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56章 大结局番外之 终此一生,再无他求

饶是墨大侠和墨夫人再怎么谨慎,也终究没能防住神童墨小侠,从这一点来看,智商的确在很多时候都起了格外关键的作用,尽管墨大侠和墨夫人已经是高智商中的极品,可是殊不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真是言之有理。

这件事要追溯到墨小侠和哥哥承元的聊天中。

“大哥,六叔和婶婶,最近关系可好?”墨小侠背着小手,在两个人学习的小房间里,踱来踱去。

“呃……他们很好。”承元一头雾水的看着墨小侠,“坤儿这是要……”

墨小侠叹了口气,“唉,我这是为我娘发愁。”

“怎么了,娘她出什么事了吗?”承元有些紧张,他素来和冷琬心格外的亲,因为自小那么多年都是在冷琬心身边长大,自然感情不一般。

“近来我娘总被爹爹欺负,爹爹不仅打她,还打的很凶,娘被气得直哭。”墨小侠捏起小拳头,一脸的愤怒。

承元不敢相信,“不可能吧?爹爹不是那样的人,爹爹一向很疼娘的!”

“对,他很疼我娘,因为他让我娘很疼。”墨小侠忿忿道,“我几次半夜起来哗哗,路过爹娘的房间时,总是听到娘的哭声,一开始几次我以为我是在梦里还不清醒,可是后来有一天吃饭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娘的脖子上有一块淤紫的痕迹,我当时害怕极了,我假装和她撒娇爬进她怀里,趁机扯开她的衣襟,发现她身上竟有好几处伤,我这才知道我不是做梦!所以我后来特意半夜爬起来去爹娘墙角听,终于有一次,我听见娘一边哭一边求饶,‘饶了我吧……求你……’娘的哭声听的我心都要碎了,我就悄悄爬到窗子上,捅破了窗纸,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简直……简直……”

墨小侠满脸通红,几乎愤怒的说不出话来。

“到底怎么了?”承元拉住他的手,“你快说啊!”

“爹爹他好过分,竟然把娘按在身下打她,娘都那么可怜的求饶了,他却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我不知道娘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他,他竟然那么气呼呼的一面欺负娘一面喘着粗气,哥哥你不知道,爹的表情好吓人,我差点就忍不住冲进去把娘从他身下救出来!”墨小侠的拳头越收越紧,重重捶了下桌面。

承元也听得热血沸腾,愤然起身,“看不出爹爹竟是这样的人,白日里假惺惺的对娘那么好,夜晚竟做出这样的事来!坤儿,那你当时为何不冲进去救下娘来?你还能眼看着娘被爹爹欺负?若是我,自会和爹爹理论一番!”

墨小侠闻言,拳头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我怕挨揍。我还打不过爹爹……”

“你……你真没用!”承元轻斥道。

墨小侠却不服气的说道,“我不是没用,我是要智取!我一定要想出一个好办法好好的惩罚爹爹!我绝不能让娘任由他欺负!哼!”

承元皱着眉,想来想去,忽然一拍手,“有了,给爹纳妾!”

“什么?什么是纳妾?”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墨小侠,头一遭听说自己不懂的词,不由皱起了眉。

“纳妾是一种刑罚,是对男人最狠毒的惩罚,是爹爹亲口说的,那个时候还没有你,爹爹惹了娘生气,娘就要给他纳妾,把爹爹吓的不轻,脸都绿了。爹爹和我说,被纳妾的男人,是要很可怜很可怜的孤独终老的,死的时候连尸体都不全,很惨很惨的!”承元愤然道,“既然爹爹如今这么过分,那我们就给他纳妾!”

“啊?”这下换做是墨小侠的脸有些绿,“可是他毕竟是我们的爹爹啊,那样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啊?”

承元一笑,“傻瓜,你不会拿这个吓唬他吗?上次就是我父王拿这个吓唬他,他才害怕了,才对娘好起来的,不然哪来的你啊?现在看来,他是老毛病又犯了,必须再惩罚他一次了!”

