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章 人去屋空

为蓝冰儿赎身遭拒,,赤风就不得不另外想办法,差宇文澈去飘香院将她绑来好好安置。谁知,巡抚郑明睿先行一步去了飘香院,跟老鸨商量着要把蓝冰儿带走。老鸨不敢拒绝又不甘心,精打细算后将郑明睿带去了冰儿那里。

几番敲门后,蓝冰儿终于打开了门,望着老鸨喜滋滋的脸和郑明睿色迷迷的眼睛,她厌恶的皱了皱眉。在风月场所待惯了,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见怪不怪了,所以,蓝冰儿脸上很快浮现了惯有的微笑。

“冰儿见过郑大人。”蓝冰儿微微施礼,“大人,这么晚了不知您找冰儿何事?”

“哈哈哈……”郑明睿伸手想搀扶蓝冰儿顺便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自己绝对不得胡来,所以又将手缩了回去,尴尬的笑了几声后说道:“冰儿啊,本官找你可是好事啊,天大的福分就要落到你身上,想必妈妈给你讲了,所以本官也就不重复了,本官这么晚来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而是要把你接到别的地方去……”

“接到哪?”蓝冰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口气却变得冷冰冰的,“接到您府上去吗?”

“这个……”郑明睿面露难色,“呵呵,本官的府上就算了,一鸣要是见到你,恐怕就,就……”

“那您打算把我接到哪?另一个飘香院?”

老鸨闻言,把手帕一挥,翻着白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另一个飘香院?这合肥府只有咱们这一家飘香院,绝无分号!”

面对得意洋洋的老鸨,蓝冰儿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郑大人亲自来接我,我不想走都不行了,不过,请大人容冰儿收拾一下随身的衣物,请在外稍等片刻。”

“那是自然的!”郑明睿很满意蓝冰儿的态度,语气中颇有些讨好的味道,“虽然本官已经给姑娘准备许多上好的衣裳,日用品,但是大家都知道,旧衣好穿,多带些也是应该的。”,蓝冰儿没吱声,转身留给了郑明睿和老鸨一个背影。

老鸨和郑明睿站在门外等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小算盘,一个是借她的人保住乌纱和儿子,一个是借她发财,可谓是各怀鬼胎。虽然面对蓝冰儿皮笑容不笑的敷衍时都有点尴尬,但是,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点难堪又算得了什么?

一顶软轿驮着蓝冰儿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下轿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虽然这儿不大,却也十分的雅致,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子居住。可是,蓝冰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在她看来,这无非是从一个牢笼里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自由的呼吸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求。

贴身丫鬟拎着蓝冰儿的衣物等用品到卧房里安置。郑明睿拨亮厅里的烛光,得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怎么样,蓝姑娘,这里你可喜欢?”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在哪对我来说都一样!”蓝冰儿丝毫提不起兴致,声音也颇为的冷淡。

闻言,郑明睿的脸垮了下来,心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这般讨好你你还给我甩脸子看,若不是用的着你,我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吗?”

蓝冰儿察觉出了郑明睿的不悦,微微一笑,“不过,大人,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最起码你能让我享受到片刻的自由,不用面对我不想见的人。”

既然蓝冰儿的口气软了下来,郑明睿也就就坡下驴,嘿嘿一笑,“是啊,是啊,在这里没人敢来打搅你,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蓝冰儿嘴角涌起了一丝戏弄,“那我出去转一下可以吗?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子,逛逛街,挑几块布料,买点胭脂水粉,游湖泛舟。”

“这……”郑明睿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你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万一出点事,那本官……”

“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蓝冰儿起身向卧房里走去,“大人,我有点困了,就不陪大人说话了,噢,对了,您不用派那么多人守着我,我不会到处乱走的,您放心就行,再漂亮的金丝雀也只能待在笼子里供人欣赏,这个道理我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人,慢走。”

郑明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早就见识过蓝冰儿的冷淡孤傲,没想到她现在越发的嚣张,嘴上越发的刻薄,让他想发火却不能发火,一时间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郑明睿狠狠一甩衣袖,“皇上若看上你还好,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滚回飘香园去,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宇文澈马不停蹄的来到丐帮分舵,让齐远山找齐人手,几人趁着夜色来到飘香院门口。

望着灯火通明的飘香院,齐远山撇着嘴摇摇头,“没想到我老齐有生之年还能去这里面走一遭。”

“怎么,不敢进?”宇文澈双眉一挑,“怕进去出不来了?”

