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章 人去屋空

为蓝冰儿赎身遭拒,,赤风就不得不另外想办法,差宇文澈去飘香院将她绑来好好安置。谁知,巡抚郑明睿先行一步去了飘香院,跟老鸨商量着要把蓝冰儿带走。老鸨不敢拒绝又不甘心,精打细算后将郑明睿带去了冰儿那里。

几番敲门后,蓝冰儿终于打开了门,望着老鸨喜滋滋的脸和郑明睿色迷迷的眼睛,她厌恶的皱了皱眉。在风月场所待惯了,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见怪不怪了,所以,蓝冰儿脸上很快浮现了惯有的微笑。

“冰儿见过郑大人。”蓝冰儿微微施礼,“大人,这么晚了不知您找冰儿何事?”

“哈哈哈……”郑明睿伸手想搀扶蓝冰儿顺便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自己绝对不得胡来,所以又将手缩了回去,尴尬的笑了几声后说道:“冰儿啊,本官找你可是好事啊,天大的福分就要落到你身上,想必妈妈给你讲了,所以本官也就不重复了,本官这么晚来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而是要把你接到别的地方去……”

“接到哪?”蓝冰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口气却变得冷冰冰的,“接到您府上去吗?”

“这个……”郑明睿面露难色,“呵呵,本官的府上就算了,一鸣要是见到你,恐怕就,就……”

“那您打算把我接到哪?另一个飘香院?”

老鸨闻言,把手帕一挥,翻着白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另一个飘香院?这合肥府只有咱们这一家飘香院,绝无分号!”

面对得意洋洋的老鸨,蓝冰儿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郑大人亲自来接我,我不想走都不行了,不过,请大人容冰儿收拾一下随身的衣物,请在外稍等片刻。”

“那是自然的!”郑明睿很满意蓝冰儿的态度,语气中颇有些讨好的味道,“虽然本官已经给姑娘准备许多上好的衣裳,日用品,但是大家都知道,旧衣好穿,多带些也是应该的。”,蓝冰儿没吱声,转身留给了郑明睿和老鸨一个背影。

老鸨和郑明睿站在门外等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小算盘,一个是借她的人保住乌纱和儿子,一个是借她发财,可谓是各怀鬼胎。虽然面对蓝冰儿皮笑容不笑的敷衍时都有点尴尬,但是,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点难堪又算得了什么?

一顶软轿驮着蓝冰儿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下轿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虽然这儿不大,却也十分的雅致,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子居住。可是,蓝冰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在她看来,这无非是从一个牢笼里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自由的呼吸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求。

贴身丫鬟拎着蓝冰儿的衣物等用品到卧房里安置。郑明睿拨亮厅里的烛光,得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怎么样,蓝姑娘,这里你可喜欢?”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在哪对我来说都一样!”蓝冰儿丝毫提不起兴致,声音也颇为的冷淡。

闻言,郑明睿的脸垮了下来,心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这般讨好你你还给我甩脸子看,若不是用的着你,我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吗?”

蓝冰儿察觉出了郑明睿的不悦,微微一笑,“不过,大人,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最起码你能让我享受到片刻的自由,不用面对我不想见的人。”

既然蓝冰儿的口气软了下来,郑明睿也就就坡下驴,嘿嘿一笑,“是啊,是啊,在这里没人敢来打搅你,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蓝冰儿嘴角涌起了一丝戏弄,“那我出去转一下可以吗?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子,逛逛街,挑几块布料,买点胭脂水粉,游湖泛舟。”

“这……”郑明睿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你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万一出点事,那本官……”

“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蓝冰儿起身向卧房里走去,“大人,我有点困了,就不陪大人说话了,噢,对了,您不用派那么多人守着我,我不会到处乱走的,您放心就行,再漂亮的金丝雀也只能待在笼子里供人欣赏,这个道理我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人,慢走。”

郑明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早就见识过蓝冰儿的冷淡孤傲,没想到她现在越发的嚣张,嘴上越发的刻薄,让他想发火却不能发火,一时间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郑明睿狠狠一甩衣袖,“皇上若看上你还好,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滚回飘香园去,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宇文澈马不停蹄的来到丐帮分舵,让齐远山找齐人手,几人趁着夜色来到飘香院门口。

望着灯火通明的飘香院,齐远山撇着嘴摇摇头,“没想到我老齐有生之年还能去这里面走一遭。”

“怎么,不敢进?”宇文澈双眉一挑,“怕进去出不来了?”

