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人不能去预知自己一生中将要发生的事,有快乐来临时可以满心欢喜的去迎接,当困顿逼近时也只有苦中作乐慢慢去熬。这也是人为什么一边高歌着崇尚科学,却又习惯性的去拜佛烧香,找江湖算命先生卜上一挂的原因。

一直以来我都在享受着富家子弟的生活,如今随着父亲的失足落马,我的生活境遇顿时一落千丈。这番大起大落也让我明白了天命不可违,有些事情既然不能去改变,还不如扬起头颅勇敢的去面对。

饭店的经理姓李,今年二十八岁。

盛情难却,李经理邀请我共进午餐我也无法推却,只能留下来一起吃饭。在饭桌上我意外的得知他老家也是四川的,而且就紧挨着我们市。不得不说,出门在外遇见老乡总会让人觉得莫名的亲切,李经理高兴之余拿来一瓶白酒,开始同我用四川方言天南地北的胡侃。

他出生农村,家中早年贫困潦倒,没有读几天书就辍学在家。为了生活,十七岁就来广州打拼,起初因为没有成年,好一点的正规公司即使人家看得上他也不敢用,一度以拾荒为生。打过黑工,在工地上做过苦力,被老板拖欠半年的工资不发,睡过大街。这样的日子足足过了两年,他才进了现在这家饭店。起初的时候他也只是个墩子工,干些端端盘子倒倒茶水之类的活儿,在别的人都抱怨工作累的时候,他总是一声不吭的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完,然后再去做别人剩下的事情。默默付出总会换来回报,饭店的老板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话不多却踏实做事的小伙子,于是一步一步的提拔他。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他就从普通的服务员升到了现在的位置,负责整个饭店的日常运营。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是无法释怀自己所面临的现状,每天晚上洗簌完毕后躺在床上,一闭眼都是之前锦衣玉食的生活,同现在的一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李经理的种种经历,在这一刻仿佛一盏明灯,为我彷徨迷茫的前途指明了方向。跟他比起来,至少我还过了那么多年雍容华贵的生活,至少我还受过高等教育。人不易获得满足,但一定要学会知足。

午饭过后我告别了李经理,回到临租房里收拾自己的行李。本来李经理是打算明天再跟我细说待遇方面的事宜,可酒逢知己千杯少,在饭桌上他就提前替我安排好了一切。饭店的服务生是包吃住的,这也意味着我不用再自己掏钱租房住,今天晚上就可以搬去员工宿舍。

我的东西并不多,当初家里被查封的时候,我只是打包了些简单的衣物,其他的东西都被法院限制不允许带走。收拾好东西以后,我寻思了一下,还是应该给蔡岚打个电话。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帮我留意好的工作,如今我已经找到事情做了,按理应该同她讲一声,免得人家还在白费功夫。

“喂,岚姐,在忙吗?”

“不忙,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少。对了,你那边落实的怎么样了?工作找着没?”

蔡岚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是一副热心肠,说起来我跟她的交情也就是当初的普通同事,甚至接触了这么久,我都没有将之前自己的身份暴露半分给她。就是这种情况下,她依旧为我的事操心,我暗下决心,若他日富贵荣华,必当报此时雪中送炭之恩。

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多么重情义的人,但是从小我就分得清谁真的对我好,而谁又是心怀鬼胎在同我交往。所以这一切也造就了我今天的性格,那就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

“我已经找到工作了,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蔡姐,为我的事这么费心,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小子还跟我客气。在我心里你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姐姐帮弟弟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再说了,我也真没帮上你什么,最后还不是你自己找到工作的。对了,你找了份什么工作啊?”

谈到这个话题,我觉得有些尴尬。从心里讲我还是觉得当饭店服务员有些上不了台面,真要说出口,还是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我……”

“你还跟姐姐我支支吾吾啊。也罢,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尴尬,蔡岚很知趣的打住了这个话题,她估计猜到我找了份不算太体面的工作。年轻人嘛,都好面子,有些事情既然人家不想说,也不必咬住不放,否则说出来更加难堪。

听见蔡姐帮我打圆场,我心里松了口气,更加感激她的体谅。其实很多小的细节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否是真的关心你,关心你的人绝对不会让你难受。

“那我就先预祝你工作顺利了,等你当上大老板,可别忘了蔡姐哦!”

“看你说的,一定一定……”

蔡岚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哼哼哈哈的答应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在想些什么呢?