“笑话,还有我老齐走不出来的地方?不过就是青楼吗,又不是龙潭虎穴。”

宇文澈抱着膀子斜眼打量着齐远山,“啧啧,齐叔,龙潭虎穴这个词用得好,说真的,这里还真不亚于龙潭虎穴,没听说过吗,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我还真怕你和那几个兄弟进去后,不等动手就腿脚发软,耽误了正事!”

齐远山一开始没听明白,可是咂摸了几遍后寻摸过味了,气呼呼的扬起巴掌,“你小子还敢跟我开玩笑?别看你是帮主,我照揍不误!”

“别别别,齐叔,别当真啊。”宇文澈笑嘻嘻的按下他的巴掌,“走走走,进虎穴。不过呢,咱们要斯文点,不要吓坏了里面的姑娘哈。”

“你倒是怜香惜玉!老齐我不管那些,直接闯进去,抓住人便撤,惊着了那些姑娘,你小子就留在里面尽力安抚吧。这是多好的差事啊,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别啊,我哪能消受得了那么多的美人……”

“既然消受不了就别跟齐叔我贫了,干活吧!”

“好咧,齐叔您先请。”

跟在齐远山后面,宇文澈低声嘀咕了一声,“真粗鲁!不行,有空得给帮众上上课,教他们斯文一点,有内涵一点,要让他们做有学问的叫花子。”

“呸,再有学问也是叫花子!”齐远山一句话,宇文澈瞬间石化。

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等粗活宇文澈和齐远山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几人绕到飘香院的后门。

两名有袋弟子翻墙而入,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的潜了进去。飞虎爪准确的挂在了蓝冰儿房间的窗台上,两人蹭蹭几下,毫不费力的爬了上去。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丝的光亮。感到疑惑,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么早就睡了?睡了也好,省的咱们突然出现惹的她大呼小叫。”

“嗯,连人带被子一同裹走。快点吧,帮主和舵主还在外面等着咱呢。”

两人不再说话,伸手拉开了窗户摸了进去,吹亮火折,借着这一点火光,四只眼睛快速的环顾一圈。待看到床铺后,两人愣了一下,“没人?人去哪了?咱们不会摸错房间了吧?”

“不可能!帮主说就是这一间啊,帮主是不会搞错的!”

“可现在这里没人啊,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其他房间找找?”

“别找了,若咱们一间一间的找肯定会惊着人,帮主可是交代过,不能弄出一点动静的,咱们这么瞎找不是办法,我看还是先回去,见到帮主和舵主再说。”

“好吧。”

宇文澈和齐远山悠闲的靠在墙上东拉西扯起来,对于两名弟子的行动,两人丝毫不担心,在他们看来,这等小事对丐帮弟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帮主,您说这蓝冰儿是有多漂亮?引的男人一窝蜂的往里跑,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听她弹弹曲,和她聊聊天?咱们呢就更可笑了,费劲巴拉的就为绑个女人?咱们丐帮啥时候干过这种事啊?”

“唉……”宇文澈叹了口气,“这不是被皇上逼的吗?他要是办了郑明睿,咱们还至于干这买卖?”

“奶奶的,皇上也是,放着国家大事不管,放着老百姓不管,偏偏沉迷于酒色,我看这皇上不拥戴也罢,干脆绑了他,让束亲王当皇上算了!”

“嘘!”宇文澈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齐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乱说!”

“他做的不对,做的不好还不让人说?难道老百姓被他折腾的还不够惨?我看束亲王做皇上最合适,咱对他是心服口服。”

