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3章 大结局2

云思雨无力的垂头:“以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从咱们离开京城到现在已经快要三个月了,就算他有天大的事情也该想起他的妻儿了吧,可是呢…我每天在这里翘首等待他,却只能听到从远方传来的消息,你知道吗,我心里很忐忑,我不知道爱情是这么折磨人的。”

“姬儿,不然我们这几天就收拾收拾准备回京如何?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倒不如我们直接回去看个究竟呢,说真的,其实我也有些想念我的好兄弟们了。”云初借口自己想回京。

云思雨起初真有些心动,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再等等吧。”

云初点头:“那你不怕靖不来接你了?”

“怕什么,大不了我这辈子不回去了,就在这里跟我爹娘一起生活了。”云思雨弩了弩嘴:“天无绝人之路,谁知道我离开靖后会不会遇到一个更好的男人呢。”

“是吗?那我也不回去了,就在这里陪着你吧,我经常迷路,可是,你却能为我指引迷津,要不,我们就一起过了得了,姬儿,你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云初难得也会像现在这样开着玩笑。

云思雨无语的翻翻白眼:“抱歉,本人也是路痴,帮不了你。”她推了推云初:“好了,别跟我胡闹了,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儿的,你快去采你的药去吧。”

“你不怕我进了山以后又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吗?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去采一会儿我们就回来,也好过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胡思乱想。”云初说着站起身将手伸手云思雨身前:“走吧。”

云思雨想了想,手拍到云初的手心中站起身:“好吧,看在你这么邀请我的份儿上,就跟你一起去了。”

途径山边的时候,云思雨看到小天儿跟麟儿正没心没肺的疯玩儿,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相处,两个孩子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两人真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好兄妹了。

云思雨跟云初故意绕了一下路躲开了这两个小疯孩子,若是被他们看到,他们非要跟着一起上山不可,本来是去采药的,带上这两个孩子可就麻烦了。

山中腰,云思雨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云初聊着天儿,云初见她这样子不禁笑道:“姬儿,你觉得皇上如果失去了你娘的话会怎么样?”

云思雨弩了弩嘴:“他那么爱我娘,失去了我娘他一定会受不了吧。”

“你看,皇上不也跟你娘分开了三个月了吗?”云初似乎是为了要提点云思雨什么,可见云思雨并没有明白他继续道:“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是被什么事儿给耽搁了,就算是靖不急着接你,皇上是不是也早就会派人来接梨姑姑了呢?”

“呀,对哦。”云思雨恍然大悟的拍了拍额头:“我天天光惦记靖哥哥,都忘记皇上和我娘的事儿了。”

云初笑了笑低头继续手下的动作。

云思雨凑到他身侧:“云初,你说靖哥哥他们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这个我也不好说,如果你真的这么担心,那我明天就启程带你们回去。”云初很坚定的说道。

云思雨连忙摇了摇头摆手:“不不不,我曾说过不要做靖哥哥的累赘的,我还是乖乖的留在这里吧。”

这样的话说完之后,云思雨的心安定了十几天,可一晃眼又是三个月过去了,承诺来接她的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出现。

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多心了,但是却很难释怀,即使云初说再多的话哄她,她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心安了。

一开始她以为是京城那边其实还有什么事儿,可能是太子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可后来扬古清的人回来禀告说太子已经被新帝夏侯靖流放幽州。

而南木国与北莱国的战争演变到最后变成了南木国与大夏国合力将北莱国击败,迫使北莱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与南木国签订了不公平协议,每年除了要想大夏国进供宝物外,还必须向南木国进献牛羊马匹。

从传言来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定了,可她心爱的那个男人却始终没能出现。

她从初末等到了秋初,她暗暗下定决心,若是过了这个年头,这个男人还不出现的话,她就决定要回京好好的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骗她。

院落中,她正跟两个娘亲还有云初和麟儿一起吃着饭,门口传来小天儿噗嗤噗嗤的叫喊声:“姑姑,麟儿哥哥。”

麟儿一听到小天儿的声音,立刻就将筷子放下迎到了门口:“小天儿快来,我们正在吃饭呢,我跟你说哦,我娘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我娘的手艺可好呢,你以前吃过我娘做的饭吗?”

