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94900000097

第97章 争夺天下 (1)

第二十八章争夺天下 (1)

秦复也不再言语,天地在沉寂之中一片肃杀,风涌云聚,电火自四方天空倾泄而下,使得天地更为诡异。

而空阔的天地之中,惟秦复与刘秀若对峙的两座巨峰,在无边的风雨下,气势纠结,无形的生机与战意激荡成巨大的风暴,向四面八方辐射。

秦复知道刘秀已经出手了,顷刻之间,他竟感觉天地似进入了隆冬,奇异的寒气依然在加重,冷风如刀,割肉生痛,而这一切,都是来自刘秀。

这让秦复骇然,刘秀身上竟能散发出如此奇寒之气,这使他想起了玄门之内的寒意。

“你参透了玄门之秘?”秦复讶然问道。

“不错,所以你要小心了!”刘秀淡然道。

秦复不禁悠然而笑,如今天下之中,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对手,那足以威胁他的老一辈人物,诸如武皇和邪神已去,而在新一代人中,他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

即使是面对刘秀这个江湖中传说几乎可追当年武皇的对手,秦复也未曾心怯,但他却知道,今日之战,将可能是他此生最为艰难的决战。

对于刘秀能有江湖中传说的那般神化,秦复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很明白一个能够参透玄门之秘的人,必已获得玄门之中奇异的力量。他知道玄门之秘是秦盟告诉刘秀的,但玄门的力量只是一个传说,并没有人真的可能参透,即使是当年秦盟也不例外!是以,秦复根本就没有再次返回死亡沼泽,对于那种死亡的记忆,他确实不想再经历。是以,他再也未曾去过死亡沼泽。

刘秀融入气势的寒气之浓确实够惊人,这才使秦复猜测到刘秀悟透了玄门之秘。

刘秀的气势依然在疯涨,落入他身体五丈之内的水珠立刻化为冰粒,而在其周围结成一个透明的冰球,如置身于一个水晶的宫殿之中,一人一马,以傲然之势存于天地之间,诡异得让秦复心中发冷。

他已不是昔日的秦复,但刘秀更不是昔日的林渺,而命运将他们安排在今日,却成了另一个巅峰对决。

天空极暗,云越压越低,雨越下越大,远处观望者的视线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在昏暗的天地之中,却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在电火之中反射着异彩的两个巨大的气团。

刘秀是晶莹而剔透的巨大晶石气团,而秦复则沉入一片诡异的白光之中,仿佛是被无数电火纠结而成的火团,在昏暗的虚空中显得极为耀眼。

远观之人皆捏了把汗,没有人知道这一战的结果,但无论是哪一方,都损伤不起,而他们所代表的正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两股势力的龙头,也关系着整个天下的命运。是以,无论是刘秀抑或秦复,都不能有任何损失。

只可惜,这两人又分别代表着年轻一辈自身武功成就最高者,他们的战局,根本就没有外人可以左右。

当天空中最惊心动魄的一道闪电划落天空之时,是秦复抢先出剑了!

剑是焚音血剑,夺自火怪的手中。是以,当电光乍亮时,虚空中也惊起一阵诡异的声音,摧心揪魄,合着惊雷霹雳的声响,仿佛整个虚空突然爆炸。

当电芒与刘秀冰晶的气罩相触之时,虚空爆裂,疯狂的气劲撕裂了每一寸虚空,便连雷声也都是破碎的。

昏暗的天地也似乎在刹那间自燃起来,一团璀璨无比的光团自两人所处的地方冲天而起,直冲向那密密的黑云。

黑云之间仿佛陷开一个巨大的黑洞,呈漩涡状搅动起来,无数的电火自漩涡状密云边泄落,在距刘秀与秦复百丈之外的地面落下,炸起漫天的尘土,将刘秀与秦复隐于一片混沌之中。

不断有电火闪烁,更有千万道电火击入那片混沌,在混沌的天地里纠结成光龙,相缠、互击。

秦复每一招必尽其全力,他得到了秦盟的近八成功力,这股强大的功力通过霸王心经与其自身真气相融合,此刻他的功力之浑厚足以称雄于天下。要知道,秦盟之功力与当年武皇也相差无几,而秦复得其功力后,自然是如虎添翼。但是秦复却骇然发现,刘秀的功力之高比他甚至还要可怕,是以秦复每一招必尽全力。

