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庶女悠然

作者:春温一笑
人气(0)评论(0)字数(1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这是一位名叫悠然的女孩,穿越为泰安孟氏庶出五姑娘后,如何在父母呵护下生活、成长和如何嫁到“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男人”的故事,及悠闲婚后生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30章(2020-02-15 20:52:38)

同类热门
  • 巾帼红颜 巾帼红颜 空空|古言家中生变,情郎变心。杜如月感觉没有比自已更加倒霉的人。为了救出自已的父亲,杜如月女扮男装,参加科举,一举中的头名。却不想被王爷识破,对她穷追不舍。“王爷,请你离我远点!”“这样远吗?”王爷几乎与杜如月紧贴面问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狠危险农女须谨慎穿越狠危险农女须谨慎苏梓依|古言前世,她是苏氏集团无人问津的私生女,跟着母亲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不料在她5岁时,苏氏集团的继承人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死去。一时间,苏筱月这个名字成为了老集团主的唯一希望。。。可她自己竟然浑然不知。。。抛弃,愁恨,她到底应该何去何从?穿越是对她的奖赐?还是另一种惩罚的开始?
  • 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想象与现实的差距逸钰|古言萧雨想找一个富二代结婚,或者找一个有钱人结婚,于是她又向着这方面奋斗着,为了不让自己和这些有钱人差距太大,于是她努力的赚钱。当她有了不少存款后,就开始去追一个自己觉得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后。但是现实与她想象的不一样,经过努力的追求,那个富二代成了她的男朋友,但是她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和有钱人的差距太大,自己的想象和发生的现实的差距很大,她失落的走在街上。但走在街上的萧雨不是想的和他男朋友的事,而是想的是怎样去当兵,萧雨从小就喜欢兵哥哥,所以一直想去,想着想着天空就飘起了毛毛细雨。萧雨抬起头看着天空,想着现在要是自己也穿越了多好啊,老天好像听见了她说的一样........
  • 穿越为兽之盛宠狼妃穿越为兽之盛宠狼妃君阙九重|古言金銮大殿上君王一句试探的戏言“母狼嫁残王”,语惊四座。趴在笼子里打了半天哈欠的“母狼”也震惊了,穿越成了一只狼还有王妃可以做。不过,嫁给一个残疾的闲王,顶着王妃的头衔,有吃有喝有住有下人伺候!但米虫梦没有破产,简直是太棒了!只可惜耷拉着脑袋偷笑着的某狼不知道,对面她那坐在轮椅上的未来夫君把她所有人性化的动作和表情收入眼底,端起酒杯佯装饮酒,被酒杯遮住的唇角,勾起满是兴味的笑意。看来,未来的日子会相当有趣。(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黔荒史黔荒史壆朶 0|古言古有云:得人心者得天下女人又如何,男人又如何?一入王道,何来男欢女爱?“命若是天定,即便破了它又如何?”她如此,他亦是如此。携手天下,立于巅峰。“只要是你,何来不甘?”三千弱水,独饮你一瓢。足以...
  • 天才草包嫡女:逆天小狂后天才草包嫡女:逆天小狂后野北|古言不能习武,就是草包?不能聚气,便是废柴?他们可知道,她本是天才?!一朝穿越,紫家见血就晕的草包废物华丽转身,一把银针,一座神鼎,一对透视灵眸,看轻天下苍生。神器、神兽、神丹……世间之物在紫瞳眼中只有两种,她喜欢的尽收囊中,她讨厌的尽情毁灭。某男霸道拥着她的纤腰:那你是喜欢我呢,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呢?!穿越玄幻?对!霸道女强?是!腹黑搞笑?没错!霸道宠溺?绝对!绝色美男霸道女主,大杀四方缠绵悱恻,虐渣女贱男,揽奇珍异宝……你能想到的全有,你想不到的也有!
  • 佳人若桃君倾梅佳人若桃君倾梅赫连三祺|古言她本是孤儿,与青梅竹马一起成为FBI。却没想到替补任务途中身亡,留下竹马孤单一人,带记忆重生到架空时代的她,在桃花纷飞时出生,本以为收获到了亲情的幸福和温暖,却不想在阴谋中,又再度失去他们。她与兄长苦等十年,十年回归,片刻的宁静后,无止尽的开始复仇。他是异国前朝太子,本抱着同样的仇恨。他本不懂爱,也不知是否该去爱那个桃花般的女人,却因为他人频频介入,让他终于重视这一段感情,但是她要的不仅是一双佳人,更要一世自由,他是该用爱把她禁锢,还是撒手放她自由,若是都不想,他又该怎样去抉择?
  • 初爱初爱魄心|古言龙连冽,他是万人爱戴的君王;龙连贺,他是一个无心的王爷;龙碧影,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蓝拉,她是一个平凡的打工一族,爱情,她要的是平淡而专一,可是谁能给?
  • 帝王叹:妖妃惑世帝王叹:妖妃惑世雪菩提|古言那年白雪如花,风中飘摇,只选择花前月下。她放不下前世的因果,他断不去万丈红尘,她为了一代江山接近于他,他只为她留守天涯。他说:“为何我总是看不透你。”她轻笑,勾画出倾世容颜,依靠他怀。他一手紧捏她下颚,眼中染满鲜红的怒意“倘若我愿意放弃江山荣华,与你隐居山林,你是否愿意放下仇恨,放下他!”她娇柔推开他,伸出玉指放在他的唇瓣,笑的妩媚妖娆:“嘘,皇上此言差矣,您不会,臣妾亦然不会。
  • 血色罂粟:倾世妖娆血色罂粟:倾世妖娆三鲤鱼|古言无尽媚态,致命的诱惑,亦是罂粟花的瘾她醉仙居的头牌身价上亿两黄金媚态丛生,世俗扰人她究竟是谁?将军府的千金?遭人唾骂的花痴女?有太多的秘密还未解决她体内五芒星阵中的男人是谁?这个萌到爆的少年是谁?突然冒出的父母又是谁?真真假假,凌乱的世俗,佛曰:不可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