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璃卿城情璃卿城情半路之海.CS|古言公元305年,五国并起,硝烟不断,各国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所到之处,无不硝烟四起。本来生活在村庄里的母子,却因为无情的战争,而阴阳两隔,被迫流离的他来到了盛京,遇到了与自己命运纠缠一辈的盛炎和玥璃,长大之后,原本的友谊全部都变了味,朝廷之上的夺位之争,爱情之间的纠葛,国家的命运,平复四起的战争。朋友,还能是朋友吗?
  • 恰如朝暮恰如朝暮南洲|古言红尘滚滚中的爱恨情仇,马蹄辗转间的峥嵘岁月,四国大陆上的风云乍变。软帐朱唇,香车美酒,曲笑逢迎。这场东风花雨中,最终不能明白,繁华如锦抑或是洗尽铅华,到底哪一人是我?
  • 辞君欢辞君欢濯然|古言白日他是风光的三王爷萧然,夜里他是夺人性命的阎罗眠刃。“眠刃,眠于刀刃,他说任何忤逆他的人都得死。世人道他嗜血残忍,然而这样冷血的一个人却独宠一名青楼艺妓于掌上心尖。原来,他亦有情....比常人更为痴心更为痴情。白辞你可知道,有个叫眠刃的人心甘情愿为你抛弃一切?世事无常瞬息万变,爱恨一场难逃离分。最后一眼,他红眸温柔看着自己深爱的女子只是轻笑,一如当年....
  • 悍妃天下,神秘王爷的嫡妃悍妃天下,神秘王爷的嫡妃雪夜妖妃|古言【本文已签约出版】简介:未嫁先休再赐婚,她与他成为京中最大的笑柄,因为他们是绝配的废物组合!新婚大堂,宾客嘲笑。喜帕之下,她挑起红唇,素手翻转,瞬间便掐住那人的脖子,语气轻轻地说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南阳候世子可还记得,今儿早上从你房中扔出的娈童尸体?战火连天,她被逼落大海。他指天发誓:她若不还,他屠尽天下人为她陪葬!——他是大燕国手握重兵的废物王爷,身残面毁性情阴郁!却无人得知,他身残之下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他面毁之颜是何等卓绝!她是大燕国第一废物太师府千金,一张丑颜胸无点墨!世人却不知道在她废物的同时,手中握着庞大的消息来源,更无人得知她便是那天下间绝世的第一公子!——本文,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打小鬼,灭小强,夫妻同心振朝纲!妖妃完结文种田文:《霸气村妞,种个将军当相公》http://www.*****.com/?a/757452/index.html新文《艳绝天下,王的蛇蝎毒后》http://www.*****.com/?a/1188850/
  • 腹黑全能世子妃腹黑全能世子妃静涵郡主|古言她,是来自21世纪的杀手女神,也是人人崇拜的无敌总裁。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误打误撞的穿越到了上官府的废材大小姐中,从此名扬天下。他,是名噪京都的无情世子,女人的梦中情人,男人的偶像,一副俊美的面容横扫世界。当冷酷无情的他遇上了狠绝毒辣的她,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 花神美眷花神美眷兰志茗香语|古言她温婉柔美,是花神下凡成宁家大小姐,为遇命定之人;他为皇家帝王,钟情与她,不惜不折手段封她为妃!他是战功卓绝的异性王,与她相依为命,在发现与她无血缘关系时爱上她!红颜殇江山乱,且看她素手翻云与爱人并肩,指点江山!(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医妃有毒:殿下,请入瓮医妃有毒:殿下,请入瓮黎月半|古言"被人下毒,卖入春花楼,为保清誉自尽而亡。一朝魂灭,浴火重生。得高人相助,才得以回到秦家。奈何三妹陷害,被父逼婚,秦家再无她的容身之处,庶妹骄横跋扈,主母黑白不分。是他们先不慈,就别怪她不仁,所有欠她的,她都会讨回来!为了复仇,她不得不同意嫁给被冷落的三皇子,以求合作,却不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江月满庭霜江月满庭霜行露未晞|古言这是一个权利和爱情交织的故事。谁是情场里的赢家?谁会走上权利的巅峰?他们又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故事,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开始说起……江月满庭霜,山风应天长。怀昔与君饮,年少竞轻狂。
  • 一朝为妃一朝为妃一昧相思2010|古言她自幼被母亲嫌弃,生性良薄还处处与人为敌,兖州城内人人喊打的刻薄红颜。他是第一个对她微笑的董熠表哥,却与同胞的妹妹寄柔订下婚约。她想托付终生的男人苏宁安,却只想卷了她的银子与他人私奔。她为爱所伤却越挫越勇,直至遇见改变她命运的李鈭谦。一场错认的恩情,妹妹飞上枝头成为鈭谦的宠妃,她却迫嫁年老富商填房,沦为克死文府父子的扫帚星。她是他妻子的姐姐,他是她妹妹的夫婿,彼时再见相隔银河万里。她见过他对妹妹的百般宠爱,在文府争斗中失利败北,被撵出府门。本以为就此了结残生,终抵不过命运的捉弄,以寡妇身份迎入宫内,一朝为妃立于君侧。她受尽他人嘲笑,成为偏安一方的冷宫娘娘,他却帝宠突降,将她卷入步步惊心的宫闱争斗之中!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