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世灵归天 虞倾入京

鼻渊兽的吼叫声渐渐远了,也许是觉得这里没人了,也许是觉得杀害她孩子的罪魁祸首随着村民一起逃跑了,也许是觉得累了,以上三种皆有可能。

虞倾听着外面由嘈杂转为沉寂,便操起长凳朝门摔去。霎时间,门被砸开了,也砸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世灵。虞倾看见了世灵,连忙移开压在她身上的门板,扶起她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摇了摇,轻唤道:“世灵,你还活着吗?”

按现在的话,一般被烤成这样的人也活不成了,毕竟骨头都烤成碎渣了,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啊。

但是万一她能活下去呢?这是架空王朝,一切都不是真的,也许世灵她还活着。

万事皆有可能。

虞倾测了测世灵的鼻息,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火苗就在那一瞬间被狠狠地踩灭了,世灵她已经去了,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天空中没有一片乌云,但是周围弥漫着硝烟。火魔冲着虞倾张牙舞爪,渐渐逼近。意识到自己处境很危险,虞倾连忙跑到一块空地上,将世灵的尸体放在那里,又趁大火没有包围厨房的时候走进去找了个葫芦瓢从村子里的湖泊里舀了些水,往返几趟,总算扑灭了大火。

若是要符合情景的话,此刻应该痛痛快快的下一场大雨才行,可是昨日已经下过了,这便是天公不作美了。

虞倾跑到悬崖边上捡回了一半石柱,用刀在上面刻下了“清桐山世灵之墓”这么几个大字。刀与石头撞击发出极不和谐的音调,声音是那么的刺耳,但是虞倾不去理会也不去在意。因为不知世灵的姓氏,便以清桐山为姓,虞倾就如此简单的为世灵立了个墓碑。她又掘地三尺,捋了捋世灵的头发,将她埋葬了下去,用自己的眼泪为她送别。

“世灵,你一路走好,去和你的爹娘团聚吧,你们在下面要好好的。”虞倾不知道死了会看见什么,会到哪里,不过死了应该是永久沉睡,失去意识了吧,毕竟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时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

纵使是这样,虞倾还是迷信地祝愿世灵能够在底下安息。

“若我有机会看见大祭师,若我有能力杀了他,我一定会带着他的尸体来到你的坟前。”虞倾用手抓着一寸寸的泥土,望着它们从指缝间掉落下去,落在了世灵的脸上,身上。世灵她长得很普通,但也很耐看,一块烂泥黏在脸上也丝毫不妨碍她的美。

虞倾将世灵埋了起来,把之前立的那块碑插在世灵的坟前,朝她三鞠躬,又垂头默哀三分钟,将从山间采来的梅花放了一枝在她的坟前。世灵的墓碑就立在悬崖边,那是她初见世灵的地方,自然也该是她告别世灵的地方。

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是啊,一天没吃东西了,这山上又有什么可吃的呢?

虞倾跑到猪圈里,发现猪都被烤成了黑炭色,鸡的羽毛都掉了一地。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可吃的了。虞倾倚在一面墙上唉声叹气,叹自己命苦,如此倒霉。突然,这面墙松动了一下,虞倾整个人就掉了下去,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密道。

“咳咳咳。”虞倾捂着脑袋,半眯着眼睛爬了起来,然后环顾四周。脚下踩着的是泥土,头顶上的也是泥土。

她现在在氧气稀薄的密道里,不想死就必须快点出去。虞倾抬起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这一路上没少磕磕绊绊,撞头碰壁,最后虞倾还是安全地走了出去。她踹开了头上湿润的泥土,从竹林里爬了出来。

“呸。”虞倾吐掉了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含在嘴里的一块泥土,理了理裙摆。

四周是如此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虞倾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想到方才在清桐山的时候那只骇人的魔兽,至今仍心有余悸。虞倾看到远方的清桐山,山下有只沉睡着的鼻渊兽。

“可是近年远水森林里跑出了许多魔兽在四方作乱为祸人间……”想起南均说过的话,虞倾感觉背脊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她身后喘息。

虞倾缓缓转过头,便双腿瘫软下去。

她……她面前的是一只及人高的蜥蜴!还是一只直立行走的蜥蜴怪,光是吐出来的舌头就有她的头发长。

那只蜥蜴向虞倾走来,而虞倾被吓得不轻,双腿使不上劲儿,只能连连往后挪动。

一滴雨珠打在了虞倾头上,绽开一朵水花。虞倾感觉到头上一片冰凉,见蜥蜴怪停住不动,也顾不上此刻是下雨还是天晴,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站起了身。原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没想到那只蜥蜴怪淋了雨,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了。

虞倾疑惑地看着这一幕:“这……是缩水了?”刚准备凑近看看,那只蜥蜴怪却吐出了一口灰色的汁液。汁液迅速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大洞,蜥蜴就这样在虞倾的面前钻了进去。

这竹林也不安全,不宜久留,我还是快离开吧。虞倾想道。

她初次来到这个地方,对一切都很陌生,所以不认得路。虞倾在一个三岔路口上徘徊,她选择了一种方法告诉自己: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闭着眼睛抛向天空,树枝尖的那一头指向哪儿就走哪条路。最后,她选择了直走,虽然路的尽头充满着神秘,但是她无所畏惧。

正准备前行时,“砰——”的一声,虞倾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污水。

雨依旧下着,愈下愈大,织成了一张朦胧的网,将天地都罩在里面。

在一片朦胧之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辆快速行驶的马车。狂风掀起帘子,马车内是包括虞倾在内的八名女子,个个不省人事。