刘秀的功力之强,只怕已直逼当年的武皇刘正了,不仅得烈罡芙蓉果之功力,更得火怪之通天丹的一甲子功力,在玄门之中更吸纳了其中的魔道共存的异力,而使其自身的力量几乎夺天地造化之功。

最让秦复恼恨的却是刘秀也同样知晓《霸王诀》的部分武功,这使他在很多时候都难以对刘秀够成强大的威胁,而刘秀的武功却很出他的意料之外,竟也不全是武皇的《广成帝诀》之绝学,而是另成一局。

秦复对《广成帝诀》的武功也知道一些,这得归功于秦盟昔日与武皇刘正的交手,使得秦盟记下了这天下间最为玄奇的武学之一,虽不知其全部,但以秦盟的武学修为,经过二十年的苦心揣摩,也已知其大概。而秦复尽得秦盟真传,自然对《广成帝诀》之绝学也有所掌握。

刘秀在顷刻间已与刘秀对拆了百招,方圆百丈之内,几乎化为焦土,而他一直都好整以暇,直到秦复再出“天地怒”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一丝威胁。

真正的天地怒,以霸王天罡使出,其威力确实已至完美,浩瀚得足以毁天灭地。

但这一招并没有让刘秀受到哪怕一丝的伤害,只是刘秀的马儿化成了飞灰。

“好——果然霸道,但如果仅止于此,今日必败者是你!”刘秀的身子在虚空中一退即回,朗声道。

在破碎的惊雷声中,秦复依然能听清楚刘秀的话,而刘秀在回旋之时,手中之刀狂划而过,暴吼:“冰火两重天——”

秦复只觉天空顿暗,头顶的密云竟在刹那间下陷,如一个巨大的肿瘤下垂,在垂落之际竟化成晶莹剔透的冰团,而冰层更不断向天顶蔓延,沉重的冰层拉得密云垂的更低,几与地面相贴,而垂落的云层在虚空中结成了一个几达百丈的巨大冰弹,将刘秀完全吞噬其中。

“轰……”冰弹脱开云层,犹如一颗巨大无比的陨星直撞向地面的秦复。

秦复几乎难以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他知道,这是万载玄冰的威力!在死亡沼泽之中,万载玄冰能让一条地下河冻结数十里地,甚至整个岸层都被冻结,而这结于虚空之中的巨大冰弹也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苍穹灭——”秦复飞退,手中焚音血剑直插苍穹,千万道电火顿时狂泄于剑端,秦复的整个身子在刹那间爆出一团强烈的血光,血光直透天顶,云层仿佛也在刹那间映红。

当秦复身上血光爆起之时,苍穹外竟有一股奇异的血云直落至那密云之顶,与秦复的血光相接,顿时天与地一片血红,而刘秀的那巨大冰团则沉沉地撞入那片血色的天地之间——

“轰……”骊山之上的草木在这一阵巨响之中尽化成碎末,三里之外观望的赤眉军都若纸鸢般被那股气浪冲击得飞跌而出,惨叫声、马嘶声全在巨大的气浪之中化为碎末,陷入虚无。

杨音、谢禄等人在气浪之中也若大海惊涛骇浪上的一叶孤舟,无以为凭,体内的真气更被激得一片混乱。

他们从未想过这一击会有如此毁灭性的威力,而在那一刹之间,眼前一片黑暗,耳畔更是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天地真的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而在那股疯狂的气浪中,夹着奇异的寒气与无数破碎的冰团,遇物毁物……

杨音诸人实没料到诡变倏生,到最后他们几乎是趴在地上,但整个大地都在战栗!而在隐约之中,杨音更听到另一个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轮回第七道——”

自此之后的良久,杨音只感到自己的躯体完全不再存在,而是陷入一个无限深邃的黑洞之中,每一个细胞都化成了粉末,只剩下精神与灵魂在苦难中挣扎,一个极端的意识更让他紧紧地抓住存在于虚空中的某一点道不明的物质,以控制灵魂与生机不向那无限的黑洞之中陷落……

