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章 人去屋空

为蓝冰儿赎身遭拒,,赤风就不得不另外想办法,差宇文澈去飘香院将她绑来好好安置。谁知,巡抚郑明睿先行一步去了飘香院,跟老鸨商量着要把蓝冰儿带走。老鸨不敢拒绝又不甘心,精打细算后将郑明睿带去了冰儿那里。

几番敲门后,蓝冰儿终于打开了门,望着老鸨喜滋滋的脸和郑明睿色迷迷的眼睛,她厌恶的皱了皱眉。在风月场所待惯了,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见怪不怪了,所以,蓝冰儿脸上很快浮现了惯有的微笑。

“冰儿见过郑大人。”蓝冰儿微微施礼,“大人,这么晚了不知您找冰儿何事?”

“哈哈哈……”郑明睿伸手想搀扶蓝冰儿顺便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自己绝对不得胡来,所以又将手缩了回去,尴尬的笑了几声后说道:“冰儿啊,本官找你可是好事啊,天大的福分就要落到你身上,想必妈妈给你讲了,所以本官也就不重复了,本官这么晚来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而是要把你接到别的地方去……”

“接到哪?”蓝冰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口气却变得冷冰冰的,“接到您府上去吗?”

“这个……”郑明睿面露难色,“呵呵,本官的府上就算了,一鸣要是见到你,恐怕就,就……”

“那您打算把我接到哪?另一个飘香院?”

老鸨闻言,把手帕一挥,翻着白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另一个飘香院?这合肥府只有咱们这一家飘香院,绝无分号!”

面对得意洋洋的老鸨,蓝冰儿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郑大人亲自来接我,我不想走都不行了,不过,请大人容冰儿收拾一下随身的衣物,请在外稍等片刻。”

“那是自然的!”郑明睿很满意蓝冰儿的态度,语气中颇有些讨好的味道,“虽然本官已经给姑娘准备许多上好的衣裳,日用品,但是大家都知道,旧衣好穿,多带些也是应该的。”,蓝冰儿没吱声,转身留给了郑明睿和老鸨一个背影。

老鸨和郑明睿站在门外等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小算盘,一个是借她的人保住乌纱和儿子,一个是借她发财,可谓是各怀鬼胎。虽然面对蓝冰儿皮笑容不笑的敷衍时都有点尴尬,但是,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点难堪又算得了什么?

一顶软轿驮着蓝冰儿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下轿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虽然这儿不大,却也十分的雅致,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子居住。可是,蓝冰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在她看来,这无非是从一个牢笼里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自由的呼吸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求。

贴身丫鬟拎着蓝冰儿的衣物等用品到卧房里安置。郑明睿拨亮厅里的烛光,得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怎么样,蓝姑娘,这里你可喜欢?”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在哪对我来说都一样!”蓝冰儿丝毫提不起兴致,声音也颇为的冷淡。

闻言,郑明睿的脸垮了下来,心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这般讨好你你还给我甩脸子看,若不是用的着你,我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吗?”

蓝冰儿察觉出了郑明睿的不悦,微微一笑,“不过,大人,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最起码你能让我享受到片刻的自由,不用面对我不想见的人。”

既然蓝冰儿的口气软了下来,郑明睿也就就坡下驴,嘿嘿一笑,“是啊,是啊,在这里没人敢来打搅你,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蓝冰儿嘴角涌起了一丝戏弄,“那我出去转一下可以吗?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子,逛逛街,挑几块布料,买点胭脂水粉,游湖泛舟。”

“这……”郑明睿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你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万一出点事,那本官……”

“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蓝冰儿起身向卧房里走去,“大人,我有点困了,就不陪大人说话了,噢,对了,您不用派那么多人守着我,我不会到处乱走的,您放心就行,再漂亮的金丝雀也只能待在笼子里供人欣赏,这个道理我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人,慢走。”

郑明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早就见识过蓝冰儿的冷淡孤傲,没想到她现在越发的嚣张,嘴上越发的刻薄,让他想发火却不能发火,一时间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郑明睿狠狠一甩衣袖,“皇上若看上你还好,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滚回飘香园去,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宇文澈马不停蹄的来到丐帮分舵,让齐远山找齐人手,几人趁着夜色来到飘香院门口。

望着灯火通明的飘香院,齐远山撇着嘴摇摇头,“没想到我老齐有生之年还能去这里面走一遭。”

“怎么,不敢进?”宇文澈双眉一挑,“怕进去出不来了?”

“笑话,还有我老齐走不出来的地方?不过就是青楼吗,又不是龙潭虎穴。”

宇文澈抱着膀子斜眼打量着齐远山,“啧啧,齐叔,龙潭虎穴这个词用得好,说真的,这里还真不亚于龙潭虎穴,没听说过吗,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我还真怕你和那几个兄弟进去后,不等动手就腿脚发软,耽误了正事!”

