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世灵归天 虞倾入京

鼻渊兽的吼叫声渐渐远了,也许是觉得这里没人了,也许是觉得杀害她孩子的罪魁祸首随着村民一起逃跑了,也许是觉得累了,以上三种皆有可能。

虞倾听着外面由嘈杂转为沉寂,便操起长凳朝门摔去。霎时间,门被砸开了,也砸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世灵。虞倾看见了世灵,连忙移开压在她身上的门板,扶起她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摇了摇,轻唤道:“世灵,你还活着吗?”

按现在的话,一般被烤成这样的人也活不成了,毕竟骨头都烤成碎渣了,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啊。

但是万一她能活下去呢?这是架空王朝,一切都不是真的,也许世灵她还活着。

万事皆有可能。

虞倾测了测世灵的鼻息,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火苗就在那一瞬间被狠狠地踩灭了,世灵她已经去了,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天空中没有一片乌云,但是周围弥漫着硝烟。火魔冲着虞倾张牙舞爪,渐渐逼近。意识到自己处境很危险,虞倾连忙跑到一块空地上,将世灵的尸体放在那里,又趁大火没有包围厨房的时候走进去找了个葫芦瓢从村子里的湖泊里舀了些水,往返几趟,总算扑灭了大火。

若是要符合情景的话,此刻应该痛痛快快的下一场大雨才行,可是昨日已经下过了,这便是天公不作美了。

虞倾跑到悬崖边上捡回了一半石柱,用刀在上面刻下了“清桐山世灵之墓”这么几个大字。刀与石头撞击发出极不和谐的音调,声音是那么的刺耳,但是虞倾不去理会也不去在意。因为不知世灵的姓氏,便以清桐山为姓,虞倾就如此简单的为世灵立了个墓碑。她又掘地三尺,捋了捋世灵的头发,将她埋葬了下去,用自己的眼泪为她送别。

“世灵,你一路走好,去和你的爹娘团聚吧,你们在下面要好好的。”虞倾不知道死了会看见什么,会到哪里,不过死了应该是永久沉睡,失去意识了吧,毕竟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时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

纵使是这样,虞倾还是迷信地祝愿世灵能够在底下安息。

“若我有机会看见大祭师,若我有能力杀了他,我一定会带着他的尸体来到你的坟前。”虞倾用手抓着一寸寸的泥土,望着它们从指缝间掉落下去,落在了世灵的脸上,身上。世灵她长得很普通,但也很耐看,一块烂泥黏在脸上也丝毫不妨碍她的美。

虞倾将世灵埋了起来,把之前立的那块碑插在世灵的坟前,朝她三鞠躬,又垂头默哀三分钟,将从山间采来的梅花放了一枝在她的坟前。世灵的墓碑就立在悬崖边,那是她初见世灵的地方,自然也该是她告别世灵的地方。

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是啊,一天没吃东西了,这山上又有什么可吃的呢?

虞倾跑到猪圈里,发现猪都被烤成了黑炭色,鸡的羽毛都掉了一地。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可吃的了。虞倾倚在一面墙上唉声叹气,叹自己命苦,如此倒霉。突然,这面墙松动了一下,虞倾整个人就掉了下去,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密道。

“咳咳咳。”虞倾捂着脑袋,半眯着眼睛爬了起来,然后环顾四周。脚下踩着的是泥土,头顶上的也是泥土。

她现在在氧气稀薄的密道里,不想死就必须快点出去。虞倾抬起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这一路上没少磕磕绊绊,撞头碰壁,最后虞倾还是安全地走了出去。她踹开了头上湿润的泥土,从竹林里爬了出来。

“呸。”虞倾吐掉了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含在嘴里的一块泥土,理了理裙摆。

四周是如此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虞倾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想到方才在清桐山的时候那只骇人的魔兽,至今仍心有余悸。虞倾看到远方的清桐山,山下有只沉睡着的鼻渊兽。

“可是近年远水森林里跑出了许多魔兽在四方作乱为祸人间……”想起南均说过的话,虞倾感觉背脊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她身后喘息。

虞倾缓缓转过头,便双腿瘫软下去。

她……她面前的是一只及人高的蜥蜴!还是一只直立行走的蜥蜴怪,光是吐出来的舌头就有她的头发长。

那只蜥蜴向虞倾走来,而虞倾被吓得不轻,双腿使不上劲儿,只能连连往后挪动。

一滴雨珠打在了虞倾头上,绽开一朵水花。虞倾感觉到头上一片冰凉,见蜥蜴怪停住不动,也顾不上此刻是下雨还是天晴,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站起了身。原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没想到那只蜥蜴怪淋了雨,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了。

虞倾疑惑地看着这一幕:“这……是缩水了?”刚准备凑近看看,那只蜥蜴怪却吐出了一口灰色的汁液。汁液迅速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大洞,蜥蜴就这样在虞倾的面前钻了进去。

这竹林也不安全,不宜久留,我还是快离开吧。虞倾想道。

她初次来到这个地方,对一切都很陌生,所以不认得路。虞倾在一个三岔路口上徘徊,她选择了一种方法告诉自己: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闭着眼睛抛向天空,树枝尖的那一头指向哪儿就走哪条路。最后,她选择了直走,虽然路的尽头充满着神秘,但是她无所畏惧。

