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梦到幸福花开作者:小妞妞
人气(0)评论(0)字数(2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漂亮的女大学生中梦中醒来,才发现五年的婚姻生活只是一场梦境,这是庄周梦蝶还是预见了未来?当梦中的老公和现在的男友齐齐出现在她身边,她又该如何选择?是选择相恋四年的男友,还是梦中结婚五年的深爱丈夫?

最新章节

第101章 原来只是梦境(2020-02-15 22:06:05)

同类热门
  • 妄惜往昔妄惜往昔燕北远江南|现言三代人的恩怨纠葛,深藏不露的世家大族,命中注定的禁忌之恋血与爱的交锋,新势力与旧贵族的拉锯战,硝烟四起灭门之仇,手足之情,灵魂挚爱,她究竟该何去何从情归何处,爱为谁殇用谎言,悲剧,仇恨堆砌的世界矢志不渝,执迷不悔的往往是那些“恶”的人
  • 豪门养成系统豪门养成系统曲阿|现言豪门路难,难于上青天!但是为了父亲病,怎么说也要搏一搏。一不小心,郑莲花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系统小萝莉:“嘴里说不要,心里很开心嘛。”某只金三少:“女人,你不要玩火-_-#”本文女主郑莲花:“╮(╯_╰)╭”阅读指南:前方高能,请准备好接受总裁文深深的爱意。
  • 独占爱妻:楚少的心尖宠独占爱妻:楚少的心尖宠顾七月|现言他是楚氏王国首席继承人,雷厉风行手段残忍,但他对她至上宠爱。爱与恨的交织纠缠,是豪门,更是商战,他们在恨的力量中各自成长,在爱的力量下各自强大,恨让人疯狂,爱让人发狂。
  • 豪门夺情,首席执迷不悔豪门夺情,首席执迷不悔玲珑格|现言怅然一别,余生千万里,谁都像你,谁都不是你——凌祎城。欧瓷第一次见到凌祎城,她兴冲冲地送了一条美人鱼作为定情信物。欧瓷第二次见到凌祎城,她送他一顶绿帽子。欧瓷再见凌祎城,她送他……呃,送什么?送自己?想得美!翻脸不认帐的女人该怎么收拾?凌祎城轻哼,往死里宠,宠得无法无天没人敢要的时候,女人自当会乖乖回来。
  • 清甜佳人清甜佳人陈小错|现言救了个小孩,竟然被他强制拉回家,一心要让她当二妈,小孩子开开玩笑就好了,那个花心帅气的小孩父亲还处处冷脸相向,是,她是平民,但是不代表她没尊严,有钱人有什么了不起,她也是有脾气的,她走,走的远远的……可是,那位干嘛还追在她屁股后面不放手啊?爱了?晚了!想要她嫁他?难了!
  • 深夜,请给我半支烟深夜,请给我半支烟朕是五叔叔|现言从我被亲妈卖给人贩子,当了一个傻子的童养媳开始,我的人生就已经不在正常的轨道上了。被虐过,痛苦过,挣扎过,反抗过,伤过也爱过。当我被人踩在脚下如同蝼蚁一般的时候,我咬牙发誓这辈子要做人上人。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我擦干眼泪,涂上红艳的口红,笑靥如花,穿梭在这繁华的都市霓虹之中。若有天你看见一个落寞的女人在深夜的街头抱头痛哭,无需他言,请递给她半支烟。
  • 情场生活之我心依旧情场生活之我心依旧纸箱|现言一代平民于礼荣、从人生的最低谷到攀上高峰,八年的部队生活,在一次执行秘密任务中,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在自己面前痛苦的样子,那是一种揪心的痛,服役期满,重新踏入久违城镇的他,是否能抵抗得住美女上司的致命诱惑?能否在众多职业美女围绕的情场生活中内心依旧坐怀不乱、不为所动?
  • 99度盛宠:萌妻带宝拐进门99度盛宠:萌妻带宝拐进门三十七夜雨|现言【非青梅竹马】某时某地某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签上某份协议后,他不抛弃不放弃地百般无赖粘着她不走。吃她的,喝她的,用她的,不仅如此还无耻到……睡她的?而且,她辛苦宝贝了九个月才换来了小肉球,他竟然成天琢磨着抱走?抱歉,大叔我们早就没关系了,方便面送你,冰箱里可乐送你,车子送你,房子送你。其他的则需要等价代换了吧?对此他义正辞严道:“你把你送我把孩子送我,相反的,我自己送你,孩子,我还可以再送你一个!”……从三岁到三十,再到数不清的以后,从童年跨过青春,一场不长不短的人生旅途,谁都需要被小心珍藏,仔细安放。
  • 早安,学姐殿下早安,学姐殿下夜墨卿染|现言前世,她是威震古老大陆,权势滔天的帝惜公主。绝世天赋,无双谋略,倾世容颜终究抵不过那高处不胜寒的皇位,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幽蓝渡过忘川河,走过黄泉路,回望三生石,阎王殿里,一席白衣清冷傲立“我只愿一生平淡,不见那一抹深宫谍影……”某夜大手一挥,生死簿上赫然出现“重生21世纪义妹幽蓝”。今生,面对未知的一切,陌生的时空,幽蓝又该何去何从?“娘子,我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斗的过小三,打的过流氓,最重要是奴家会暖床……”。某狐狸撒娇卖萌对某蓝各种献殷勤道。“滚一边去……”某蓝恼羞成怒中,“扑通”一声,某狐狸被踢下了床。幽墨:白天狐狸,晚上美男。冥夜:暖心哥哥,贴心棉袄。
  • 落跑甜心:腹黑总裁请饶命落跑甜心:腹黑总裁请饶命优麻sama|现言床上一片凌乱,她傻傻的看着床上那个男人,半响后,二话不说穿好衣服狂奔出房间。她记得昨天男朋友才刚刚跟她分手,她便一个人跑去酒吧里喝酒……然后……然后好像糊里糊涂的将一个男人扛走开房去……该不会是她主动的把?妈呀!“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他只要一动手指头,就能将整个世界倒转,他嘴角微微带着邪意,“你这么不听话,我该如何处罚你呢?”“我错了!”她弱弱的低下了头。男人满意的点头,“错在哪儿了”“哪里都错了。”他在她面前,哪敢不低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