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章 人去屋空

为蓝冰儿赎身遭拒,,赤风就不得不另外想办法,差宇文澈去飘香院将她绑来好好安置。谁知,巡抚郑明睿先行一步去了飘香院,跟老鸨商量着要把蓝冰儿带走。老鸨不敢拒绝又不甘心,精打细算后将郑明睿带去了冰儿那里。

几番敲门后,蓝冰儿终于打开了门,望着老鸨喜滋滋的脸和郑明睿色迷迷的眼睛,她厌恶的皱了皱眉。在风月场所待惯了,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见怪不怪了,所以,蓝冰儿脸上很快浮现了惯有的微笑。

“冰儿见过郑大人。”蓝冰儿微微施礼,“大人,这么晚了不知您找冰儿何事?”

“哈哈哈……”郑明睿伸手想搀扶蓝冰儿顺便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自己绝对不得胡来,所以又将手缩了回去,尴尬的笑了几声后说道:“冰儿啊,本官找你可是好事啊,天大的福分就要落到你身上,想必妈妈给你讲了,所以本官也就不重复了,本官这么晚来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而是要把你接到别的地方去……”

“接到哪?”蓝冰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口气却变得冷冰冰的,“接到您府上去吗?”

“这个……”郑明睿面露难色,“呵呵,本官的府上就算了,一鸣要是见到你,恐怕就,就……”

“那您打算把我接到哪?另一个飘香院?”

老鸨闻言,把手帕一挥,翻着白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另一个飘香院?这合肥府只有咱们这一家飘香院,绝无分号!”

面对得意洋洋的老鸨,蓝冰儿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郑大人亲自来接我,我不想走都不行了,不过,请大人容冰儿收拾一下随身的衣物,请在外稍等片刻。”

“那是自然的!”郑明睿很满意蓝冰儿的态度,语气中颇有些讨好的味道,“虽然本官已经给姑娘准备许多上好的衣裳,日用品,但是大家都知道,旧衣好穿,多带些也是应该的。”,蓝冰儿没吱声,转身留给了郑明睿和老鸨一个背影。

老鸨和郑明睿站在门外等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小算盘,一个是借她的人保住乌纱和儿子,一个是借她发财,可谓是各怀鬼胎。虽然面对蓝冰儿皮笑容不笑的敷衍时都有点尴尬,但是,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点难堪又算得了什么?

一顶软轿驮着蓝冰儿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下轿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虽然这儿不大,却也十分的雅致,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子居住。可是,蓝冰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在她看来,这无非是从一个牢笼里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自由的呼吸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求。

贴身丫鬟拎着蓝冰儿的衣物等用品到卧房里安置。郑明睿拨亮厅里的烛光,得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怎么样,蓝姑娘,这里你可喜欢?”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在哪对我来说都一样!”蓝冰儿丝毫提不起兴致,声音也颇为的冷淡。

闻言,郑明睿的脸垮了下来,心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这般讨好你你还给我甩脸子看,若不是用的着你,我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吗?”

蓝冰儿察觉出了郑明睿的不悦,微微一笑,“不过,大人,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最起码你能让我享受到片刻的自由,不用面对我不想见的人。”

既然蓝冰儿的口气软了下来,郑明睿也就就坡下驴,嘿嘿一笑,“是啊,是啊,在这里没人敢来打搅你,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蓝冰儿嘴角涌起了一丝戏弄,“那我出去转一下可以吗?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子,逛逛街,挑几块布料,买点胭脂水粉,游湖泛舟。”

“这……”郑明睿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你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万一出点事,那本官……”

“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蓝冰儿起身向卧房里走去,“大人,我有点困了,就不陪大人说话了,噢,对了,您不用派那么多人守着我,我不会到处乱走的,您放心就行,再漂亮的金丝雀也只能待在笼子里供人欣赏,这个道理我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人,慢走。”

郑明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早就见识过蓝冰儿的冷淡孤傲,没想到她现在越发的嚣张,嘴上越发的刻薄,让他想发火却不能发火,一时间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郑明睿狠狠一甩衣袖,“皇上若看上你还好,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滚回飘香园去,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宇文澈马不停蹄的来到丐帮分舵,让齐远山找齐人手,几人趁着夜色来到飘香院门口。

望着灯火通明的飘香院,齐远山撇着嘴摇摇头,“没想到我老齐有生之年还能去这里面走一遭。”

“怎么,不敢进?”宇文澈双眉一挑,“怕进去出不来了?”