天地不知在何时开始重新进入现实,密云依旧,电火依旧,狂野的风暴也在肆掠奔涌,而天空中落下的已不再是雨水,而是大大小小的冰粒、冰雹。

杨音恢复知觉之时,最先感觉到的却是一股极寒之气透入骨髓,几乎让他僵木!他恢复视觉所看到的却不是土地,而是一脉平原冰,包括他所伏的地面,竟是一片巨大的冰原。

不远处,赤眉战士的残肢断体被冻在厚厚的冰层之中,混合着血色的冰,显得诡异异常。

天地确实是诡异得可怕,那密云之下竟是一望无际的冰原,而在一刻之前……

没有人敢想象,这或许只是一个离奇的梦,一个离奇的幻境,只是疼痛感让杨音知道自己尚活着,而且并不是在梦里,他回头看了看骊山——

骊山一半在冰层之下,另一半却成了秃秃的荒丘,而这一切,都是在刚才那狂野暴桀的世界里改变的。

改变这一切的却是依然傲立冰原之上的当世两大绝世高手!

不!冰原之上立着三人,与刘秀对峙的不再是秦复,更多了另一个人!

此人赫然竟是樊祟!

至于樊祟是什么时候赶到秦复身边的,却没人知道。

冰冷的风吹过,冰原之上自天空中洒落的冰雨发出清脆的响声,如一堆落在瓷盘之上的玉珠,或碎成更细的颗粒,或在冰原之上砸出一道道裂痕。

“砰……”刘秀在冰风中悠然跪倒,以刀拄着身体,竟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衣衫碎裂成一片片四处飞散。

杨音与谢禄等人大喜,但还没来得及得意,秦复与樊祟已纷纷跪倒……

结果确实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包括樊祟的加入,但仍是三败俱伤!

“皇上——”谢禄第一个惊觉,除秦复与樊祟外,赤眉军中便数他功力最高,在意识过来之时,立刻惊呼着向秦复飞扑而去。

“呜……呜……”杨音也拿起号角狂吹起来,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趁机击杀刘秀,这个对手实在太可怕了!

号角响起,但让杨音骇然的却是,自骊山之上赶来的赤眉军战士只剩两千余人,余者在刚才那疯狂的世界中或死或伤。

“杀刘秀者赏金万两——”杨音高喝。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赤眉军战士哪再犹豫?纷纷飞速向刘秀扑去。

刘秀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伤势确实很重,而且刚才连使冰火两重天与轮回第七道两大绝级杀招,几乎脱力,此刻想逃都没力气。

当然,这只是因为樊祟的突然加入,否则他必杀秦复!而且他也定有力气逃走,但樊祟消去了他的一部分力道,也让秦复那式“苍穹灭”的杀劲入侵了他的体内,这才受伤。不过,刘秀知道秦复比他伤得更重,樊祟也一样。

秦复与樊祟两人的力量才能让刘秀与之三败俱伤,这确让秦复为之骇然,他也知道刘秀的武功尚胜己一筹,而且其武学之诡异确实让他意外。

杨音的扑杀令正合秦复的心意,他知道,如果今日不能击杀刘秀,那么日后他败在刘秀手中的可能性极大。至少,以刘秀的武功,根本就没有人能单独成为其对手。

“皇上——”谢禄飞掠而至,一把扶住秦复,急道。

“杀了他!”秦复语气有点虚弱地道。

谢禄立刻明白秦复的意思,而扭头之时,却发现刘秀的亲卫高手们如飞而至,如果不能在这些人赶来之前除掉刘秀,或许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是以,谢禄不再犹豫,飞掠向二十丈外的刘秀。