墨小侠蹙眉沉思起来,良久,重重的一拍案,“大哥,就这么定了!给爹爹纳妾!你回去便和六叔讲,这次一定要让他以为我们动真格的,不然娘不知还要被他欺负到什么时候,可怜娘怕我担心,白日里还强颜欢笑的,可怜的娘……”墨小侠说着说着,泪花都快滚了起来。

“坤儿别怕,有我在,决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娘,就算爹爹也不行!”承元认真誓道。

于是乎,一个伟大的纳妾计划,就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在两个小小孩童的击掌盟约里,完美的诞生了……

******

又是一日吃饭时。

墨小侠冷眼看着往冷琬心碗里殷勤夹菜的墨宸峻,清了清嗓子,“那个,都停一下,我有话要说。”

墨宸峻瞥了他一眼,不悦道,“你又有什么话要说?”

冷琬心不知怎的,看着墨小侠望向墨宸峻那冷厉的目光,心里就有些发寒。

不是又被这小子抓到什么把柄了吧,可是最近一切都如平常,她和墨宸峻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针对他的言论啊……

不过,那也还是谨慎为妙……

她在桌下偷偷拉了拉墨宸峻的衣角,眼神会意了一下,用心语与丈夫交流道,好好说话,这小东西得罪不起。

墨宸峻心领神会,语气柔和了许多,“坤儿,说吧,有什么事要告诉爹娘?”

可是殊不知冷琬心那眼神看在墨小侠眼里,分明就是被欺凌惯了的弱者发出的无助的恳求……

是可忍,孰不可忍!

墨小侠拍案而起,“爹,我要给你纳妾!”

噗……

这次是冷琬心把口中的饭菜全喷了出来。

她愤声道,“墨坤,我和你有什么冤仇,你好端端的凭什么要拆散我和你爹,你凭什么要给你爹纳妾,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我非把你的屁股打烂!”

墨小侠一脸激昂,一面偷瞄着墨宸峻的神色,看他是不是有所悔意,一面安抚着冷琬心,“娘,你别怕,我已经长大了,我能保护你了。我已经派人通知六叔了,这一半日就立刻给爹爹纳妾,为你出气!”

冷琬心忽然扭头瞪着一言不发低头偷笑的墨宸峻,伸出手去便拧住了他的耳朵,“姓墨的,你们爷俩合伙欺负我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你动了什么鬼心思让这小鬼头看出了端倪?”

“冤枉啊夫人,我好端端的对谁动鬼心思去啊,你明明知道我天天晚上做功课,公粮尽数上交给你了,我还能对谁动鬼心思啊?”墨宸峻一脸无辜。

冷琬心想了想,也有道理……

她又转向墨小侠,“说,你这莫名其妙的纳妾一事到底是谁教给你的!今天你不说实话,娘亲就一个月不理你,你信不信?”

墨小侠再怎么沉稳,也毕竟是个孩子,他这么为冷琬心费尽心思要替她出头的好事,可是她竟然不识好人心,竟然和他急了!他立刻大哭起来,“娘亲坏……明明娘亲夜夜挨爹爹暴打,坤儿实在看不过去,这才要惩罚爹爹,大哥出主意说,纳妾是最狠的惩罚,能让爹爹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才……我才……”

墨宸峻的脊背顿时一阵寒凉,“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儿子?你想让你爹我死无葬身之地?啊?”

“不是的……我是要吓唬你,让你不敢再趁没人的时候在房间里暴打我娘……”墨小侠抽噎道。

“我什么时候暴打她了……”墨宸峻不解的苦笑道,忽然间,脑中闪过方才墨小侠的话,冷琬心也在同时看向他,两人同时问道,“你说夜里?你哪天夜里溜到我们房间了?”

“我夜夜都守在你们窗根下,夜夜听娘哭……”

眼前顿时金星一片,冷琬心几乎站立不稳,墨宸峻连忙伸手扶住了她,“夫人,你没事吧?”