小天儿点头:“当然咯。”

小天儿进门来挨个叫了人,云思雨拍了拍自己身侧的座位:“来小天儿,过来吃饭。”

小天儿来到身侧坐定,麟儿主动跑到厨房去拿了碗筷给小天儿,也在小天儿身侧坐下:“快吃吧,我都快吃饱了呢,吃完我们一起去玩儿。”

小天儿点了点头道,完全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两个孩子吃完饭,麟儿嘟嘴讨好道:“娘,今天下午可不可以先不学写字了,我想跟小天儿去玩儿。”

“去吧。”云思雨摸了摸儿子的脸:“让着点妹妹,你可是个哥哥,要保护妹妹。”

麟儿调皮的敬个礼:“遵命,走吧小天儿。”

看着两个孩子跑出去,云思雨摇了摇头对水门薄云问道:“娘,我小时候也这样吗?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水门薄云轻笑:“你小时候可乖巧的紧,在你爹和姨娘面前从来都不敢说话的…”

提到过去,水门薄云抬眼看了水门薄烟一眼,随即给云思雨夹菜:“哎呀,说什么过去啊,快吃饭吧。”

云思雨也想到什么,端起碗将薄云娘亲给的菜塞进口中。

可就在此时,她只听到门口传来一声欢呼:“爹…”

云思雨手一顿,是麟儿在叫爹吗?

呵,这小子还背着她认了爹不成。

她转头问道云初:“麟儿什么时候…”可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另一道熟悉的让她就连做梦都会梦到的声音幽幽的问道:“你娘呢。”

“娘在房子里,爹,你怎么才来啊,我好想你哦。”

云思雨眼珠徒然瞪大,她看了云初半响,直到云初推她,她才回过神来。“你日思夜盼的相公来了,你不去看看吗?”

她站起身,什么都不顾的就往门口跑去。

门外,夏侯靖着一身宝蓝色的长袍正抱着麟儿宠溺的摸他的小脸,而他身后一起而来的还有七白、袖手和但如倾。

看到云思雨出现在门侧,夏侯靖缓缓将麟儿放下,眉心一抖,快步往云思雨身侧走去。

云思雨也顾不得矜持了,扬开双臂就扑向了她的男人。

两人紧紧拥抱着,就好像已经分开数十年那么久一般。

许久之后,云思雨忽然就松开手,一把将他推开:“你是谁啊,干嘛来这里?”

夏侯靖扬唇一笑想要伸手继续拥抱她:“说什么疯话呢,我是你的靖哥哥啊,这么久不见,你就这样对我啊。”

云思雨冷哼一声:“你也知道这么久啊?你知不知道我已经等你半年了?可你呢?明明说好了战事一平息你就会来接我们母子的,可是呢?战事平息了半年,你都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了却还是没有出现,我以为你不打算要我们母子了呢。”

“姬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伤心的。”夏侯靖伸手强迫的将她搂进怀中:“我也想早点来接你,但是父皇突然提出要让位,让我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这才耽误了许多时间。”

“皇位皇位,明明说好了不会因为皇位而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的,可你根本就没有做到。”云思雨生气的眼泪都落下来了:“我现在看到你是不是该先跪下山呼你一声万岁爷呢?”

“姬儿,不要跟我说这样见外的话好吗?我发誓,我真的…真的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想你,我知道我来的有些晚了,但你要相信我,我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了父皇给予的一切,适应了新的生活后立刻就出现的。”

想到这几个月自己内心的煎熬和折磨,云思雨哪里肯那么轻易就平息这份怒火。

夏侯靖身后七白点头道:“姬儿,是真的,这事儿我可以给靖作证,你知道我是最后一个赶回去的,但当时情况真的很乱。

太子虽然被拿下了,但是他隐藏的手下的余党众多,他们在朝堂之上处处与靖针锋相对,靖不得不将他们一一挑出来修理。

还有阿连那边,为了要帮助靖,他与北莱国开火,北莱国.军力毕竟是比南木国要强硬许多。靖本来在朝堂上就已经很难立足了,这时候却还不得不将他最得力的助手洛枫给拍到边疆去帮助南木国。

而这期间,还有许多的大臣急于帮靖充盈后宫,看靖每天都别那些大臣们磨整,我们都劝他不然就先把那些女人收了,待你回来后再与你解释,但是靖说什么都不肯。

他说他曾经答应过你一定要跟你一生一世白头不相离,他可以负天下,但却绝对不能负了你。

就是这样他跟大臣们死磕,用行动证明了后宫中不见得一定要有三宫六院,即使没有这些女人的娘家做背景,他也可以轻松的搞定许多事情。

就这样一来二去就将时间拖到了现在,其实你要知道,若是换做别人,靖这半年来所做的事情,他们十年都不见得能够搞定。你就别埋怨靖了,他最近真的非常辛苦。”

但如倾也嘟嘴道:“师兄,你看吧,我就说这个女人不会领你的情,你还非得来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袖手伸手拽了但如倾一下,但如倾不得不闭嘴。

云思雨侧眼白了但如倾一眼:“你这个臭采花贼,谁说我不领情了。”

说完,她看着夏侯靖努努嘴,随即一挑眉:“云初,把两个孩子眼捂上。”

云初莫名,不过却真的将麟儿和小天儿拉到身侧,捂上他们的双眼。

云思雨死命的瞪眼盯着夏侯靖,可随即就扬起了笑容,踮起脚尖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夏侯靖的脖颈仰头吻住了他的双唇。

