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璃泪:舍弃我的终究是你

作者:苏幕墨韵
人气(1)评论(0)字数(14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梦前企盼与你相遇梦中重新相遇相知梦后徒留一地心泪弥补你的缺憾,收集的不过是破碎的琉璃片一个织梦者,本该无情无欲,可一切脱了轨,是结束还是开始?到最后织梦变了味,织造了自己的梦,结束?【片段】“大胆刁民!”“小女子岚琦,与夫君在这小山洞里避难,怎么刁了?”“你可知那男子是谁?”岚琦回首望了望那躺在茅草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男子,轻轻出声:“他说我是他娘子那便是。”“刷刷”刀剑出銷,“拿下她!”女子大惊失色,如今的她如何应对他们,“谁敢动她,谁就得死!”身后男子虚弱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却让女子心凉了大半,面前士兵纷纷下跪……“你说你不会骗我的,终究你还是骗了我!!”“岚儿……”一辈子能有多久,感觉自己活了两世,原来一切都是错觉。因为他,我失去了重生的机会,可我不悔!一切的开头都是个错误!当世界上没有夏悠羽的时候,你依然能够笑着……可当世界没有秦梓衡的时候,我却以为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以另一个身份认识另一个你,原来命运的纠缠永生永世!能够再见你,我不悔,若让我从头来过我从不会犹豫……萧琛和烟雪;俞常迢和涟漪;妩歆和苗祈;千御和文轻曼;四个全然无关的人却串成了世上最美的琉璃!舍弃!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此文主线悲剧,亲们小心慎入!

最新章节

第90章 只为你的舞蹈(2020-02-15 16:16:33)

同类热门
  • 穿越之凤傲九天穿越之凤傲九天时光情人|幻情异界一双凤眸缓缓的睁开,眼前景象是那么的古色古香.可是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还活着?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我穿越了?一连串的疑问还没来得及梳理面前突然冒出一个穿着低调却不失贵气的俊美无方的男人。慌乱了。古人小姐的闺房难道可以随便进?不是说不行吗?欲哭无泪,我可是只穿着睡衣的。
  • 原来他是吸血鬼原来他是吸血鬼沫凯泽|幻情宫天爵,血族之王;沫樱,甜美少女。身为一族之王的他,竟会爱上一个人类少女?!这也就算了,为何还要把平凡的她占为己有?甚至让它变成血族皇后!
  • 权色美人权色美人写微|幻情所以的故事都关于权与美人那个总是满目悲哀的人曾温柔地说:花待葬的待,代表等待与期待。人来到世上,无非是体验一次从生到死的过程。而其间你会体会到无数爱恨,你会和很多人相遇后分离,有无数纠葛。等到了最后,你所有的苦痛与伤痕,都将被埋葬,不复存在。这便是花待葬这个名字的含义。施夷光,李美人,凤皇,萧琬,花蕊夫人……都是在他们那个时代里,名动天下的美人,都见证过,一个或多个王朝的颠覆与盛世的兴衰。当权者与他们之间的爱恨,权与美人的抉择。金铃成结,红线纠缠,是宿命,也是枷锁。美人容色可祸国,如若再来,权者可愿遇这倾国颜色?
  • 狐亦陌忆:魔君大人太高冷狐亦陌忆:魔君大人太高冷梨墨璐|幻情同为狐妖,情缘至深;那年,他为她登上雪岭采传说中五色花助她成仙,她为救他内丹尽毁修为尽散;那年,他再无力气说完那句话,她已离他而去;百年后,她投身狐族成为狐族宠儿,他因前世的她登上仙界至尊的宝座;他说他要等她,她说她要记起他……奈何世故变迁,奈何情深缘浅,他与她能否在下世再见?又能否冲破种种束缚一起重现当年的理想?其中又发生何种变故?且看之后的他们该何去何从……本文以宠文纯爱为主,所谓大虐伤身,小虐怡情,欢迎大家提意见哦!
  • 暝王娶妻盛宠九系王妃暝王娶妻盛宠九系王妃俊丫头|幻情当杀手之王的她,穿越异世能闹出怎样的事迹,当冷酷的他看到无情的她,又会又一番怎样的动静呢?
  • 第十九个平凡的年轮第十九个平凡的年轮飞鳞|幻情生命不息,时间不止,年轮还要画下去。青春的我们有着天真的梦想,傻傻的坚持,执着的去错,不顾一切的去爱,青春如同魔力的地带,身在其中会感到迷茫,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当你走过青春,回眸青春,回忆青春,再见到关于青春的一切,都止不住的悲伤。
  • 愆梦愆梦匪色上邪|幻情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困神秘洞穴,并忘记了所有过往。脱困后发现与自己同行之人身份不简单,而自己的身世似乎复杂更甚。忽然出现的异色双瞳和身上的刻字玉佩究竟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一切是有意安排的迷局还是自己种下的苦果。
  • 穿越之公主归来穿越之公主归来喵喵朵|幻情现代少女安小唯穿越到古国成为神命定的王后,然而她却对神秘清冷的大祭司神羽情愫渐生,三番两次的逃婚终于惹怒了君临天下的男人,安小唯被迫流亡,一路结识了妖孽少年织羽、温柔的白衣鬼白珩,古国公主的身份渐渐水落石出,远古传说中月神的面目也被逐渐揭开……被迫沉眠地底的公主,因恨堕落的神祗,热血与爱恋交融的奇幻之旅,公主即将归来!然而天下在握,却不及他一句低声呢喃:“唯姬,吾已在此地等你万年。”霎时,心痛如裂。安小唯:“神羽,倾我一生,换你永安。”
  • 灵泉之悍妇当家灵泉之悍妇当家颜新|幻情得了灵泉以为末世要来的女医师崔乐蓉从大城市隐居到了小乡村,可惜末世一直没来,一不留神却穿越到了古代。古代不可怕,最怕有人渣!父母亲厚,却是家徒四壁,上有极品偏心奶奶死要钱,下有奇葩亲戚不开眼。奇葩婶婶看上了亲事坏了名声生生要将人逼死,奶奶拉偏架不管不问只管伸手要钱。崔乐蓉冷笑一声,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我倒霉了谁也别想好过。婶婶坏我亲事想要自嫁女,那就让堂妹也跟着一起坏了名声当老姑婆。奶奶死要钱从此计算分明一分钱也别想多拿!大姑小姑上门打秋风统统赶出去!本想靠着医术和灵泉带着一家子发家致富走上小康之路,却不想父母给定了秀才亲。骗婚?夺嫁妆?三从四德?当牛做马?恶妇狰狞一笑,敢算计欺负老娘,不搅得你们家鸡飞狗跳老娘就不姓崔!
  • 明眸明眸斗姑娘|幻情施夷光从没想过会离开昆仑,更没想过与她同行的会是梁月。这十丈红尘汲汲营营的富贵洪流,像一碗销魂蚀骨的烈酒,迷蒙了过去,模糊了将来。生活中的一切,凝固成不二居门前那盏红灯笼。在云川无尽的黑夜里,在山野苍茫的月色中,闪着微弱的温暖的光,伴随着她的醉生梦死,伴随着那日复一日的蹉跎。梁月痛恨饮酒,却偏偏放纵施夷光的烂醉,他一年中在云川逗留的日子只有短短数日,却每次回来都要为醉酒的她收拾残局。幸好他并不因此恼怒,也许是因为怜悯,怜悯她的平庸,怜悯她的懦弱,怜悯中有痛恨也有不甘。所以才有了云川,才有了不二居,才有了故事的开始。只是,就像无数个,我们曾经读过的故事一样,也都有结束的一天。聊以此文作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