“夫君,我们还是应该听从六弟的建议,把他送到六弟府上去,留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

“好,就这么定了,吃完饭就把他送走!”墨宸峻佯怒道。

墨小侠看着爹娘的脸色,又是哇的一声,他奔过去抱住冷琬心的大腿,拼命的摇晃,冷琬心被晃得天旋地转,万般庆幸自己长的是真腿,不是假肢,不然早就被这小东西摇了下来……

“求求娘亲,不要把我送走,我不去六叔那里,我要和爹娘在一起……呜呜呜,求求娘亲……”

“那你说,你以后还趴不趴我们的窗根?”冷琬心故作厉色。

“不……不趴了……再不趴了……”墨小侠委屈的金豆子一颗颗的往下掉,冷琬心终是不忍,将他抱起,“不趴窗根才是好孩子,记住没有?”

“记住……住了……”依旧抽噎着。

可是墨小侠虽然是郑重应下了不趴窗根一事,自此后墨大侠和夫人依旧心里留下了重重的阴影。两人思来想去,想去思来,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那就是,在墨小侠的房门外,再加一道锁。

每每夜色降临温存入睡之前,墨大侠都要披着月色蹑手蹑脚的先到墨小侠的房间里打探一番,确保他是在睡梦中,便立刻在他门外上了锁,然后再一溜烟跑回房里。

和夫人尽情缠绵过后,墨大侠还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再回到墨小侠的房门口,将锁取下……最初实在是苦不堪言,可是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凡事一旦渐渐成了习惯,也便成了规矩。

此后的墨大侠和夫人夜夜睡前的暗语都是,“锁呢?备好了吗?”

“备好了。”

“去吧,快去快回,我等你。”

“嗯。”

******

墨小侠虽然没给爹爹纳成妾,可是心里还是一直记挂着亲爱的娘亲。但是既然是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也确实死死压住了再去趴墙根打探的念头(他怎知他那亲生的爹娘早就想出了更绝的办法对付他,他就是想去趴墙根也去不了啊),终于有一日,承元沉不住气找到他,“坤儿,事情变得复杂了。”

“怎么了?”

“我最近发现,我母妃夜里也被我父王欺负,我连着听了几夜,夜夜如此,和你说的情形差不多。”承元一脸的纠结,“怎么办呢,莫不是逼我也给父王纳妾?”

墨小侠背着手,眼望着天,脚尖轻轻的颤着,一下下的点着地,“大哥,算了,让他们折腾吧,我们想管也管不了,只要他们没劳燕分飞,咱们就忍着吧。”

(谨以此篇,告诫天下有超强好奇心之娇儿的父母,夜晚有风险,行事须谨慎。)

******

一转眼,墨小侠七岁的那一年,冷琬心又为他添了一个妹妹。

他对这个漂亮的妹妹简直是爱的无以复加,不管人家小姑娘愿意不愿意,都死皮赖脸的时时刻刻缠着人家,趁墨宸峻和冷琬心不注意便动不动就把她从摇床里抱起来,任凭小姑娘在他怀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还笑着自勉,“不哭不哭,妹妹习惯哥哥的怀抱就好了,哥哥一直都在努力做一个称职的好哥哥。”

七岁的墨小侠,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对着村子里的漂亮姑娘投怀送抱流口水了的墨小侠了,他如今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妹妹身上,每天除了刻苦读书,刻苦练剑以外,所有的时间都在妹妹身边度过,让冷琬心对他又是疼爱,又是好笑。

小公主的名字叫墨优,这回这个名字是冷琬心所取,她想要自己的女儿一辈子无忧无虑,一辈子幸福快乐。

小优一出生就是个美人坯子,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五官精致美丽的让前来看望的村里人常常惊叹,这莫不是从画上走下来的小女娃?怎么可以长成这么漂亮的模样!

小优是墨宸峻的心尖肉不说,也是墨小侠的心尖肉。

这两年里终于难得渐渐和睦相处起来的两父子,又因小优的降临而生了更为深重的隔阂,墨宸峻唯恐宝贝女儿在墨小侠的手里碰着伤着,是坚决不让他碰一下的,而墨小侠认为,小优是他的亲妹妹,他们两个都是冷琬心生出来的,他们两个的关系自然比和冷琬心没有血缘关系的墨宸峻要亲密的多……

于是乎,冷琬心有一次哭笑不得的听到心头怒火积蓄已久的墨小侠对墨大侠的爆发,“我和小优是一个娘亲,你算老几?”

