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婚到底,首席御妻好计谋

作者:微微透心凉
人气(3)评论(0)字数(8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结婚之时,易潇觉得自己终于熬出头了,嫁了一个疼爱自己,可以依靠一辈子得男人,谁料,这个曾和她海誓山盟的男人竟然为了别的女人要和她离婚!易潇:离就离,顾明哲,你可别后悔。数月后……顾明哲识破了一切阴谋后,迫不及待的寻找易潇的下落!顾明哲:我的好媳妇,跟老公回家吧!老公知道错了!易潇:呵呵,小鲜肉小狼狗比比皆是,吃什么回头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439章 你的身份(2020-02-16 16:35:42)

同类热门
  • 四十二克的灵魂爱情四十二克的灵魂爱情苇絮|现言这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在一次偶然的电话中,林峰认识了一个做原油现货的女孩,女孩是业务员,为了资金的安全,以及赚钱,林峰和女孩谈起了恋爱,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产生了真爱,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和打击,他们的爱越来越深,在真爱面前,一切都无所谓,而他们能够走到一起吗?爱情真的可以超越一切吗?
  • 已为人妻已为人妻夜雨独唱|现言顾君临,EC集团的总裁,欧洲黑道势力暗门的首领。当时的年少轻狂让他失去了深爱的她……7年后,逃离的沐柠改名穆晴语带着丈夫孩子回国。顾君临于是开始不择手段的掠夺。“顾君临,我求求你,你不要杀他,不要……我什么都答应……答应你。”穆晴语对拿枪指着萧以哲头的顾君临苦苦哀求。“砰”一声,跪着的萧以哲倒了下去。穆晴语看到萧以哲惨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从现在开始,无论上天入地,你都只能是我的……”"
  • 龙凤BABY买二送一龙凤BABY买二送一猫小逗|现言走错房间,他把穿着齐P情趣装的她当作孝敬自己的礼物“吃”了!一夜乌龙,她成了恶魔龙凤宝宝的幸孕妈咪!五年后,辣妈萌宝VS风流总裁,好戏开场!
  • 卧底偶像宠娇妻卧底偶像宠娇妻墨纸云声|现言他,被她称为高冷腹黑大叔,表面上是万人追捧的“高龄偶像”,实际上却是隐身娱乐圈的高级卧底。她,是不谙世事的平凡少女,是他呵护备至,用生命去保护的十八岁娇妻。从遇见她起,他便隐瞒卧底身份,从草根大叔翻身国民偶像,潜入娱乐圈。然而,任务在身的他不得不为她着想,如果给不了安全的幸福,还不如直接放手,可他真的能就此放开他深深宠爱的小娇妻吗?三年后,她带着孩子出现在他面前,前妻竟成为了自己的贴身助理!到底是阴差阳错,还是刻意安排?
  • EXO之秋季,伴随对你的思念EXO之秋季,伴随对你的思念EXO陌惜|现言女主和男主从小在幼儿园认识,阴差阳错,他们住在了一起(只是附近,离得很近而已),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他们两个就分开了……本人是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好的话请不要人身攻击,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出来,我会改的。此小说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谢大家支持!
  • 大律师的小老婆大律师的小老婆虾米十三|现言这个恶质律师打着是她老师的旗号,就敢明目张胆地来整她?哼,她才不怕!本想出言相驳,却不知这恶质男竟是如此腹黑毒舌?那咱就来硬的!可没想他还有帮凶?坑爹啊,难道本小姐这大好年华就要赖在他身上?
  • 染指成婚:老公请温柔染指成婚:老公请温柔酸辣牛肉|现言五年前,她拒绝了他,选择了他的弟弟。五年后,他强势回归,让她家破人亡,也让她承受了最深的背叛!在她的世界之中掀起惊涛骇浪。他用尽一切手段,只是为了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原本以为是最痛的报复,哪里知道会成为最深的爱情。皇甫家太子爷,堂堂华夏最年轻的特战队长,在外人眼中俨然冰山天神,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分明是干柴,只能被名叫黎一宁的烈火点燃。
  • 全城缉爱:帝少的囚婚情人全城缉爱:帝少的囚婚情人破千姬|现言三年前,她爱他入骨,他却伤她至深。一枚冰冷子弹,一场无情大火,葬送了她对他所有的痴念爱恋。三年后,她为恨而活,步步踏血,只为复仇。酒宴相遇,他柔情缱绻:“女人,好久不……”“对不起,请借过!”她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微笑,清润的话语字字如冰。他错愕,惊诧,眼底净是滔天的怒意。她笑靥如花,挥手而去:南宫先生,你已gameover……
  • 大清最后的格格: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步云衢小雅鹿鸣|现言她,是大清朝最后的格格。从满清的宗室格格,到民国的将军夫人,历尽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他,是戎马倥偬,不可一世的少帅将军。他说:爱上你,我不后悔!在那乱世之中,有觥筹交错的奢靡,也有枪林弹雨血腥。她说:我以为,这便是地狱了。可是到最后我才知道,那是他为我打造的天堂啊!(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用细腻的笔法还原大清最后格格的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
  • 隐婚166天:老公大人好腹黑隐婚166天:老公大人好腹黑仁者飞飞飞|现言结婚几个月,她突然怀孕。“孩子不会是我的。”他淡漠的目光泛着丝丝薄冷:“去打掉!”她吓得第二天就逃到了法国。多年后回归,她早褪去当初的青涩,成为了可的独挡一面的精英设计师。然,上任报道的第一天,当那张熟悉的俊脸映入她眼眸的时,她还是不免心颤!“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