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33章

无情的战争,吞噬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虽然絮儿身在皇宫,可是接二连三的捷报,还是传到了她的耳中,皇宫的守卫还是那样的森严,只是絮儿又找到了一条新的传递消息的途径,可是,即使是不用这条途径,她也能准确的知道消息,皇上有意让她知道,这条途径,只不过是为了往宫外传递消息而已。

真正让她担心的,是皇上和孟如尘的联手,这两个人,心肠歹毒,居然为了引诱殷皓飞上当,让千百个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大火之中,这种狠毒之极的办法,想来除了孟如尘之外,别无他人了。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呢,自己不也是为了让皓飞哥哥胜利而不折手段的歹毒人吗?他们是在战场上让那些人光明正大的死去,死得轰轰烈烈的;而自己呢,是让那些人悄无声息的湮灭,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有一段时间,皓飞哥哥好像是掌握了他们歹毒的方法,虽然东城和北城依然是墙头草,可是皓飞哥哥居然硬生生的让皇上的兵马退回皇城,皇城里安插已久的奸细,开始了他们蓄谋已久的捣乱计划,虽然孟如尘竭尽全力的压制着,始终无法压制住全部,有一些不怕死的,照样出来活动,而死的人,一天一天的多了起来,街头随时能见到陌生人的骸骨,天子脚下的皇城,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可是,这几天看着孟如尘的眼神,总觉得有一股邪气,他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一些审视的感觉,絮儿觉得,自己也应该在他的计划之中了,他不会养自己这么一个闲人,看来,自己的用处再一次被聪明的他发觉了。

北城,这个战争中的中立者,自己家乡的城市,而城市之中的贺将军,自己的义父,自己还是他的义女,自己还是北城之中,贺将军亲封的暖月郡主。

一把小巧而精致的匕首,此时正抵在絮儿白皙而光滑的脖子上,小巧的脖子不敢动一动,稍微动一下,絮儿相信,自己就会告别明媚的太阳而掉入无尽黑暗的的地狱,匕首的主人,孟如尘,他绝对下的去手。

眼前放着笔墨纸砚,狼毫笔,麝香墨,薛涛笺,轩辕砚,都是上好的东西,都是绝无仅有的精品,此时,全都放在絮儿的面前,可是,脖子上的匕首,与眼前绝美的场面,显得极不相称。

孟如尘笑的真甜,甜到每一个人的心坎儿里,可是,这种微笑,让絮儿觉得,犹如正是寒冬十月,正好掉入的冰窟一般,让她从心底发寒。

可是,此时的她知道,此时,就算自己怕得要命,也决不能让他看出来,自己只能让他看到,自己永远是无惧的,是不能任人捏拿的,是有自尊的,若不然,自己将永远被他踩在脚下,永无翻身之日。

孟如尘笑道:“亲爱的小嫂子,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给你尊敬的义父,发出一封信,告诉他,让他别再做壁上观了,若不然,皇帝可就真的生气了,让他出兵,攻打殷皓飞。”

絮儿不动,就像是没听见他说的话一般,虽然如此,可是孟如尘的面上,依然是没有任何变化的笑容,还是那样的——和蔼可亲,唯独絮儿知道,他的笑容有多么的可怕。

孟如尘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我也知道,有我哥哥在你身后,我绝对不敢碰你,不过你放心,我的这把精美的匕首,不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你是天上的仙女,我是地上的烂泥,烂泥有些馊主意,是仙女绝对想不到的,可是仙女也最在乎,最在乎自己身边的人,最有爱心了,是不是?”

说完,莞尔一笑,轻声说道:“带进来!”