其结果,墨小侠自然是挨了那不算老几的墨大侠的一顿暴揍,而罪魁祸首的小优,则在一旁吮着手指,看着两个为她争来抢去面红耳赤的男人,甜甜的笑。

******

墨大侠一家人的幸福片段,就像天上数不尽的星星,亮晶晶的闪烁着,散发着最璀璨的光芒,眩亮着整片夜空。

而在墨大侠和墨夫人的有爱抚育下,墨坤和墨优日渐一日的幸福成长着,就像林间带着晶莹露珠的快乐小草,日复一日的努力向上生长,为这世间增添着最纯净,最绚丽的色彩。

墨坤最终并没有成为他爹担心的好色之徒,小小少年之时,已是一表人才出口成章的他,便已经开始远离异性,除了他心爱的小优和他的倾月姐姐,他几乎难得对任何异性露出一个笑脸,这一点像极了他那冷漠冷厉的爹。

而墨优在全家人的万千宠爱下,既有着冷琬心温雅知礼的一面,又随了她调皮顽劣的性情,加上她绝色倾城的美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以至于她那视她为心尖肉的爹爹,从来不敢让她独自出门,无论去哪里,爹爹大人都必要亲自随护,不离左右,若是哪个大胆的毛头小子敢多看小优几眼,墨大侠的目光都会杀将过去,转一日,墨小侠的拳头便会挥将过去……

冷琬心常常胆颤心惊的爱抚着墨优的长发,心酸的说道,“小优,娘亲对不起你,给你找了个这样的爹,给你生了个这样的兄长,万一你有朝一日嫁不出去,娘可怎么是好……”