“笑话,还有我老齐走不出来的地方?不过就是青楼吗,又不是龙潭虎穴。”

宇文澈抱着膀子斜眼打量着齐远山,“啧啧,齐叔,龙潭虎穴这个词用得好,说真的,这里还真不亚于龙潭虎穴,没听说过吗,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我还真怕你和那几个兄弟进去后,不等动手就腿脚发软,耽误了正事!”

齐远山一开始没听明白,可是咂摸了几遍后寻摸过味了,气呼呼的扬起巴掌,“你小子还敢跟我开玩笑?别看你是帮主,我照揍不误!”

“别别别,齐叔,别当真啊。”宇文澈笑嘻嘻的按下他的巴掌,“走走走,进虎穴。不过呢,咱们要斯文点,不要吓坏了里面的姑娘哈。”

“你倒是怜香惜玉!老齐我不管那些,直接闯进去,抓住人便撤,惊着了那些姑娘,你小子就留在里面尽力安抚吧。这是多好的差事啊,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别啊,我哪能消受得了那么多的美人……”

“既然消受不了就别跟齐叔我贫了,干活吧!”

“好咧,齐叔您先请。”

跟在齐远山后面,宇文澈低声嘀咕了一声,“真粗鲁!不行,有空得给帮众上上课,教他们斯文一点,有内涵一点,要让他们做有学问的叫花子。”

“呸,再有学问也是叫花子!”齐远山一句话,宇文澈瞬间石化。

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等粗活宇文澈和齐远山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几人绕到飘香院的后门。

两名有袋弟子翻墙而入,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的潜了进去。飞虎爪准确的挂在了蓝冰儿房间的窗台上,两人蹭蹭几下,毫不费力的爬了上去。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丝的光亮。感到疑惑,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么早就睡了?睡了也好,省的咱们突然出现惹的她大呼小叫。”

“嗯,连人带被子一同裹走。快点吧,帮主和舵主还在外面等着咱呢。”

两人不再说话,伸手拉开了窗户摸了进去,吹亮火折,借着这一点火光,四只眼睛快速的环顾一圈。待看到床铺后,两人愣了一下,“没人?人去哪了?咱们不会摸错房间了吧?”

“不可能!帮主说就是这一间啊,帮主是不会搞错的!”

“可现在这里没人啊,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其他房间找找?”

“别找了,若咱们一间一间的找肯定会惊着人,帮主可是交代过,不能弄出一点动静的,咱们这么瞎找不是办法,我看还是先回去,见到帮主和舵主再说。”

“好吧。”

宇文澈和齐远山悠闲的靠在墙上东拉西扯起来,对于两名弟子的行动,两人丝毫不担心,在他们看来,这等小事对丐帮弟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帮主,您说这蓝冰儿是有多漂亮?引的男人一窝蜂的往里跑,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听她弹弹曲,和她聊聊天?咱们呢就更可笑了,费劲巴拉的就为绑个女人?咱们丐帮啥时候干过这种事啊?”

“唉……”宇文澈叹了口气,“这不是被皇上逼的吗?他要是办了郑明睿,咱们还至于干这买卖?”

“奶奶的,皇上也是,放着国家大事不管,放着老百姓不管,偏偏沉迷于酒色,我看这皇上不拥戴也罢,干脆绑了他,让束亲王当皇上算了!”

“嘘!”宇文澈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齐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乱说!”

“他做的不对,做的不好还不让人说?难道老百姓被他折腾的还不够惨?我看束亲王做皇上最合适,咱对他是心服口服。”