“笑话,还有我老齐走不出来的地方?不过就是青楼吗,又不是龙潭虎穴。”

宇文澈抱着膀子斜眼打量着齐远山,“啧啧,齐叔,龙潭虎穴这个词用得好,说真的,这里还真不亚于龙潭虎穴,没听说过吗,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我还真怕你和那几个兄弟进去后,不等动手就腿脚发软,耽误了正事!”

齐远山一开始没听明白,可是咂摸了几遍后寻摸过味了,气呼呼的扬起巴掌,“你小子还敢跟我开玩笑?别看你是帮主,我照揍不误!”

“别别别,齐叔,别当真啊。”宇文澈笑嘻嘻的按下他的巴掌,“走走走,进虎穴。不过呢,咱们要斯文点,不要吓坏了里面的姑娘哈。”

“你倒是怜香惜玉!老齐我不管那些,直接闯进去,抓住人便撤,惊着了那些姑娘,你小子就留在里面尽力安抚吧。这是多好的差事啊,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别啊,我哪能消受得了那么多的美人……”

“既然消受不了就别跟齐叔我贫了,干活吧!”

“好咧,齐叔您先请。”

跟在齐远山后面,宇文澈低声嘀咕了一声,“真粗鲁!不行,有空得给帮众上上课,教他们斯文一点,有内涵一点,要让他们做有学问的叫花子。”

“呸,再有学问也是叫花子!”齐远山一句话,宇文澈瞬间石化。

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等粗活宇文澈和齐远山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几人绕到飘香院的后门。

两名有袋弟子翻墙而入,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的潜了进去。飞虎爪准确的挂在了蓝冰儿房间的窗台上,两人蹭蹭几下,毫不费力的爬了上去。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丝的光亮。感到疑惑,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么早就睡了?睡了也好,省的咱们突然出现惹的她大呼小叫。”

“嗯,连人带被子一同裹走。快点吧,帮主和舵主还在外面等着咱呢。”

两人不再说话,伸手拉开了窗户摸了进去,吹亮火折,借着这一点火光,四只眼睛快速的环顾一圈。待看到床铺后,两人愣了一下,“没人?人去哪了?咱们不会摸错房间了吧?”

“不可能!帮主说就是这一间啊,帮主是不会搞错的!”

“可现在这里没人啊,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其他房间找找?”

“别找了,若咱们一间一间的找肯定会惊着人,帮主可是交代过,不能弄出一点动静的,咱们这么瞎找不是办法,我看还是先回去,见到帮主和舵主再说。”

“好吧。”

宇文澈和齐远山悠闲的靠在墙上东拉西扯起来,对于两名弟子的行动,两人丝毫不担心,在他们看来,这等小事对丐帮弟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帮主,您说这蓝冰儿是有多漂亮?引的男人一窝蜂的往里跑,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听她弹弹曲,和她聊聊天?咱们呢就更可笑了,费劲巴拉的就为绑个女人?咱们丐帮啥时候干过这种事啊?”

“唉……”宇文澈叹了口气,“这不是被皇上逼的吗?他要是办了郑明睿,咱们还至于干这买卖?”

“奶奶的,皇上也是,放着国家大事不管,放着老百姓不管,偏偏沉迷于酒色,我看这皇上不拥戴也罢,干脆绑了他,让束亲王当皇上算了!”

“嘘!”宇文澈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齐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乱说!”

“他做的不对,做的不好还不让人说?难道老百姓被他折腾的还不够惨?我看束亲王做皇上最合适,咱对他是心服口服。”

