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世灵归天 虞倾入京

鼻渊兽的吼叫声渐渐远了,也许是觉得这里没人了,也许是觉得杀害她孩子的罪魁祸首随着村民一起逃跑了,也许是觉得累了,以上三种皆有可能。

虞倾听着外面由嘈杂转为沉寂,便操起长凳朝门摔去。霎时间,门被砸开了,也砸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世灵。虞倾看见了世灵,连忙移开压在她身上的门板,扶起她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摇了摇,轻唤道:“世灵,你还活着吗?”

按现在的话,一般被烤成这样的人也活不成了,毕竟骨头都烤成碎渣了,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啊。

但是万一她能活下去呢?这是架空王朝,一切都不是真的,也许世灵她还活着。

万事皆有可能。

虞倾测了测世灵的鼻息,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火苗就在那一瞬间被狠狠地踩灭了,世灵她已经去了,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天空中没有一片乌云,但是周围弥漫着硝烟。火魔冲着虞倾张牙舞爪,渐渐逼近。意识到自己处境很危险,虞倾连忙跑到一块空地上,将世灵的尸体放在那里,又趁大火没有包围厨房的时候走进去找了个葫芦瓢从村子里的湖泊里舀了些水,往返几趟,总算扑灭了大火。

若是要符合情景的话,此刻应该痛痛快快的下一场大雨才行,可是昨日已经下过了,这便是天公不作美了。

虞倾跑到悬崖边上捡回了一半石柱,用刀在上面刻下了“清桐山世灵之墓”这么几个大字。刀与石头撞击发出极不和谐的音调,声音是那么的刺耳,但是虞倾不去理会也不去在意。因为不知世灵的姓氏,便以清桐山为姓,虞倾就如此简单的为世灵立了个墓碑。她又掘地三尺,捋了捋世灵的头发,将她埋葬了下去,用自己的眼泪为她送别。

“世灵,你一路走好,去和你的爹娘团聚吧,你们在下面要好好的。”虞倾不知道死了会看见什么,会到哪里,不过死了应该是永久沉睡,失去意识了吧,毕竟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时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

纵使是这样,虞倾还是迷信地祝愿世灵能够在底下安息。

“若我有机会看见大祭师,若我有能力杀了他,我一定会带着他的尸体来到你的坟前。”虞倾用手抓着一寸寸的泥土,望着它们从指缝间掉落下去,落在了世灵的脸上,身上。世灵她长得很普通,但也很耐看,一块烂泥黏在脸上也丝毫不妨碍她的美。

虞倾将世灵埋了起来,把之前立的那块碑插在世灵的坟前,朝她三鞠躬,又垂头默哀三分钟,将从山间采来的梅花放了一枝在她的坟前。世灵的墓碑就立在悬崖边,那是她初见世灵的地方,自然也该是她告别世灵的地方。

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是啊,一天没吃东西了,这山上又有什么可吃的呢?

虞倾跑到猪圈里,发现猪都被烤成了黑炭色,鸡的羽毛都掉了一地。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可吃的了。虞倾倚在一面墙上唉声叹气,叹自己命苦,如此倒霉。突然,这面墙松动了一下,虞倾整个人就掉了下去,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密道。

“咳咳咳。”虞倾捂着脑袋,半眯着眼睛爬了起来,然后环顾四周。脚下踩着的是泥土,头顶上的也是泥土。

她现在在氧气稀薄的密道里,不想死就必须快点出去。虞倾抬起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这一路上没少磕磕绊绊,撞头碰壁,最后虞倾还是安全地走了出去。她踹开了头上湿润的泥土,从竹林里爬了出来。

“呸。”虞倾吐掉了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含在嘴里的一块泥土,理了理裙摆。

四周是如此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虞倾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想到方才在清桐山的时候那只骇人的魔兽,至今仍心有余悸。虞倾看到远方的清桐山,山下有只沉睡着的鼻渊兽。

“可是近年远水森林里跑出了许多魔兽在四方作乱为祸人间……”想起南均说过的话,虞倾感觉背脊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她身后喘息。

虞倾缓缓转过头,便双腿瘫软下去。

她……她面前的是一只及人高的蜥蜴!还是一只直立行走的蜥蜴怪,光是吐出来的舌头就有她的头发长。

那只蜥蜴向虞倾走来,而虞倾被吓得不轻,双腿使不上劲儿,只能连连往后挪动。

一滴雨珠打在了虞倾头上,绽开一朵水花。虞倾感觉到头上一片冰凉,见蜥蜴怪停住不动,也顾不上此刻是下雨还是天晴,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站起了身。原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没想到那只蜥蜴怪淋了雨,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了。

虞倾疑惑地看着这一幕:“这……是缩水了?”刚准备凑近看看,那只蜥蜴怪却吐出了一口灰色的汁液。汁液迅速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大洞,蜥蜴就这样在虞倾的面前钻了进去。

这竹林也不安全,不宜久留,我还是快离开吧。虞倾想道。

她初次来到这个地方,对一切都很陌生,所以不认得路。虞倾在一个三岔路口上徘徊,她选择了一种方法告诉自己: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闭着眼睛抛向天空,树枝尖的那一头指向哪儿就走哪条路。最后,她选择了直走,虽然路的尽头充满着神秘,但是她无所畏惧。

正准备前行时,“砰——”的一声,虞倾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污水。

雨依旧下着,愈下愈大,织成了一张朦胧的网,将天地都罩在里面。

在一片朦胧之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辆快速行驶的马车。狂风掀起帘子,马车内是包括虞倾在内的八名女子,个个不省人事。

虞倾闭着双眼,仿佛回到了未来。未来她喊一个伟大的女人叫妈妈,有把金色的钥匙等着她去捡,命运需要她去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是她?找个自己妈妈身体健全的人去完成这个任务不好吗?她的妈妈行动不便,万一出了什么事……

