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欲堕九天

作者:天问
人气(1)评论(0)字数(2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他——云初国大将军风亦寒,残暴冷血,是所有待嫁少女的噩梦,却隐忍着噬骨的仇恨,娶了她,只为向他复仇。她——二十一世纪的市井小民,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一具残破的身体上,这身体到底是谁的?为何会与当朝九公主有一模一样的面孔?因那张相似的脸,她被迫嫁给了他。一个只为复仇,一个乐观顽强,命运又会把他们带向何方?九夜恩宠,春宵缠绵,只为得到一颗心之后再狠狠践踏,只是,他还能如愿吗?那银色的长鞭如阴狠的毒蛇般噬咬着她的身体,鞭打出一条条血色的印记。一次次的阴谋,到底是出自谁的手?看着他的冷眼与默许,她笑了。爱,还在吗?恨,会来吗?

本书标签

天问 欲堕九天

最新章节

第85章(2020-02-15 17:58:26)

同类热门
  • 我真的是女人我真的是女人千四|古言穿到男人身上了?不是!小姐拜托你不要靠得那么近好不好,我是个女的,虽然我的胸部很平坦;帅哥求你别闪得那么远好吗,我真的是个女的,虽然我下面多出了一根和你一样的东东;前辈你的法力快点恢复好吗,我只想做个女的,你能不能把我的34D还给我!
  • 重生四小姐:异世彼岸重生四小姐:异世彼岸怜茹幽|古言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大陆,重新有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身体,可原主竟然是个废物?!不能修炼也就算了,还不受宠,不受宠也没关系,还是个灾星,可那也没关系,反正她也不是福星,但是要不要这么多渣来找麻烦呢?凤凰涅槃,劫后重生,看女主虐渣女踩渣男,废渣爹,毁渣国,跨级晋升,能人成群闯世界
  • 战王独宠:腹黑王妃别想逃战王独宠:腹黑王妃别想逃张枭儿|古言她是23世纪的神医-夜雨珊,她的未婚夫和闺密背叛了她,她死在他们的手里,她穿越了,穿越到南王朝国公府的大小姐身上……“喂!女人,我救了你,你该怎么报答我?”妖孽男子说道,“我也救过你,咱们扯平了!”……
  • 买来的皇后买来的皇后佑掱婳情|古言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她有记忆以来,她就是流浪在大街上的弃儿。她最怕的就是天黑,所以,她为自己起了个名字——日不落。她要像太阳一样永远升在空中,不,太阳天黑会落下去,而她日不落永远不会。十岁前,她靠给别人擦鞋讨饭为生,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别人低一级,反而,觉得比那些看不起贫穷孩子的人更加高尚。十六岁后,她穿梭于酒吧,歌舞厅等娱乐场所,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下贱,因为她的身和心都是纯洁的。
  • 青颜天下之沉浮篇青颜天下之沉浮篇青池|古言李瑜的挚爱守护,伴秦清走过惨淡的年少岁月,流落异世,他们不忘白首之约,却终难逃天各一方;与萧璟的一场偶遇,是她不愿回首的刻骨铭心,深情为牢,权力为笼,她挣扎沉浮,历尽千险百劫。
  • 战国谋:商定江山战国谋:商定江山光素|古言四国分久必合,天下战乱忽起,谁才会是真正的最后赢家?她,一介奸商,生意开到了四国各地,本与世无争,只想成为这个大陆上最富有的人,可却因为身上的责任和身份,不得不加入战争。他,本是一个休闲王爷,为了护她一世周全,争夺权势,只为有更强大的力量。五百年前的四国之间的恩恩怨怨,四国鼎立的源头到底是什么?“陌源,愿从此你我二人天各一方不再相见。”“柠云,没有了你的天下,我夺来,还有何用?”……[爽文,读者群:328395781]
  • 谋国妃谋国妃容子渊|古言商家女死而复生,她的庶姐正在利用她的死陷害其兄长,外面还有大官员想要谋夺她家族的权力。边境的战争频繁,大虞与冀北更是百年的仇敌,在这里人命如草芥,现代的孤儿穿越到这里,除了一张娇俏精致的面容,什么都没有,还内忧外患。她需要有人为她办事。她需要一定的权力。好在孤儿院的孩子更懂得察言观色、谨言慎行,于是无论是控人心、战争谋,治国策,她都要一一学来,在这个时代一步步走上高位。——————————欢迎收藏,投推荐票支持~~
  • 傲世天下之废材逆天大少爷傲世天下之废材逆天大少爷涼尘|古言她原本是陌家大小姐,莫名其妙被人卖了,然后嫁人。,后来撞墙死了。再次醒了身在阴曹地府,然后穿越成陌家大少爷,某女不禁感叹:卧槽卧槽,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我终于是男的了!且看陌涼颜,如何行走花丛间,片叶不沾身。当傲娇少爷陌涼颜遇上傲娇小姐,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又会上演一场怎样的追逐与被追逐的好戏?
  • 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雪诺凝霜|古言苏兰儿出意外死后穿越重生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遇到了一见倾心的他。为了留在他身边拜他为师,后又因为被害失去了记忆忘了他,失忆了的她再次见到他,一眼就认定了他,她微笑着走到他面前,说:“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他微微挑眉,问:“为何?”她调皮的眨眨眼,答:“因为公子你偷走了我的心”
  • 霸道太子娇蛮妃霸道太子娇蛮妃黑发绕膝|古言“报告太子殿下,是名女子。”太子殿下扬起嘴角,“让她进来!”西怜柚发誓,那天是她最倒霉的一天。不仅跌破了头还遇见了一个这辈子不想再遇见第二次的人。可惜没办法,这就是她的任务。又怎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知道错了吗?!”太子殿下卧在床榻旁,慵懒的笑着。“错了。”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了啦!西怜柚委屈的点点头。见太子殿下嗤笑一下便立马钻进他的怀里。“等一下!”西怜柚突然打断。伟大的太子殿下不耐烦的看看她。“有人在看啦!”西怜柚娇羞的说,将床帘的香幛放下……太子点下勾勾唇,他等这一天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