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酷首席虐恋俏偷儿

作者:紫空灵
人气(0)评论(0)字数(2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在雨夜里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他收养了她,供她衣食,供她念书,他亦教导她做个颠倒众生的女子,那年她十三岁。若干年后,一个俊朗的那男子对她说,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也恨你,非常非常恨,让我又爱又恨,到底哪个才是你真面目?你上辈子欠了我,今生注定要偿还。她淡淡的说,好,我偿还。只因为当初在雨夜把她捡回家的人,忘记教她一句话,若要颠倒众生,就不要爱任何人。***************************************************有些罪是原罪,上一代的恩怨延续到这一代就是原罪,谁欠了谁,谁又负了谁,今生统统清算清楚吧。新人新文,求收藏。

最新章节

第76章 幸福在敲门(2020-02-15 17:43:37)

同类热门
  • EXO柏怡之恋EXO柏怡之恋凡凡唯勋|现言吴世勋:我在等一个人,在等我的永恒,告诉我爱不单行别害怕。朴灿烈:夜太黑、不经意间丢了你的美。边伯贤:我爱你,能反过来写,多好。鹿晗:一个笑就击败了一辈子,一滴泪就还清了一个人。吴亦凡:如果没有你即使看最美丽的风景都没有意义。
  •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师小札|现言事业型女人何蔚子和丈夫叶斯承原本平静美好的婚姻中出现了陷阱和迷局,何灿和徐豫的生活因为前男友程嘉烨的回归而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本文讲述了一场关乎善与恶的阴谋与真相,是个混合了爱与蛊,聪明与糊涂的故事。
  • 早安,老公大人早安,老公大人顾熹微|现言迫于家里和领导的双重压力,他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选做妻子。为了应付新郎突然反悔的尴尬婚礼场面,她需要一个男人扮演临时丈夫。说好分床分房间,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她的被窝一旁说“早安”?!各取所需的婚姻,她信奉相敬如“冰”,他则坚持“日”久生情。情未动,身先行——如果你不爱我,我可以陪你练到爱为止。
  • 夜鬼哭夜鬼哭白嘴黑鸭|现言摄影记者林英无意中走进了一个“嘠扭”的地方。在那里有一提起来名字孩子就哆嗦的鬼婆婆,狐狸精小林燕,刚变成鬼的妹妹林燕,神秘的凶恶鬼头晚娘,大神儿舒月儿、花姐苑苑……她们将要演绎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惊悚恐怖!!!友情提示:胆小者和心脏病患者谨慎进入!
  • 你的深情,缱绻我的世界你的深情,缱绻我的世界加禾|现言十年前他是她的初恋,异地恋艰难最终分手。十年中她初心不改,心中仍保留着对他的眷恋以及他对她的伤害。如果再给她重来的机会,结果如何她不知道。十年后她想放手,却留恋那一份蜜糖,她想抓住,却害怕上边沾染的毒药。他们都不是当年的他们,感情是相互的,最后的结果或许已经没有过程那么重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的老师不是人我的老师不是人人闲桂花落|现言林萌萌,女,二十三岁。七月大学毕业,九月入职贫困山区某县乡镇高中,成为一名光荣的高中语文教师。福玉,性别无(我就是块石头我有啥性别?),年龄大概三千多岁吧,九月穿成现代女青年林萌萌,开学前已完成完美对接。从此,某县二中高一(七)班的全体同学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校园生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孙琴庶女孙琴容七大|现言本是特种部队女军官,却在结婚那天穿越成庶女,爹爹不疼奶奶不爱,还得防爹爹的大小老婆,保护娘亲,斗智斗勇防某人成了她的人生目标了
  • 同床异梦错在爱上你同床异梦错在爱上你沈蝶|现言结婚五年,他与她同床异梦,行同陌人他们在同一个公司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她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文员又一个黑夜降临“林韩,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想起我吗”“不会,我会把家里有关你的东西全部销毁”她还想再和他说说话,他却已经睡着了她望着他轻轻熟睡的样子,心里是泛酸的难受,她无声地说:“这样也好”她打开房间的窗户,借着月光,她看到那开始飘落一地的梧桐叶,久久不能回神……
  • 当青春何从时当青春何从时杂合子|现言青春是一首永不褪色的歌。某年某月,看着下课了的高中生在路上嬉笑打闹,活力四射。猛然回首才记得自己还年轻过。但是仔细想想,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看着渐渐现实的自己。我觉得青春似乎早就不属于自己了。当青春遭遇现实的,有多少人还保持的当初的想法。谁还继续追求曾经的理想。是否还记得曾经校园里的恋情,你门俩是否走到了一起。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梦想,现在是否还为之努力。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朋友,你们又是不是常常联系。可当爱情遭遇了分离,当梦想遭遇了现实,当个人妥协于父母,我们曾经的青春已经褪去华美的色彩。没有了当年的激情。当一切躁动归于沉寂。我们那什么证明我们曾经年轻过。《当青春何从时》带你面对逝去的青春。那梦与现实的碰撞,是妥协,还是追寻?
  • 豪门时代之囚鸟豪门时代之囚鸟南安Carrie|现言这个传奇来源于女人,如果你去过江南,你一定听说过江南白家的三个女人,她们的母亲是江南的一个神话,她们的故事街知巷闻,她们含金而生,却不是公主,曾有人在她们的自传里找出了这样的痕迹:最让人心疼的笑。白慕枫笑得动人,她问:“离婚协议书和我的尸体,你更想要哪一样呢?”最无奈的倔强。白慕枫告诉白静岚,“只要你答应我不准再喜欢女生,我就救你。”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倔强的说:“那你让他们打死我好了。”最心酸的不甘。白小幺说:“我横冲直撞的长大,在遇见一个无法自拔的人时泥足深陷,没有退路,我走不出也到达不了他的归处,可我知道他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牵着他的爱人,看着我翻越无数险阻,毫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