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还记得那年冬

作者:诗夏吖
人气(1)评论(0)字数(0.8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那年冬,你给了我生;那年冬,你给了我亡......

最新章节

第2章 婉棠,我只愿为你守候(2020-02-16 16:34:55)

同类热门
  • 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云婳|现言他是霍家风光无限的长孙,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不抽烟,不喝酒,但凡一切能令人上瘾的东西,他都坚决不碰——惟独,他对她一人上了瘾。相爱三年,转眼,她却成为众人眼中拆散他婚姻的坏女人。责任,权力,地位,为了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他将她渐渐推离他的世界。她心灰意冷,转身投入一段全新的婚姻。他娶了她姐姐,她嫁给了他二弟,霍家的二爷——从那一天开始,霍二爷怀揣结婚证,前面渣男、渣女对他女人放狠招,他在后面加血加血再加血!“二爷,肖总监让夫人亲自给客户送文件,夫人累得一整个上午没喘过一口气——”霍二爷笔尖一顿,抬头勾唇轻笑,“去,为咱们公司的女性高管报一个魔鬼瘦身营,一礼拜瘦不了三十斤的咱不要——记住,费用我报销,算是爷我体恤下属了。”秘书一怔,“可咱们公司女性高管就肖总监一个人……”忽然,秘书明白了什么,爷,您真够体恤的!*“二爷,夫人感冒了,肖总监说怕传染,让夫人搬去那个没有暖气的办公室工作了。”霍二爷黑眸一沉,“让肖总监去楼下大厅工作,我老婆感冒了,我自然也传染了,肖总监那么娇气,我怎么能传染了她?”秘书抬手扶额,“夫人不让您假公济私、滥用职权……”霍二爷眉梢轻挑,“那就让她上来骂我好了——去冲一杯板蓝根放那儿等着她……哎对了,上次爷的围巾你给我放哪儿了?”“……”秘书眼角一抽,某人这是腆着脸求宠爱呢吧!*“二爷,肖总监怀孕了——”霍二爷怔了怔,他还没孩子呢,那两人怎么就先怀上了!于是乎他一个电话拨到自家老婆那儿秀下限,“老婆,我听说那对渣男贱女有宝宝了……”手机那头,女声慵懒,“心痒痒了?”某男拼命点头,女声悠悠然响起,“那你跟她生一个去呗,我想她一定乐意替二爷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某男被自家老婆嫌弃,正无语中,手机那头传来另一个激动的女声:“二哥你别听嫂子胡说,我刚刚陪她去医院了,她怀孕两个月了,你要当爹啦!”某男喜出望外!他就说嘛,那两人都有孩子了,他不可能那么无能!
  •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夜雨星辰|现言BOSS萌妻,立正稍息,跑步前进民政局,领证生娃,抱孩子……李叶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红本子!哎呀我去,她竟然和认识不到两个月的人结婚了?!还是个军婚?!虽然她是总裁,知道凡是要讲究效率,可是,这,也太快了吧……
  • 因你而来,为你而去因你而来,为你而去静静我就是捏|现言以后不要做朋友,朋友不能牵手。——羚述源遇见了你,我的生命才有了色彩你离开后,我就活成了你的样子——易千辽我喜欢你,是不是让你觉得受委屈了——白俊承
  • 灿烂逆袭:颤抖吧,魔王君灿烂逆袭:颤抖吧,魔王君婷钰|现言娱乐王国中有一只恶名昭彰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王,一只傲娇的小魔女不幸落入了大魔王手中,凶悍的小魔女与霸道的大魔王展开了激烈的斗争,终于,小魔女吃掉了大魔王,小魔女舔了舔嘴唇表示,大魔王味道很好……她吃了还想吃……怎么破?
  • 高冷总裁:走着瞧高冷总裁:走着瞧蔓妍|现言一时之间,他的眼底满是苦涩的笑容。如果那时候,他一心一意的对戚菲,说不定,现在得到幸福的,便是他?而身边这两个孩子,也该是属于他的。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如果罢了,若是人生真的能后悔,真的能改变,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后悔呢?
  • 冷血阎罗:恶魔的致命情人冷血阎罗:恶魔的致命情人浅水的鱼|现言紫心璃,一名美丽到极致,冷的像冰魄,身怀绝技的杀手。在所有人眼中她是他的贴身保镖,另一个身份却是他的地下情人,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情人……雷熙曜,阎罗门少主,冷心魔君,“帝国财阀”雷氏的总裁,更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商业首领。为了惩罚她,他竟然把她想送给他的死对手修罗门的少主夜朔。从那刻起,她心死了,不再会流血。然而,即便死了,他会放过她吗?
  • 与柒白头与柒白头浅笑蝶|现言偶然的回忆,勾起心中一系列的伤痛。也许只是为了平复心中的伤痕,我选择了坚强的面对一切,然后在所有伤痛回忆的后面,决然的划上句号,取代之前的省略号!毕业之际的一场一见钟情,能否有个甜蜜的句号?
  • 我你及其他我你及其他楚客人|现言自从遇见她后,他交的每一个女朋友、每一次分手,都与她有关。她就像是一个万花筒,手一转,就会出现一种陌生的斑斓和妙曼。他以为他了解她的身世,可谜团之后还是迷。闺蜜说:这世上有一种人从来不会认真,但一认真就是一辈子。她回答:我连我们班上的男生都认不全,你跟我说这个。她以为她已经走进他了,可没想到触摸到的只是假象。
  • 独家BOSS令:萌妻乖乖嫁我独家BOSS令:萌妻乖乖嫁我影妙妙|现言酒后乱点火,安暖暖把总裁大人欺负半死!次日醒来,总裁大人索要赔偿费五个亿!她气结,“凭什么?”“凭我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你低俗土鳖街头货!你这样的女人,看我一眼就该收五亿了,更何况,昨晚你把我看了个遍!”“你,无耻!要钱是吧?给,一块钱,我就当看了次猴!”“一块钱?看猴?死女人,你给我站住!”帝少皇怒不可遏,发誓掘地三尺也要逮住那个把他当猴耍的女人……
  • 一个人的独奏一个人的独奏说书者阳阳|现言他坐在铺满青草的田埂上,她倚靠在他的肩头。金黄的稻穗摇曳在秋风中,红彤彤的夕阳落在他们身上,在身后的稻田里,拖出两条长长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