“齐叔,你不懂,束亲王从没有过争权夺天下之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皇上能收敛心性,做一个天下臣民爱戴的好皇上。如果他想当皇上,岂会轮到当今皇上坐上那把龙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束亲王的苦心是要白费了!”齐远山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澈刚想再解释点什么,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立刻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见两名有袋弟子匆匆赶来,而他们的手上,身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殇绝决殇绝决慕烨云馨|古言她是21世纪的金牌特工,一朝穿越至历史上毫无记载的煊铖国。嗜血冷酷,成为‘幽京’的幕后掌控者,在外人称“冰叶”。他是南诏国的太子,外表玩世不恭,却深藏不露。淡漠一切,却宠她如命。--“能不能不要这么护短?我男颜吃醋了。”她放软语气说道。他邪魅一笑,“这个,真不行!”
  • 倾城毒妃:世子塌上跪倾城毒妃:世子塌上跪羽莅|古言白若璃,梁国有名的纨绔公主,大婚之后,一切都变了,向来疼爱她的祖母疯了。父皇中风了。自己信任的夫君赵谦将自己绑起来折磨,然后扔给了中了春药的寒世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她与自己最亲最亲的姐姐白惜惜居然当着她的面做那种事。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她看着自己身上渐冷的血,发誓,如果有来生,一定要这对贱人不得好死!可是,她真的重生了,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一定!
  • 跨世龙妃跨世龙妃雪梨|古言老天爷开的这个玩笑她喜欢!她穿越了,而且她可以不用死了,只要她修炼这个世界的武功,就能医治她的癌症。不过老天爷是故意整她吗?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傻子,他却被杀了。我要报仇,等等,这个王爷为何和傻大个一模一样,这次不会放开你的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新龙门客栈④包君满意新龙门客栈④包君满意典心|古言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为了全族的荣华富贵,娇滴滴的包满意沦为牺牲品,从人人捧在掌心疼宠的千金小姐,变成蛮王的待嫁新娘,狠心的爹爹打定主意,非要逼著她“为国捐躯”,好在娘亲良心未泯,要她带著秘密武器去龙家找救兵。偏偏她逃出了虎爪,却又闯进了狼窝,原来恩人居心不良,准备留下她做一辈子白工,不但找了个黑衣黑脸、沉默寡言的男人监视她,还要她“将就将就”,跟这铁铸似的冷酷家伙送做堆!眼看情况不对,她急著想再度开溜,搬出家传好酒,预备先灌醉这黑面牢头。只是,万万没想到,这酒一灌下去,事情却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 穿书丑女翻身记穿书丑女翻身记莫匪有妖|古言一觉醒来,袁佳佳变成了小说中的炮灰丑女配,相貌丑陋还胆小怕事,懦弱无能最后投井身亡。这……这是怎么回事!袁佳佳欲哭无泪,老天爷你造吗!
  • 独宠酷妃:王妃别想跑独宠酷妃:王妃别想跑珞煜公子|古言“王爷,王妃把陈府二小姐的府邸给烧了。”某王爷淡然“随她玩,告诉陈太守,一切损失来找我。”“王爷,王妃又去青楼了。”某王爷额头黑线“告诉王妃,看上哪个了就买,别带回来就行。”“王爷,王妃和南家长子去洛曲山庄住几天”某王爷终于发火“走!把王妃带回来!”
  • 锦荣田园:家有如意郎君锦荣田园:家有如意郎君狐七|古言一朝穿越成为农家妇女,虽然年龄比原来小了八岁,但是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了。天啊,还有这三间破草房,泥土围起来的一个小院子,瘦的只见骨头不见肉的儿子,看得花想容心酸,既然现在她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那她就带着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群:433467739】【作者:1718948613】
  • 艺妓王妃:龙女清然艺妓王妃:龙女清然就叫林霏开|古言作为一只21世纪的新新龙类,她为了反抗封建家长制的婚姻,毅然穿越。结果……“夫君~你看咱俩都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生包子的事情了~”某龙一脸淫笑。
  • 为君谋为君谋莫柒初.QD|古言一场意外穿越为新生儿,再世为人,她淡漠、聪慧、未雨绸缪,平凡的样貌下是倾城之色,平静的生活下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睿智、狠辣,却以一副慵懒的姿态面人。一场邂逅,一段交锋,他们爱彼情深。她陪他夺皇位,他为她受情毒……执子之手,共拥天下。
  • 帝女倾城,王的绝色宠妃帝女倾城,王的绝色宠妃莉莉薇|古言她是隐世大家族的出了名的废材三小姐。一本梵经彻底改写她的命运,丑女逆袭,空间相伴,灵力暴涨,容貌更是艳绝四方。……凤凰山初遇,他重重吻她,离去时叮嘱:“等我回来娶你!”一场天劫,她魂魄离体,生死未知,他不管不顾,娶她为妃。一场假死的计谋险些让两人错过……【片段1】“主子,娘娘把公主给打了。”“她可受伤了?”“没有,不过头发断了一根。”“嗯。可能公主是想理发了,你晚上帮她一下!”第二天,东耀国出现了一位光头公主……【片段2】“主子,娘娘的父母请求面圣。”“哦!那她可说要见?”“娘娘说她眼瞎了。”“……那你回朕耳聋了吧!”第二天,东耀国传出了帝后二人身患绝症的消息……【片段3】“主子,娘娘去春风阁了,据说那里迎客的人全是漂亮的男子。”“嗯。最近宫里缺太监……”第二天,春风阁关门,对面开了家迎风阁,其主人抛绣球招夫。“主子,不好了,娘娘要嫁人了……”“她敢……某男风一样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