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鸩妃作者:鹤梦竹影
人气(0)评论(0)字数(6.0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那一夜,家毁人亡,她从嫡女沦为暖榻宫奴。那一夜,他毁了她的家,她的人。留下一句:“留你一条命,是为纪家欠联的,要由你来还!”从此虐恋上演!她拼命逃离他的身边,却不料,手脚都被他束缚。

本书标签

鹤梦竹影 鸩妃

最新章节

第30章(2020-02-15 18:32:32)

同类热门
  • 槿帝伊人槿帝伊人慕容严雪|古言她年华十六却含痛撑下了江山重任,可曾料到当年无知怪异的少女今朝摇身一变,就成为闻名天下的槿室国主,但破旧的江山,暗箭难防的叛逆,动乱不安的社会,纠缠不清的情缘,万箭穿心般射入不懂人情世故的她,她到底该如何?是怯弱退去,还是含泪挣扎?一身红衣狐皮的男子搂她入怀,轻仰绝世妖惑的容颜,只道了句:“槿儿,无论前方生死如何,哥哥与你生死离别共存!”而两侧白衣飘然的男子猛然从轿中而出,一路捂泪,“娘子,为何不带寒共去战死沙场,而让我苟且待于后宫中……”
  • 公主的抉择公主的抉择紫煞天娇|古言曾经的她,虽是金枝玉叶、天之娇女,却只盼有人能陪自己赏世间美景,尝天下美食。然而这微不足道的心愿,却因一场地覆天翻而变成了奢望。穿过重重阴谋和谜雾,面对爱恨情仇,她当如何抉择?是为恨复仇不择手段,还是为爱释怀放弃执念?是远走高飞隐没江湖?还是承担责任独挑大梁?她是否能够不忘本心、不改初衷?佛说,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 妖妃惑爱:丞相大人太傲娇妖妃惑爱:丞相大人太傲娇青妧|古言前世,她倾尽半生筹谋,终为那人换来了无上帝位。可迎接她的,竟是断筋废骨和暗无天日的折磨监禁!到最后,更是被一把火了却残生!重来一次,苏颜决定抱好师叔的金大腿,远离一切危险雄性。当然,渣男绿茶必须虐!还有那抢人的小白花,一路掐!可是……她师叔不应该是清风朗月、俊雅如仙的人物么?为什么这一只的画风有点不对?不仅腹黑闷骚,居然还是个傲娇?妈呀,她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世人皆说,他是乱政奸相,迎敌兵入境,为一个女人亡一国江山。世人更说,她是祸国妖妃,一手葬送整个南恪江山。
  • 乱世宠儿:朱颜戏天下乱世宠儿:朱颜戏天下浓妆素影|古言重生时她是丞相之女,名声传遍天下;出嫁后她以炫王妃之名,消失在大火之中;再现时她是一代歌姬,身份神秘莫测;然而她亦是吟雪主人,江湖显赫之人。一代乱世女子,拥有的身份无数……自古红颜是祸水,祸水降生,天下乱。可即使她是祸水,他们依然甘愿以天下来做交换,只为得到她。他们唯她独宠,她却淡然一笑,潇洒转身,不留一丝情念……强者之争,江湖之争,帝国之争……到底是以她之名争天下还是以天下之名争她?最终争的是天下还是争她?
  • 狐狸很腹黑:纨绔拽后狐狸很腹黑:纨绔拽后松果妹儿i|古言“狐狸儿子,我的初吻阿!”“你勒死我了。”“如果为了这张脸,我宁愿毁容。”看天才老师怎么玩转古代。
  • 虚幻梦境:你太冷了虚幻梦境:你太冷了糯米丬|古言男朋友和好朋友背叛自己?我会报仇。可是我究竟是谁?妈妈说我回到自己的身体。师傅说我是天选定的孩子,背负着一个世界所有的性命,不能动情。已经被伤一次怎么可能会再动情了?但是,错了,一切都错了。。。
  • 御七戮御七戮梨园雪景|古言谁与谁是截然不同的相恋,谁与谁又是生死相依的宿敌。她说她想过平凡的日子。可她注定承受希望,只得在一切不平凡中寻找平凡。但这只是一个幻想;她最终还是接受不平凡,永生永世不得安息。他说他生来就是毁灭一切的。于是他就毁灭了一切,鄙视着他的脚下。因为他的执着追求,世界似乎就此沉沦于无尽的黑暗。是谁因为一个冷血无情的代号而毁灭一切;又是谁为了毁灭这个代号而冷血无情。最终的最终,又是谁为他们埋葬自相残杀的骨灰?
  • 再回眸忆如初再回眸忆如初by仪儿|古言灵犀国国主听进大臣言论,欲娶奚落国公主为后,成就联姻。当朝太医南宫正贤为救自己的外甥女,禀明国主其早有婚约,乃是自己的徒儿单君翊。灵犀国国主不喜强人所难,故下令赐此良缘。单君翊心念亡妻,不予接受,但当他听说,此公主乃是亡妻妹妹时,不想她和她姐姐一样红颜薄命。故无奈签下了契约婚姻。奚落国公主离殇初入灵犀国便遇上了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小王爷铭扬,铭扬知其婚姻不实,便和离殇越走越近。离殇当起了众人的红娘,帮单君翊拉线毒女石嫣嫣。单君翊依旧难忘离眸,一心为其报仇找出凶手。众人为了帮他解开心结踏上了一段捉拿幕后真凶的悬疑之路。案件四起,杀手不尽。待到一切恢复平静,再次回眸,谁才在他(她)的心底~
  • 将妃:王爷很倾城将妃:王爷很倾城素光|古言他与她彼年相若,竹马绕青梅,她誓言会在原地等他。他与她战场共发,深情两相许,她誓言会替他守候江山。两个男人,绝代倾城,让她无法抉择!当爱情升级,牵扯出国仇家恨,她与他们的爱情又该如何?
  • 红颜劫:废后太妖娆红颜劫:废后太妖娆杜柒笑|古言她是手段狠厉毒辣的凤皖皇后,登基三年,因为爱他,她不顾自己已经油枯灯尽的身体,百般为他除去朝中隐患,他看不到她日渐孱弱的身躯,眼里有的不过身边美人的娇香软语。她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当大权掌下之日,便是废却她之时。当这一天终于来临,他将凤位赐予了他最爱的女人,任由她们将她折磨的面目全非。终于她在一场大火里逝去,同时赔上的还有那五个月大的孩子,她说:“楼洛尘,我爱你所以我承受你给的一切,若有来世,只希望我再也不要遇见你!”那一刻,他的心倏然被针扎了一下,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他说他不曾爱过她,可午夜梦回之时,他总是叫着她的名字醒来……这一切到底是缘还是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