刚说完,就看到几个人押着兰翘进来,兰翘紧眯双唇,仇视的看着满面笑容的孟如尘,满脸不服输的倔强,孟如尘走向兰翘,如梦幻一般的声音响起:“你说,这么洁净无暇的小脸蛋儿,如果刻上一朵花,会不会更美了呢?再加上一点点的红色,那就像你一样妖艳了;如果在全身都刻上这样妖艳的花,岂不是令全天下的男人都会拜倒在她优美的石榴裙下,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必须让全天下的男人都看到,她身上绝美的刻花,是不是呀,她的主人,絮儿小姐。”

孟如尘一边说,一边拿着匕首在兰翘的脸上比划着,而最后,他斜眯着眼睛,看向身后咬紧双唇的絮儿,心中却是嗜血一般,乐开了花,他喜欢看到别人无可奈何的表情,最能让他寂寞的感官膨胀了。

絮儿思忖许久,才沉沉的喝道:“放开她。”

孟如尘什么也没说,直接摆了摆手,兰翘被带下去了,而絮儿则拿起笔,轻轻都在鲜红的薛涛笺上,描画着一个个表示自己耻辱的字体。

写完之后,孟如尘的手掐着絮儿小巧的下巴,依然笑着说道:“这才乖吗,这才让人喜欢呀,这样我才会疼你,等你做了我的小嫂子,我会更疼你的。”

说完,扔下絮儿一人,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而耀武扬威的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兰翘跌跌撞撞的进来了,她跪在絮儿的面前,声具泪下的哭道:“小姐,对不起,兰翘拖你的后腿的,请小姐赐我死吧,兰翘绝无怨言。”

絮儿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兰翘,她仇恨的大眼睛里,遍布着瘆人的寒意,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孟如尘,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你以为只有你会用暗语,你以为你将我在宫中全部的眼线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吗,告诉你,别总是高估自己,就算我真的不如你,最后也要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因为絮儿的声音太小,在她脚下的兰翘没有听到她和说的话,依然在那里哭着,絮儿赶忙笑着安慰道:“兰翘,没事的,这不一定是坏事,过几天,你弥补过来就行了。”

兰翘赶忙抬起头,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问道:“如何弥补,请小姐明示。”

絮儿高深莫测的笑道:“我怎么知道,就看局势怎么发展呢,说不定,你坐在那里,等着看好戏,就是弥补了;也说不定,你需要赔上性命呢。”

兰翘跪着道:“兰翘为小姐而死,死而无怨。”