齐远山一开始没听明白,可是咂摸了几遍后寻摸过味了,气呼呼的扬起巴掌,“你小子还敢跟我开玩笑?别看你是帮主,我照揍不误!”

“别别别,齐叔,别当真啊。”宇文澈笑嘻嘻的按下他的巴掌,“走走走,进虎穴。不过呢,咱们要斯文点,不要吓坏了里面的姑娘哈。”

“你倒是怜香惜玉!老齐我不管那些,直接闯进去,抓住人便撤,惊着了那些姑娘,你小子就留在里面尽力安抚吧。这是多好的差事啊,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别啊,我哪能消受得了那么多的美人……”

“既然消受不了就别跟齐叔我贫了,干活吧!”

“好咧,齐叔您先请。”

跟在齐远山后面,宇文澈低声嘀咕了一声,“真粗鲁!不行,有空得给帮众上上课,教他们斯文一点,有内涵一点,要让他们做有学问的叫花子。”

“呸,再有学问也是叫花子!”齐远山一句话,宇文澈瞬间石化。

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等粗活宇文澈和齐远山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几人绕到飘香院的后门。

两名有袋弟子翻墙而入,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的潜了进去。飞虎爪准确的挂在了蓝冰儿房间的窗台上,两人蹭蹭几下,毫不费力的爬了上去。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丝的光亮。感到疑惑,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么早就睡了?睡了也好,省的咱们突然出现惹的她大呼小叫。”

“嗯,连人带被子一同裹走。快点吧,帮主和舵主还在外面等着咱呢。”

两人不再说话,伸手拉开了窗户摸了进去,吹亮火折,借着这一点火光,四只眼睛快速的环顾一圈。待看到床铺后,两人愣了一下,“没人?人去哪了?咱们不会摸错房间了吧?”

“不可能!帮主说就是这一间啊,帮主是不会搞错的!”

“可现在这里没人啊,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其他房间找找?”

“别找了,若咱们一间一间的找肯定会惊着人,帮主可是交代过,不能弄出一点动静的,咱们这么瞎找不是办法,我看还是先回去,见到帮主和舵主再说。”

“好吧。”

宇文澈和齐远山悠闲的靠在墙上东拉西扯起来,对于两名弟子的行动,两人丝毫不担心,在他们看来,这等小事对丐帮弟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帮主,您说这蓝冰儿是有多漂亮?引的男人一窝蜂的往里跑,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听她弹弹曲,和她聊聊天?咱们呢就更可笑了,费劲巴拉的就为绑个女人?咱们丐帮啥时候干过这种事啊?”

“唉……”宇文澈叹了口气,“这不是被皇上逼的吗?他要是办了郑明睿,咱们还至于干这买卖?”

“奶奶的,皇上也是,放着国家大事不管,放着老百姓不管,偏偏沉迷于酒色,我看这皇上不拥戴也罢,干脆绑了他,让束亲王当皇上算了!”

“嘘!”宇文澈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齐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乱说!”

“他做的不对,做的不好还不让人说?难道老百姓被他折腾的还不够惨?我看束亲王做皇上最合适,咱对他是心服口服。”