夏侯靖一直高悬的心一松,伸手揽住她的腰肢,两人在众人的注视下火热的拥吻着…

天空蔚蓝蔚蓝的,云思雨咯咯的笑了起来,所有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如果两个人是真心相爱,那么便不要怀疑,用力的爱吧,直到山崩地裂,海枯石烂。

未来的未来,还会有什么惊喜在等着她呢,她拭目以待…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杀手侦探:邪魅大小姐杀手侦探:邪魅大小姐孤寂的烟花.CS|古言白天,她是享誉全世界的冷媚侦探。夜晚,她是杀人如麻的地狱修罗。一次失误,她香消玉损,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人人唾弃,欺辱的废物大小姐,爹不疼,娘去世,姐姐妹妹拿她出气。而当风云涌起,这废物当真是那任人打骂的废物。一首小诗配毒药,一抹笑容后杀戮,一人身后有强者,且看她如何搅乱一池风云,翻云覆雨,睥睨天下。
  • 第一花魁第一花魁苹果小梨|古言“喂!听说了吗?江湖第一高手,高小高居然在青楼做护院!”“这算什么。明镜寺的休一大师,知道吧!”“你当我傻啊!休一大师在神风国那可是家喻户晓!他怎么了?”“据小道消息,休一大师在也青楼扫地呢!而且是跟高小高,在同一家!““你骗人的吧!”“不相信?等天黑了哥们带你去月满楼瞧瞧!”
  • 锁红颜锁红颜夏落雪|古言月光浅浅的撒着,现在,已经入夜了,那洋洋洒洒的月光还是那样,给如梦如幻的感觉,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再加上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的三两点寒星,把整个夜衬托得格外的静谧,清幽,以及萧瑟。
  • 下堂小妾要休夫下堂小妾要休夫若戊|古言水乐儿没想到,假装跳楼竟然失误的从二十楼掉了下去,最狗血的是,穿越了……凭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皇后,她偏偏是个贝勒爷的小妾。而且还受尽正妻的虐待,偏偏这个贝勒爷对她也是恨之入骨。镜子里明明就是一个国色天香的脸蛋,为什么这么不受欢迎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废材公主:未来召唤师废材公主:未来召唤师淡雅轩凝|古言她是21世纪召唤师家族最出色的继承人。只因一时大意被同胞妹妹设计所害……她是秦王朝最不受宠的草包3公主。却因天生废柴为此受尽世态炎凉,遭尽天下人耻笑……为保母妃安然她韬光隐晦、隐忍锋芒。皇子公主百般欺凌——她忍!可忍耐不代表会坐以待毙!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她要拾起老本行,让天下人看看,谁才是TMD白痴!
  • 影后特工:王爷我们来演戏影后特工:王爷我们来演戏轻轻絮语|古言她前世人前是一个影后,人后是一个杀手界NO.1的特工。穿越异界,获空间,或神宠,斗小三儿。他是唯一一个异姓王爷,天赋超群,不禁女色,却唯独对她倾心。抱住某女”她就是我的妻子。“说着便向某女重重的亲下。众人的嘴张得如铜陵般大小,不禁女色的王爷竟然在。某女的眼睛也睁得老大老大说好的演戏呢?他把她吃没干净,连渣都不剩了。某女捂着自己的腰咬牙说道”你丫的就一禽兽,说好的演戏呢!!!"
  • 废材嫡女:千代须华废材嫡女:千代须华江瑜二宝|古言她只是玄月王朝丞相的嫡女,却因为极其无用,变成了玄月王朝妇孺皆知的人物。新人上路,多多谅解。ps:一对一,有暖有虐。爱她,你别怕!
  • 官夫贼妻官夫贼妻蓬雨|古言她,白日里是深闺中的贤淑小姐,夜晚却化作大盗劫富济贫。他,守卫一方的父母官,为了辖区的安定,势要抓住这个扰乱治安的大盗。阴差阳错间,她将要嫁与他为妻……为了能退婚,她扮成男子接近他,一探虚实。却不想成了他的拍档,联手共破惊天大案。一个是官,一个为贼,最终是殊途陌路,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天组合:傲娇王爷嚣张妃逆天组合:傲娇王爷嚣张妃夏月烟筱|古言她,是21世纪的顶尖杀手,杀人不眨眼;却因一次意外而穿越到了一个怯懦小姐身上。他,是个战神王爷,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本来这命里最不可能有牵连的二人,却意外地走在了一起。当铁血王爷变成了温柔妻奴,当顶尖杀手变成听话小乖妻,他们的生活,开始了各种蜜糖:“璃儿,你一点也不漂亮”某男淡淡地说,“什么?!”“因为你最漂亮啊!”“…………”
  • 缕青丝忆千年缕青丝忆千年君泽香雨|古言李承晓无意中穿越到七狄村,受尽千般辛苦,创造百年奇迹。十年相恋相知,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