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天降萌宝:下堂小妾要翻身

作者:南岸
人气(2)评论(0)字数(7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什么,一穿越就成了孩儿他妈?有米有搞错,她才芳龄十八。好吧,看在这娃娃还算卡哇伊又被欺负的如此可怜的份儿上,她云思雨认了,养他好了。可为毛还给了她一个下堂妾的身份?有闻某王驻守边疆五年未归,竟是因为当年上了她恶心走的?好吧,谁让他是传闻中的玻璃呢,她再认。因为当初同日嫁入王府的王妃忌恨她,各种报复她,搞的如今是个人就能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且地球人都知道,靠之。去你祖宗十八代的节操,老娘要翻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253章 大结局2(2020-02-16 16:36:29)

同类热门
  • 大侠请饶命大侠请饶命卿卿雨蝶|古言孙雨沁,一名全能型高三学霸,又是一名令世人崇敬的跆拳道兼元武冠军。在一次比赛中孙雨沁因发烧而被对方踢中脑袋,从此便昏睡过去。当孙雨沁第一眼睁开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古代的豪华房间里,身边还有一个莫名其妙在哭的人…………就让我们看看,孙雨沁如何在自己莫不熟悉的地方学会生存的吧……
  • 一世无缘一世爱恋一世无缘一世爱恋卿言语墨|古言夕颜:“一杯毒酒,一碗孟婆汤!我喝下了毒酒,却没有喝下孟婆汤,虽然为了不忘记忆与孟婆交换,付出了惨痛代价,但若让我在选择一次,我也会这样选择,因为我明白了,他是爱我的。”冷傲霜:“没想到我寻找了多年的姑娘,竟然在我身边默默付出那么多年,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我的选择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不过我不会后悔。”
  • 带着空间当陶潜夫人带着空间当陶潜夫人林珏娴|古言21世纪某女穿越了,直接穿到注定当陶潜夫人的女孩身上,难道真要和陶潜种豆南山下?
  • 红纱嫁衣红纱嫁衣凉小蒲|古言“鸟翔天际,鱼潜水底。乐兮舞兮,伊人绣衣。挥我手中线,绣我红纱衣。一针一线,寄之相思。脱我旧时衣,穿我红纱衣。即见君子,悦兮喜兮。”简单来说,就是小梁童鞋穿越到了异世,碰上了和她梦中情人一模一样却全然陌生的白月,于是努力,希望两人的爱情能开花,但是当爱情真的开花时,开出的却是一片鲜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特工穿越古代之吾妻吾爱特工穿越古代之吾妻吾爱乖乖0614|古言紫鹃:“大叔,你是王爷?”宇文靖:“当然,难道本王不像?”紫鹃:“.......”且看冷酷女特工穿越古代世家萝莉型小姐,在古代发生的趣事吧、本书纯属虚构。仅供娱乐。切勿模仿,本文爽文+女强男强身心健康女三神马的都不堪一击。
  • 穿越为后:我的相公是宝宝穿越为后:我的相公是宝宝狂想曲|古言妈妈咪呀,不就是一场台风吗?怎么把我“吹”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还要我和一个小宝宝配婚姻!欧基桑,知道我不是这个朝代的人,送我回家吧!什么什么?必须到这个国家的国都去,只有国主才能帮我?为什么呀,为什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红楼穿越之绝黛狼君红楼穿越之绝黛狼君玉秋桐|古言当她知道自己成了红楼里的林黛玉,第一反应是:哈哈哈,赚到了,赚大发了。当她突然听到自己的未来相公是他时,第一反应是:呵呵呵,别逗了,别吓唬人了。第二反应是:呜呜呜,这下子,亏本了,亏海里去了。什么?叫我出嫁,就给这么点东西打发走?不可能,我开的条件,少一毛都不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纸醉纸醉花冢夜.CS|古言在我的心底,埋藏着无数描述你的华丽辞藻。但纵使用尽世间瑰丽,来赞美与你。终究是一面之辞。最终,镜花水月罢了。我,既没有触碰你的手指;也没有,保护你的臂膀。语言,是多么的乏力啊。
  •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枯藤新枝|古言天慕国天历一百一十六年四月初六,皇上一纸诏书,言丞相府嫡女冷言雪已过及荓之年,才德兼备,容貌端正,特赐婚璃王为正妃,下月初六成婚,钦此!一时间天下有哗然的,有惋惜的,有同情的,有羡慕的…纷杂不思。丞相府嫡女冷言雪,天慕国的第一才女,第一美女,倾慕者比比难数。璃王自胎中就带寒毒,身体孱弱,虽生着倾世容颜,但是早有断言,活不过二十,令无数人憾息。而远在某个地方的某人从未想过,她的命运因着这一纸赐婚彻底改变.花轿临门,她径自掀开轿帘,看着正探手进来的倾世容颜男子,眼神冷洌,直言不讳,“我是冷言诺,是冷丞相恨不能永远消杀抹尽的庶女,你确定还要迎我进门?”男子神情怡然,似乎毫不震惊,轻笑道,“我确定。”“好。”她一拍轿门。…“放心吧,作为你永不再娶的报答,你死后,我会给你风光大葬,永生不嫁。”女子声轻而坚定。“那,多谢你为我守节。”男子微点点头,面色不见何情绪。“不用,得了王府那么多财产,这是应该的。”女子摆摆手,毫不在意。良久,女子似乎想起什么,又开口道,“呃,对了,趁现在你还清醒的活着,赶紧说说你死后需要陪葬的物品,我好命人提前准备准备。”“.”
  • 隐浮华之瑾缘隐浮华之瑾缘疏影伤霁|古言小小太医玩转诡谲朝堂!太子?不要。王爷?不要。皇帝?更不要。只想还了女儿身,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