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情深不晚:陆少的头号甜妻情深不晚:陆少的头号甜妻贰爪|现言为姐姐顶罪,阮亦甜身陷豪门之中整整十年。因祸得福,这十年,她备受宠爱,直到十八岁成年那一天……午夜十二点,成了罩在她头顶的一方宝剑,时不时的让人心惊胆战。“知不知道今天犯什么错了?”“呜呜,大少爷饶命……”惩罚很可怕,腰酸背痛腿抽筋,想逃,正有人想让她落入口中。“二少爷,麻烦你让让。”“跟了我,就不用怕大少爷!”陆墨含冷着脸将逃跑的小妻子拎回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什么错?都是甜妻太可口惹的祸!”
  • 暗恋情缘:恋上女杀手暗恋情缘:恋上女杀手静岚玥|现言她是杀手组织L.Z.的No.1,人人惧怕。他是豪门少爷,传说对武艺一窍不通。人人皆知,她冷酷无情,没有任何人可入她眼。人人皆知,他放荡不羁,美女左拥右抱。两人见面,他竟是她的初恋情人!世上最甜蜜的事,就是你暗恋的人,正好在暗恋你。
  • 相遇香格里拉相遇香格里拉文水草|现言初见时,韩笑21岁,在校大二学生,孙然24岁,已经工作一年,某国营企业小文员。香格里拉相遇,上演啼笑皆非的爆笑故事。一个月的打工旅行结束后,二人从此天各一方。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四年后,韩笑厌倦了原来的工作,面试北京“不期而遇”旅行杂志的外拍摄影师,随着“咔嚓”的快门声,四年前的那一幕又重新上演。本以为从此再无纠葛的两个人,不想却又相遇,只是韩笑一开始并没有认出孙然。此时的孙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有些落拓,有些不羁的懵懂少年了,现在的孙然多了些成熟男人的睿智冷静。现在,孙然是夏华企业销售部的经理。
  • BOSS夜夜宠:老婆,求抱抱BOSS夜夜宠:老婆,求抱抱敛眉|现言“老婆,他有我帅吗?”“没有。”“那他有我有钱有权吗?”“没有。”“那你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他?”一场商业联姻,把她推到风尖浪口,从小的青梅竹马牵着其她女孩子的手深情款款,却把她贱卖给其她人,却意外使得他与她相遇。他是商业的暗夜帝王,被人们尊称为帝少的男子,却不小心栽到一个小女子身上,从此,她不仅掠夺了他的身,还掠夺了他的心。
  • 锥心绝恋锥心绝恋q韦云|现言这是《竹海迷情》《错后承诺》之后,作者第三部自传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慕云与宋敏那段三角锥心之恋。
  • 天后的培养天后的培养何起南笙|现言一个来自另一个地球的系统,一只人性化的引领精灵,一个刚高中毕业的中学生,他们将在这个娱乐圈搅起如何的风云。有点金手指,但不大。努力,努力,再努力。我没有天分,但是我有的是时间来重复同一件事情。
  • 爱到痴狂:霸道总裁再见露水旧妻爱到痴狂:霸道总裁再见露水旧妻青州|现言王雅倩从拥挤的火车上“连滚带爬”的逃下来,根据路标走出火车站。她深深地呼吸着,即使是酸臭味,此时王雅倩觉得都很香甜。王雅倩看着拥抱握手和擦泪挥手的人们,淡淡的笑了笑。不太熟悉的城市,陌生的面孔。用尽全身的力气告诉自己,重新开始吧。她来到提款机,将银行卡插进去,点击查询,看着卡上仅有的1000元,王雅倩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必须在这月找到一份工作,要不然,下个月自己可能流浪街头,连一个馒头都吃不起。王雅倩,从名字看,觉得她是一个温柔委婉的女子,其实不然,她是一个急脾气,做事情雷厉风行的人。
  • 当局的局外者当局的局外者宫颜郗|现言#四年前#那天下午全身说不出的异常,郁闷,左眼跳的挺凶.......恩,“云净中学“很漂亮的名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靠在那个漂亮名字的学校正门旁,不到一会,下课铃声响起,我揣揣不安的等着她,等着我的小天使,蒽...果然在我扳这手指即将数到十之前,小天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 孤王归来—做你一世的司机保镖孤王归来—做你一世的司机保镖我爱上火|现言他,龙组王者,任何任务都会被他轻描淡写的完成。他,十八岁,英朗俊俏少年。他,富可敌国隐世家族的特殊方式培养的公子。如今归来,隐没都市,做她的司机。她,一傲娇富家千金,挥金如土,奢华一身。却唯独赖着他,刺激他,给他到处闯祸。追千夜的女人异口同声:能不能让我们家千夜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 冷少的娇妻冷少的娇妻玛索|现言她是艾宝儿,艾氏的小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是这一切在家族事业倒塌那一刻,荡然无存,被父亲亲自推出去牺牲,丢了最后的一点尊严,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冷看人生。他京都商业巨贾,传闻他阴森冷血,邪肆残暴,如同恶魔般存在的男人,却独独宠着一个女人,宠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正文:门外,冷擎浑身是嗜血的杀气,仿佛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撒旦,冰冷残暴的眼眸里是深深的刺痛与野兽般的哀鸣。“为什么!”男人怒吼,就像垂死的野兽。艾宝儿低下头,遮住眼里闪过的一丝不明情绪,再抬起头时,她嘴角已经带了一丝笑容,随手捡起一边的衬衫披上,走到男人的身边,指尖轻点他心脏的位置:“冷擎,我很早就说过的,这里,别对着我敞开。”“可是,我爱你啊。”他喉咙有些干涩,出口的话低沉沙哑,带着无尽的悲伤。艾宝儿转开眼,心竟然有一丝陌生的酸以及淡淡的疼。她看着屋内的冷天宇,淡声道:“我不爱你,一点也不爱,我要爱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