“嫁人?小优为什么要嫁人呢?有爹爹和兄长陪着小优,小优怎么可能还会想别的男人?”墨优一脸的灿烂,冷琬心的心却是拔凉拔凉的痛。

“真是有其父有其兄必有其女必有其妹,我怎么遇上你们这三个姓墨的了……”冷琬心痛声道。

“那娘亲也随了我们姓墨不就得了?这样我们四个都姓墨,娘亲就不会显得那么孤零零的受排挤了呀?”墨优笑吟吟的宽慰道。

“哈哈,小优说的好!夫人要不认真考虑考虑吧,反正为夫不介意多收一个大女儿。”墨宸峻一手搂着墨优,一手搂着冷琬心,满是绚烂笑容的俊颜上,只写了两个字,幸福。

同类热门
  • 宵千夜宵千夜妖气四射|古言她是个杀手,许是杀人太多,遭了报应,反正她死了,然后,重活古代。活着如机器,换个环境会怎样,呵,只是活着罢了。第一夜:她居然感受到自由第二夜:这个她还是很残忍第三夜:该死的语言障碍啊第四夜,第五夜……直到很久以后,有个声音诱惑着她,沉溺于那个他的温柔吧,哪怕万劫不复。邪魅二缺双人格的‘傻子’,腹黑专情却一直伺机攻破她心的‘骗子’,她的喜,她的悲。且看千夜,谁将心输了谁。
  • 鬼医种田:农家王妃太逍遥鬼医种田:农家王妃太逍遥若青言|古言顾如瑾,一代鬼医,却因飞机失航穿越异世,成了山林野蛮女。萧夜寒,元夏国的鬼王爷,身负重伤跌落悬崖被她所救。本想着将她带回府,调教调教,磨磨性子,再娶回家。什么?跑了?哼哼,小样,看你能往哪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城毒妃:压倒妖魅陛下倾城毒妃:压倒妖魅陛下锦凰|古言一朝穿越,她忍了!三月之后,肚子大了,她认了!六月之后,生下一个蛋,她彻底凌乱了!可自从生下这个蛋之后,她就各种被掳劫,被毒害,被追杀,最后踏上了东躲西藏的不归路,她都躲到了自己的储存空间了,这些人这下不仅要蛋,要她的命,还要她的空间!是可忍孰不可忍!那就来一个毒一个,来两个毒一双!终于在某蛋破壳之日,那个撒种的生物出现了,竟然一脸嫌弃的盯着她:“你就是为本皇延续血脉的女人?”于是她终于怒了!就算是高傲不可一世的神龙,她也要将之毒成乖巧听话的小虫!锦的读者群凰倾天下【144431187】敲门砖任一角色。欢迎亲们加入,群内长期有活动送包月。
  • 狐妖娆狐妖娆洛苒絮|古言她笑里藏刀的看着六界之首冥界阎尊的俊脸,心中暗自腹诽,你丫的不负责任的将原本阳寿未尽的本小姐拘来你这阎王殿,现在又想这般不负责任的将本小姐投下往生轮,做梦吧你!不让本小姐把你们凌辱个够,咱誓死不投胎,魔界天尊、兽届之王、妖界之主……六界首领统统臣服她的脚下……
  • 误点邪王废柴小姐全程逆天误点邪王废柴小姐全程逆天凌尊芸|古言屁!什么鬼?穿越??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 穿越也疯狂穿越也疯狂猫舞爪子|古言一块诡异的青花石,一场疯狂的穿越。一个容貌无盐却聪明无比的现代女,一个相貌俊秀却脾气暴躁的大太子。最近穿越真疯狂,且看穿越女大战花心郎!丫的,这个龙胤天疯了!她不过就是个穿越过来长相平凡稍微聪明一点的无盐女,怎么会跟这么一个处处反悔的太子扯上关系?什么要她做太子妃?还是契约的?去!我才不稀罕......
  • 穿越之妖孽傻王妃穿越之妖孽傻王妃蓝嫣儿|古言单身的小资女竟莫名其妙的穿越在了新婚王妃的身上...好吧,看在夫君长的那么妖孽的份上,她认了。。未料到自己的身份其实只是个人质,离!才不受不了这鸟气~她从不沾花惹草,只是为什么...门外来了那么多找自己算账的妖孽男...
  • 水沁黛心之黛玉当家水沁黛心之黛玉当家青色疑黛|古言那一颗孤高不染世俗的清灵灵魂、那一抹清丽卓绝姣姣才情的倩影,难道敌不过一个劫字?就不能用自己的一双手给自己一个美满的人生?这一世,绛珠仙草下凡,就要改掉那悲剧的人生,不为薄情人,纵千百度,亦寻遍千山万水,亦要觅一个千古知音,方为结成连理,与之共度多彩人生,携手看花开花落,体味指尖冷暖,览江山如诗如画!水溶:黛儿,我许你江山,许你天下,许你一人一世一生一辈子,你可愿意嫁我为妻?黛玉:我看过了我的这世,我要逆天改命,我要追寻这一世真正的幸福所在,我要的,是一颗我可以看到的安心的感觉到温度的真心,溶,这一切,你可以给我吗?你是我真正的幸福所在吗,我可以相信你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半枝红杏|古言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钱随便花。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这不是眼神有问题吧?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相爷,不好了,夫人又去老太君那里,说是要自请下堂。”小厮着急的说道。白修然一顿,放下书:“告诉老太君,吾儿不可一日无娘。”“相爷,不好了,刘公公传话过来,夫人当着皇上的面,请求下堂。”小厮又着急的说道。“是吗?”白修然森然一笑,让旁边的小厮冷汗直冒,咋感觉自家相爷黑化了。“你把这个帖子交给刘公公,让他帮忙给皇上带一句话,就说修然连家事都管理不好,恐难帮助皇上管理国事,还是辞了这官,回归乡野。”
  • 灵脉:佛魔传说灵脉:佛魔传说懒淘宝|古言现世废柴翻身成练功奇才,穿越黑洞,带着夫君闯异世!什么?她乃佛魔之躯?天龙为剑,凶兽相随。嘿嘿,好,很好!且看她混沌五行之力,引练上古传奇。这一次,她要逆天而行,探索上古之密,打破世人常理,傲世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