“齐叔,你不懂,束亲王从没有过争权夺天下之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皇上能收敛心性,做一个天下臣民爱戴的好皇上。如果他想当皇上,岂会轮到当今皇上坐上那把龙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束亲王的苦心是要白费了!”齐远山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澈刚想再解释点什么,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立刻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见两名有袋弟子匆匆赶来,而他们的手上,身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若有来生定不负君》《若有来生定不负君》转角走丢|古言丫的,别逼我,不然,老娘发飙就把你一巴掌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看看这彪悍的语气,是谁????废话,不是女猪是谁?女汉子的你们不打,坏笑中。。。
  • 嗜血为萌:萌宝太妖娆嗜血为萌:萌宝太妖娆暗荣恋菲|古言“娘亲,有人欺负我!”某宝可怜兮兮的看着某人!“女的先奸后杀,然后再奸再杀;男的扒光了游城然后废了他把他卖到青楼里!”某娘亲不屑的说。“我看上他的东西了!”某宝眨了眨眼睛!“抢了!”“抢不过!”“扒了!”“扒不过他!我倒是被扒了!”“杀了!”“想谋杀亲夫啊!”某男贼兮兮的看着某女!
  • 重生之甄寰重生之甄寰陌上无花|古言看个电视剧,竟然穿越了!可是穿越的不是电视剧而是自己毫不熟悉的,而且关系更加复杂的小说里!要是穿成一个普通人还好,哪怕是一个农女呢,好歹自己也是出身农家,也喜欢种田文,搞点儿增产增收的副业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吧。再不济,穿越到商家也成,士农工商,她真的不介意自己在最低等的产业之家生存。可是,可是这穿成世家小姐,而且还是待选的世家小姐这就让人吐血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先欢厚爱:王爷轻点儿先欢厚爱:王爷轻点儿丫丫妈.CS|古言“米小诺,该就寝了。”邪恶王爷伸过胳膊把小女人捞进怀里,不容她挣扎丝毫。“王爷,让臣妾先去洗洗干净吧!”小女人哀求着,讨来恶魔的一记白眼,男人冷冰冰的道:“贱女人,本爷不嫌你脏,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声音咆哮后就传来衣服撕裂的声音,紧接着就传来断断续续的暧昧喘息声。。。。。。一个冷酷帅气的极品王爷遇上娇羞腼腆的纯情小女人,天天重复上演着爱恨情仇那点事。
  • 为爱穿梭千年为爱穿梭千年洛水伊人|古言第一次相见,他把巧克力当做了毒丹,以为她要害死他!第二次相见,两人都因失血过多而昏迷,和平共处!第三次相见,因为意外,他吻了她,吵着闹着要负责!第四次相见,……好吧,这次是他故意来找她的,就是想要赖上她!第五次……第六次……林梦影恼了,他妈的,你到底要来多少次啊!凌少寒笑了,别生气,因为我会一直来的,你现在就生气了,以后怎么办啊!……文艺版:一颗舍利,穿梭时空!一段幼时情缘,纠缠出一生的爱恋!穿梭千年,只为来到你面前,与你共谱一段旷世情缘!
  • 先洞房后拜堂先洞房后拜堂火小炎|古言她是云之约,惊云山庄七小姐,在百花宴上追逐燕北国太子失足落马,摔了一身马粪,自此名动天下,喜穿五彩斑斓的长裙,外号,花蝴蝶,花痴七小姐。当潇洒狂放热爱自由的她穿越到畏缩懦弱钟爱美色的她身上,将会发生怎样的传奇?
  • 倾城嫡女倾城嫡女君临墨歌|古言她原本心思单纯,在凌国公府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少年时期,她有国色天香的母亲,有冰雪聪明的弟弟,还有一个从未谋面的......如果不是凌音的强势入主中宫,她的命运不会改变,她也不会重生,她也不会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她就不会再任人宰割了...重活一世,何不尽兴潇洒走一回?
  • 不老皇后的死亡笔记不老皇后的死亡笔记梦觉留影|古言她是传说中被诅咒的“边界人”,被抗拒在理法之外,不老不死,尝受千年的孤独。想尽一切办法,她终于死去,却被安上了“违抗天命”的罪名。“除非汝在新轮回中能被愤怒的乱剑砍死,不然将永世保持罪恶之身,在时间的边界徘徊。”没关系,到了古代随便犯个错都会被乱剑砍死的!啧!鬼知道她穿越之后的身份竟然那么高贵!这种身份,给别人十个胆子,都不一定有人敢来砍!他是病重的天子,天生一副病态,纵有绝世容颜,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被传“那个”不行,导致后宫一再空缺。穿越之后,发现了他的软弱只不过是层羊皮,遮不住他皮下一颗无良腹黑的心!“这里的御医都去吃屎吧!这就叫‘病危’吗!那我岂不是早就入土了!”总之,腹黑皇上心计重,步步为营。“你不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自然也不会杀了你。”嘿嘿嘿,可惜他千算万算也没有料到,她的重生,就只是为了再次死去。死?她不怕!想砍吗?快点来一刀一刀剐了她的肉吧!
  • 田园格格田园格格判官|古言她原本是多尔衮的女儿,万人之上。却因为多尔衮的死亡,被逐出宗室,贬为奴隶,饱受欺凌……在一次护国寺上香中巧遇良人,逃亡民间,史书便再无记载,听说爱情是一座城,时而坚不可摧,时而柔若无骨。她与他的爱情,究竟要走到哪里?
  • 三世情缘:落花片片三世情缘:落花片片夜寂冷|古言她,是21世纪的金牌杀手,因为背叛穿越到了这个平凡与她同名的姑娘身上,气得五公主差点跳崖,杀的妖府鸡犬不宁……任何奇葩都会出现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心里住着一个人……他,是赫赫有名的魔尊陛下,无数少女心朝他扑通扑通飞过来,但他只接受一个人……敢爱敢恨,又只是红颜依旧。倾城倾国的容颜,祸害人间,婉婉转转哼唱起,倾城国佳颜,月光莹晖洒落在,白晢的脸庞,月下起舞裙摆起,倾城国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