倒在床上,我感觉自己的思绪有些飘忽,终于找到工作了,对我来讲,这也算是正儿八经的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凭借自己的力量迈出了第一步。说到陌生的城市,我突然无比的思念起胡凃来,这个小子现在也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而且离家更远,甚至连说同一种母语的人都寻不见几个。

他应该过得还不错吧?我如此这般的告诉自己。默默的苦笑了一声,估计胡凃怎么也想不到,从小到大他眼中的公子哥,现如今已经沦落到了如此地步。

造化弄人啊!

想着想着,我突然有些恼怒,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家伙也真是,到了美国也有半个多月了,居然没有跟我联络过一次。他不跟我通个气也就算了,麻烦的是我想联系他也不可能,没个电话号码也就不说了,网上我都快把他的QQ呼炸了,也没见这小子回我一句。

他过去了有这么忙吗?按照常理他应该知道我着急了解他的情况,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儿?

呸呸呸!想到这儿我赶忙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我这段日子已经够霉了,怎么能想着他一样倒霉,真是该死!

算了,想必他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还没收拾好自己的事情,就再等等吧。我看了看床头上满是灰尘的日历。都已经要月底了,按照上次父亲跟我打电话说的,最近几天应该也要开庭审判了吧!

这段时间我也跑过几次看守所,试图要探望一下父亲。但是看守人员说因为父亲的案件还没有完全彻查清楚,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在审理之前谢绝一切人员探访。吃了数次闭门羹以后我也学乖了,反正早晚都要开庭的,干脆再耐着性子等一段时间。我现在人也在广州,以后有的是机会去看他。

胡思乱想了一阵,确实找不到其他事情要做了。我提上自己的箱子,找到临租房老板退了房间拿回押金。按着之前李经理给我的地址,去找自己以后要住的宿舍。

饭店的员工宿舍距离饭店大概有二十分钟的步行距离,算不得太远。只是地方略有些偏僻,不是太好找。几经周折,换乘了几种交通工具,在傍晚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

这是一条很悠长的巷弄,看见它的第一眼我恍惚间居然有种回到故乡的感觉,这里实在是像极了当初我挨揍的那个地方。巷子的两边是低矮的民居,大部分人家的窗户外面都装着防盗栏,有的还晾晒着密密麻麻的衣物。转了好大一圈,我才寻见正确的建筑,这栋房子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做生意的人真是会精打细算啊,饭店老板租的这个地方简直是贫民窟里的将军楼盘。

三层的楼房,对比广州的地标建筑群,称它为陪衬简直都是抬举了。本来这一片就属于老式建筑,可是这栋房子绝对是其中的翘楚。一楼近地面的墙壁上不知道被哪家调皮的孩子用粉笔密密麻麻的涂着些看不懂含义的画,楼道口黑漆漆的,我怀疑连个可以摁开的灯都没有。楼顶上是年代久远的黑瓦片,我都不敢站在楼角,生怕顶上的瓦被风一吹就会掉下来,在脑袋上砸出个大洞来。

叹了口气,反正如今是寄人篱下,反正也用不着交房租,就将就着住吧。提着行李咚咚咚就上了三楼,果然跟我料想的一样,楼道里根本就没有灯泡,只有光秃秃的灯座,像一张张嘲笑我的嘴。

李经理已经把钥匙给了我,我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从衣兜里掏出门钥匙来。这次饭店本来是要招四个人的,所以专门空出来一间房。目前只录用了我一个,所以暂时来讲,我一个人可以住一个一室一厅的房间。当然,等到后面人招齐了,我还得跟三个人共处一室。

打开房门,一股霉臭味儿扑面而来,看样子房间已经空置很久没有人住了,门框上还有些残败的蜘蛛网。我伸手在口鼻前挥了挥,打散了一些灰尘,径直走到了房间里。

卧室的空间不大,可能只有十来个平方,拥挤的搭着两张分上下铺的床。这种床我上初高中的时候在同学的宿舍里见过,自己倒还真没有机会睡。大学里都是上床下桌,也没有这种体验。

早到有早到的好处,我把行李箱立在门边,坐在靠里面的一张床下铺位置上。床上只有一块木板,床架上的绿漆还脱落了很大的一部分,露出里面焊钢的底色。我使劲的坐了坐,试试床板的硬度够不够承受我的重量,我可不想睡到半夜木板断了自己掉在床底下。

感觉一切还算说的过去,条件也不是真的坏到极点。起码我在房子里兜了一圈儿,看见该有的电器都还齐备,就是都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不知道好不好使。

楼下巷子口进来的时候看见有一家比较大的超市,我自己没有床单被套什么的,寻思着要去买一点。身上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现金了,卡里倒还有不到三千块钱。打开手机地图,我查了一下附近最近的银行自动取款机,准备去取点钱。虽说饭店包吃住,但起码得生活用品我还是要备一些,之前在临租房住的时候这些东西老板每天都会提供,所以自己也没有买过。