“齐叔,你不懂,束亲王从没有过争权夺天下之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皇上能收敛心性,做一个天下臣民爱戴的好皇上。如果他想当皇上,岂会轮到当今皇上坐上那把龙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束亲王的苦心是要白费了!”齐远山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澈刚想再解释点什么,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立刻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见两名有袋弟子匆匆赶来,而他们的手上,身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笙潇潇却离歌古笙潇潇却离歌蓝雪沐|古言灵儿这辈子我错过了你下辈子给我好不好?不要在我之前爱上别人好不好;雨离我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还你的情意了,我答应你下辈子好不好?我会找到我的对不对?我一定乖乖等你不会在你之前爱上别人;小仙女,17岁以前我一直不满为什么我非要在这深山之中与家人相隔而因此遇到了你我便都不埋怨了如果17年的孤独是为了与你相遇那么再久都值得。
  • 御唐御唐沈舒|古言安禄山太阴损,认了干娘还篡权。唐明皇太昏馈,只重玉环忘江山。当都城被倾覆,甜蜜被暂停,她要如何在几近坍埸的长安帝城坚强屹立?如何保得唐宫不倒等待幸福归还?
  • 花心太子,请从良吧花心太子,请从良吧止由止在|古言他,原是庶出的皇子,被皇后迫害,从小流落在外,在沐阳城隐姓埋名,为了保全性命,便整日流连花街柳巷,做出不成气的样子,谁知竟然爱上一个妓院的打杂丫头。她和她,原是情深姐妹,妓院里携手度日,却为了他反目成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梨花纷落梨花纷落染小凡|古言腹黑?傲娇?狡诈?很好,这些称号本宫笑纳了。作为天庭中最为玩世不恭的女神……能不能加个经?咳咳咳,却被人间摄政王上官漠逼得抓狂。磕磕碰碰,当傲娇女碰上腹黑男,一路爆笑,上演一场强者对强者的好戏。而倘若那一世的缘起缘灭终究是始于徒然,那么谁又会将此生用尽,来守候那一场誓死的爱恨交织?
  • 独宠太子妃:腹黑嫡女妖孽夫独宠太子妃:腹黑嫡女妖孽夫云太后|古言前生她被庶妹陷害,丈夫抛弃,儿子被害,最终落得万剑穿身而死;老天垂怜,竟使她重生回到十岁。姨娘庶妹几番陷害,父亲万般不信,她也不是任人欺凌的小绵羊!发誓决不让人欺忠与她之人,欺她之人,不得好死!负她之人,碎尸万段!前生的恩怨,今世她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 秦时明月楼兰缘秦时明月楼兰缘九祭夜莺|古言古楼兰,是古代西域的一个小国,除了楼兰之内的城都,其余的地方四处都是沙漠一片,没有生灵。传说中…紫色兮星月被他们视为守护神,但,她的出现…
  • 帝王欢:杀手毒妃很娇嫩帝王欢:杀手毒妃很娇嫩帝豪小云|古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让三个人拥有了不同的结局。而命运,堆砌成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已然无法回头,那么,便勇敢走下去吧……且看滔滔江山,谁主沉浮!
  • 绝色郡主好嚣张绝色郡主好嚣张淳于嫣然|古言鬼魅箫声渐渐涣散,衣着华丽的他出现眼前。冷宫的荒芜上,下面藏着层层杀机,空气里却弥漫着一派优雅。“喂,男人,不要以为欺骗感情不用负责,可告诉你了,喜欢我的男人排着长队呢!”她故作不屑冲他喊,他自以为是天下第一美男就了不起?“如果你恨我的话,不如换一种方式征服我。”那张俊美脸上邪魅的笑意更浓:“用女人的方式,这对你来说要容易得多。”“少装酷,恐怕那时候,你得排到队伍的尾巴上了哦。”她亦嘴角勾起动人心魄的弧线,只要能登上女皇宝座,那么叱咤风云,征服天下也不成问题啊,哈哈,江山美男尽其所得。
  • 邪魅君王独宠冷妻邪魅君王独宠冷妻侠妹|古言不断地提醒她,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出卖的下场,在仇恨中她断了气息。不要让我醒来,否则,便是你痛苦的开始!她发誓,不再相信任何人,皇上?哼,是个屁,想要爱情?滚蛋!一夜酒醉,突然的宠爱,让她泥足深陷,可是,当得知他所有的宠爱不过为了腹中之子时,天崩地裂,也是,开始就是交易而已,孩子,不过是交易的附属品,不要也罢。带着他精心设计的枷锁,她要如何才能逃脱这越陷越深的牢笼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梅花引梅花引叶嘉|古言漠北的雪夜,神医飞奕遇上了曾经是杀手的刁洛。梅花吐蕊,十里香雪,他们是静在咫尺的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