若是时光能够永远停留在她拥抱她妈妈的那一瞬就好了,彼此感受对方的呼吸与心跳,她永远是她妈妈眼里的三岁小孩,而她妈妈也能忘记病痛与她开怀大笑。

如果命运改写失败了,她的妈妈还会存在吗?也许不会的。她的前世是现在这个人,若是这个人死了,那么她的妈妈便是别人的妈妈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墨殇:逆行古墨大陆墨殇:逆行古墨大陆霏霏汐儿|幻情血族公主突然穿越,居然穿越到同是血族公主的婴儿身上。名字也是一样,不过遭遇不同。前世,她是最受宠的血族皇嗣,今世,只为一句预言,便被抛下悬崖。逆行大陆,拥有的势力数不胜数,男扮女装,进学院,收势力,坐拥天下美男。血族,等我墨殇强势归来!【女主是全系魔法师,会斗气,结局一对n】
  • 兽人大陆太危险兽人大陆太危险天朝种花家|幻情一朝穿越,异世大陆处处危险,身为战五渣的迟枣该何去何从?初遇倾心,他是兽人中的异类却独独是迟枣的心头好。女大三,抱金砖。却无人说,女大四会如何?总结来说:垃圾系统。毁我青春!
  • 苍碧之瞳苍碧之瞳旒苏洛痕|幻情这是一个关于冒险团的故事。拥有全大陆罕见碧蓝双瞳的菜鸟魔法师,冒失却身负巨大秘密的可爱团长,威严又让人信赖的毒舌副团长,更有老好人大叔,移动冰山和自恋小鬼。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他们的事迹将成为吟游诗人的最爱。“我们的相遇绝不是偶然,那一定是命中注定。”*************************这是旒苏的第二本书了大家可在养肥前先收藏希望大家喜欢~
  • 恶魔咖啡店恶魔咖啡店抃风舞润|幻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来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女人,然后就boomshakalaka了各路妖魔鬼怪、大罗神仙,纷至沓来异次元的地球,居然就是天堂,也有可能是地狱好像这16年的学是白上了,但为什么去冥界都要恶魔语四级啊
  • 飞来横宝:全系天才庶小姐飞来横宝:全系天才庶小姐北纬倾|幻情【文转枫华绝代,笔名北兮,这坑弃了不会更啦!笔名北兮求收藏谢谢!!】传说夏枫是护国公的八庶女;传说夏枫是全紫逸大陆的第一天才;传说夏枫是岚国第一美人;传说夏枫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传说夏枫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传说夏枫吃人不吐骨头,冷血得很;传说夏枫不近男色……她是21世纪全能杀手,被爱人逼得自杀。一朝穿越,遇上无赖王爷卖萌娃。“母妃母妃!爹爹说你是珞儿的娘亲,真的么?你可不能骗珞儿啊!”“这个……纱珞啊,你枫儿姐姐我只比你大十一岁啊!还没和任何一个男人亲密过啊!怎么会是你爹爹的皇子妃呢?”做了两世处的她,莫名其妙多了个两岁女儿。什么情况?她还是处啊!
  • 草根女遇上霸道总裁草根女遇上霸道总裁花一般的没|幻情当草根女孩遇上霸道总裁,草根女孩的执着善良让昊俊豪深深的迷恋,两人展开孽恋·······
  • 萌萝归来萌萝归来泉漱里|幻情苍茫的雪原,不是她生命的伊始,却是一切的起点:无人知道她的姓名和过去。在这里,她遇上了扭转自己命运的师父;从这里,她傻乎乎地踏上了自己的征途——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恨,还是不恨的时候。她在懵懂之中重生,在痛苦之中成长,在呵护之中,踩着还不稳的脚步,颤颤巍巍地向着她的终点走去。而一切的一切,只为了她一个渺小而艰难的愿望——我只不过是想……回家而已。
  • 北方姑娘北方姑娘迷雾街|幻情林平从没想过在这里再次遇见她。当时是在首都某条脏乱差的地铁里,他嘴里倔强地嚼着早已经没味了的口香糖,耳朵里塞着的耳机正叮叮当当的排放着摇滚乐里电吉他失真的畅快音效。“林平!”一声惊讶的尖叫让林平整个身体打了个晃儿,嚼口香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茫然的抬起头突然发现一张熟悉的脸挡在眼前。(⊙-⊙)他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他用极其不自然的表情笑了一下。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地再次遇见她。
  • 风华无双之绝世仙尊风华无双之绝世仙尊珂虞|幻情一个是冷眼睿智,算无遗漏的天才杀手。一个是弱质纤纤,受尽欺辱的世家小姐。当睿智的灵魂附身与羸弱的身躯,看异世之魂如何翻云覆雨,执掌乾坤。前世被心爱之人背叛,死于非命,却因为一件宝鼎,重生到异世。她从来不知道,这么个小小宝鼎,能炼出这么多灵丹妙药:改换资质的洗髓丹。回复法力的法灵丹。青春永驻的定颜丹。助人突破的独门丹药。于是,她修炼日进千里,大发横财。人欺我一尺,我还她一丈,世家大会,她锋芒毕露,大放异彩。那些隐藏的肮脏阴谋,她将一个个粉碎!仙山求道,南疆寻宝,魔域斩邪,勇闯冥界,打遍东海无敌手!新奇法宝,仙道门派,人,妖,仙,魔的爱恨情仇。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魔女之殇魔女之殇乐容|幻情魔界公主幽幽,在人界寻到弟弟,共同回归魔界。在经历了逼婚,魔界大战,仙魔大战等一系列事情之后,寻得真爱,获得成长,懂得奉献……--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