“齐叔,你不懂,束亲王从没有过争权夺天下之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皇上能收敛心性,做一个天下臣民爱戴的好皇上。如果他想当皇上,岂会轮到当今皇上坐上那把龙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束亲王的苦心是要白费了!”齐远山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澈刚想再解释点什么,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立刻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见两名有袋弟子匆匆赶来,而他们的手上,身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丑嫡丑嫡花影雪|古言玫家丑女,嫁人后孤老一生……死后重生,得了个遍是药草灵泉的空间,看她如何丑女变美女,再斗狠毒后娘,让她爱的人不再惨死!那个俊美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我丑着呢!离我远点儿!
  • 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伊诗|古言为了执行任务,她掉落在架空的王朝,并混入了王府,成为了王府上的丫鬟,本以为能低调的寻找到返回现代的方法,却不料,竟招惹上了当朝妖孽王爷,总是被摁着高调打屁股!他腹黑狡诈,不能招惹。她火爆坚强,却偏偏被他视如猎物,誓死不肯放手……宫廷斗争,机关阴谋,她随着他在深宫中沉沉浮浮,最终尘埃落定,只是,当两人心意相通时,她却寻到了返回现代的方法……为了留住她,他只能将她逼入洞房:“王妃,我们一起生个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为妻日常重生之为妻日常一步青奚|古言白绾绾:如果说,我想留在沈府,但是不给你做妾,那我还有其他出路否?沈二爷:可以为妻。前世大千金,反手云覆手雨;重生庶女命,女儿郎当自强。然后在某日,趁着天时地利人和,她顺水推舟嫁给了沈二爷为妻……
  • 逐月英雄传逐月英雄传莞尔浅唱|古言逐月英雄传唐朝初年,西域门派冷月宫以用毒闻名江湖,宫主月心冷之女月如锦生性刁蛮任性,因与母亲斗气离家出走,路上因好奇前往江南游玩,偶遇憨厚老实的庄稼汉逐卓萧,逐卓萧心地善良,救助了一位老妇人。为完成父母遗愿,逐卓萧准备前往江南凌云山庄迎娶庄主凌肖儒之女凌素儿,月如锦及老妇人为了各自的目的一同前往。谁知江湖险恶,坎坷不断。这为老妇人究竟有怎样的身份?与宫主月心冷有怎样的恩怨?月如锦、逐卓萧、凌漠然、凌素儿四人之间又会有怎样的恩怨情仇,敬请期待莞尔浅笑首部武侠作品——逐月英雄传。
  • 王的一生王的一生殇亦眠|古言一个帝王的开端、中局、结尾。一个帝王的感情生活与朝前战争。他不清楚他与他的国家的未来如何,他只知道,现在开始,他的使命是做这个国家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使者……他不清楚这个国家的未来是走向繁荣还是灭亡,他只知道,现在开始,他是这个国家的主宰者,对未来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 天下迷琴天下迷琴古井有波|古言这把琴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 云成殇云成殇苏早黎|古言她是他所遇见的美好,是黑暗的宫中生活的一点星光,是啊,终究是星星,终究要滑落。看痴情皇子的崛起,再看成就霸业后的寂寥,他,成为千古传奇,他有贤良淑德的皇后,也有佳丽三千作陪,可是,他的爱情像星陨滑落,在无边深渊,挣扎不起。
  • 腹黑王爷,吃够没!腹黑王爷,吃够没!威武大黑猫|古言她有巧夺天工的厨艺,要人命,治人病。一朝穿越,变成懵懂小儿。爹娘体弱包子,极品亲戚一大堆。厨王不畏惧从头再来,带领全家发家致富。怎料河里捡个小傻子,却成了……他,手段狠辣,立志成帝,却逃不过美人身上的“夺命香”,一闻入骨,再闻入魂。“离我远点。”某厨王拨开身上的手。某腹黑当即黏上,“娘子,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 邪皇爆追妻:独宠绝色小呆医邪皇爆追妻:独宠绝色小呆医提香|古言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一片波光粼粼的清池。某男柔声细语:“宝宝?”某女羞涩:“嗯?”“宝宝”“嗯。”“宝宝。”“干嘛呀。”“我想跟你洗鸳鸯浴。”某女手足无措地扭捏着“大白天的,想什么呢。”“白天才刺激嘛。”一张西红柿的脸。“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哎呀。。好不好嘛。。”“你这么个大男孩。。。还总爱撒娇耍赖卖萌啊?”“是啊,卖萌才有人爱嘛。。”“你缺爱啊?”“缺你的,给么?”“嗯”某女不假思索的应声,刚想改口,就是一连串的唔唔~~
  • 海兰珠海兰珠白鸟一织葵|古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皇太极,我海兰珠这辈子定是不会嫁给一个已有家室的男人!”“海兰珠,这关雎宫你可喜欢了?海兰珠,此生我皇太极定不负你!”“宸妃?!宸,北极星所在,帝王的住所?下一任帝王所出于此?呵,皇太极你把我布木布泰又置于何地!”“海兰珠,若有来世我多尔衮定当在皇太极之前先找到你!”乌尤黛一个有着蒙古名子的冷血女军医,她无父无母,自小就被培养成为最优秀的特工,却在一次和贩毒团伙的交手中因为人头猪脑的官二代拖累被毒贩头子擒住将她带往科尔沁草原进行毒品交易,追缉中她不幸被军方流弹击中,昏迷时草原上响起了一首悠远的马头琴曲子《乌尤黛》把她送回了300多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