虞倾闭着双眼,仿佛回到了未来。未来她喊一个伟大的女人叫妈妈,有把金色的钥匙等着她去捡,命运需要她去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是她?找个自己妈妈身体健全的人去完成这个任务不好吗?她的妈妈行动不便,万一出了什么事……

若是时光能够永远停留在她拥抱她妈妈的那一瞬就好了,彼此感受对方的呼吸与心跳,她永远是她妈妈眼里的三岁小孩,而她妈妈也能忘记病痛与她开怀大笑。

如果命运改写失败了,她的妈妈还会存在吗?也许不会的。她的前世是现在这个人,若是这个人死了,那么她的妈妈便是别人的妈妈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上神,你愿意等吗上神,你愿意等吗紫风萧萧|幻情她是上古洪荒大神,他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他们能冲破天与地的界限,人与神的禁忌吗?“帝弑月,为何你要如此无情,难道你真的如此无情吗?“赢政伤心地说,帝弑月你知道你说这些话时,我的心有多痛吗?“赢政你为何要如此执着,我的心早己与天法融为一体,注定无情,而且……“也许父神早已料到这天了。
  • 傲世为尊重生毒医女傲世为尊重生毒医女陵笑笑|幻情一朝穿越,看她如何叱咤风云。一曲倾城,让世人倾倒。“主子,夫人把您房里的婢女全部卖去了倚春楼!”“吩咐下去,把我书房里侍候的婢女一起卖去。”“主子,夫人把您以前画的美人图全部烧了!”“把我这些天画的一并送去让她烧。”
  • 恰似少年时恰似少年时崔皓景.CS|幻情崔斯特自认为自己是那位无情的魔种,总在马不停蹄的编写着爱情故事,只是连他也不知道他是否中了这世间下的毒药。夏天的夜,格外的热闹,各种小动物在空气里演奏起交响乐。只是这些都打扰不到,他的思绪。澹台星华夏国龙门郡贵德县,温家大院,一位约莫八九岁的少年仰望着星空。这少年,面貌清瘦,穿着白色长袍,口中似乎念叨着:再也回不去了,在地球好歹我也是高考状元啊,怎么混成这样。他独自沉默,只是仰望的星空。也许这原本就是个玩笑
  • 银幻银幻爱池幽若|幻情凝望的是你深邃的眼眸,感受的是你真挚的爱,绝我一生一世一贪恋,倾我一生一世一恋心,大陆风起云涌,在战争中相交的爱,可否长久?我愿给你一片海,你可愿陪我一分钟?长久的相厮,岂能为这一小时的绝情而支离破碎?!岂能为这一小时的背叛而形同陌路?!可为何真心的爱恋,换来确是分离!你若为她背叛我一次,那我便杀她满门,你若为了江山与我为敌,我便杀光世间所有人,除了你!我想要与你在一起,一份小小的愿望,换来的却是无数人的灵魂,最后却得不到你的一个眼神,只得暗自落泪。。
  • 守护甜心之续集守护甜心之续集夏遇冰|幻情“亚梦,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唯世啊”唯世看着眼前的樱发女生,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相信她,他多么希望能回到当初,义无反顾的相信她,这样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亚梦的眼睛,已不再有当初的活力,当初虽然冷,但是并不像现在这样,现在只有一潭死水,“我只知道我要杀了你。”
  • 鲛妻来袭:总裁大叔您走开鲛妻来袭:总裁大叔您走开小白白桑|幻情死后,不知自己的灵魂在虚空中飘荡了多久,久到连自己都忘了她是谁之后,重生为鲛人,每天后面跟着一条小大人的弟弟,从此励志:努力修炼,祸害人间,可素某天:“小子,你是谁,快放开我弟弟”君亦凌黑着脸:“小子?嗯?”被一个小丫头叫小子,绝对的耻辱,片刻:“叔叔,您喝茶~”呜呜
  •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七叶|幻情楚沐颜,现代豪门千金,医术超绝,琴技无双。当她从现代的天之骄子变成了异世同名的修炼废物,天才还会是天才?身为废柴型灵师又如何?且看她医手摄琴,不但医琴双绝,更是独创琴灵技!仇人已夺得世家家主之位,有权有势有人有力又如何?且看她如何将一帮伪灵师变废为宝,建门立派,一点一点瓦解敌人实力!她圈中战斗能力强悍者人类仅她一人又如何?且看她纤手一拍,灵兽成群,围而攻之!品尝过两次痛失至亲的肝肠裂断,往昔的愚善单纯早已化成烟云,剩下的只有坚持与仇恨!
  • 黑豹道主:强制狂爱契约黑豹道主:强制狂爱契约Q雪里|幻情因为一次莫名的际遇,她被他误认,她求他带走自己,他却在给她爱的契约的同时,也给她带来无止境的痛苦……最后,为爱疯狂的,究竟会是谁?!
  • 纯境魔心纯境魔心雨落华裳|幻情她生来就具有一只魔力涌动的右眼,被世界所排斥惧怕。无尽的黑暗之中,她的右眼散发着红光。这束红光是对这个世界的惧怕,是对这个世界人心淡漠的忧愁。万年玲珑之心降世,她的出生是异界欲望与权力争斗的开始!异界的大门已经为这个善良却又饱受排斥的女孩敞开了大门。
  • 时间会咬人时间会咬人小杜老师a|幻情这部作品可能不是你读过的最优秀的,但一定是最记忆深刻的,一时阅读一世难忘,这是我的信条,我是小杜老师,我是经典原创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