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无境帝王

作者:殇易
人气(0)评论(0)字数(3.7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吾从不喜欢杀戮,更不渴望战争。但,如有犯吾家国者,我必将使吾之铁蹄踏遍尔等疆域,诛之,灭之!

本书标签

殇易无境帝王

最新章节

第14章 梦(2020-02-15 18:12:25)

同类热门
  • 邪王宠妻:逗逼王妃太坑人邪王宠妻:逗逼王妃太坑人月劫韵|幻情【此文包月】被无良哥哥扔进时空隧道。伊雅葵一出现就招惹上块神级狗屁膏药。从此黏人的这块狗屁膏药甩都甩不开。不光黏人他还贱!“娘子等等我!”听到这震耳的喊叫声,伊雅葵啪的声直接扔掉筷子,撒腿就跑,还不忘喊道:“妖孽别追啦!”妖孽抱着伊雅葵宠溺道:“这天下你想要什么就拿!不用看他们眼色!看谁不爽就揍!反正本王也不打算赔钱!想扑倒为夫就来!为夫一定会配合娘子的!”伊雅葵满意一笑:“妖孽真乖!么么哒~”
  • 懒人有福:寻老大带你闯天下懒人有福:寻老大带你闯天下柒小花|幻情莫名其妙的封印封印了实力又如何?她同样能混的风生水起!不得不说她的仇人真的挺多的,可那又如何?遇神杀神遇魔屠魔!你契约了天玄阶兽又如何?管你神兽魔兽还是灵兽,她刚好是兽兽们的老大!毒药伤残又如何?她在华夏时吃的就是毒,医的就是活白骨!不服得揍,简单粗暴不解释。当封印逐步解开,强者归来,谁与争锋!且看跨越两个时代的强者回归之路。某寻认为这一生喝喝小酒睡睡小觉看看美男赚赚小钱便足矣。某扬认为找到娘子后当务之急是尽快圆房,可为什么她变成了一个小鬼头?这个故事讲得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懒女人和一个死皮赖脸的臭男人的一起虐遍天下无敌手。
  • 废女修灵记废女修灵记墨羽惊澜|幻情洁癖毒舌的大师兄、自恋骚包的二师兄、花痴好色的三师姐外加看似弱柳扶贫内心极度猥琐的四师姐,花雨柔扶额哀叹身旁总是被各种不靠谱的极品环绕,整日过着鸡飞蛋打的闹腾人生,说实在的她真的很为自己门派的未来捉急啊......既然如此,发家致富、振兴门派的千秋大业她只好默默扛上肩,幸得苍天开眼,允她符文入门,从此一技傍手,天下我有,且看她以废灵之体绝地反击,开启另类的修灵之旅。
  • 宝盒的秘密宝盒的秘密倦儿|幻情是梦中梦还是奇怪的穿越?是异界还是置身其中的全息网游?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该怎么回去?为什么会遭遇如此际遇?是偶然的闯入还是命运的安排?这一切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倦儿带你打开宝盒,一起找寻隐藏着答案的那些秘密……
  • 君无名君无名寒之|幻情凤星转世,异象突生,不,这不是我做的,与我无关;契神兽,夺造化,这也不是我;美男追,王爷随,这更不是我。没有天赋又怎样,没有机缘又如何,我自能创出一片天。君名无名,君府君无名。
  • 金牌宠妃:高冷尸皇很腹黑金牌宠妃:高冷尸皇很腹黑寒灯雨夜|幻情穿越了到了古武世界应该怎么办?揪出真相?努力修炼?no.no.no,她宁青砚要做的,是倒追美男。一次僵尸横行,让她穿越异世,两年米虫生活,她被骗入诡异的山峰,原来这一切,都是蓄谋已久。再睁眼,她成了缺牙的黄毛丫头。世人只知“砚骨”能该变人筋骨,却不知砚骨其实是她的心脏。上古神器在手,她却坐起了撒娇卖萌抱大腿,样样精通;壁咚拥抱加强吻,门门都会的女流氓。什么,有人打她家男神的主意?某女跳起,却被某男按住:“砚砚,亲完再走。”
  • 上古传奇之冷帝萌主上古传奇之冷帝萌主阡陌青书|幻情她,身为女儿身,却担负国家重任,倾其所有独当一面,终究为爱而狂。他,腹黑冷淡,不理红尘男女情爱,因为一枚玉佩展开他苦苦追爱之旅。而他,爱她胜过自己,却只能在她身后不远处,默默地守护她。她,到底如何抉择,又会与他们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 邪魅魔君的腹黑丫头邪魅魔君的腹黑丫头江晓寒|幻情21世纪的欧阳宫接班人,腹黑狂拽吊炸天的某只无良女,在承接仪式前,却遭人暗算。大火吞噬,灵魂穿越,“坑爷啊~~”某女毫无形象的向天竖中指,“喂,女人,你的飞沫。。”某大爷无语O__O"…哼╭(╯^╰)╮废物?丑女?不好意思,小爷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妖孽;男神?神兽?你是说旁边这堆货?哇嘎嘎嘎~美男多多(?????),某大爷不爽(壁咚)“女人,你再敢给本尊沾花惹草,后果自负哦~!!╰_╯”。且看某女如何玩坏这片大陆(?????)
  • 星耀恋人星耀恋人蓝雨雯雯|幻情那一抹爱的颜色,一个樱花瓣,给了她们一次甜蜜的邂逅,尝一尝那爱的味道~
  • 误惹穿越修罗女:相惜情谊两世殇误惹穿越修罗女:相惜情谊两世殇夜爬男神窗|幻情惊才绝艳的杀手,竟然而穿越到了架空王朝穿越前的她,懦弱,无颜.而现在,她揭开伪装,就等着亮瞎你们这些古人的24k纯帅狗眼吧!可因此,也麻烦不断,这不,某王爷溜到她闺房,她:滚某王爷:“好啊,我们一起滚床单。”说着脱去外袍。话音刚落,丞相府围墙外,一条近乎完美的抛物线。她知道王爷喜她,她也喜王爷。可却因为一些事情,他们不可以也不可能在一起。这一世,她负了他,发誓下一世若有缘再见,便不再逃避。下一世,他却失去了记忆,而她记得前世种种。而他不再喜她。她为他挡刀,正中心脏,她说,我负了你一世,你也负了我一次,我、我们、扯、扯平了。他却恢复了记忆,奈何佳人已去,只剩一地梨花白