絮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可是眼中坚定的决心,是无可改变的。

上一章第132章
下一章第134章
同类热门
  • 绝世清莲绝世清莲琼琦|古言与仇人同归于尽,穿越到天倾大陆体弱多病的世子身上。时间推移,发现母亲的死并非意外,自己身上还背负着一个人的生死,为了一个承诺,为了自己永不服输的信念,走上了一条强者之路。
  • 娃娃皇后娃娃皇后安安|古言穿越前,她是学啥啥不会的差等生。穿越后,她是人人谈之色变的恶魔女。六年后,爹爹做了丞相,我被选为当朝皇后。如果你穿越了,还做了皇后,才知道你只有十天可以活,你是接受还是抗争?她云安安,决不将自己的命运交由他人掌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脚踏红尘脚踏红尘任柠杉|古言他,夜辰,月夜国神一般的存在,方年二十有三。传闻,他五岁能吟诗作画,十岁领兵打仗传闻,他嗜血如命,心狠手辣,神仙相貌传闻,他不近女色,可府中却又七十二房妻妾她,任琳杉,21世纪沙粒般存在,年龄十八听说,她五岁就能翻墙爬树,七岁偷鸡摸狗听说,她外表冰冷但内心火热,长相美丽听说,美男子她照收不误,但却还保有纯洁之身某日某女色迷迷的打量着面前冷若冰霜的男子说“亲爱哒,咱们生米煮成熟饭可好?”而某男曰:“你若追到本王,那便许你”某女却毫不知某男转身后嘴角的一抹温笑
  • 乱世血凰:失忆公主很倾城乱世血凰:失忆公主很倾城尘兮|古言“九儿,我便挑明了说吧。我可赋你情深,也会予你一世恩宠,为你戴上那凤冠霞帔,送你坐上那万千女子梦寐以求的位置,但我却不会为了你放弃了这锦绣山河。这样的恩宠,你要,还是不要?”“我叶桢虽只生作了一介女流,却也最是看不起为了美人而空负江山之人。父皇曾说,为帝者,最忌讳的,便是情之一字。我叶桢堪不透,所以这皇位,就算父皇曾经捧到我面前,我亦不曾取。但倘若有人为了江山而负了我,虽知晓那人做的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我却依旧会生了那怨怼之情。我便是这样,口口声声说着世俗女子的缺点,自己却又沦为了那一类人。这样的我,你要,还是不要?”
  • 妖孽魅王:王妃休要逃妖孽魅王:王妃休要逃今天我最大|古言她,遭遇到前世的背叛,一穿越到异世,便桃花泛滥,陷入两位绝世男子的怀抱中……他,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黛儿,你注定是我的!”某男霸道的侵略女子美妙的……
  • 一品寡妇一品寡妇黑云白雨|古言意外穿越,她竟成年轻寡妇?三姑六婆见她没好脸!坑爹的,她又不是扫把星!可这怨气向谁撒?日子得过,饭得吃!忍了吧!可为毛传说中的丈夫又起死回生?竟还带回小三小四小五六!哼!臭男人,等着老娘报复吧!
  • 一世梨花一世梨花颖子|古言她,是还没来得及实现最初的梦想的顾岩;她,是洛世王府以功换封的槿容郡主洛奕桐;在某一个交点,她们是一个人。只是无奈,她的本事,无用武之地,除了闹腾;那么,就一切重头。他,是神秘的孝亲王府的世子,放浪不羁;他,瞳孔中是阳光洒满周身的温暖;在某一段前尘后,他们是一个人----白煦。只是不解,她对他的喜欢又不能喜欢。如此,便许一世梨花。上一辈的十里桃花的愿与君绝;这一世的青丝药引,心力代价;她说:“白煦,我贪生怕死,因为我要看到你!”她说:“我什么都不要,十里红妆就好。”她说:“白煦,你这姿势是要大boss壁咚吗?”他说:“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他说:“倾一生之力,护一世安康。”他说:“你这衣不蔽体,状如禽兽。”满院的梨花,是离么?梨,是一辈子的不分离。
  • 家有穿越女:小妾大翻身家有穿越女:小妾大翻身大月亮宝宝|古言人前说人话,鬼前说鬼话。机灵鬼吴恩雅从2009年蹦达到清末民初的乔式大家族。她心存不甘?凭什么我吴大小姐是老四乔正泽身边最无足轻重的三姨太?凭什么让那些下人们觉得我是最柔弱可欺的女主子?她无法理解这个大院的迷信之风,也无法理解这些人的迂腐和龌龊。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一大家子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各怀个的鬼胎,各打个的小算盘。她决心把这股子歪风邪气镇压下去。革命,必须提前革命。她要一夫一妻制,她还要很多很多爱。吴恩雅她是不是太贪心了?随着她的到来,整个大院陷入了一场危机。她不守妇道,勾引不属于她自己的老公。她拨开层层迷雾,解密了大院多年冤案。可随之来的,一股无形的杀气弥漫在她左右,到底是什么呢?她攥紧拳头,一切都在她的掌握。
  • 真假夫君真假夫君罗紫凌|古言太没天理了,不让投胎就算了,阎王还糊涂了,居然把她丢错时空,入错人间。啥米,要她嫁也就罢了,还找来只公鸡跟她拜堂成亲!好不容易见到正牌夫君了吧,可是眼前这哪个才是真的?不行不行,她要昏了,她不要再当人,死回去缠阎王好了!
  • 穿越之包子逆袭穿越之包子逆袭唐橙|古言现代人郑媛媛穿越到了古代,成为高门贵女,没想到拿着一手好牌的她,却完全不会打,胆小懦弱,受亲娘辖制,在夫家毫无地位,连奴才都看不起她,完完全全包子一枚。这可不是她的风格!且看她原地满血复活,如何智计百出,长袖善舞,成功逆袭!收获圆满爱情亲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