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不二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作者:茶语桑
人气(5)评论(0)字数(1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乔颜是整个青城最傻的女人,她倾家荡产去挽救落魄男友的家族企业,他东山再起的时候,却转手就甩了她,理由居然还是——你太蠢了。呵呵,她不蠢,怎么会看上他这种人渣!可乔颜也是整个青城最有福气的女人,就在众人以为她接到前男友的订婚请柬会失控发疯的时候,她娇美动人地甩下了一张结婚请柬。叶锦澜与乔颜喜结连理,整个青城都炸开了。叶锦澜是谁?他是整个青城的女人都想睡的男人!矜贵低调,风度翩翩,内敛沉稳又讳莫如深。最重要的是,人家是豪门啊!是真真正正钻石加黄金级别的豪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43章 重口味(2020-02-16 16:36:10)

同类热门
  • 无法磨灭的爱情无法磨灭的爱情山里的苦茶花|现言齐阳痴笑,看着韩月月的样子他笑了。笑得苦涩,笑得猖狂,他打断韩月月说:“现在,是下班时间,更何况你现在是在和江总裁谈恋爱,说不定那天我们都得称你一声总裁夫人不是?”韩月月抬头对上他的眼睛,看着那双原本熟悉现在又很是陌生的眼,她努力控制住自己了。她对齐阳说:“齐总,您真会开玩笑。”说完就径直往前走,刚走了两步,手就被人抓住,那是一双很大的手,手很温暖,但是却赶不走韩月月心里的冰凉。爱情就像是一部戏,入了戏谁也出不来。齐阳想,他就是那个入了戏的人。
  • 嫁个老公是魔鬼嫁个老公是魔鬼薇薇妮妮|现言一个美艳少妇的凄苦生活!
  • 闪婚总裁:笙情童话闪婚总裁:笙情童话端木初初|现言她是室内设计师,他是新晋的房产大亨本以为是一段无爱的契约婚姻,婚后在他的无限宠溺中,她渐渐动了心。她才知,眼前男人的斯文儒雅,那都是假象;腹黑狡诈才是真相!将她吃得干干净净,渣都不剩。他就是一匹喂不饱的腹黑狼!
  • 邪魅总裁:娇妻别跑邪魅总裁:娇妻别跑流紫|现言自从爸爸娶了继母后,安若雅就成为现实版的灰姑娘,还要受他同父异母妹妹的欺负。家里只有奶奶最疼她,爱她,为了给奶奶治病,她给别人当家教,不幸遇上恶魔总裁。他愿意帮她,只要她成为他的情人。每次她从那豪华别墅逃走,就会被他抓回去。他说:“安若雅,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
  • 听说我住进过你心里听说我住进过你心里时深|现言秋魁说,你疼我如命,纵我入骨。蓝筠说,你为我付出了很多,只是我都看不到。可是,记忆对我说,你爱我爱到把我送进了别人的怀里。当真相一点点揭露,我想,我配不上你的爱,
  • 花心男与邋遢女花心男与邋遢女COIN|现言一场并不美丽的相遇,突兀而跳脱。一个饶舌花心男,一个邋遢糟粕女。女人:“龙祥,铭记,男人不饶舌,得饶人处且饶人。”男人:”性感的男人必须会饶舌,要能把樱桃梗绕成蝴蝶结才算过关,接吻嘛,就要得饶人处不饶人才有趣味”他微狭桃花眼,波光流转,犹如罂粟花般魅惑,“这叫技巧,叫秘诀,是有难度的好不好,技巧你懂么,不懂可以请教我,我勉为其难一把,教你得话学费半价------”邋遢女人扶额,我是让你闭嘴好不?一拳抽了过去,花心男的死样可是很难看的哦,尽管你的花心与我无关。花心男:达令,你终于洗澡换衣服了?总之,一个称得上好姑娘的邋遢女被一个没心可开花的龙孩子带坏的故事。一个找心开花,心心相印的故事。
  • 美瞳之瞳魅美瞳之瞳魅谷箬曦|现言美瞳和雅瞳是出身豪门且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可他俩却因为五岁时父母的婚变而分离,从此过上截然不同的生活。程默是一个有着悲惨身世的豪门公子,二十岁他带着他的阴谋回国却被美瞳识破。熙梵是美瞳一直深爱的人,可熙梵的家族,美瞳的继父,程默的父亲却恩怨纠结。故事伴随着亲情,爱情,豪门恩怨展开······
  • 少女战斗吧少女战斗吧柠月忘忧|现言一副塔罗牌,开启了她从未想到过的人生。她胆小,她厌世,一副塔罗牌,翻开了她人生的新起点。她变得自信,周围无数美男环绕,她,却唯独爱上了他。
  • 亿万盛宠:辣妈萌宝腹黑爹亿万盛宠:辣妈萌宝腹黑爹一树樱花|现言重生爬上总裁床,只为双胞胎儿子。逃离海外,生下宝贝儿子,再度回归,为赚钱辣妈弃医从娱。选秀夺冠,不料签到了宝贝儿子们的亲爹的门下。“唐冥,你不会想跟我抢儿子吧?”“不,我想抢的是你。”……季凝:娱乐圈水可真深,想做个安静赚钱的辣妈不容易!唐冥:那你就安安静静做我的老婆,乖乖站老公背后数钱花钱好了。
  • 冷首席的温柔妻冷首席的温柔妻念希然|现言他从黑暗中走来,带着一身的孤寂和冷漠,她笑若雏菊,如冬日里的暖阳,一点一滴将冰山融化成娟娟流水。“今天是我的生日。”美目星星点点,娇唇含着迷人的浅笑,白皙的手掌在他面前摊开,如盛开的白莲。“我的生日礼物呢?”冷峻的脸愣了愣,尴尬的干咳了两声。“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都可以吗?”清丽的女声带着戏谑。“只要我能做得到。”谁叫他忘了准备生日礼物呢?可是也没有人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呀?“我要的生日礼物很简单。”“是什么?”他难得好奇。“你!”男人的冰山脸裂开了一条缝,从愕然到沉默再到高深莫测。“你确定?”“额,是。”轮到女人迟疑了。“羽儿,就算你想反悔也来不及了。”霸道的吻封住了女人的唇。他和她是命定的恋人,相遇在瓢泼大雨中,相恋在雪花绽放时,相守在一生一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