锁好房门,我又使劲的推了它几下,这扇门太脆弱了,我强烈的不信任它能拒盗贼于门外。不过我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就冲这房子的外观,估计小偷都懒得来光顾。试想一下,撬了半天门什么值钱的都没有找到,换做是我估计也会气得跳脚吧。

手机定位显示离我最近的银行取款机在两公里以外,这个地方偏僻的令人发指,居然取个钱还要走两公里。我想着干脆一次多取一点,免得下次要取钱还得如此大费周折。

长时间的养尊处优让我变得格外的懒惰,两公里的路程看起来远,其实按照我平时的走路速度估计也就十来分钟。可是我根本就不愿意走路,刚走出巷子口就看见一辆返空的出租车,我一挥手,立马停在面前。

“师傅,带我去最近的银行。”

“好的,你也是运气好,平时我们根本不愿意进来,这里路太窄了。”

“我也是公司安排住在这里,没办法。”

下意识的,我还是说自己在“公司”上班。

“什么公司啊,你们老板也真抠门儿,住这里面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人,我就拉过几次小姐来这里。”

“诶,有人来这里你们不拉不就行了。”

又提到在哪儿上班的问题,我不愿意多说,赶紧支开话题。

“不拉不行啊,客人要投诉的,这年头,什么工作都不容易,一投诉公司罚的重。你说吧,每天拼死拼活的挣这几个钱,还不够孩子读书用的。”

“是啊,做什么都不容易……”

我低声硬了一句,默默的看向车窗外。这句话以前我从不觉得,如今确是深有感触。

跟司机大叔寒暄了一阵,目的地到了,我付了钱,剩下的几块找零也没有要,下车以后司机师傅连声跟我道谢。

这个自动取款机只占了很小的一间门面,取钱的人队伍却排的老长。也对,刚才我在手机上搜索,方圆数公里内就只有这么一个取钱的地方,人们自然是避远就近要来这里。我很自觉的排在队尾,队伍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期间有个中年妇女霸占着取款机忙活了好久,引得后面排队的人怨声载道,她还转过身来瞪了众人一眼。本来我想说几句的,可是又不是急着赶时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遂没有说话。

等了十多分钟,终于轮到我了,把银行卡插入进卡口,我心里暗自盘算了一下等会儿买生活用品要花的钱,在取款页面输入了一千,取款机捣腾了好一会儿,轰隆隆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要取几十万一样。

收好现金,我把它们整齐的放进钱包里。这时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我之前设置过手机余额提醒,随手点开一看。

“您于下午18:23分取款1000。00元整,扣除手续费5元,余额1786。39元。”

一看到手续费几个字我就心疼,虽说我是跨行取款,但这手续费扣的也太不合理了。现在这个社会,连银行都搞垄断了,明明卡上都印着银联标志,我的钱存进卡里,取出来居然还要给手续费!就算是跨行异地,我存钱的银行又不是不把钱划给取款行,别跟我提什么人工费,银行上班的人每天拿工资,份内的工作难不成还要多给他们钱不成!真是强盗逻辑!

愤懑了好一会儿,我又叫了一辆停在路边的人力三轮车,让他把我拉回住处的巷子口。三轮车开口要价居然比出租车还贵,而且现在的三轮车哪里还有什么人力的说法,都装了电瓶,跑的比有些汽车还快。没办法,这附近也很难打到车,贵点就贵点吧,反正我是懒得走路。

返回巷子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钻进之前看到过的超市里,搜罗起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来。

牙刷、牙膏、毛巾、棉絮、被套……好多东西都要买。看看每样物品的标价,我感觉心在滴血,以前这些东西我根本就不会自己买,也没注意过价格。不过想来这里就只有这一家大型超市,卖的东西价格肯定要比城里高得多,可惜没得选,只有乖乖掏钱。

选了快半个小时,我这才确定已经没有什么必需的东西了,抱着一堆东西到收银台结账。收银员是个长得很乖巧的小妹,看我抱了这么大一堆生活用品,冲我甜甜一笑。

“刚搬到这边来吧?”

“对,什么都要买,你们这里价格可比外面高得多啊!”

