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谢谢你

第二天,我按时到了学校,发现他已经坐在那里了,我不经意的用手挡了挡自己的眼睛。可这一举动恰好被他看见,我无奈的坐下。

“怎么啦?是不是昨天晚上回去晚了惹你爸爸生气了?”他担心的看着我。

“没事啊,”想到昨天晚上哭的眼都肿了,又不能说,就硬挤出一个笑容。

可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拉着我就往外跑,跑进了厕所旁边的一个小树林里:“这里已经没人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过了五分钟我还没开口说话。

“你看,这里已经没人了,你就说出来吧,不然我看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我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神眼神里充满了担心,我便开口说了出来,说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呜呜呜,我该怎么办?我没有爸爸了。”我失声大哭。

这时宋晓娇跑过来:“原来你在这啊,怪不得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你。”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

“怎么哭了?”她心疼的抱住我。

“别哭了,发生什么事了?”她拍着我的背。

她帮我擦去眼泪:“好了不哭了,不管发生什么是,我们要坚强好吗。”

她见我不哭了:“不哭了就回去上课吧。”

晓娇说得对,不管发生什么是我都要坚强。

等我们回去,老师已经来了:“你们仨为什么来这么晚?都上课了才来,快回位子上坐下。”

不知下午过得太快还是怎么的已经下午放学了,明天要放星期,我得快去找房子。回到家,一回到家妈妈告诉我她已经用剩下的钱买了一个九十平方大点的房子:“明天就要搬家了吗?”

妈妈淡淡地说:“是啊,明天就可以搬过去。”

真的要赶走了吗?我看了看房子,却又看见了那个叫范水丽的女人,她正用一种尖利的眼神看着我,论谁被她这样看也觉得恶心。叹,这里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第二天阳光明媚,挺适合搬家的。

我起床的时候,妈妈已经快收拾好了:“妈妈,你怎么不叫我起来和你收拾啊?”

“不用不用,你上学已经够辛苦的了,你看,这不是已经快收拾完了吗。”妈妈和蔼的笑了笑。

一出门我就看见了寒铭:“寒铭,寒铭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看到这里在搬家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你家。”

“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我消沉的低下了头。

他指着那边:“走吧,我帮你去搬家,奥,不过我得先把车开过来。”

我跑去帮妈妈把东西开过来,苏进过来帮我办:“来,我帮你办出去吧。”可被我躲开了:“这么等不急我走啊?”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他从来没爱过我,想帮我搬东西只是想可怜我,可我恰好不需要。这然我想起了当初一件事。那时我才六岁,父亲喝醉了酒在耍酒疯,见东西就摔,因为动静太大,我便躲在门口看,他喝醉酒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爱是什么啊,爱是两个人相爱才要在一起,既然没有爱,拿什么说在一起。”

当时我不懂,现在一晃十几年了。

我搬了近两趟,一抬头就看见了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车主一下车:“我帮你搬搬上车,你先坐下歇会,”

好帅,雪白的肌肤,樱桃红色的嘴唇,都在这炎日下显得出奇的好看。原本周围没太多人,他一来,青春期泛滥的少女都来看帅哥。周围的人不听的议论。

我们来回拉了好几趟才拉完,累得要死要活。

在车上:“阿姨帮别伤心,既然已经决定放下了,就别再去想了,并不值得。”

“是啊,妈,别伤心了。放下就放下了,既让放下了,就别伤心了,不值得。”我安慰道。可谁有知道我的心呢?我的心也会流泪啊,毕竟那是我生活十六年的家。

今天我的生日,爸爸妈妈离婚。

谢谢你寒铭。

煦日:“你搬家为什么不叫我?哼,不叫我就算了,可你竟然叫了寒铭!难道在你心里,我连寒铭都不如吗?”她委屈道。

“好啦好啦,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在搬家途中遇见的他,是他提出要帮我的。”安慰她一下没错吧。

“可乐,有人找你。”

我放开晓娇,走了出去,一看是伊萧凡,刚要转身走掉就被两个不知名的人架到了厕所边的小树林里,在路上,我东看看西看看,可怎么看都没看见他人,******到底去哪了。呜呜

我被他们放了下来:“干嘛把我架到这里?等等,你不会是实行暴力报复我吧?”

突然,他朝我伸手我以为他要打我没想到他却给了我一张贴着心的信封:“苏…苏若可,我…我…我喜欢你,请你…请你做我的…做我的女朋友。”

“啥,就这事啊,嗯,我会认真考虑考虑的,”一句话打发了他,真是吓死宝宝了。

我跑出了小树林,看见了寒铭,心中不知道从哪来的火,便把他拉到了没人的地方:“你刚刚去哪了,你不是说我俩快要结婚了吗,还说要保护我呢。”

他立马抓起我的胳膊左看右看:“你有没有事啊?哪里受伤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他还会去找你。”

“他只是给了我这个,又说了几句话,我没事,”我拿起纸扬了扬,但没给他也没告诉他别的。

希望伊萧凡不要误会就好。

这时的伊萧凡:

“过来,你去找人跟着她,看着她的举动,看看她有没有跟那个男生比较亲近,告诉那些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生,苏若可是我的女人。”

“是,老大。”

“可是老大,前几天这所学校才被那个姓寒的买下来,我怕再这么一搞,万一被人发现了,就不是停学那么简单了。”