正准备前行时,“砰——”的一声,虞倾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污水。

雨依旧下着,愈下愈大,织成了一张朦胧的网,将天地都罩在里面。

在一片朦胧之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辆快速行驶的马车。狂风掀起帘子,马车内是包括虞倾在内的八名女子,个个不省人事。

虞倾闭着双眼,仿佛回到了未来。未来她喊一个伟大的女人叫妈妈,有把金色的钥匙等着她去捡,命运需要她去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是她?找个自己妈妈身体健全的人去完成这个任务不好吗?她的妈妈行动不便,万一出了什么事……

若是时光能够永远停留在她拥抱她妈妈的那一瞬就好了,彼此感受对方的呼吸与心跳,她永远是她妈妈眼里的三岁小孩,而她妈妈也能忘记病痛与她开怀大笑。

如果命运改写失败了,她的妈妈还会存在吗?也许不会的。她的前世是现在这个人,若是这个人死了,那么她的妈妈便是别人的妈妈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与卿与卿与卿|幻情其实,越陵在最后想对任宸说的是她从来都没有后悔嫁给他。但是啊,她也从未放下过灭门之恨。所以她想,自己也是喜欢上他了吧。可是,任宸,你相信了我那么多次,为什么就不愿相信我最后一次呢。倘若有来世,任宸,一定别让我遇见你。
  • 俏皮小姐:皇上不要俏皮小姐:皇上不要陌冰柒|幻情随着两条项链发出紫色的光芒,两位女主角穿越到古代,遇到前缘的恋人,身在异世的她们,最后会留在异世还是回到现实的世界呢?
  • 忘川清河忘川清河月钟寒|幻情试问爱为何物?佛曰:看不透,逃不开,一情既定,万劫不复,在所不辞。何解?佛曰:无解,世间能真正抛弃情爱的,又有几人?可惜造化弄人,到最后只不过是落得故人殇罢了。和为情?何为爱?佛曰:如此之问,唯有心解……承诺,化为灰烬。血一般的曼珠沙华填满了整个小屋。为她,杀人如麻的他,最终入了魔障。泪水落下,别无它话……“凌儿,等到来世我们再做一对恋人怎样?”他流着泪问早已死去的她,屋外的曼珠沙华随着风摇曳着,就如她最后一次留下的血泪。一念心生,一念心死……爱情,不过如此……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罢了,罢了……
  • 天才神医五小姐天才神医五小姐久久一|幻情她,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女杀手,犹如一朵妖娆的红玫瑰一样,一触必死。然而意外的穿越到另一个大陆。穿越就算了还穿越到了一个人人唾弃的废材身上,我呸!然而废材就算了怎么还有人对废材感兴趣的?瞅瞅人模人样的怎么骨子里尽是无赖?说好的冷酷无情去哪了?说好的不近女色去哪了?说好的是个杀人狂魔去哪了?
  • 邪凰逆天:全系公主邪凰逆天:全系公主yeuyou|幻情杀手界第一老大因意外穿成宸家堡小公主,备受宠爱。神兽很难得,no,no,no,它们自己会来找我。美男?我旁边不就有一个,当杀手女王碰上邪魅鬼王,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且看宸漓在异世闯出她的一番天地!
  • 叱令天下:君上轻轻爱叱令天下:君上轻轻爱淡云烟|幻情伊倾云,她本身就是一个萝莉特工,却不曾想会被自己的妹妹背叛,曾在她绝望时,老天却带她去了另一个地方,让伊倾云遇到了他夜九宸,在他看似冷酷无情得背后,看看伊倾云怎样揭开他另一个有情有义的温柔。他说”从现在开始`我只疼你一个人`会宠你`不会骗你`答应你的每一件事都会做到``爱你`不欺负你``你开心的时候我陪你开心``你不开心的时候我哄你开心``永远觉得你是最好的`梦里都是你。“她最终答应了与他白头到老,携手终身。却不曾想爱情的道路上会有许多得坎坷,差点让她放弃。
  • 情淖情淖李小瞌|幻情爱无法计划,不可抵御,不论你是人,是巫,还是仙。爱上并非你的选择,你只是被击中,然后在爱情的痛苦和喜悦中上下颠簸。
  • 夜梦依然之遗落深渊夜梦依然之遗落深渊罗海依拉|幻情相遇之初,我们不顾仙魔之分,只愿连理枝。兜兜转转,却堕入无边深渊。暮然回首,前世今生,只愿与你携手共度。若为一个你,倾覆天下又何妨?
  • 裳灵寒裳灵寒祖颖|幻情刚出生的裳灵寒克死了父母,连最爱的爷爷也因她而去,经受打击的她性格大变,奇遇魔界主宰者,坐上了魔界女王,一统六届的野心却因为那个他的出现,慢慢改变,变为当初那个最纯真的他
  • 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鲨鱼子|幻情林天音发现自己重生了,变成了某本蛋疼勇者与魔王故事里的肥婆反派。原著的作者是个变态,整个故事里都没几个正常人,因此她只能努力变得更变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