“没办法,价格是老板定的,我也只是个打工的。”

小妹冲我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也知道价格这东西都是老板在把控,跟她抱怨也无非是没话找话而已。

就这些东西,足足花去了我四百多块钱,刚刚取得一千转眼间就去了一半,我都快哭出来了。走的时候收银小妹看我的表情实在是很肉疼,还特意送了我一根棒棒糖表示安慰。

走出超市,天已经完全黑了。黑漆漆的巷子里连个路灯也没有,我胆子小,一瞬间联想到很多恐怖片里的场景,迈出去的步子也有些迟疑。算了,反正以后也要习惯的,一咬牙,我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巷子里人烟稀少,只有两旁的民居里有些昏暗的灯光和饭菜香味传出来。我在超市里买了些泡面,今晚打算将就着吃点儿,反正最近也没少用这东西填肚皮。

走了大概有一百米,我听见身后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可是却没看见有灯光。条件反射般的往路边让了一让,空出一条路来,想让后面的车过去。

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专心的走着自己的路,没有回头往后看。突然感觉刚开始节奏缓慢的声音骤然加速,一阵风从耳边吹过,我还没反应过来,提着棉被的左手就感觉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像被拽出去了一样,顺手就松开了抓着的棉被套子提手。

黑暗中眼前一花,一辆摩托车从身边一晃而过。直到冲到我前面十米处才打开车灯,我看不清车牌,只注意到两个戴着头盔的人坐在摩托车上。

“轰……”

又是一阵发动机轰鸣,老远排气筒就喷了我一脸尾气,摩托车扬长而去,留下我站在原地发愣,左手无力的耷拉着,似乎刚才的拉扯让它脱臼了。

呆了足足十多秒,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遇上飞车党抢东西了!

可是……他们抢走的只是一床百八十块钱的棉被。

“我草你大爷的!棉被都他妈抢!”

我冲着早已远去的摩托车背影破口大骂,这是什么世道!看着左手空空如也,我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这下倒好,又得重新买一床被子了!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这些年,我也活着这些年,我也活着渠哥|现实自传体小说,做为小人物,我们也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生活态度,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本小说,是一本以第一人称为视角的励志小说。
  • 光刀随笔光刀随笔光刀|现实小说,杂文,随感,散文,格言,诗词,感悟人生的酸甜苦辣,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有快乐,有痛苦;有失去,有收获;有创业的甘苦自知,有失落的莫名沧霜……品味一个人的狂欢,经历一群人的寂寞……文梦,股梦,商梦,人生步步皆有梦……
  • 一品果农一品果农杏花春本尊|现实城市混不下去,我欲归去来兮。回家开荒种地,我有奇术培育。一夜孤苗成林,硕大果实惊喜。发家致富盖楼,十里八乡美誉。……这是一个果农,准确的来说,是个有灵泉,会修真的不平凡的果农的乡村奋斗,发家致富的故事。
  • 婚刺婚刺泣血之瞳|现实婚姻如绽放的玫瑰,保鲜期一过,便展露出那一根刺,当那根刺扎进你眼中,刺穿你的心,婚姻能否维持?两年感情,四年婚姻,一切结束在那一天,挽救还是放任?堕落还是弥补?在十字路口,你如何抉择?我叫宁笑天,我的故事开始了……
  • 这个冬天彻骨寒这个冬天彻骨寒三度.CS|现实当一次又一次的觉得陷入深渊,心如死灰,确信自己步入阴霾,无法反抗。对自己早已失望透顶,无力吐槽,觉得永无翻身之日,对自己说,“就这样吧。”早已不奢望一切,敲碎一切幻想,毁灭一切理由,就做一个比普通人更普通的人吧。而有一天,一个绝对不普通的人伸出了一只手。也许,握住他的手之后就是一个新的自己。真的,愿意吗?当我转身。我并非不信你,我只是无法面对一个清醒的自己。因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堕落过很长时间。————王宇辰
  • 《无聊集》《无聊集》梦魂僧.CS|现实无聊之时,诗情所至。无有惠连,不及康乐。或诗或赋,或骈或散。行咏之间,伤怜之事。一切的悲欢,不过赋予后人。
  • 总裁大人诱拐萌妻总裁大人诱拐萌妻泡芙萌萌哒|现实那15年的噩梦在他的爱下渐渐消失,剩下的,只有浓浓的爱意。本文绝对是一个字,宠,宠,宠。
  • 我比老婆大八岁我比老婆大八岁落了耳朵|现实相亲会上,一个80后老男孩,都快奔三了,还没工作,对面坐着一个90女孩,今年20岁不到……
  • 青草人家青草人家青草人家.CS|现实老丁,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次经商的失败,使得他归隐山林;偶然奇遇,选择再次出山,出战商场。功成名就,专心打造自己的梦想生活。
  • 年少也疯狂年少也疯狂水木壬壬|现实在万般无奈中,在庞大家族中,因为彼此的猜疑与自私,贫穷伴随着这个善良的少年逐渐成长,但是没有人知道在这样一个懦弱就要遭人欺负的村落里,活着就是为了变得强大,我在黑道和白道中一步步做着艰难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