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将门嫡妃略凶残

作者:洽洽
人气(6)评论(0)字数(14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前一世助心爱之人登上皇位,却被污通奸,眼看自己九族被诛!幸得老天垂怜,重活一世。孟云初发誓,这一世,她要将奸夫淫妇,五马分尸!偏偏有人看不过去:“娘子,你这样是不对的……”“哦?”孟云初一个眼刀飞过去。某人赔笑:“朕的意思是,五马分尸,不如千刀万剐!娘子你看如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738章 (大结局)(2020-02-16 16:34:31)

同类热门
  • 梦入大明梦入大明玄影001|古言梦回六百年,来到明朝宣德年间。此时,距离永乐盛世过去不到十年,朝廷中人才济济,文有“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蹇义、夏原吉;武有英国公张辅,地方上又有于谦、周忱这样的巡抚。这时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大明朝正处于蒸蒸日上的时期。而方梦婷却穿越成为大明朝普通村庄中的一个小萝莉,还有一个比自己大一岁的夫君要养活。********************************************************************主角望夫成龙,誓要助夫君科举有成,从两榜进士到青云直上,一直迈向权利的巅峰。ps:穿越女的大明奋斗史
  • 天下迷琴天下迷琴古井有波|古言这把琴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 清泪:风华绝代醉君心清泪:风华绝代醉君心魔魅琴殇|古言本文爽文,男强女强,逍遥江湖,且看女主如何女扮男装倾天下,喜欢的请果断跳坑
  • 侯门青云路侯门青云路李甜甜|古言贫穷将她推入了将军府那扇黑漆大门之后。全心全意的只求一寸立足之地,委曲求全得来的却是绝境。涅磐之后再回到将军府,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为了生存,她下决心要不择手段。等待她的,是平步青云还是落入尘土?
  • 一品丫鬟一品丫鬟桃成兮|古言这年头,你穿我也穿,穿穿更健康。走在大街上,你要是没去过三国唐宋元明清或者异世界,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So,当程曦发现自己穿了的时候,倒也没怎么意外。只不过人家穿过去的,不是王爷就说公主,再不济也是个千金小姐或者富家公子,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居然是个小丫鬟?整天端茶倒水兼捶腿,主子还是个不招人待见的混账窝囊废。Tnnd。不怕不怕,这一世里程曦作为资深骨灰宅女,别无长处,唯一爱好就是读书,《红楼梦》更是奉为经典,怎么当丫鬟,我有教科书。看我穿越小丫鬟,如何颠覆神州大世界~PS.另有已完结作品《跑到韩国当明星》,喜欢韩娱的同学可以戳一下~
  • 凤傲九天,太子妃太嚣张凤傲九天,太子妃太嚣张北极心|古言他实在是太抢手了,她退后几步不是心甘情愿拱手相让,而是缓冲冲刺册。奈何到他身边的这条路实在是太艰难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她从阴谋圈中挣扎出来,伤痕累累。却发现他原来早就喜欢着她保护着她。但她伸手时,却为时已晚。她扶额,“当你的女人怎么就这么难?”他轻柔一笑,“我都不嫌弃你了,你还抱怨什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朱门新妇日常朱门新妇日常非关|古言身为处在奔三末流的单身狗女白领,对于穿越后捡了个便宜夫君的看法就是没看法,反正人都已经嫁了,先处处看呗。我做了一道丝瓜蛋汤,问苏墨味道如何。苏墨点点头,说:“不错。”我问:“怎么个不错法?”苏墨睨我一眼,说:“丝瓜是丝瓜的味道,蛋是蛋的味道。”我又问:“那汤呢?”苏墨薄薄的嘴角牵起好看的弧度,喝了一口汤,说:“自然是白开水的味道。”“……”穿越女的福利就是遇到个把帅哥那都不是事儿,这不,有个仙气飘飘的神医在诶。我捂着自己的心口,苍白的容颜上缓缓绽开一抹凄绝的笑意:“寒子誉,你不是号称妙手圣医吗,敢不敢,医一下这颗将死之心呢?”柳香雪表示本来只想好好过个日子,却非要牵扯进这么多是非,所以世上总有你想也想不到的事。
  • 美人心毒美人心毒一世锦年|古言穿越了一次,还能再重生一次?她又不是有九条命,是老天爷看她两辈子都活的太可怜,所以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找到幸福吗?那为什么还要让她回到这深宫之中?这个机会是让她重新开始,还是报仇雪恨?上一辈子的仇恨,她怎么也无法忘记,如果老天爷真的可怜她,那就让她痛痛快快地报一次仇,做一次坏人伤害过她的人,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让她死的,她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吃货的古代生活吃货的古代生活琥珀蓝|古言万宝儿偶然参加了一个据说“寓教于乐”的厨艺培训游戏。一觉醒来,世界画风突然就变了。OMG,这是什么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系统:方便主人您自由发挥,么么哒~万宝儿:我只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一朝回到解放前既然都从萝莉开始了,养成一只夫君似乎也该提上日程了……1v1,慢热
  • 溺宠杀手妃:腹黑冥王很傲娇溺宠杀手妃:腹黑冥王很傲娇嫣晗澈|古言他们是现代杀手特工界的传奇恋人,却因为一场火灾,穿越到了冥焰王朝。她成了丞相府五小姐,第一次见面,她抱住了他的大腿;第二次她咬了他的手指;第三次她吻了他。直到有一天,他摸着她的头道:“不是早就认出我了吗?”她使劲的抱住了他,在他颈边蹭了蹭,“我想要你…”陪我玩嘛!他打断了她的话,“幽儿这么想要我吗?那为夫勉强让幽儿如愿吧。”下一秒,她就被堵住了嘴,男人如愿的勾了勾唇角,嗯,还是想象中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