“去死吧——”谢禄长剑化成一道惊鸿,直射刘秀。

刘秀避无可避,也没有力气避让,但便在谢禄的剑逼临刘秀头顶之时,刘秀身下的冰块突地炸开,碎冰如无数的怒矢般飞射向谢禄。

谢禄一惊之下,一股强大之极的气劲直撞而至。

“轰……”谢禄被击得倒退两丈,自地面之下竟掠出一道干瘦的身影,一把挟住刘秀向赶来的铁头诸人飞奔而去。

“归鸿迹——”谢禄失声惊呼。

“追——别让他们逃了!”谢禄见杨音率军赶来,不由得呼了一声。

同类推荐
  • 三剑传

    三剑传

    一个剑的故事
  • 万里封侯

    万里封侯

    十余年后,镇魂曲响起。是谁,用鲜血,洗刷所有的秘密?是谁,用天下人,来下这一盘巨大的棋?
  • 天地熔炉传说

    天地熔炉传说

    一个依靠收敛战乱中死者的财物为生的市井小混混,无意中在躲雨的小破庙内蹲在地上系个鞋带,却不料跪了个老神仙,结果被老神仙强行收为弟子。从此以后,特立独行,逆天改命。为兄弟义不容辞,敢拉皇帝下台;为恩师两肋插刀,敢闯天庭作祟;为红颜奋发图强,敢踹地府大门。他,就是,侠盟萌主,东方甲。
  • 一剑倾心

    一剑倾心

    冷宫雪,出身神秘,习武奇才,磨难重重,处处惊险。正义之中充满侠骨柔情,危难之中惊现睿智奇功。爱恨之中拯救天下仓生。他,天下之君王,他,武林之雄霸,他,侠骨柔肠闻名天下……
  • 双鱼变

    双鱼变

    黄发老鬼说这把剑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就像每一个刀客都说自己手里的刀是世界上最快的刀一样,卫邪只当黄发老鬼是说说而已。黄发老鬼还说,这把剑在他手里只能出鞘一次,如果再次出鞘,那就不是他了。“老鬼,啥时候这把剑借我耍耍呗!”卫邪嘿嘿笑道,带着一股子不怀好意,夏麟也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不成啊,还没到时候呢!”黄发老鬼笑笑,把剑捂得死死的,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把剑卖了换钱花。
热门推荐
  • 田园公主之将军休想逃

    田园公主之将军休想逃

    刚穿越就嫁人?嫁的还是个自卑阴郁的瘸腿男?不过他默默的小关怀,却渐渐走进了她的心!既然偷走了我楼文熙的心,就休想逃!他是家破人亡的将军之子,阴郁颓废,遇到了她,治好了他的伤,却侵蚀了他的心,从此他只为她回眸倾心,我又怎么会逃!
  • 罪恶末世

    罪恶末世

    末世一切以生存为原则,罪恶,由此而生。。
  • 巫术的世界

    巫术的世界

    神秘文化和神秘现象总能激发无限的遐想,作为一套神秘文化的专题百科读物和速读读物,本系列读本分专题全景式展现了世界神秘文化各个分支领域的历史起源、发展状况,以及与该领域相关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民间传说、影视文学作品等等,并以现代科学的视角给林林总总的神秘文化一个全新的解释。
  • 逆天神尊王的妖娆小魔妃

    逆天神尊王的妖娆小魔妃

    她,是这世界中第一颗璀璨的星星,无数古典武术都一一被她参透了。他,是无数人无一不崇拜的王爷殿下,男女老少通吃,甚至做梦梦到他。他,她,相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吧!
  • 爱恋终成伤

    爱恋终成伤

    夜,深了,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外面的星星,同时也挡住了男孩的心,他觉得好闷,似乎喘不过气来,满脑子想的都是和她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 覆宋

    覆宋

    既然穿越成为达人我岂愿再继续前世的卑贱除佞臣、灭阉竖、囚昏君再将这千娇百媚的公主降伏......侵略者的残暴终将我拯救苍生的梦想践踏幡然醒悟间即便是颠覆历史也要开启这异族统治的败亡之路......
  • 百里桃花

    百里桃花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会爱上你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会逃出部落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会看到你的宿命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会经历生死离别百里,遇见你我不后悔,我会记得你
  • 续武林西湖高僧事略

    续武林西湖高僧事略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九霄八隅录

    九霄八隅录

    世事难料,村野幼童小清徽,石笋无意得古剑。出深山、踏红尘,见识人情冷暖、世间百态。炼荣辱不惊,赏花开花落。以智慧剑,破烦恼贼。天机莫测,仙踪虚幻亦飘渺,大道无疆心消遥。闯刀山、荡绝地,品味诡谲风云、尔虞我诈。修去留无意,看云卷云舒。远交近攻,纵横捭阖。申评: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逆境寻踪

    逆境寻踪

    一个神奇的帽子一段惊奇的旅行一部传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