(这人说的有道理,这是学校不是校外,了这句话在别人那里有道理但在伊萧凡这里就不一定了,除非是他自己想到,小伙胆真大)

伊萧凡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这还用你说,你当我傻是不是。”他抓起他的头发使劲往地上磕。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都已经出血了。

“以后给我把脑子放聪明点,”他对身后的人使了个脸色,那人就离开了。

寒铭看我心不在焉,以为我受伤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一些事。”

“苏若可,别分心,你起来回答一下,铝的成分。”黑线。

……

虽然有些没有听进去,但这些还是知道的。

“那你再说一下……”

……

我都说了我在听课,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吧。

“既然你都答对了那你就坐下吧。放学后去办公室找我。”你让我没面子,下课后去办公室里我让你横着出来。

“下课我陪你去。”他好像不高兴,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难道你没看出来她存心为难你吗?笨。”

“我知道,好吧。你陪我去,不过你只能在门口等。”

放学后我让晓娇先走了。

“不许进来,在门口等。”

他没回答我,背了过身去。

我走了进去:“老师,我来了。”

“你来了,坐,”你完了。

我刚坐下,她又说:“你还真坐下,那是你该做的位嘛?我做讨厌你这种没家教没内涵的女生。”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寒铭踹门进来。

“校长,不,少爷。”

“你刚刚说什么,到底是谁没内涵,谁没家教”他这么大声,把老师吓得不轻。

“他有没有内涵和家教我想我比你更清楚,不用你来说,”火好大。

“以后给我对她放尊重点。”

他还没说完,我就抓住他胳膊股让他说,可谁知他一甩手,我一个没站稳,坐到了地上,头磕到了桌子角上。

然后眼前一黑。后来的事我一无所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故事系故事系安程灵|青春这是我的故事系列。故事很多,总有和你相似的。
  • 打造虐恋打造虐恋奕浥|青春一个身世迷离的女孩,与自己并不知道是自己的姐姐的姐姐同时爱上了TF队长:王俊凯,而本校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校草也喜欢上了女主角,在他们之间,会产生怎样的奇遇呢?
  • 冷魅三公主的复仇冷魅三公主的复仇紫冰沫|青春她,冷漠,她,腹黑,她,温柔;他冰冷,他,傲娇,他花心。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恶魔在后面,甜心别想逃!恶魔在后面,甜心别想逃!云絮欢|青春初遇,他们互相看不顺眼;再遇,他偷听到了她的秘密;三遇,他们被订了婚。这是造孽还是造孽啊!未婚夫霸道,未婚妻冰冷而又不失阳光。当他表白时,她一再拒绝,可他还是不放弃,直到有一天……
  • 跳跃的秘密跳跃的秘密诗羽凌|青春她和他青梅竹马,十二岁他们相识,十五岁,女孩和她一模一样的孪生妹妹出了车祸,妹妹临死前,把心脏换给了姐姐,她们的妈妈,为了补偿妹妹,让女孩以妹妹的身份活下去……这个决定,让他怎么办……
  • 幻颜相对:霸道校草宠冰山幻颜相对:霸道校草宠冰山伍小玄|青春“沫熙,记得我吗?”三年后的重逢,他是以撞死人不偿命的姿势迎面的。“……”你...tmd哪个打酱油的!“沫熙,记得我吗?”第二次相遇,他便夺了她的初吻!“……!”你tmd谁啊!敢夺本小姐的初吻!“沫熙,记得我吗?”“记得,你就是那个撞我的流氓……”她的青梅竹马在三年前消失,又在三年之后与她相遇,却是另一个身体,另一个身份。江逸轩,肖陌辰,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霸气校草温柔逆袭,倾城倾国为你着迷!这只是另一个守护你的理由……
  • 柠檬薄荷香柠檬薄荷香七海墨|青春“我想不起来那六年的记忆,我渴望真相,其他的我不敢奢求,我只求上帝可以还给我那六年的记忆。”“也许对上帝来说,那段记忆只是一页枯燥无味的相册,可是对于我来说,那段记忆却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友谊是什么?这还是一个未解之谜。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去走,那怕前面有一个怪兽准备要吃掉你。当第一棵友谊之树干枯之后,第二棵友谊之树就会静静地为你盛开。
  • 坏坏校草冷丫头你是我的坏坏校草冷丫头你是我的琉韶|青春一个从小丫头,遇到坏坏的校草,会撞出怎样的火花??的她是否会为他敞开心扉交出自己的爱呢?看我们的校草如何将心肝儿收入囊中。
  • 美人吟(飞花弄影+陌生花开·两册装)美人吟(飞花弄影+陌生花开·两册装)夏雪缘|青春第一世,她冷漠,他强势,棋逢对手。可是当她的珠钗刺穿他的心脏,她冰冷的心终于体会到,那比血更灼热的,其实是感情;第二世,她聪颖,他勇猛,英雄美人。当千军万马隐遁而去,她在他身侧抚琴而歌,终还是换来了他一句痛彻心扉的“虞兮虞兮奈若何?”第三世,她善变,他纯粹,天壤之别。虽入了深宫,地位尊贵殊荣都不在她的眼底,她要的,仅仅是他的爱情,可唯独这一项,竟是奢望。第四世,她是入选的良家子,他是花心不专的帝王,这一次,他们能否得偿心愿?
  • 盛夏的相遇盛夏的相遇郑恩|青春世界因为有你才完美,舞台上有你这颗耀眼的星星才会让人无法自拔,只为守护你,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