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我的生活不是梦幻我的生活不是梦幻王晓路|现言现实,就是现实。即使追梦。梦境就是梦境,即使压抑。一个柔弱女生最寻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曾认为自己敏感,曾认为自己多情,曾认为自己怪异,现实的镜子给自己的是什么?最终的梦最终能否成为现实?仅此献给那些追梦,跌倒在路途中摔倒的人…………
  • 天神的后裔天神的后裔桃桃鱼子酱|现言手术室里特殊情况,她被吃了眼豆腐就算了。结果这个霸道男人竟然还明目张胆地要求再看一遍。他把她当什么人了!傅晴彻底怒了,“首长,你到底要不要脸?”“我要你!”威严的首长说着将趴在他身下的女人翻个身,“宝贝儿,你想换姿势明说,不用这么暗示。”
  • 健忘先生不忘相思健忘先生不忘相思玛提尔达|现言男神身边的莺莺燕燕那么多,她哪里知道自己是第一个给他难堪的,第一个甩了他失踪的……不听解释?都是有原因的!敏安城里最大的孤儿院,里面的收养的孩子都姓敏。敏夜安觉得这些同事还挺懂的。她大学时的舍友这么说:凭着董大这皮相和一身本事,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受这样的‘不公平’待遇。谁能想到,时隔那么多年了,董大日进斗金怎么还是这么小心眼。“董先生,你现在也算是业界小有名气的才俊,怎么眼光还是这么肤浅呢?你看上我,我怎么觉得是场悲剧呢”怒摔!常人接近不得的董大少爷,就这么反复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中,且栽的特瓷实。
  • 甩掉毒舌前夫 甩掉毒舌前夫 丹小雅|现言她用了三年的时间,舔平一段情殇,却用了三个月去接受了这个整天和自己斗气的毒舌男,一年后草草结束了这段婚姻。他却对她说:“文落落,这场婚姻经营的失败,原因只不过我爱你,而你从来没有爱过我。”而她却不知,在这渗透的点点滴滴中,他已经潜移默化的进入她的心,可是他却已经不再原地等她了……
  • 错爱成瘾,闪婚总裁太高冷错爱成瘾,闪婚总裁太高冷关小怀|现言"韩辰羽,你放手!"她无力的挣扎着,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的,身上黑色的精致礼服被他撕的粉碎,莫大的耻辱伴随着他温柔的吻,无尽的黑暗几乎让她沦陷。五年前她信他爱他,为他不顾一切,却得知他的所有爱都是阴谋,五年后她恨他躲他,却终究被他囚禁终身,曾经人人都说他们不配,她只想听他的一句话三个字,最后却只是等来了一句没爱过,现在人人都说他们绝配,她却再也不想听到那句我爱你。"萧然,你注定是要和我韩辰羽共度终生的人。"爱是无罪,爱是承担,最痛的痛是原谅,其实我们对爱一无所知。
  • 永生永世永生永世至死靡玺|现言因为父亲的病情,她认识了他,就用一百万买了她四年的青春,二年过后他前女友回来了......
  • 聚散不相离聚散不相离叶肄|现言廖羽晶从未预想过以后的人生,以后---那是多久之后。可现实就是闪电划破夜空,煞白照亮现实,浮世浮沉,遂尤不及。不要在十六七岁谈恋爱,因为那会是你最爱的人。青春是浓墨重彩的篇章,她廖羽晶恣意狂妄,活的潇洒,爱的轰轰烈烈,女追男、上赶子那又怎样?人人都说她傻,笑她不知羞耻她不在乎,她只知道自己喜欢眼前的这个人,他不喜欢自己?凭什么?那就让他像她喜欢他一样喜欢自己吧!待她经历了辍学、误解、远走他乡的年月,对他的思念会不会少一分?现实的残酷没有让她在黑暗里哭泣,可在寂静的深夜里爱和恨肆意啃噬自己,心中的爱和思念像海浪一样要将她卷走。你不要喜欢我,因为我不会喜欢你---这是他对她的忠告。靠!那么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吧!她唇舌反击,一语成鉴。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吗?嘿,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几辈子忘掉你。缘聚缘散。
  • 真假千金记真假千金记容若公子|现言他是Y.C的集团总裁,她是尹墨集团的千金小姐;可一场坠崖,是巧合还是谋划?她是尹茉初,还是言梓依?那个代替她当上尹墨集团的人为何会同她有一模一样的面容,而自己原本的面孔为何会如此陌生。“齐曜辰,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引诱我!”“不然,我让你引诱我?”“齐曜辰,你爱的不是我,同样,我爱的,也不是你!”到现在,她才知道,她拥有着别人的面孔,拥有着别人的名字,甚至拥有着别人的……不!不行!我齐曜辰这次绝不会让你逃走!你不是言梓依,你只是尹茉初!你躲,我找!你跑,我追!你敢结婚,我用大炮轰了整个教堂!什么?你说这是给我们婚礼准备的?来人,把大炮撤了,换礼服!
  • 江湖学园如何江湖学园如何无情伤自尊|现言一个身世谜团,一个青清纯少女,一个全国闻名不良学校。学校里,人人戴着学生的面具,面具的下面,究竟是怎样的神秘?一个母亲,为何要尽全力守住一个秘密?一个少女,为何要如此探索所有的谜团?与其每天的提心吊胆,不如安静的度过一生。在幽冥鬼学园里,真正的学生,还有几个?灵异古怪的身世与世界之间,纠缠不清的还有什么。为情所困,一段校园恋情,和一个称霸江湖,谁能决定?一堆逗比的空白大脑,填充的又是个啥。见证一个生存在两个世界中的少女的一生,从我做起!
  • 老婆要听话:腹黑恶少爱欺妻老婆要听话:腹黑恶少爱欺妻姑娘爱吃肉|现言传闻冷酷无情的黑暗帝国总裁季博辰曾经玩死过女人,安然嫁给他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没想到还是被欺负的很惨,至于没被虐死,大概也是她命大得上天怜惜。“季博辰,你知不知道你个性狂妄又自大,有时候又龟毛的跟个老头一样!说到底你就是混蛋!知道吗!”安然手臂被绷带吊着,另只手指着她养的大金毛鼻孔出气骂着。大金毛头一仰,很欢地舔舔她的手指头。“安然,你在说什么?”冷不丁的,身后阴森森响起一个冷酷声音,某人忽然出现在她的身后,俊脸阴沉问道。(备注:虐文,很虐,不喜虐的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