄,看看金库,有钱,就是这么任性;有人跟她比容貌,那就直接刮了她的脸,看看谁更美,有颜,就是这样调皮;有人跟她比实力,那就直接空手废了她丹田,看看谁更强,有实力,就是这么拽!可她只能说,她真的不是有意要这么拽的,谁叫那妖孽说:“随你处置,不必要后顾之忧。”哎,没办法,关键时刻,还是得比谁的魅力大,谁的男人拽。“倾尽我的一生一世,只对你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